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黄昏时分,官道上没有一个行人,高响见骆琬脸上已有倦意,心中十分不忍,正准备出言安慰,忽然,远处的天空中划过一道光芒,紧接着又是数道,隐约还听到打雷般的闷响。高响驻足远望,道:“好家伙,十几个修真高手!”随即取出几个玉符交给骆琬,道:“咱们去看看,记住,遇到危险就捏碎这护身玉符!”说完拉起骆琬向那边低飞了过去。
  约摸飞了五、六十多里地,远远地看见低空中有七、八个修真者围着一个高手在拚斗,飞剑发出耀眼的剑光将天空映的五颜六色。地上还有十几个修真者,看修为都还没有修成元婴,正围攻着两个元婴初期的修真者,那两个修真者看样子已经深受重伤,发出的飞剑已是黯淡无光,但仍死死护着身边的一辆马车。
  相比之下,天空中的那个被围的身穿青色战甲的高手的境况还稍好些。那人修为极高,修真者的比斗全靠飞剑和法宝,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修为的高低,那身穿青色战甲的修真者飞剑竟能幻化出数道具有实质性的青色剑芒缠着敌人飞剑,修为应该是在分神期以上,围攻的修真者都在元婴期左右,虽然他还是落了下风,但一下子还不至于致败。
  高响已经知道了那身穿青色战甲的高手是谁了,随即叮嘱了骆琬几句,飞身来到空中。那些围攻者久攻不下,见来了个修真高手不知是敌是友,停住了围攻。那身穿青色战甲的高手得到了喘息机会,赶忙抓住几颗能量晶石调息起来。
  高响高声问道:“请问你是大秦国的赢旷吗?”
  那人狐疑地看了高响几眼,发现高响是接近元婴后期的高手,不敢大意,道:“在下正是赢旷,阁下是……”
  “我叫高响,是神堂纪老神仙请来取你性命的!”高响嘻笑道。
  “替纪战卖命的狗!”赢旷脸色大变,那群神堂修真者则是大喜。
  高响轻笑一声,月光刃呼啸而出,三道带着淡淡光尾的光刃呼啸着激射向赢旷。赢旷怒喝一声,飞剑幻化出三道青影迎向光刃,神堂修真者笑呵呵地袖手旁观。
  谁也未曾料到,高响发出的那三道光刃突然改变方向,激射向旁边的神堂修真者,三人措手不及被击个正着,两人当即被击破护体战甲身体被截成两断,拳头大的元婴脱窍而出,肉身随即灰飞烟灭,另一个则被斩断了右臂,惨叫一声坠到地上,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肉体受伤是修真者的大忌。
  剩下的五个神堂修真者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高响又接着连续打出两个攻击阵法将两个修真者打的翻了几个跟头,身体高高飞起避开赢旷飞剑的攻击,叫道:“老赢,还不赶快收了你的飞剑!”
  赢旷大喜过望,也不在乎高响口中的称呼,摧动飞剑全力向敌人攻去,口中高叫道:“朋友快到下面去保护太子殿下,这几个鼠辈交给我!”
  高响飞落到地上,操控着月光刃向围攻的神堂修真者攻去。那两个护着马车的修真者原本已是真元即将耗尽快支撑不了多久,见来了强援,立即精神大振,飞剑发出的光芒也亮了许多。
  空中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又有一个神堂修真者被结果了。地上形式也是大变,那些神堂的修真者修为很低,有的连飞剑都还没有炼成,又见空中的赢旷马上就要脱困,当下心慌意乱,如何抵的过三个元婴期高手的进攻,不到片刻功夫就有三、四个人被撩倒,他们没有元婴,所以肉身倒没有灰飞烟灭。剩下的作鸟兽散,转眼就跑的不见踪影。
  空中的神堂修真者见势不妙,收起飞剑也落荒而逃。
  赢旷飞落到马车旁边,来不及道谢,扶住那个摇摇欲坠的同伴,大声说道:“兄弟,你感觉怎样?”
  那人苦笑着摇摇头,道:“大哥,赢韦刚才已是强弩之末,现在恐怕是不成了?”
  赢旷急忙将真元力输入赢韦体内,但他肉身受了重伤,面如金纸,眼看元婴就要脱窍而出,此时就是仙人也救不了他了。
  另外一个十分豪壮的大汉急道:“大哥,你放手吧,大不了让老韦修炼成元婴散仙!”
  赢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松开手。
  赢韦的肉身随即消失,元婴飘飘悠悠地飞了出来。赢旷将那元婴装入一个青色玉瓶之中,道:“兄弟,先委屈一下,等眼下的事情完毕后,我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修炼的。”
  这时,骆琬跑了过来,抓住高响的胳膊,刚才修真者之间的斗法把她吓坏了。
  赢旷向高响鞠了一躬,道:“大恩不言谢,这份情我们赢氏一族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
  高响摇摇头,道:“不用这样,我也是为了替我的……我的妻子报仇。”骆琬听了脸一红,心中却有着万千感动。
  赢旷打量了骆琬一番,道:“好一个纯阴体质的修真料子,而且经脉还被至刚至阳的真元梳理过。可惜我们修炼走的不是那个路子!”
  高响暗暗佩服赢旷的眼力,分神期的高手的确不同凡响,比自己高出的何止是一个档次,奇道:“赢老的修为在整个修真界也算是高手了,据我所知那个纪战也不过是出窍期的修为,怎么会被一群元婴期的修真者缠斗,而且我看你还受了不轻的伤?”
  赢旷愤愤说道:“那纪战不知从哪儿找到一种修魔的法门,短短几年内修为大增,而且秉性也是大变,我闭关多时竟没有丝毫察觉。他诡设计诱我到他的府中,竟用魂煞结起神魔大阵,幸亏不知什么原因神魔大阵中存有漏洞威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否则我根本无法脱身。饶是如此,还是受了纪战那贼子的一记重击,否则就是上百个元婴期的修真者我也不惧。等我杀出神魔大阵回到皇宫,纪战的手下驱使着行尸已经攻入深宫,皇帝不幸被害,我的两个兄弟也惨遭毒手,连元婴也未能保存。宫中的禁卫、宫女、内侍死伤更是不计其数。最后我和赢韦、赢丹护着太子殿下杀出重围逃了出来,还是被他们追上了,要不是小哥你,恐怕……”赢况脸色凄然,显是为自己兄弟的惨死而十分悲痛。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来:“旷叔,让我见见这位小哥!”
  赢旷道:“殿下,你的病是见不得风的!”
  车内的太子连声咳嗽,断断续续道:“旷叔…咳咳…你非得…咳咳…要我自己…咳咳…动身吗?”
  赢旷急道:“殿下,你千万别动!”说完无奈地掀起车帘。
  高响对这个太子殿下也是充满好奇,他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古代的太子,却从未真正见过。只见车内被锦被塞的严严实实,那太子只露出个脸,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脸色青中泛黄,面目之间却颇有几分英气。
  太子微微向高响颔首,道:“我叫赢子期,最喜欢结交朋友。我愿拜公子…咳咳…这样仗义的…为大哥,不知…咳咳…可否赏我这个脸!”
  那个叫赢丹的壮汉流露出诧异的神色,这太子虽不是修真者,却是居于万人之上,就是赢旷这样的修真高手见了他也要行礼,怎么会和这个来路不明的修真者交起朋友来了?赢旷却暗自佩服这个年轻的太子殿下,三言两语就为自己找了个得力的帮手。
  高响却没有深想,道:“我自小就没有兄弟,非常愿意结交太子殿下这个兄弟!”
  赢子期微笑着伸出手,道:“按年纪你一定比我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大哥了!我身体有恙,不能向大哥和嫂嫂行礼,还望大哥见谅,我们握握手就算是行了兄弟之礼了!”
  骆琬听堂堂的大秦国太子殿下称呼自己为“嫂嫂”,脸又是一红,心中却是自豪无比。
  高响笑着握住赢子期的手,忽然失声道:“你中的是毒?”
  赢旷道:“三年前太子殿下征战南越国时,不幸染上了惊风瘴,见风之后就浑身溃烂,这种奇毒连我这样的修真者都束手无策,只能用法术暂时护住元神,就这样拖一天是一天了!”
  高响握着赢子期的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赢子期保持着微笑,赢旷和赢丹都面色一变,却又不好出言斥责。
  高响发现自己十分失礼,微笑道:“太子殿下,不,子期小弟真是上天护佑,这毒我有办法解!”
  赢旷半信半疑地说道:“这毒虽然是俗世的东西,连我都拿它毫无办法,小哥又有什么办法?”
  高响取出一个瓶子,笑道:“赢老,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玉冰蟾!”一边的赢丹怪叫一声,一把夺过瓶子,神情兴奋的像是个得了心爱玩具的孩童。
  “果真是玉冰蟾!”赢旷奇道:“这几年来,我派人几乎遍访整个轩明星,也没找到这东西,不知小哥是从哪里得到的这解毒奇宝的!”
  高响望了骆琬一眼,笑道:“这也是好心有好报,我发了一次善心,不光是得了这件奇宝,还得了一个老婆!嘿嘿……”骆琬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有了这玉冰蟾,只需它的几滴涎水,就可以彻底根治太子的毒瘴。唉,老夫真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赢旷神情十分激动,全无刚才的悲戚之色。
  赢丹急道:“咱们还是赶快赶路,纪战那恶贼怕是就要赶来了!”
  高响问道:“你们现在准备到哪儿去?”
  赢旷道:“西大陆!只需过上月余我和赢丹的伤势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到那时,又何惧纪战那贼子?只是,还请小哥……”
  高响打断他的话,道:“不用再客气了,为自己的兄弟出手,有什么好说的!”
  当下收拾停当,几人骑上那些神堂修真者留下的马匹,护着太子的马车一路向西日夜兼程。那马匹比地球上的要雄壮高大的多,速度、耐力十分惊人,不出三日,一行人已经走出近两千多里地,已经接近大秦国的边界,路越来越难走,已经到达延绵不绝的崇山峻岭的边缘地带,翻过去就是西胡人居住的西大陆了。
几日来,依靠玉冰蟾的奇效,困扰赢子期数年的毒瘴已彻底消除,他虽然身体依旧还十分虚弱,但精神很好,与高响交谈不休,不时听到他愉悦的笑声。当高响告诉他自己来自地球时,赢子期的惊讶可想而知。因为轩明星上所有人的祖先都是地球人,大秦国是秦朝人的后裔,这些高响早就猜测到了,听他们满口的陕西方言,又联系到他们的姓氏,地球人应该都能猜的到,只是他们的祖先有如此大的法力进行大规模的星际移民,还是让高响吃惊不已。
  一路上,骆琬用心修习高响传给她的炼气法门,那是修道者的入门功法,虽对修真没多大用处,但对强身健体却有极大的帮助。赢旷和赢丹两人抓紧时间修炼,京师一战,二人身受重伤,特别是赢旷,他虽然是分神期的大高手,却被纪战偷袭成功一记重击使元婴受伤,没有几十年的修炼恐怕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很快就到了山岭地带,再也无法骑马前行,众人勒住马,赢丹指着群山说道:“咱们只需躲进这崇山峻岭之中,纪战有再大的本事也找不到咱们了!”
  赢旷有些气恼地说道:“咱们被敌人追的惊惶逃命,还值得如此高兴吗?”
  高响笑道:“赢老也不必如此灰心,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咦……”他忽然望着前方吃惊的叫了一声,笑容凝结在脸上。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赢旷道:“有什么不妥吗?”
  高响脸色越来越凝重,指着前方群山之间的峡谷道:“有杀气!”
  赢旷看了许久,道:“不错,该不是纪战那贼子赶在我们前面设下埋伏吧!”
  高响摇头道:“那是天地之间的能量汇聚在一起形成的无形杀气,与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不同的。我们炫阳门精通奇门阵法,所以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我去看看!”说完飞身飞向群山上空,只见下方一条长长的峡谷,四周的群峰高耸入云,峡谷之中有一块占地几亩的空地,立着一大片石林,看上去毫无章法。
  高响飞身回来,脸上充满了惊疑之色。
  “那是什么?”赢况担心地问道。
  “迷仙大阵!”高响一字一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