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片刻之后二人来到村口,只见村中一片寂静,那种死气沉沉的气氛让人感到十分压抑。高响忽然拉着骆琬跃到路边茂密的草丛之中,骆琬正在奇怪时,一队人从村中走了出来,从衣着上看是一些村民。
  那些人走的极快,不一会儿就从高响和骆琬身边鱼贯而过,都是一些二、三十岁的青壮年,个个面无表情,浑身僵硬,就连双腿在走路时也没有弯曲,但却丝毫不影响行进的速度,他们几乎是脚不沾地,脚尖轻轻在地上一点,就是几尺元的距离,而且所有人的步伐十分整齐。更为奇怪的是,他们的头顶上飘着一团淡淡的黑雾,浑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

  “是村里的二宝,黑牛……还有……”骆琬低声惊呼道,高响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指指队伍后面。

  骆琬打了个寒战,浑身顿时起满了鸡皮疙瘩。

  队伍后面,一个人浑身裹著黑色的长袍,头上戴著兜帽,兜帽下黑漆漆一片,根本就看不到脸,浑身被一股浓浓的黑气笼罩着。当那人走过二人藏身的草丛,骆琬猛地感到心头一紧,象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一阵毫无缘由的恐惧突然攫住了骆琬,她浑身哆嗦着,意识开始慢慢模糊起来,感到自己的灵魂快要脱窍而出了。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攥住了她的手,一阵烁热的气流从手心传了过来,顿时寒意和恐惧被驱散的一干二净,神智也清楚起来。

  队伍很快就走远了,骆琬长长出了一口气,问道:“那是什么人,怎么这么恐怖?”

  高响说道:“他不是人,是用修真者用阴魂修炼出来的魂煞!”

  骆琬急道:“那些乡亲不是很危险?”

  高响摇摇头,叹道:“他们的元神已经被魂煞摄走,现在只是一群行尸!”
  “那我娘……”骆琬失声惊叫,慌忙向村中奔去。
  高响望着骆琬的背影轻声叹息一下,转身向那队行尸行进的方向追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借着蒙胧的月光,高响尾随着行尸队伍不知走了多远,空气中行尸身上的那种死气越来越浓,忽然前面传来几声尖利的呼哨声,行尸队伍加快了行进速度。

  高响知道到了目的地,飘身飞上一棵大树,向下面看去,下面的情景让他震骇不已。
  只见的空地上,密密麻麻地整齐地站立着不计其数的行尸,大概数了数,数量不下一千。如此多的行尸聚集在一起,使整个方圆几里的地方都弥漫着恐怖的死亡气息。数十个魂煞飘在行尸之中,身形随风飘动,看上去无比诡异、阴森。

  行尸中央,有五六个修真者正将一批行尸驱赶进一个大型传送阵,随着一阵阵白光闪动,一批批行尸消失了,传送阵的晶石能量耗尽化成灰烬,立即有修真者上去及时补充。

  高响吃惊不已,为首的那个修真者是元婴初期的修真高手,另外几个修真者看上去修为并不是很高。令高响震惊的是,用魂煞摄取凡人的元神如此诡异、阴毒的手法,又耗费如此多的晶石进行大规模传送,是谁有如此大的手笔?用这些行尸又是要干什么?

  高响决定查个究竟,但凭他现在的实力可不敢去招惹这五六个修真者,更何况还有那么恐怖的魂煞和数量众多的行尸。耐着性子足足等了四、五个小时,直到深夜时分,那些修真者终于将所有行尸传送完毕。

  一个瘦高个、脸色苍白的修真者开口说道:“天狼子留下,带着魂煞在三天之内赶到京师,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要是坏了老神仙的大事,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那个叫天狼子的修真者身体颤了一下,躬身说道:“请木灵子师兄放心,天狼子一定准时将魂煞准时赶到,决不敢延误老神仙的大事!”
  “这样最好!”木灵子轻哼了一声,率着其他的修真者踏入传送阵,白光闪动,地上只剩下天狼子和那些诡异的魂煞。

  望着几人离开的地方,天狼子“呸”了一声,向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愤愤地自言自语道:“妈的,你们从传送阵走,让老子带着这些怪物走路,白天没办法走,凭老子的修为又无法飞行,三天时间如何赶的到京师,这不是故意难为老子吗?真他妈的晦气!”骂了一阵,摇动手中的一个黑色小铃铛,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过,魂煞飘了过来。

  “咦!”天狼子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惊呼了一声。

  不知什么时候,天地之间飘着一层若隐若现的薄雾,凭修真者的眼力竟看不到一丈开外的景物。“古怪至极!”天狼子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急忙用铃声控制着魂煞向前走去,想尽快离开这地方。

  不知走了多久,按天狼子的估计大概应该走出了几十里地,但那些雾依然在四周飘浮着。

  天狼子停下观察了半晌,骇然发现,自己仍然呆在原地。

  “妈的,见鬼了!”天狼子骂道,运起全身真元向空中纵身飞去。

  谁知,飞了几十丈高,他仍然无法逃脱那些雾气的包围,真元耗尽,又坠落到地面。

  “呵呵……”一阵轻笑声传来,那笑声如同雾一般忽隐忽现,完全听不清是从哪儿传来的。

  “是哪里来的藏头缩尾的鼠辈,感捉弄老子,有种出来,老子灭了你!”天狼子气急败坏地骂道。

  那声音说道:“没想到轩明星上的修真者如此不济,竟然连这个小小的迷魂阵都不认识,还敢在这儿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死活!”

  天狼子知道碰上了修真高手,再也不敢口出污言秽语,高声说道:“你是谁?为何要和老…在下过不去?”

  “呵呵,小子改口倒快,老子变成了老在下了!”那声音笑道,“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不会为难你的。老神仙是谁?修为有多高?”
  天狼子带着几分傲然说道:“老神仙就是神堂首座大法师纪战,已经是出窍期的大高手了!”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道:“出窍期的修真者是高手,可还算不上什么大高手!你们弄这么多的行尸准备干什么?”

  天狼子警觉起来,道:“你是谁?问这些干什么?既然知道我师尊的厉害,劝你最好不要过问神堂的事情!”

  那声音笑道笑道:“用凡人的魂魄炼制魂煞和行尸,这是修魔者的手段,你那师尊怕是已经修入了魔道,终久有一天他会收了你的元婴内丹,等他真正修成了魔头,那时这颗星球上恐怕没有一个活着的生灵,你还敢在这儿替你那师尊吹大话,不知死活的东西!”

  纪战在大秦国中如同神一般的人物,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说个不字,手下的修真者们更是对他又敬又怕,天狼子听那人说的话虽然知道所言不虚,心惊不已,但他深知如果不按时将这些魂煞送到京师的后果是什么,心一横,横声说道:“不管你是谁,敢惹神堂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呵呵……”那人笑道,“你连这小小的迷魂阵都走不出去,用什么来要我的命?”

  天狼子道:“你这阵法虽然能困住我,可困不住用魂魄修炼而成的魂煞!”

  “何不试试看?”那声音充满了挑衅。

  天狼子将手中的铃铛剧烈地抖动起来,本来铃声十分清脆,但这个黑色铃铛发出的声音却异常凄厉诡异。天狼子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大喝一声:“去!”两条魂煞飘向上方的迷雾之中,看上去如同两道黑烟。

  忽然,那两个魂煞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天狼子正愕然不知何故时,一道炫目的闪电从空中劈了下来,落在半空的那两个魂煞身上,紧接着电光又传向地上的那些魂煞。所有魂煞发出一阵划破长空的凄厉尖叫,随即身体一起爆开,无数的阴魂呼啸着在迷雾中四处乱窜,顿时阴气森森,有如到了鬼魂聚集的幽冥界。天狼子急忙喷出飞剑护住周身,被这些阴魂沾上了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天狼子发现,迷雾之中一张由道道纤细的红光织成大网慢慢收缩起来,阴魂只要沾上,立即发出一声哀号化成一股清烟消散在空气中。大网越收越紧,奇怪的是,在经过天狼子和他的飞剑时竟毫无阻碍地透了过去。阵阵让人心悸的鬼嚎声后,所有阴魂被消灭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网最后收缩成一团形成一个红色光球,“嘭”的一声轻响之后,四周被照的通红。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原样。

  天狼子吓得牙关不争气地上下磕碰着,两腿发软,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这时,迷雾渐渐散去,看到一个衣着奇怪的年轻人,长的算不上十分英俊,但那双眼睛却让人看上一眼后决不会忘记。

  “我叫高响。”年轻人微笑着说道,“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否则,我会让你的下场比那些成为行尸的凡人还要惨一百倍!”

  天狼子感到一阵寒意从脚底升了上来,收回飞剑,他还算是有点自知之明,这人举手之间就能将让一般修真者胆寒的魂煞给灭的彻彻底底,自己这点货当然不敢献丑了。哆嗦着说道:“那是什么法宝,竟……竟能灭了魂煞?”

  “我只不过是在迷魂阵中又设了一个小阵法,叫炫阳搜魂阵,是专门对付那些魔头、阴魂之类的邪物的。”高响说道:“该我问你了。纪战搜集这么多阴魂和行尸干什么?”

  “你杀了我吧,我决不会出卖老神仙的!”天狼子口中强撑着,身体却不争气地哆嗦着。

  “不见棺材不落泪!”高响摇摇头,身体红光大盛,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

  天狼子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被高响控制了,更让他心惊的是,一道烁热无比的真元力径直侵入到小宇宙之中,那真元力吞吐了几下,小宇宙顿时开始混乱起来。

  高响道:“如果你不想我毁了你小宇宙中辛苦修炼出的内丹,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话!”

  天狼子吓得面如土色,他还没有修成元婴,一旦内丹被毁,虽然不至死,但活着连凡人都不如,一个修真者如果又返回成为凡人,那还不如去死。急道:“我说我说!老神仙……不,那纪战用凡人的元神炼制魂煞是用来对付护卫皇宫的修真高手的,据他讲,由五十多个魂煞结成的神魔大阵足可以对付一个分神期的大高手。那些行尸是专门对付皇宫禁卫军的。”

  高响微微吃了一惊,道:“那纪战想干什么?修真者也想皇帝吗?”

  天狼子道:“他让皇帝出兵攻打北赵国和南越国,皇帝没有答应,所以……”

  高响思索了片刻顿时明白了,纪战是想在这颗星球挑起战争,死的人越多,他搜集阴魂就越方便,看来纪战真的修入了魔道,这颗星球将面临的是灭顶之灾。道:“大秦国神堂有多少修真者,修为如何?”

  天狼子道:“一共有五十多个修真者,有十几个元婴期的高手,其他的都还不到元婴期。”

  高响奇道:“这么多的高手,攻打皇宫还不是举手之劳,用得着什么神魔大阵和行尸吗?”

  天狼子道:“皇宫一共只有五个修真者,修为最高的叫赢旷,已经是分神期的修为,另外的几个都是元婴后期的高手。他们都是皇室成员,对皇室忠心耿耿,而且个个都有厉害的法宝。”

  高响点点头,忽然咧嘴笑道:“谢谢你!”随即收回真元力,右手凌空划出一个符诀,身前结起一个红色光丝织成的巴掌大的灵符,随着手轻轻挥动,灵符打入天狼子的身体。

  天狼子一愣,随即杀猪般嚎叫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内丹被那灵符团团裹住,再也使不出一丁点真元,他被禁锢了。

  高响笑道:“你这种修真者留在世上是个祸害,但我又不想杀人,所以我用锢神符禁锢了你,你还是好好当个凡人吧!”说罢腾空飞去,留下地上的天狼子仍不住的哀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