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浩淼无垠的宇宙,有许多人类居住的星球,他们有的是星际移民,有的是本地土著,他们为着各自不同的信仰、目标而生存着,并一代代繁衍下来,成为一个个星球的主人。
  轩明星。
  一个荒无人烟的草原上,放眼看去,无边无际。茂密的杂草、灌木之中不时出没着一些让人类望而生畏的异兽,所以这里是兽类的天堂,人迹罕至,即使是最高明、最大胆的猎人也不敢单个儿在这儿狩猎。
  此时,一个年轻的姑娘正背对着一条小河旁,按照地球人的标准,她是一个十分年轻漂亮的女人,粗布衣衫也无法掩盖她身体中散发出来的充满朝气、淳朴无暇的美。
  然而,此时她的神色异常紧张,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双手紧握一把猎刀,眼睛中流露出惶恐、愤怒、绝望的神色。
  在她对面不到十米的距离,有六只狼一样的野兽,它们拖着与身体不成比例的红色长尾巴,身形比狼要小的多,眼中射出贪婪的寒光以及不时露出的白森森的利齿让人不寒而栗。草原上的人都知道它们的名字——红豺,这个名字是凶残、贪婪的代名词,代表着不将猎物的喉管撕裂决不罢休。
  一只红豺一个高明的猎手就可以对付,但一打红豺就连草原上最凶猛的斑斓猎豹也不敢轻易招惹。草原边上的人都知道,见到一只红豺时,至少有一群在茂密的杂草或是灌木丛中窥视着。所以,见到一只红豺,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上苍祈祷。
  红豺似乎并不急于进攻,有几只甚至悠闲地坐在地上。这更让姑娘心惊胆战,她觉得双腿发软,快要支撑不住了。
  坐在地上的一只红豺忽然伸长脖子仰天长嚎了一声,寂静了片刻,狼嚎声从四面八方回应着,无数头红豺出现了,对年轻姑娘形成了包围之势。
  年轻姑娘再也无路可逃。
  前面的几只红豺发起了攻击,高高跃起,红色的尾巴划出一道道漂亮的弧线。
  “娘,你一个人保重,琬儿先走了!”姑娘大叫一声挥舞着猎刀迎头斩去。
  红豺一扑之下,猎刀脱手,她被扑倒在地上,已经能够感受到红豺口中喷出的腥气。
  几声轻响之后,这个叫琬儿的姑娘没有等到预期之中的结果,好奇地睁开双眼。她所看到的让她差点昏厥过去。
  一个男人站在她的身旁,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注视着她。那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穿着一件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短袖上衣,结实的胸肌让琬儿看着不自觉的脸红了,下面是一条发白的怪裤子,还有一双白色的鞋子,那绝对不是用兽皮制成的。最为怪异的是他的眼睛,看上去十分柔和的目光怎么就感觉能把人穿透似的。在他的脚边,那几只红豺的身体不知怎么就成了两截,鲜红的血、白花花的肠子让人翻胃。
  琬儿忘记了身处险地,也忘记了这个怪异的男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低下头脸唰一下红了,红的十分彻底。
  “你好,小姑娘!”那男人微笑着说道,口音十分奇怪,和北方的胡国人十分相似。
  琬儿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口中嚅嗫着说道:“我…你…”她连自己也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当看到男人身后时,忽然惊叫道:“小心!”
  红豺发动了第二次攻击,这次有六只。
  那男人微微笑了笑没有回身,一道白光从他的右臂上激射而出,接着又化成三道旋转的白色弯月状光刃穿过跃离地面的红豺的身体,被光刃射中的三只红豺身体顿了顿,忽然断成两截落在地上,光刃像是长了眼睛,呼啸着斩断了另外三只红豺,然后又汇合在一起飞回那男人的右臂。
  琬儿惊的嘴巴半晌也没有合拢。
  那男人接下来的举动让琬儿差点晕了过去。没有看到他举步,忽然就“飘”到了自己的身边,接着搂住了她的腰,两人凌空飞了起来,离地两丈多高停住。
  那男人身体中散发出的气息让琬儿心跳加速,不由得产生了想在他那结实的胸膛上靠一会儿的冲动,“自己这是怎么啦,还是一个连男人碰都没碰过的大姑娘,怎么会有这么下作的想法?”琬儿心中暗暗自责,脸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羞,比落阳下的晚霞还红。
  “他怎么还搂着我不放!”琬儿想道,心中虽然十分想让他搂的更紧,而女人天生的矜持让她产生抗拒。
  “别动,你该不是想下去陪那群东西吧!”那男人微笑着说道。
  琬儿这才想到自己悬在半空,向下看去,不由得毛骨悚然。
  下面已经聚集了数十条红豺,正疯狂地抢食着那些被杀死的同伴的尸体,利齿咬在骨头上发出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琬儿知道,若不是这个神秘而又怪异的男人,此时被吞噬的会是自己。
  那那人带着琬儿飞落在距狼群几十丈开外,这才松开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单身一人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
  琬儿回答道:“我叫骆琬,小名叫琬儿,我到这儿来找金斑黑线蛇。”话没说完脸又红了,自己怎么连小名都告诉他。
  那男人笑道:“琬儿,这名字真好听。在我的印象之中,女人应当是在家洗衣服、做饭的,哦,还有生小孩这件事。怎么抓起蛇来了?听那蛇的名字就知道不是好玩儿的东西!”
  那男人的话让骆琬生气了,咬着嘴唇不吱声。
  “呵呵,我的话让小丫头生气了!”那男人微笑道,“我叫高响!”
  骆琬好奇地问道:“你是修真者?”
  高响微微吃了一惊,道:“你知道修真者?我在这颗星球上飞了一个多月,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人,而且还是个操着陕西关中口音的小姑娘!”
  骆琬奇道:“陕西关中在什么地方?我们大秦国人都是这种口音啊?”
  “没什么,我还以为这还在那个…那个什么地方,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高响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忽然脸色微变,道:“这群不知死活的畜生,又来了!”
  红豺一字排开向两人不急不缓地慢步跑来。骆琬奇怪地发现,先前的恐惧此时荡然无存,在这个陌生的男人面前,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高响接下来的举动让骆琬迷惑不解。他变戏法似的手中多出了几枚不同颜色的小旗,扬手抛起,小旗缓缓落在二人四周,骆琬数了数,一共是七枚,插在地上的方位、远近不一。
  一道白光自高响手中发出,打在东南方的那枚黄色小旗上,瞬时,旗子放射出耀眼的七彩华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将二人罩住。
  狼群忽然一阵骚动,一头身形如同牛犊一般大小的灰豺缓步走到红豺群之中,红豺纷纷避让,仿佛是见到帝王出巡一般。
  高响道:“那是它们的首领!”
  灰豺从喉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嚎叫,数十条红豺飞身向光罩撞去,光罩逬射出漂亮的彩芒,一股强大能量反弹出去,攻击的红豺倒飞了起来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又爬了起来,其余的再也不敢攻击了,但仍围着不肯离去。
  “呆着别动,我出去和它们玩儿一会儿!”高响微笑着对目瞪口呆的骆琬说道,接着纵身向外飞去,在他穿过光罩之后随即就合拢了。
  红豺看到落在地上的高响,下意识向旁边避开,愣了片刻,随即怒吼着向他扑了过来。
  那道白光又从高响的右臂喷出,三个光刃呼啸着飞向红豺群,所到之处,如同闪电劈过,红豺顿时被劈成两段,鲜血伴着哀号溅起。
  那头灰豺纵身飞扑上来,速度快的惊人。高响更快,身体倒着斜飞起来离地一丈,紧接着右手不经意地比划了几下,然后轻轻推出,只见一道淡淡红光正中头狼的腹部。灰豺一扑落空,坠地后愣了一下,身体“轰”的一下炸开,被炸的皮毛不存,地面被炸了个大坑。残余的红豺夹着尾巴哄然四下散开,片刻就逃的无影无踪。
  高响收回七色小旗,骆琬仍愣在地上半晌回不过神来。
  高响笑道:“小丫头吓傻了吗,要不要我对你施展收魂术?”
  “我可以看看你的手臂?”惊讶仍然写在骆琬的脸上,修真者超出常人的法术她曾听老人们讲过,但今天一见之下还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高响的右肘上附着一个凸起的圆形白色东西,只有大半个巴掌大小,骆琬伸手摸了摸,问道:“这是什么?”
  “月光刃!”高响说道,臂上的月光刃飞了起来象个圆盘悬在空中,这次速度很慢使骆琬看的十分清楚。
  “刚才那三道白光是怎么出来的?”骆琬追问道。
  “铮!”的一声轻响,圆盘弹出三个锋利的半月状的利刃,象是圆盘的风叶。
  “刚才的那七面小旗又是什么东西?”骆琬打破沙锅问到底。
  “小丫头怎么对修真者的东西这么感兴趣?”高响收回月光刃说道,“这是一件经过修炼的法宝叫旗门阵,这种东西是无法给你解释清楚的!”说完,他手中又多了一个二指宽、三四寸长绿莹莹的玉牌,递给骆琬,微笑道:“今天相见算是有缘,这个护身玉符送给你,遇到危险的时候用力捏碎它,就可以救你一命!”
  骆琬接过玉符,问道:“你要到哪里去?”
  “到有修真者的地方!”高响露出那充满男人魅力的微笑,骆琬眼前一花,他已飘身飞跃到几十丈开外。
  “别,别走……”骆琬急着高声叫道,可高响的背影转眼之间已只剩下一个黑点。
  第六章
“说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骆琬愤愤地说道,想到今天的离奇遭遇,还有深深印在脑海的高响那迷人的微笑,一种莫名的失落、沮丧还有一些她说不出的复杂滋味一齐涌上心头,不禁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咦!小丫头在那些凶恶的红豺面前没有被吓哭,现在怎么哭的这么凶!”
  骆琬回头就看见高响站在那儿微笑着看着自己,急忙擦了擦眼泪,大声争辩道:“谁哭了,我……我刚才不过是眼睛中进了个小虫子。还有,不要叫我小丫头,我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你不是走了吗,又回来干什么?”高响笑了笑,道:“我害怕你再遇到什么野兽,所以才回来看看!”
  “我的死活不用你管!”骆琬说完莫名其妙地发怒了,气冲冲地向前走去。
  “我刚才在草原一路上看到许多被野兽啃的七零八落的人骨,唉,恐怕今天又要添上一具了,而且还是一个漂亮姑娘的,可惜呀,可惜!”高响微笑,带着惋惜的口吻说道。
  骆琬瞪了高响一眼,却停下了脚步。
  高响上前抓住骆琬的手臂,轻喝了声“走!”二人飞了起来。骆琬看到地面急速向后退去的草原,吓得赶忙闭上眼睛,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她渐渐陶醉在高响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让人心醉的气息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轻声说道:“到了!”骆琬睁开双目,看到已经置身于草原边缘地带,从这里到她的家没有多远了。
  “小丫头,你的手快把我的骨头捏碎了!”高响笑道。
  骆琬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紧紧地抓着高响胳膊,脸一红急忙松开。
  “你要走了?”沉默许久,骆琬的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惆怅。
  高响有些奇怪,说道:“当然,我要去寻访这个星球的修真者,这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骆琬顿了片刻,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说道:“高…高大哥,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高响微笑道:“说来听听!”
  骆琬沉吟了一下,道:“我爹爹本是大秦国的左司马,因不满神堂首座大法师纪战把持朝政上书弹劾,纪战那恶贼假意设宴招待爹爹,谁知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法,爹爹回来第二天就病倒了,后来不省人事,连皇宫的御医也瞧不出是什么病,没过三天就逝去了,娘为此眼睛也哭瞎了!我们为了避祸就躲到这边远地方。”
  高响可不知道左司马是什么官职,修真者都不愿插手凡人的事情,摇头道:“你爹爹是被修真高手用及其阴毒的手法摄取了元神,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魂魄,这不是凡人的手段能解决的了的。而那纪战一定修炼了什么邪法,我刚到这里,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这个仇恐怕你很难报了!”
  骆琬急道:“我不是求大人替我报仇,我只求你医治好我娘的眼睛。”
  高响笑道:“我只是一个修真者,对医术可是一窍不通,这可难为住我了。”
  骆琬道:“只需要找到金斑黑线蛇,它的蛇胆能使我娘重见光明。我把这方圆几十里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本想这草原上毒蛇很多,就到这儿来碰碰运气,谁知遇到了红豺和你。”
  “没想到我和红豺成了一类的了,呵呵。”高响笑道,见骆琬的脸又红了,正色道:“你找了那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我又能在哪儿找到,也许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那种蛇。”
  骆琬坚定地说道:“有一个地方一定有!”
  高响奇道:“什么地方?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剑峰!”骆琬指着远处的一座山峰,“有一次,一只身上中了剧毒崖鹰从剑峰上掉落下来,人畜触上之后立即毙亡,而且全身泛着奇怪的金色和黑色的斑点,据城里的名医说,那是中了金斑黑线蛇的毒,无药可医,但那蛇的胆却能使盲人复明。”
  高响想了想,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说道:“修真者向来不喜欢帮凡人的忙,除非有什么好处。刚才救了你的性命还没有什么报答,反而还倒贴一个护身玉符。”
  骆琬思索了许久,最后涨红着脸毅然说道:“只要大哥医治好我娘的眼睛,我愿…我愿付出一切!”
  高响眨了眨眼睛,狡黠地笑道:“一切?”
  骆琬咬咬唇,说道:“只要大哥不嫌弃,包括…包括我这个人都可以…”
  高响做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上下打量了骆琬一番,瞧的姑娘浑身不自在,他这才悠悠地说道:“条件倒还诱人,只可惜……算了,就当我再做一次好人!走,这就去那个什么剑峰!”
  剑峰,山如其名,那座山峰十分奇特,整座山峰如同一把利剑直指向天际,陡峭的山壁如刀切斧砍般,凡人是不可能攀上山顶的。
  剑峰之巅,高响带着骆琬缓缓落下。他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帮这个姑娘,也许他凡心未泯,也许是这个坚强的姑娘打动了他,总之他决定帮她一次。
  山顶不到二十个平方平台,,被一层厚厚的苔藓类植物覆盖着,中央有一眼清泉,不时有清亮的泉水从中涌出,夕阳照在水中泛着粼粼金光。
  高响捧起一捧喝了一口,道:“这泉水极具灵气,你喝上几口!”
  骆琬一捧水入喉,一种清冽甘爽直到腹中,不知比自己以前喝过的水要好喝多少倍,叹道:“可惜没带装水的水袋!”
  高响轻笑一声,手中多了一个透明的容器朝骆琬晃了晃。
  “这是什么?”骆琬问道。
  “这叫玻璃瓶,我们那儿常见的东西!”高响笑着装上满满的一瓶泉水。
  忽然,水波一阵异动,高响惊呼了一声“不好!”
  一条黑线从水中激射而出,直奔骆琬的脸部,速度比离弦的箭还快,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更说不上躲避了。
  高响的反应却更快,右手快如闪电一把抓住黑线的头部。
  骆琬惊出一身冷汗,看到高响手中抓住的东西,欣喜的语气之中有些颤抖:“金斑黑线蛇!”
  那蛇细如麻线,不过二尺长,通体乌黑中密布着金色的斑点,被高响正好掐住七寸,口中吐出三寸长的红芯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滋滋”声,露出密集而又尖利的牙齿,身体不住的扭动着。
  高响手稍一用力,蛇头断落在地上,身体兀自不停地扭动着。高响接着右手食指尖发出一道细丝般的白光从指尖发出,瞬间就将蛇腹破开,一个黄豆大小的金黄色蛇胆露了出来。
  高响看着喜悦之色溢于言表的骆琬,笑道:“别高兴的太早,不要忘了你的承诺,呵呵!”
  骆琬颔首羞红着脸,没有答话。许久,她见高响凝视着水洼,道:“还有什么不妥吗?”
  高响摇摇头,道:“有毒物守候的地方,一定会有奇珍,而且这儿的水有如此浓的灵气,应该有宝贝在里面!”
  结果没有让高响失望。
  泉眼底部,一个拳头大小红褐色的鹅卵石显露出来。
  高响呵呵笑道:“就是它了!”稍一用力,卵石一声脆响碎裂开来,一股寒气传入手心,急忙看时,一个晶莹剔透蚕蛹一样的东西在手心蠕动着,周身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寒霜,没想到这么点大的东西居然能发出如此大的寒气。
  骆琬奇道:“这是什么东西?”
  高响笑眯眯地将那东西装进一个绿色的瓶子中,道:“玉冰蟾!这东西属于至寒之物,它吐的涎水能够解除各种毒瘴,对纯阴体质的修真者修炼也有极大帮助。没想到,金斑黑线蛇这种至毒之物守的却是能解百毒的玉冰蟾。哈哈,这下发大了!”随即盯着骆琬正色说道:“金斑黑线蛇胆已经找到了,什么时候该兑现你的承诺?”
  骆琬羞红着脸,口中嚅嗫了一会儿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哈哈…”高响一阵爽笑,道:“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把你给吓成那个样子。这次找这蛇胆我还得了一个宝贝,也算是报酬吧!”
  骆琬的神情如释重负,奇怪的是,那种神情之中却还夹杂着一分淡淡的遗憾。
  “走吧,送你一程!”高响轻喝一声,抓起骆琬的手,如同一双大鸟从剑峰之巅急速飞落下去。
  骆琬居住的村子离剑峰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在高响飞一般的速度之下,很快就能看见夕阳下的村庄了。
  骆琬忽然拉住高响的胳膊,道:“奇怪!”
  高响停下脚步,道:“怎么?”
  “这时正是人们生火做饭的时候,可现在却看不到一缕炊烟,这不很奇怪吗?”骆琬说道。
  高响眼睛眯成一条缝,脸色越来越凝重,沉声说道:“传说的煞气!”拉起骆琬疾速向村庄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