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二人循声看去,目光被一团灰蒙蒙的雾状东西吸引住了,赢丹惊疑地看了高响一眼,这次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高响从指尖发出一丝真元力进入到那团东西之中,惊讶地发现那是一种极其厉害的禁锢阵法,而且还是炫阳门的禁锢修真者肉体的阵法,叫做封神阵。这种阵法十分奇特,被困者想从里面解开是万万不能,从外面解开却是十分容易,解开这个阵法对高响当然不是什么难事,他双手左右开弓,打出两个印诀在那团东西上,一青、一白两道光芒闪动过后,灰雾消散,一个人显现出来。
  高响和赢丹骇的后退几步。
  那几乎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他穿着一件黯淡无光的土黄色战甲护住身体紧要部位,露出的肢体全无血肉,只是一张枯皮附着在骨头上。若不是灰色长发中露出的眼珠转动了几下,以及牙齿间的磕碰发出的碜人的声音,那直接就是一具骷髅。
  高响惊问道:“你是谁?”
  那人眼中射出无限欣喜和极度渴求的目光,嘴巴张了几张想说话,但除了那碜人的声音,发不出一个字。
  赢丹说道:“他被困的时间太久了,身体中的能量已经耗尽,正处于散功的边缘,现在最需要的是晶石!”
  高响取出一块土性的晶石,却被赢丹一把抓住胳膊,道:“且慢!”
  高响奇道:“怎么?”
  赢丹道:“万一他是敌人怎么办?你不是说这座天地绝杀阵是你们炫阳门的高手设置的吗,那么困在这阵中的定然是敌非友!”
  高响犹豫了,赢丹说的的确有道理。
  那人眼中流露出彻底绝望的神色。
  “都被困在这里了,还分什么敌友?这人能够坚持到现在,即使是敌人也值得敬佩!”高响毅然说道,手中晶石飞向那人头顶。
  转瞬间,晶石中的能量就被那人吸的一干二净化成灰烬。那人身上战甲渐渐亮了起来,紧接着放射出耀眼的黄色光芒,最后收敛入体内。身上的枯皮也迅速脱落,竟长出了红色鲜嫩的肌肉。
  高响和赢丹还在目瞪口呆之时,那人发出一声长啸站立起来。
  只见他身材修长,玉面朱唇,长发飘逸,顾盼之间有一种让人心仪折服的气势。身上那战甲中隐隐有流光闪动,衬的他更加有一种十分特别的神韵,哪还是先前那种骷髅般的模样?
  “咕咚”一声,赢丹跪倒在地上。
  高响奇道:“你再害怕也不用给他下跪啊!”
  赢丹只是不住地叩头,口中不发一言。
  那人眼中射出精光注视着高响,身体中自然而然地发出一股威势,那股气势使高响竟不能自已,连连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这修为简直不是高响这种元婴期的修真者可以想象的。
  “你是炫阳门门下?师尊是谁?”那人问道,语气异常平淡。
  高响不知救他出来是福是祸,心中有点惶恐,口中答道:“我是炫阳门的,师尊是布子卿,道号长风真人,前辈是谁,怎么会困在这里?”
  “长风真人?是那小子!”那人想了一会儿,似笑非笑地说道:“我被困在这里,还不是拜你们炫阳门所赐!”
  高响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赢丹的判断没错,不知这次是福是祸,硬着头皮道:“是我师尊做的吗?”
  “哈哈……”那人一阵狂笑,那充满真元的笑声震的空间中的气泡到处乱飞,幸好没有爆炸。这笑声以高响和赢丹二人元婴期的修为竟有些吃不消,直到穿上战甲之后感觉才好些,二人都暗自心惊不已,这是什么修为,简直是恐怖之极。
  那人不再理会高响,对地上的赢丹说道:“你是赢氏一族的?见识到不差,近千年了,居然还有人认识我!”
  赢丹颤声说道:“回圣祖,小辈赢丹。在大秦国,家家户户都供奉着你的画像,是以小辈才认的。”随即回头对高响说道:“小哥,这是咱们大秦国的始祖,快来拜见”
  高响更是惊奇了,可他从来没磕过头也不会向别人磕头,向那人点点头,,问道:“你是大秦国的老祖宗?那咱们是老乡了!”
  “小娃儿胆子倒挺大的,我不知比你要大几千岁,你如何是我的老乡?”那人盯着高响微笑道,随即恍然大悟道:“你来自地球?”
  “不错!”高响道,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既然是老乡,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那人仰头想了半晌,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最后长叹了口气,道:“几千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啊!不知在地球上我大秦的最终结局是什么?”
  高响以前是学历史的,对秦朝的历史可谓是知之甚详,道:“秦朝传至二世胡亥手中就灭亡了,从秦始皇统一六国算起也不过是二十几年!”
  那人神色黯淡下来,半晌,才悠悠叹道:“当年我父皇横扫六国一统天下,那是何等气魄,何等威风,却有了胡亥这样的败家子,唉……扶苏愧对祖宗啊!”
  高响震惊的倒退了几步,骇声问道:“你……你是公子扶苏?历史记载你不是死了吗……”
  那人点头傲然说道:“我就是扶苏,世人传闻我被胡亥害死,其实我看破了皇子们之间的尔虞我诈,随师尊在这轩明星修真,这里大秦国人的祖先就是我师尊移民过来的。我道号广妙真人,后来位列修真界五大高手!长风小儿还好吧?”
  高响愣了一下,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长风小儿”是自己的师父,道:“师尊他很好!小子我有一件事情实在不明白,象你这样的高手怎么会被困在这儿,我们炫阳门现在除了我师尊和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这座迷仙大阵到底是谁设的?”
  “当年我和你师祖是最好的朋友,长风没有告诉你吗?”扶苏道:“是长风的师父正阳真人,也就是你的师祖,当年与我同列修真界五大高手,因为行事怪异出人意料,被称为老邪道。被困此地,还是怪我自己。当年五大高手威震修真界,五人各有所长。我擅长音律之法,而正阳精通奇门阵法,奕棋之术更是天下无敌……”
  “奕棋之术?”高响打断琴仙的话,“这与修真者的修炼有什么关系?”
  扶苏道:“你的修为境界还没到那种层次,当然不懂了。修真者的修炼法门各有不同,却又源出一理,棋术和奇门阵法更是息息相通,小小的棋盘就是一座可以千变万化的阵法,同样的道理,山川河流皆可成为布阵的一枚棋子。”
  高响听了扶苏的话,脑际忽然滑过一丝亮光,顿有所悟,却怎么也抓不住。
  扶苏接着叹道:“我要是当时知道这迷仙大阵的厉害,说什么也不会跟着你那老怪物师祖进来了!唉,这是模仿神境设置而出的迷仙大阵,不是修真者可以应付的了的!”
  高响惊问道:“神境?”
  扶苏却摇头不语。
  赢丹神色黯然,连大乘期的高手都无法脱困,看来自己今生是无望离开这里了。高响心中更是自责不已,后悔带着骆琬来到这里。
  扶苏淡淡地说道:“生死有命,我们修道之人早就应该看透这点,又何必为此忧心忡忡呢?再说了,既然咱们还活着,就还有脱困的希望,这百年的时间都没有困死我,现在有了老怪物的徒孙在这儿,还害怕没机会出去的?”
  三人不再说话。赢丹将所有的晶石全都给了扶苏,自己坐在那儿生闷气,扶苏被困的时间太久,修为不升反降,抓紧时间修炼。
  高响不再好奇扶苏既然和自己的师祖是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他在想着另外一件事。“山川河流皆可成为布阵的一枚棋子……”扶苏的话对他的震动太大了,先前在空中看到的这座迷仙大阵的布局一遍又一遍的在脑海闪现,许久,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心神立即沉入小宇宙之中,完全沉浸在忘我的境界。
空间中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阵胆的基石精蓝石忽然发出一阵轰轰隆隆的声音,流光渐渐隐去,顶端的连接外面的白色光线也消失了,空间里的气泡一起亮了起来,将整个空间照的如同白昼。
  赢丹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扶苏睁开双目,稍做思索,笑道:“外面有修真者毁了山崖,以为这样就能使大阵停下来,真是不自量力!”看赢丹还是不明白的样子,扶苏解释道:“这座大阵的能量来源一部分的确是依靠太阳之能,山崖被毁,虽然切断了天上的能量之源,但这阵胆中的精蓝石仍在,要想破阵,必须先耗尽其中的能量,百年来它之中不知存储了多少天地之间的能量,一时半会儿想消耗完,那岂不是痴人说梦?不知他们是敌是友?”
  赢丹恨声说道:“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正如扶苏所言,纪战在高空观察许久,终于发现了这座大阵的一些端倪,天黑后,他命令神堂的修真高手毁掉了四周的山崖上,认为这样就切断了大阵的能量来源,然后派出两个修真者从大阵西方入阵。
  两人战战兢兢地进入大阵,只见四周一片漆黑,一个修真者喷出飞剑,飞剑发出的光芒立即把四周照亮,除了耸立的怪石,连一个人影都不见,二人不禁又惊又奇。
  这时,阵中忽然一片大亮,四周出现无数个盘子大小的光球疾速旋转着,发出“嗡嗡”的声音让人头晕目眩,光芒照的四周如同白昼。“快收起飞剑,大阵被触动了!”那个修为较高的修真者惊呼道。话还没落音,一个光球闪电般洞穿了他的胸膛,身体上的战甲竟不能阻挡片刻,肉身瞬时被击的粉碎。另一个修真者惊骇之下,慌忙向空中飞去。他的下场比同伴更惨,转瞬之间肉身就被灼烧成一股淡淡的清烟飞散在空中,就连两人的元婴也没有逃过同样的命运。
  外面无法看到阵中发生的一幕,纪战许久不见有动静知道没有什么好结果,再也不敢派人去尝试。命令军队驻守在谷口,自己带着修真者守住四面的群山。
  阵内的赢丹看到精蓝石柱中蓝光一闪,随即又恢复了平静,知道扶苏所言不虚,笑道:“这下可让纪战那逆贼吃了个大亏,哈哈……咦!小哥他是怎么啦?”
  只见高响双目紧闭,离地三尺直立悬浮着,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紫色微光,看上去无比的神秘,又显得有几分怪异。
  赢丹接着发现了一件怪事,只觉得周身的气流夹杂着丝丝空间里的灵气缓缓向高响身体里流去。“他们修炼炫阳门功法够神奇的!”赢丹暗道。
  渐渐地,那种灵气的流动愈来愈快,赢丹连连摧动真元才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不向高响那边移动,“这什么功法?”赢丹从心底涌起一丝恐惧,顿时全无先前的惊奇。
  “咦!”扶苏也是十分惊奇,他也感受到了高响身体的异变,以他大乘期的修为也感到心惊不已。
  那些五彩气泡变得黯然失色,空间里慢慢变得昏暗起来,好象整个空间的能量灵气被抽干了一般。不多久,那根精蓝石柱中的能量开始向高响的体内流去,化成一道极细的蓝色丝线与高响的身体连接着。高响此时看上去异常神秘,周身环绕着一圈一圈的七色光环上下流动。
  此时,高响的神识正经历着一场缥缈之旅。
  他听了扶苏关于山川河流皆可为阵的那番话,联想到这座迷仙大阵的布局,心里瞬时顿悟:既然可以奇门阵法能够汲取太阳和大地的能量,那么必定可以在小宇宙之中设一个阵法来汲取天地之中的能量,那对修炼岂不是事半功倍!
  随即,他用心神在小宇宙之中不停地模拟着划出那座迷仙大阵。炫阳门本就是以阵法入道,各种阵法意理相同,他的悟性又极高,不久就在小宇宙之中一个迷仙大阵的雏形就形成了。
  谁知刚刚用意念启动这个阵法,就感到与真元力窘异的能量如同溪流汇入江河,从天地之间归入小宇宙,最后那些能量竟越来越迅猛,简直如洪水奔腾,高响的意识根本无法控制,小宇宙没多久就充满这种神秘的能量。犹如一个被蓄满洪水的湖泊,小宇宙之中的能量溢了出来,漫向全身。他感到脑中“轰”的一下亮堂起来,神识脱窍而出,悠悠呼呼地穿越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漫长隧道,恍忽之中来到一个神秘的地方。
  神识所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缥缈不定的祥云,当中露出连绵不绝的宫殿尖顶,整个空间之中充斥着和身体之中十分相似的能量,顿时觉得心清似水,如同到了传说之中的仙境。
  神识正惊愕时,突然脑海中一个声音大声呵斥道:“是谁胆敢在此窥视!”接着看到一个被金光笼罩的人形物,金光刺得神识根本就无法分辨那是什么东西,正不知所措,一道金光打了过来。
  神识一惊之下,随即就散了,回到身体,对身边发生的事情高响一无所知。
  大阵外,天已经生出异相。
  夜空突然变得通亮,一个由不停翻滚着的云彩形成的漩涡直通至苍穹,象是天被戳了个窟窿,积云之中隐隐传来轰轰隆隆的雷声。
  空中的神堂修真者以及地面上的骁骑兵感到一股强大的无形压力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心头,每个人都感到一种强烈的恐惧感,仿佛到了世界的末日。纪战身后的魂煞表现的更是强烈,它们急速地萎缩成一团,身体不住地瑟瑟发抖着,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漩涡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片金光从漩涡中照射下来,将云层照的一遍金色,看上去异常绚丽。突然,天空中传来“嘣!喳!”一声巨雷声,那金光大盛,形成一道光柱径直射在峡谷之中的迷仙大阵之上。
  大阵被触动了。
  积蓄了数百年的天地之间的能量结起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迎向那金色光柱,在百丈的低空相撞。空气为之一滞,随即一声惊天巨响,地动山摇,白色光球发出一片刺人眼盲的光芒后被击散,金色光柱弱了许多,顿了顿,然后以迅雷之势劈在大阵的石林之上。
  金光是冲着高响来的。
  赢丹发现空间里的那些神秘的气泡消失了,然后那精蓝石柱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后散成碎片落了一地,当他们发现可以看到夜空以及不远处的骆琬、赢旷、赢子期三人,来不及惊喜,就看到那道刺目的金光劈向高响的身体。
  扶苏大叫了声“不好!”喷出一柄黄色飞剑化作一道流光击向金光。
  金光经大阵阻挡一下已经弱了许多,然而却仍然不是修真者可以抵挡的,飞剑刚刚碰上,剑芒就被击散,缓慢地飞回扶苏体内,扶苏身体晃了晃,嘴角流出了鲜血,飞剑受挫,他也跟着受了点伤。就连旁边的赢丹也受到波及,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使他倒着飞了起来,在十几丈开外落下。
  就在这电闪之间,金光已经狠狠地劈在高响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