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一章
轻风吹拂着垂柳,夕阳西下,余晖照的湖面泛起磷磷金光。
  “今天大概是我一生中最倒霉的日子。”高响坐在公园湖边的椅子上沮丧地想到。
  的确倒霉到家了。
  如果被学校解聘还不够倒霉的话,那么回到住处看见和好了六年的女朋友在和别的男人云雨巫山,这算不算倒霉?
  这都怪他自己。自大学毕业就在那所中学教历史,工资不高,但工作环境幽雅,课程也不重,日子倒也过得逍遥快活。被炒鱿鱼的原因很简单,那天他到校长办公室,推开门看见校长大人正手忙脚乱地从一个女学生身上爬起来,最要命的是,校长的裤子拉链卡在女学生的裙子上怎么也扯不开。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人家女学生愿意,关你什么事?可他在那以后看到道貌昂然的校长大人时,偏偏做出那种异样的神色,校长大人看了肯定不舒服,放在谁身上都会毫不犹豫地把他开拔回家的。
  他的女朋友媛媛也是的,不就是没钱嘛,分手不就得了,干吗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和别人好上了?好就好呗,干吗在高响的床上就干上了?也真是的。
  高响看到那让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的一幕时,表现的却出人意料的冷静,轻轻关上门,悄然离开。
  他的心有些麻木了,觉得活着有些索然无味,所有人都很无聊,还有这个世界。
  闷坐了许久,高响向湖中扔了块石头,站起来准备离开,却又止住了脚步。
  他看到草地上坐着一个人,一个老叫化子。穿着一身由破麻袋和布条组成的脏乱不堪的衣服,满身油垢,眼角堆着让人恶心的眼屎,正翻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真是倒霉!”高响苦笑了一下,没想到一时发了善心,在大街上给了那叫化子十块钱,居然给缠上了。这种情形以前听说过,但从来还没有遇到过。
  高响走到老叫化子身边,道:“可怜人,我和你一样穷的可怜,别指望我了,因为那是我最后一点钱。我还欠房东两个月的房租呢!”
  老家伙用手指甲掏了几下耳朵,眯起眼睛说道:“小家伙,别小瞧老头子,我还不至于为了那么点钱跟着你跑这么远的路。”
  高响好笑道:“那你跟着我干什么?乞丐也逛公园吗?”
  叫化子翻起白眼,道:“谁规定叫化子不能逛公园?”
  高响道:“那你慢慢逛吧,我可没那个闲心陪你。”走出老远,老叫化子忽然大声说道:“喂,小子!你最近是不是很倒霉?”
  高响一怔,停住脚步。
  老叫化子笑眯眯地继续说道:“需要老头子给你指点一下迷津吗?”
  高响转过身,没好气地回敬道:“失敬,失敬!没想到老人家还是前辈高人!不知是丐帮几袋长老?是不是想收在下为徒,然后传给我降龙十八掌、如来神掌之类的神功?可惜,小子我资质欠佳,对丐帮也没多大兴趣,你还是去找别人吧,再会!”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天你会遇到生死攸关的事情,到时再到这里来找我……”老叫化子大声说道。
  已经远去的高响没有看见,老叫化子投向他背影的目光是那么锐利,脸上的神情哪还有先前那种邋遢不堪的乞丐像。
  在酒精、震耳欲聋的音乐、炫目的灯光刺激下,高响感到头有些晕了。
  “行了高响,这已经是第八瓶啤酒了!”罗力大声对高响说道。
  罗力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是高响的大学同学也是唯一的朋友,没有钱的时候,高响经常到这里噌酒喝。
  “你怕我把你喝垮了?”高响诘问道。
  罗力立即闭上嘴,默默地陪着他喝酒。
  “找个女人消消火怎么样?我这儿可有的是正点的姑娘。”罗力说道。
  高响指指舞台上正在唱歌的一个女人,道:“就她吧!”
  罗力看了那女人,脸色大变,道:“千万别招惹她……”正说话间,一个服务小姐过来叫走罗力,罗力临走拍拍高响的肩膀,“尽情玩,找小姐、唱歌都行,有哥们儿在。记住,千万别去惹那女人。”
  高响又干掉一瓶啤酒,点了一首歌。那首黑豹的《体会》被他嘶哑的嗓子歇斯底里地唱出来,却别有一番韵味,四下响起的掌声就是证明。
  高响准备离开夜总会时,先前唱歌的那个女人一P股坐到他身边。“小弟弟,你的歌唱的很好!”
  高响哭笑不得,怎么自己跟男人那玩意儿一样的称呼了?因为罗力提醒过他,所以他仔细打量了那女人一番。
  女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妖媚,特别是低胸吊带包裹下的胸部呼之欲出,让高响怦然心跳。
  “从你的歌看出你内心很痛苦,为了女人,是吗,小弟弟?” 女人点燃一支香烟。
  高响不语,大口喝了一杯酒。酒是苦的。
  女人叹了一口气,道:“人活着就是一种痛苦。”
  “你愿意和我上床吧?”高响放下酒杯忽然说道。女人愣了一下,随即咯咯一阵乱笑,笑的浑身都在颤抖。
  高响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看到身旁赤身裸体的女人,才回想起自己酒醉后干了些什么。
  女人也醒了,微笑道:“你很疯狂,跟野兽一样,我喜欢这样的男人。”
  高响注意到她裸露着的丰满双乳之间有醒目一个刺青,那是一只蝎子,一只血红血红的蝎子,在她雪白的胸部显得是那样的狰狞。
  血蝎子!吸血的蝎子。本市最大黑社会组织,操控着全市甚至是周边十个县市的黄、赌、毒,据说老大是个妖艳的年轻女人。
  高响一下明白罗力为什么会提醒他了。
  “我叫曼娜,正如你所想,我就是血蝎子的老大。”女人坐起来缓缓说道:“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只要你让我满足,我会让你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边说手边伸向高响的下体,那东西条件反射地亢奋起来。
  欲望使高响失去了判断力,他乐此不疲地与曼娜**,女人床上高超的技巧和让人消魂的呻吟让他热血奔腾,每一次都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他们恣意纵情一直到器官麻木为止,肉体的欢娱使高响忘了她是一只蝎子,有毒的蝎子。
  高响直到看到报纸上的一则消息后,才知道曼娜这只有毒的蝎子是多么可怕。
  报纸上报道:一男一女被勒死后赤身裸体地抛在护城河里,男人的生殖器被割下塞在女人的口中,而那女人的名字叫李媛媛。
  高响问曼娜时,她用一种极其平淡的口气说道,那只是给他出出气。
  更让高响感到可怕的是,曼娜简直是个床上的疯子,用“性动物”这个词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每天至少要干三次,半个月下来,高响感到身体被掏空了。
  但高响不敢离开她,女人警告过他:如果没有她的允许离开,那么他和罗力的生命安全就会受到威胁。自己的性命倒没什么,但罗力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朋友。
  这天,高响漫无目标地在大街上闲逛,不知不觉之中又来到了公园,居然又碰到了那个老叫化子。
  “怎么,是不是遇到大麻烦?”老叫化子笑道。
  “你是谁,为什么总是盯着我?”高响有些恼怒。
  “别问我是谁,以后你会知道的。还是说说你吧!”老叫化子眯着眼睛说道,“你的母亲因为生你难产而死,父亲在你上大学时出车祸死了,最近失业,女朋友又和别的男人偷情,更倒霉的是那天不听我的告诫,沾上了一个不该沾染的女人,我说的没错吧!”
  高响大吃一惊,愣了半晌。
  “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总之,你的事情我都知道,多的让你无法想像。”老叫化子笑道:“我测过你的命相,你注定一声命运多桀,因为你根本就不属于这个凡俗世界。”
  高响问道:“你是一个江湖术士的吗?”江湖术士基本上就是骗子的代名词。
  “呵呵,老子成了靠骗人吃饭的江湖术士了,有意思。”老叫化子呵呵笑道,“我和你们凡俗人不一样,你也不用去想,还是想办法解决你的麻烦吧!”
  高响越发断定他是个骗子,笑道:“我会有什么麻烦?天天有美女相伴,我倒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老叫化子目射精光注视高响良久,道:“既然如此,你好自为之。用你们的话说:拜拜!”说完转身欲走。
  高响急道:“你真的有办法?不过先声明,我可是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妈的,真的以为老子是骗子!钱,在老子眼中连手纸都不如!”老叫化子手中不知从哪儿冒出一大墩百元大钞,足有几万块,“如果你还不相信,我还可以拿出更多,多的你你一辈子都没有见过。”
  “你…你不个乞丐吗?”高响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道。
  “妈的,老子愿意扮叫化子,不成吗?只要老子愿意,扮玉皇大帝都成!”老叫化子骂道。
  高响实在是弄不清这个一口一个老子的奇怪叫化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狐疑道:“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你纵欲过罔,现在形神俱伤,再这样下去,不出一月肯定会一命呜呼!”老叫化子郑重地说道。
  “没这么严重吧?”高响苦着脸说道,心里却十分明白他说的没错,这几天与黛娜的极度欢娱,那简直成了世间最可怕却又最诱人的刑罚,他越来越感到体力的严重透支,那东西也感到有些疲软了。
  “那女子应该是修炼过采阳补阴之类的邪法,所以你才会成了这个样子。”
  这样的事情高响在武侠小说上看过不少,没想到被自己亲自遇上了,想想曼娜在床上的表现,让他不得不相信老叫化子的话,不由得惊了半晌,才苦笑道:“你有什么办法对付吗?”
  老叫化子哈哈大笑一阵,道:“这些凡俗界的小伎俩老子还没放在眼里,即使是在修真界……”他忽然停住话头,改口道:“我传给你一个小法门,如果管用,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看到高响不解的样子,老叫化子笑道:“别那样看着我,条件暂时不告诉你,说了你也不信。等我的法术灵了话,到时你再做决定。”说完,他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与道士画的用来驱鬼降魔的符有几分相似。
  “我靠,原来你是个会画符的道士!”高响说道。
  “去你妈的!”老叫化子笑骂道,“不过倒让你说准了几分。我再画一遍,你用心记住!”
  第二遍他画的极慢,“怎样?”
  “记的**不离十了。”高响漫不经心地说道,“可有什么用?”
  老叫化子半信半疑地说道:“你画出来看看!”待他看到高响画出的图案,喜道:“看来,老子的眼光就是没错!这叫固元符,也是一个小小的防御阵法,可以让你那玩意儿经久不衰,这样足可以对付那女子的邪法了!”
  高响挠挠头皮,疑惑地说道:“难道是把这玩意儿画在我那玩意儿上面,这管用吗?”
  “去你妈的,什么这玩意儿、那玩意儿的?”老叫化子气得踹了高响一脚,“把这玩意儿…我呸!把这固元符用心画出,然后用意念集中在会**位,这就成了。这只是一个雕虫小技而已,试试看!”
  高响依言默默在心中画出固元符,然后聚集意念到下体。如此试了几次,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只觉得下腹涌起一团暖流缓缓流动,原本垂头丧气的那玩意儿瞬时奋昂而振,几乎破衣而出。不由一阵大乐,谁知一分神意念就散了,那玩意儿顿时又颓萎下去。
  高响只顾得高兴,却没有注意到老叫化子眼中滑过一丝带着得意又有几分狡黠的神色。
  天还没有黑,高响就迫不及待地将曼娜抱上床。曼娜咯咯笑道:“你这几天不是不行吗,怎么今天倒主动起来了?最好别让我失望,咯咯…”
  高响没说一句话,就开始埋头苦干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曼娜的呼吸急促起来,双腿死死地夹住高响的腰,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
  高响知道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任凭她如何扭动下体,始终集中意念大力冲杀,一次紧接着一次的冲击,曼娜娇媚的身躯变成了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彷佛随时都有被撕碎的危险。
  “啊!”曼娜大叫一声,身躯一阵狂震,接着软了下来。高响感到一丝丝清凉的气息从与曼娜相连的下体传了过来,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爽感在全身蔓延,分神之下,一直用意念控制的固元符散了。
  许久,高响从那种新奇、愉悦的感觉清醒过来,看到曼娜的样子,不用大吃一惊,赶忙从她身上爬起来。
  曼娜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仿佛老了几十岁,原本富有弹性的皮肤变成了老树皮般粗糙不堪,就连头发也变成了花白,简直成了一个八十岁老太婆。想到刚才与她之间的疯狂,高响不由恶心的差点呕吐,三把两下穿好衣服匆忙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