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骆琬飞奔回到家中,看到倒在灶台边的母亲,“娘!”她惊呼了一声,急忙抱起来,发现母亲浑身冰凉,早就断了气,悲呼了一声昏厥过去。当她费力地睁开眼皮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长椅上,接着看到坐在旁边的高响。想要坐起身来时,觉得浑身发软,竟提不起一丝力气。虚弱地问道:“我怎么了?”
  高响脸上有几分忧色,道:“这村庄里还残留有魂煞收集魂灵时的煞气,你被煞气伤了元神。唉,怪我太大意了!”
  骆琬轻声说道:“高大哥,这怎么能怪你呢,这是我的命,娘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了!”
  高响沉默不语。

  骆琬苍白如纸的脸忽然泛起一丝红润,犹豫着说道:“高大哥,临死之前我……我有个请求!”

  高响叹了口气,道:“别胡说了,会有办法治好你的!”不知不觉,他已经被卷入到这件事情之中了。

  “高大哥,别劳神了!”骆琬轻轻摇摇头道:“我想让你抱抱,你的身上好暖和啊……”说话间,神情开始恍惚起来。

  高响急忙将真元力从骆琬的背心传了过去。骆琬感到一股柔和的热流传入体内,精神立即又恢复过来。

  “先葬了你娘,离开这里再说!”高响抱起骆琬,手心一直贴着她的背心。

  骆琬道:“我们大秦国的人死后是火葬的,就把我娘葬在这屋里吧!”

  高响从指尖弹出一朵红中带紫的火焰,那是修真者的三昧真火,比凡人制造出的火不知要厉害多少倍,瞬间,木屋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高响抱着骆琬飞到空中,见整个村庄都陷入一片火海之中,长叹了一口气,在骆琬的指引下疾速向京师的方向飞去。

  天渐渐亮了,高响落在一座山头,找了一个平坦处将骆琬放下。开始冥思苦想着救治骆琬的办法。许久,他忽然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

  骆琬脸上的黑气越来越浓,虚弱地问道:“高大哥可是想出办法了?”

  高响道:“办法倒是有两个,一个就是修真,你的元神受了损伤,只要修真就可以修复,但此路行不通。我先前用神识在你体内探察了一番,你属于罕见的纯阴体质,非常适合修真,而且我这儿还有一件对纯阴体质的修真者有极大帮助的奇宝。”

  骆琬道:“什么奇宝?”

  高响道:“你忘了昨天在剑峰上得的那玉冰蟾了?”

  骆琬奇道:“那你为什么说这办法不行!”

  高响苦笑了一下,道:“我修炼走的是至刚至阳的路子,所以这法门对你根本无用。一时之间到哪儿去找纯阴的修炼法门,而且各个修真门派向来择徒极严,即使找到了那样的门派,人家答应不答应还是两个字。另外的办法则是大大的不妥!”

  骆琬道:“什么?”

  高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还是不说为妙!”

  骆琬十分好奇,道:“昨天刚见到高大哥时,你是那么的豪放不羁,现在怎么扭扭捏捏起来了?”

  高响摸摸鼻子,道:“我那至刚至阳的真元对煞气有着天然的克制能力,我只需用真元力梳理你的七经八脉和丹田,就可以彻底驱除你体内的煞气。但你是个凡人,我的真元力在你全身游走时,你如何承受的了,到时你会血脉喷张,不多久就会血管爆裂,除非是泄身才行……”高响忽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立即停下。

  骆琬追问道:“什么是泄身啊?高大哥你怎么脸红了!”

  高响沉吟良久,道:“泄身就是男女合欢,女方到达欢娱的极点后……”

  骆琬道:“什么是合欢,高大哥你说明白一点好不好?”

  高响道:“就是夫妻同床干那种事情!”

  这下轮到骆琬脸红了,窘的半晌不敢抬头看高响。

  许久,骆琬抬头凝视着高响,道:“高大哥,我长得不漂亮吗?”

  高响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道:“你当然很漂亮,在我们那儿算的上是大美女。你问这个干吗?”

  骆琬道:“你不想……不想要我吗?”

  这话对高响充满了诱惑,激的他心神跳了一下,慌乱道:“你…...我是个修真者!”

  骆琬道:“修真者不干那事情吗?”

  高响道:“修真者中就有一种修炼法门叫合籍双修,有的女修真者还生孩子,但那会损耗百年的功力。”

  骆琬道:“昨天找到金斑黑线蛇,我打算在治好我娘的病后,就跟你走,不管到哪里,哪怕是给你当个小丫头我也愿意。现在我把身体和心都交给你,同时还可以医治好我,这样有什么不好,你难道看不上琬儿吗?”说完,泪水滑落脸颊。

  高响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说道:“像你这样既漂亮又坚强的姑娘我怎会看不上?我只是觉得那样有点乘人之危的感觉。”

  骆琬原本布满黑气的脸上泛出一丝红润,低声说道:“高大哥,你就来吧,琬儿已经准备好了!”

  高响设了个防护阵将两人罩住,虽然这里是荒山野岭,但万一被人看见那可糗大了。极力地稳住心神,褪去骆琬的衣衫,一具白皙而又娇好的玉体呈现在眼前。

  骆琬紧张地身体微微发抖,双腿下意识地夹紧。高响道:“琬儿,你要全身放松,我的真元力进入体内时千万不要有抗拒的念头。”

  骆琬双目紧闭,轻轻点点头。
  高响右掌贴在骆琬的小腹,克制着自己不向下看,徐徐发出真元。骆琬轻叹了一声,感到一股热流缓缓淌入腹中,一种从未有过的舒适感迅速遍布全身。

  高响的神识进入到骆琬的体内,发现她的经脉之中被一种几乎无法发现的黑丝缠绕着,知道那就是煞气。摧动真元在经脉之中游走,所到之处,黑丝立即化为无形。

  不知过了多久,骆琬的身躯变得滚烫通红,口中娇喘连连。高响知道自己的真元力使她的血管暴涨,她快支持不住了,随即加快了真元力的游走速度,又过了十几分钟,终于将煞气彻底清除。

  这时,骆琬已完全不受自己的意识控制,眼中流露出人类最原始的渴求,双手不住地在胸前揉搓着,口中呢喃着不知说着什么,高响犹豫了一下,迎了上去。小心翼翼地进入她的身体,骆琬就迫不及待迎合起来,发出一声痛叫后,停了一小会儿,她开始疯狂起来。高响知道她已经迷失在情欲之中,不敢用半点真元,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进军速度,害怕她初经人伦无法承受。

  时间过的很快,骆琬身躯上红潮渐渐退去,但仍沉浸在无比的欢娱之中无法自拔。高响的心神跳的厉害,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进军速度和力度,每一次冲击都到达终点,如此数十下之后,骆琬忽然大叫一声,身体剧烈抖动起来,然后瘫软下来。

  高响忽然感觉到一股纯阴之气传了过来,心神一动,将那气息吸了过来。纯阴之气进入小宇宙之中,元婴竟欢欣地跳动起来,居然有些迫不及待地接纳了。

  渐渐地,高响沉入一种肉体和心灵的无比欢娱之中,这种美妙绝伦的感觉不知要比肉身的那种单纯的刺激所带来的欢娱要舒爽上多少倍,就像是心底的一根弦被拨动了,那种狂喜、兴奋夹杂着如潮的美感、极度的快乐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心灵,久久没有散去。

  骆琬清醒过来,惊讶地看到高响赤身裸体地盘腿离地三尺悬空坐着,长发无风自动,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红光,防护罩中弥漫着浓郁的能够让所有女子心动的阳刚之气,整个人看上去宛如一尊神圣的雕像。

  骆琬的目光落在高响的双腿之间,看到那根东西高傲地昂起头,这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象是做了个旖旎春梦,不由得大窘,三把两下就穿好衣服。

  骆琬痴痴地看着高响,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高响轻笑了一声,缓缓落地。
高响这次修炼可谓是收获不小,借助骆琬泄身时的纯阴之气,修为竟有突破从元婴中期即将到达后期迹象。见骆琬羞红着脸不说话,高响上前搂着她的腰,轻笑道:“琬儿,感觉是不是很好?”

  骆琬又羞又急,道:“你再取笑我,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高响坏坏地笑道:“我是问你还有没有煞气带来的不适,你以我问什么?”

  骆琬口中“嘤咛”了一声,一头钻进高响的怀中。半晌,才悠悠地说道:“响哥哥,我这一辈子都跟着你!”

  “就叫大哥吧,什么响哥哥,别人听了还以为你想哥哥呢!”高响笑道,“一辈子可不容易,只要你用心修真,修成元婴之后就可以肉身不灭,再修上个上千年,就可以飞升成仙,到那时可叫做天荒地老永不分离了!”

  骆琬心驰神往,过了好久才说道:“你不是说没有适合我的修炼法门吗?”

  高响笑道:“傻丫头,没有可以找啊,在这颗星球上找不到,咱们可以到其他星球上找。” 低头看见骆琬躺在自己的怀中,脸上流露出一副幸福的样子,坏笑道:“离天黑还早的很呢!”
  骆琬奇道:“什么意思?”

  高响坏笑道:“你心里不是在想那事吗?”

  骆琬推开高响,娇嗔道:“我原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这么坏!”

  高响得意地笑道:“看看,被我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了不是?”

  骆琬拿他毫无办法,跺了一下脚,噘着嘴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可还没过十分钟,她又忍不住问道:“那咱们现在干什么?”

  高响道:“到京师去,为我那没见过面的丈人和丈母娘报仇!”

  “什么丈人、丈母娘?啊,你又在使坏!”骆琬叫道,提起父母她的神色顿时黯淡下来,问道:“那些魂煞是谁弄出来的?”

  “纪战!”高响道。

  “又是那老贼!”骆琬紧咬牙关,握紧拳头,又有些担心地说道:“你不是说打不过他吗?”

  高响道:“打不过也要打,实在不行就要到其他星球去找帮手。他已经修入魔道,这颗星球的凡人要遭殃了,我想修真界是不会坐视不管的!”他修真时间不久,心中对凡人有着十分的怜悯之心,所以决定无论如何要阻止纪战。那纪战的残忍就连他这个修真者也心寒,除了骆琬,那座村庄甚至是方圆百里之内现在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幸免,所有人都被摄去了魂魄,青壮村民的肉身成了行尸,老弱妇孺则是当场死亡。

  高响带着骆琬有时飞行,有时步行,日子过的飞快,四天后二人踏上了前往京师的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