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在大街上叫上一辆出租车就向公园驰去,一路上心神不宁,出租车司机还以为碰上了打劫的,到了目的地连钱都忘了要。这时已经是深夜十分,公园早就关门,高响翻墙而入,几乎将公园找了个遍也没有看到那个神秘的老叫化子。
  独自一人坐在湖边,慢慢冷静下来,开始认真思考这几天的奇怪遭遇。
  那个老乞丐是谁,为什么会跟上自己,又会有什么企图?那个神奇的固元符是什么,真是道士的法术吗?还有那老乞丐所说的修真界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地方,还是一个行当?
  想着想着高响头都痛了,索性什么都不想,倒在草地上呆呆地望着夜空。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感到身后一阵微风。“是那老乞丐!”高响想道。
  “你终于来了!”高响大声向来人说道。
  “想死,也不用这么高兴!”来人冷冷地说道。
  借着从大街上射来的微弱的灯光,高响看清来人的样子。那是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一身灰色对襟衣服,脸灰蒙蒙的十分模糊,整个人看上去让人有一种诡异的感觉。高响的心沉了下去,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稳了稳情绪,说道:“你是谁?好象我并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我只是想知道你用什么方法破了曼娜的阴元内丹,报出你的师父和门派!”来人的语气仍然冰冷。
  高响知道今天遇到麻烦了,要脱身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心中急速地想着对策,口中说道:“你说什么啊,什么阴元内丹、门派的,我怎么听不懂?你是刚从摄影棚出来的演员吧!”
  “哼!”那人冷哼一声。
  高响眼前一花,那人已经飘到他的身边,单手攥住了他的左腕。高响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支大铁钳用力地夹住了,骨头差点碎了,痛的他流出了眼泪。
  “原来你不是演员,是钳工!”高响忍着痛咬牙说道。
  “小子嘴到是挺硬的!”那人说道,接着抓住高响的脚将他倒拎起来。
  高响脑袋胀的发晕,大叫道:“我说,我说,快放我下来!”那人手臂稍稍一掷,高响的身体飞了起来重重地跌落在十几米开外的草地上,骨头险些散了架。
  “有一句假话,我拆了你的骨头!”那人冷冷地说道。
  “原来是个杀猪的!不对,那我不成了猪了。”高响小声嘀咕道,看到那人眼中的寒光又急忙打住,问道:“你是谁?是曼娜的师父吗?”
  “你猜得没错,小子别打岔,是老夫在问你!”
  高响爬起来揉揉P股,道:“我的师父是近千年来武林第一奇才,江湖人称‘降龙道长’!”
  “降龙道长?”那人奇道,“没听说过!”。
  “他隐居山林多年,你当然没有听说过了,你们这样的前辈高人,俗世的凡人又怎么知道?” 高响信口胡诌道:“哦,还没请教前辈的大名?”
  “老夫龙门派灰鹤上人!”那人道。显然高响称他为“高人”,他的怒气消了不少,“你师父现在人在哪儿?”
  “在名山大川之中云游,我这就去联络他老人家!”高响学着电视上的样子向灰鹤上人抱拳说道:“在下少陪了,改天我再带师尊登门拜访。”说完转身向公园门口走去,步伐尽量控制的缓慢,生怕灰鹤上人继续追问自己用什么方法破了曼娜的什么阴元内丹。
  直到灰鹤上人公园门口,居然没有听到灰鹤上人的脚步声,高响庆幸不已,长长地吁了口气,回头望去,却被吓得魂飞魄散。
  灰鹤上人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差点一头撞上那灰扑扑的脸。
  “小子,你以为老夫是笨蛋吗?”灰鹤上人怪笑几声,“那破去曼娜阴元内丹的明明就是道家法门,而且我刚才用真气在你体内试探过,曼娜修炼了二十多年的阴元全都被你吸去,这可不是什么武林奇才能办到的。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老夫就送你上天!”说完,长袖在高响胸口轻轻一拂,高响的胸口如同被重锤狠狠地击了一下,身体再次飞了起来撞在公园的门柱上。
  高响喷了一口鲜血,再也无力爬起来。
  灰鹤上人阴笑着缓步走向高响,那眼神像是一只饿急了的鹰鹫看到了腐烂的尸体一般。
  忽然,他的笑容凝结在脸上,本就十分诡异的脸变得更加狰狞诡异。
  一大团似雾非雾的东西象是从地低下钻出来一般,将高响笼罩起来,瞬间就看不到他的身影。
  高响也在奇怪灰鹤上人怎么停住了脚步,他完全看不到什么雾,只是看到红、黄、绿三枚三角小旗插在地上,旗子上绣着一些符咒一般的古怪图案。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些旗子从哪儿来的,还有,那么坚硬的水泥地面旗子是怎么**去的。
  “旗门阵法!”灰鹤上人惊恐万状,这种只是在龙门派典籍中提到过的古老法术,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儿。
  “小道士还识货,倒也没有辱没师门!”一个声音从公园围墙上传下来。
  高响大喜,笑骂道:“你个老叫化子,险些害我送了小命,咳咳……”又是一大口鲜血涌了上来,再也说不出话来。
  “呵呵,老子去买点吃的,没想到小子被人欺负,这就给你出气!”老叫化子笑嘻嘻地边说边向嘴里扔着花生米。
  “既然有前辈高人在此,小道告辞了!”灰鹤上人恨声说道,脚几乎不沾地的向后飘去。
  “呵呵,刚才好不威风,现在怎么成了丧家之犬?想跑,没那么容易。”高响眼前一花,老叫化子已站在身边,笑嘻嘻地说道:“小子怪可怜的,先赏你一粒花生米!”一粒东西激射入口,还来不及吞咽就顺喉而下直入腹中,一股凉意在身体中四下散开,所到之处顿时痛楚大减,片刻之后高响就可以站起来了。
  只见灰鹤上人边逃边口中念念有词,双手不住地捏出奇怪的诀,接着大喝一声:“去!”地上瞬间冒出无数个穿着金色盔甲的小人,直向老叫化子扑去。而他的身形丝毫没有停顿,转瞬已飘到五十米开外。
  老叫化子清叱一声“疾!”插在高响身边的三枚小旗拔地而起,如同三道闪电激射出去,眨眼功夫就追上灰鹤上人,围住他的身体急速旋转起来,快的最后只看到红、黄、绿三道旋转的光圈。
  这时,那些金甲小人已经挥舞着刀剑扑到老叫化子身前不到五米,老叫化子不屑一顾地摇摇头:“撒豆成兵,这样的雕虫小技也来卖弄!”手中的那包花生米爆射出去,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后,那群金甲小人无一例外地化成清烟消散在空气中。
  灰鹤上人此时是苦不堪言,感觉如同置身于高压锅之中,无形的压力让他气都喘不过来,更别说逃走了。老叫化子手招了招,小旗“倏”地钻进他的手心不见了。再看灰鹤上人已是筋疲力尽瘫倒在地上,哪还有半点先前的威风!
  老叫化子盯着灰鹤上人,用少有的冰冷语气说道:“你们龙门派的开山祖师丘处机也算是个人物,在修真界也算是响当当的门派。却没想到在地球上却出了你们这样的不肖传人,居然沦落到靠一些下九流的法术来修炼的地步!老子找了几百年,好不容易相中了一个徒弟,差点让你个王八蛋给打死了!妈的,哪天见到丘处机那小子真该好好打几下他的P股!得,看在你的祖师爷的份上,饶你不死,不过活罪可难饶!”
  一道白光射入灰鹤上人的体内,他杀猪般嚎叫起来,在地上痛苦地翻滚了一会儿才渐渐停下,原本灰色的脸变得比白纸还白,绝望地哀叫道:“你…你禁锢了我的内丹…”
  老叫化子笑道:“禁锢你也是为你好,像你们这样再修炼几千年也成不了仙!”回首看见目瞪口呆的高响,好笑地说道:“好了,现在是是时候办正事了!”说完一团白光将二人罩住,接着白光激射向天空,偌大的公园,只剩下躺在地上身体仍不住颤抖的灰鹤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