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骆琬对修真者的东西一无所知,好奇的问道:“什么是迷仙大阵?很厉害吗?”
  高响道:“峡谷之中有一大片石林,看似杂乱无章,但与四周的山峰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这个极为厉害的奇门阵法——迷仙大阵。最为奇怪的是,这种阵法却是我们炫阳门的独门阵法,我曾经修习过,但象如此大的手笔凭我的修为根本设不出,就连我的师尊也没这个实力,那应该是一个接近散仙实力的大高手设置的。真是奇怪至极!”
  赢旷听了骇然变色,他从高响与赢子期的交谈中得知,高响的师父布子卿已是合体期的高手,比他还高出许多,连布子卿都设不出的阵法,那种高手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层次的修真者可以想像的。
  这时,后方隐约传来一阵闷雷般低沉的声音,地面轻微地震动着。所有人的神色都为之一变,太子赢子期沉声道:“好家伙,连骁骑兵都出动了。看来,纪战那老贼已经控制整个大秦国的军队了!”
  闷雷声越来越响,那是千军万马奔驰时发出的声音。
  赢丹奇道:“士兵再多,也不过是凡人,对修真者毫无威胁,纪战把他们弄来干什么?”
  赢旷寒声说道:“送死!这逆贼的确够狡猾,他知道单打独斗没有把握,专门带着这些凡人来送死,等到我们杀的心软时再乘机出手,真是卑鄙!”接着以征求的口吻向高响说道:“赢丹和我身负重伤,又有太子和骆琬姑娘这两个凡人,他们一旦在半空中截击的话,咱们必败无疑。后有追兵,前有迷仙大阵,这方圆百里之内绝无进山的入口,小哥你看该如何应对?”
  赢子期微笑道:“旷叔不要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是一死而已,又有何惧!”
  高响不禁暗暗佩服这年轻太子的沉稳,笑道:“还没有到那种境地!迷仙大阵是我炫阳门传下的阵法,虽然我设不出如此大规模的阵法,自如进出却不成问题,它刚好还可以替我们抵挡住敌人。让我先设个大阵阻他一会儿!”
  这时,敌人的骑兵已经飞驰至十里之外,人马躜动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低空还飞着十来个修真者,却不知纪战在什么地方。
  高响忽上忽下的快速飞行,不一会儿功夫,空中、地上密布着数十块亮晶晶的能量晶石。
  赢旷奇道:“这是什么阵法?”
  高响道:“这叫大密拦阻阵,我功力不足,只能靠能量晶石来提供能量维系阵法,凭它的威力我想即使是千军万马也能抵挡一阵。不过我可没那个能量启动它,还请两位出手相助。”
  “乐意之至!”赢旷呵呵笑道,“你说怎么办?”
  高响道:“非常简单,将真元力输入能量晶石,阵法就可以启动了!”
  三人一起出手,白、青、红三道劲光分三路打入能量晶石上,所有的晶石一起发出亮丽的色彩,光芒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五彩光网。过了一会儿,光芒消失,看上去毫无异状。
  赢旷分出一丝神识看了看这阵法,赞道:“好一个大密拦阻阵!炫阳门的奇门阵法真是让人折服!”
  这时,骑兵已经到了距几人不到五里的距离,喊杀声清晰可闻。高响朗笑一声,道:“咱们去闯闯那迷仙大阵!”
  不一会儿功夫,几人步行来到峡谷之中耸立的石林前,只见锋利的石头如同刀切斧砍出来的一般,散发出的那股无形的肃杀之气让人窒息,骆琬和赢子期这两个凡人立刻就无法承受,赢旷和高响急忙分出真元护住二人。
  高响专注地看了石林半晌,又向四周的山崖看了看,只见山峰林立直入云霄,几个崖壁上隐约有光芒反射到阵中,道:“四周的群山是外阵,石林是内阵,只要不触动内阵就没事!从东方进入,切记,要紧跟着我千万不能走错半步,里面的东西千万不可轻易触动!”
  赢丹问道:“这些石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怎么会这么厉害?”
  高响答道:“修真者的奇门阵法博大精深,不是几句话能够解释的清楚的。这是一座最利害自然阵法,它能够汲取天地间的能量来进行攻击,从各个方位进入都有不同的风险,一旦触动后果不堪设想,那种天地之间的能量不是修真者可以抵挡的。而且这个阵中还有许多分阵法,能够设置这种阵中阵的人可不简单,也许是我们炫阳门的前辈高手。”
  众人听的如同坠入云里雾里,就连赢旷也是心惊不已,像炫阳门这样精通奇门阵法的修真门派可谓是少之又少,如果不是巧遇上高响,他们一头钻进这迷仙大阵之中,那可是飞天无门、遁地无路了。
  骆琬指向后方,吃惊地叫道:“快看!”
  只见敌人已经追了上来,最先倒霉的是空中的那几个修真者,他们毫无提防之下一头撞上阻挡阵,犹如碰到一堵无形的墙上,身体倒栽到地上,竟比飞来的速度还快。紧接着,无数的骑兵又撞了上去,后面的收势不及一头栽倒马下,接踵而至骑兵的马蹄踏在前面人身上,顿时惊呼声、怒骂声、哀号声响成一片,场面混乱成一锅粥。
  赢旷几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没想到这大密阻挡大阵如此厉害,竟抵挡住了众多骑兵的攻击,高响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轰隆!”一声巨响,阻挡大阵上五彩光芒一闪而逝,大阵那边,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修真者正不住地摧动一柄黄色中带着黑气的飞剑,向阻挡大阵发起一次又一次攻击,每攻击一次,大阵就闪动一下,光芒却越来越弱。那人脸上带着层黑色的面具,整个人被一团黑气笼罩着,看上去无比的诡异、阴森。在他的上方,还飘着几十个魂煞,散发出来的阴气使整个天空都阴暗下来,显得异常森冷恐怖。
  “纪战那贼子亲自出动了!”赢丹恨声说道。
  纪战摧动飞剑向拦阻阵一次接着一次地撞击,每一次攻击都会使晶石之中的能量损耗一分,在他的连续攻击之下,大阵终于因为晶石中的能量耗尽而消散于无形,骑兵们没了阻挡,潮水般涌了过来,将峡谷口堵了水泄不通。
  高响见了心惊不已,那纪战的修为的确不可小瞧,能够毫不停歇地连续摧动飞剑,那份真元力就真够厉害的,何况还那些能够摄人心魂的魂煞和大批的神堂修真者,这次能不能全身而退就很难预料了。
  纪战身形一晃,转眼间就飘入峡谷,在距高响几人百米之上的空中停住。那些魂煞如同他的影子般跟着飘了过来。魂煞对迷仙大阵之中散发出的肃杀之气特别敏感,随即就焦躁不安地浑身剧烈抖动着,发出阵阵鬼哭声,纪战厉声呵斥了几声才安静下来,一时之间却没有发现石林之中散发出的肃杀之气,心中暗自奇怪这些魂煞到底是感受到了什么,竟有如此的表现。
  赢旷怒声喝道:“逆贼,你可敢下来与我斗上一斗!”
  纪战阴恻恻地笑了几声,用一种十分难听的声音说道:“赢旷老鬼,上次让你逃脱,是你的运气,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儿会上你的当!单打独斗我可能要比你逊色几分,但今天看你还有多少威风,有种杀了你先这些大秦国的骑兵,然后咱们再好好比斗一番,嘎嘎……”
  赢丹怒道:“卑鄙!”
  高响道:“咱们赶快入阵,看他怎样奈何我们?”
  空中的纪战看到赢旷几人从石林东面鱼贯钻了进去,忽然不见了踪影,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一声令下,谷口的一百多骑兵向石林冲杀过去。
  那些骑兵杀入石林,顿时失去了踪影,场上的近万士兵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安静下来。
  魂煞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疾速向后飘去,纪战大叫了一声:“不好!”
  只见高空中的太阳忽然亮了许多,四周的崖壁上突然爆射出耀眼的光柱直射入石林之中,那些怪石顶部随即放射出万道凌厉的光芒,一阵哀号声传出,久久才平息下来。纪战这才感受到天地间那种无以匹敌的巨大能量,他修为身高虽没有受伤,却也被吓的够呛。地上的士兵却吃了大亏,那股能量波及开来,不知有多少人被掀落下马,马匹被惊的四下狂奔,不计其数的士兵被马蹄踏成肉酱。
  许久,光柱消失了,石林也恢复了原状。
  从东面进入阵中的高响几人遇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境况。高响走在最前面,身后是骆琬,然后是赢旷和赢子期,赢丹走在最后。高响一会儿驻足冥思苦想,一会儿忽左忽右地在石林中穿行,后面的人亦步亦趋,丝毫也不敢有半点差错,不知过了多久,高响停下脚步,长长地吁了口气,道:“好了,这里应该十分安全了!”
  这里是一块小小的空地,旁边怪石林立,丝毫看不出有任何异状。几人坐到地上稍做歇息,只有赢丹耐不住性子,在空地上来回走动。
  这个时候,大阵被那些骑兵触动了,只见漫天光芒四射,直耀的几人眼花缭乱,却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许久,大阵停了下来,几人也被吓的心神不定。赢丹照身边的一根石柱踢了一脚,骂道:“妈的,这是什么鬼阵法?”
  高响阻止不及,惊呼道:“快离开那里!”飞身去抓赢丹,那根石柱顶端突然射出一道炫目的白光将二人团团裹住,接着光芒大盛,刺的骆琬、赢子期二人急忙闭上双目,待他们睁开眼睛,发现高响和赢丹已经随着白光消失了。
  骆琬惊道:“他们人呢?”
  赢旷苦笑一下,道:“赢丹不小心触到了大阵,小哥为了救他也被传走了!”
  骆琬大急,道:“那该如何是好,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赢旷道:“我们就呆在这儿暂时应该没什么大的凶险,小哥和赢丹可能被传到阵中的另一个地方,这座大阵是小哥师门中的高手设置的,他应当能够应对自如。唉,都怪那赢丹,现在没有小哥的指引,我们根本就出不去,看来要被困在这儿了!”
  几人的心都悬了起来,骆琬更是为高响担心不已。
  赢丹觉得眼前一阵昏眩,接着一阵强大的撕绞之力传来,急忙拼起全身真元力进行抵御,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精疲力竭,眼看真元就要被耗尽,忽然身体一松,那股力量消失了。
  调息了一会儿之后,睁开眼睛就看到高响焦虑的脸。赢丹环视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小小的空间,四周漂浮着不计其数不同颜色的小气泡,看上去异常亮丽夺目,空间中央,悬着一根水桶粗细的蓝色石柱,不时有气泡从上面冒出来,石柱中间流淌着一抹一抹的光晕,顶端一丝细微的白色光线一直连到上空看不到尽头。“精蓝石!”赢丹惊呼道。精蓝石是能够储存能量的晶石,修真者通常将收集到的能量储存到精蓝石里面,要用的时候再释放出来。这种晶石十分罕见,而在这里一下子看到这么大的一块,也难怪赢丹吃惊了。
  高响警告道:“拜托你千万别再碰什么东西了,那一个气泡就是一个蕴含着无穷威力的炸弹,一碰就会爆炸,到时那可真是叫死无葬身之地了。”
  赢丹对自己的冒失也是后悔不已,讪讪地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好象不怎么凶险嘛!”
  高响又好气又是好笑,道:“不怎么凶险?这里是阵胆,就是整座大阵的核心部位,也是一个虚拟的空间,这里无边无际,任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去!外面四周的山崖汲取的太阳能量,这精蓝石汲取的是大地的能量,一旦被触动,天地之间的能量汇集在一起同时启动,顷刻之间就会被摧毁的灰飞烟灭,我想就是仙人也难以接住这一击。你说凶险不凶险?”
  赢丹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颓然坐到地上,半晌没有说话。
  高响用神识在空间里搜索起来。他还修炼到脱窍期,所以神识不能飞出肉身去查探,只能凭神识敏锐的感觉去洞察。许久之后,他灰心地收回神识。正如他所讲,这里的空间无边无际,根本就探不到尽头。
  赢丹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道:“都怪我脚痒痒,害得小哥跟我一起被困住了,真是该死!”
  高响见他每次都用了全力,却不运功抵挡,几个耳光之后,嘴角鲜血长流,对这个爽直的修真者顿时产生了几分好感,连忙劝道:“你千万不要自责,你也是无心之过。让我仔细想想,也许会想出办法来的。”
  高响陷入沉思之中,赢丹坐在那里唉声叹气,再也不敢乱动。
  高响倏地睁开双眼,赢丹喜道:“你想出办法来了?”高响挥手示意赢丹安静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许久,高响忽然站起身来,道:“奇怪!”
  赢丹道:“怎么?”
  高响道:“我刚好像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好象是一声极其轻微的牙齿上下磕碰发出的声音,但先前用神识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咱们仔细在这里找找,小心不要碰到那些气泡!”
  二人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五彩气泡,在这无边无际的虚拟空间漫无目标地搜索着。
  正在这时,又是一声轻微的声音传来,在高响耳中却如同惊雷,这次赢丹也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