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那惊天一击使纪战片刻之间就灰飞烟灭,这就连扶苏这样的大乘期的高手都无法办到。最为奇怪的是,那些神堂的修真者被光球爆炸时的能量波及到,狠狠地冲击了一下掉落到地上,并没有受伤。而地面上的士兵们成了一群傻子,他们仅仅只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开玩笑,刚才发生的一幕就是扶苏这样的修真者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更何况他们是一群凡人。
  最为可笑的是高响,他光着身子愣愣地站在那儿,浑身通红中透着淡淡的紫色,他意识虽然已经恢复了,可对他来说,在记忆之中好象是过了数百年的光阴又回到了原地。
  不知过了多久,人们才从惊愕之中会过神来,扶苏几人飞落到高响身边。扶苏面色有几分担忧,道:“赢氏三人去善后,我来看看这小子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高响看看几人,傻傻地说道:“你们是谁?我又是谁?”
  扶苏道:“有些糟糕,小子的脑子也坏了!”
  骆琬抓住高响的胳膊,这次倒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她流着泪水泣声说道:“高大哥,我是琬儿,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高响用力地摇摇头,思索了半晌,猛地拍了一下额头,搂住骆琬的腰,笑道:“哦,是琬儿,还有扶苏前辈!我们不是被困在大阵之中吗,怎么出来了,过了多少年了?啊?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
  骆琬破泣为笑,道:“什么多少年了,不过是过了一天而已!至于这里成为这个样子,要问你自己了!”
  扶苏注视着高响,弄的高响浑身不自在,道:“前辈,我身上有花吗?”
  扶苏道:“花倒没有,只有一个光P股!”
  高响这才注意自己的衣服什么时候不见了,大叫一声,赶忙从储物手镯中找了一身西服穿上。
  “呀,高大哥这衣服真奇怪,不过看上去真精神!”骆琬兴奋道。
  扶苏正色说道:“不要高兴的太早,我看小子大大地不妙!”
  “怎么?”骆琬吃了一惊。
  扶苏摇摇头,左手搭上高响的头顶,神识小心翼翼地飘了进去。许久,扶苏松手,眉头紧皱,似乎碰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
  高响知道十分不妙,道:“前辈,你也发现了我小宇宙之中的异常?”
  扶苏道:“不错!你的肉体好象是经过磨砺了一番,跟修真者完全不同了,。最为奇怪的是你的小宇宙,除了元婴之外,又多了一种异样的能量,我的神识试图进去查探一下,谁知竟遇到阻挡,以我的修为竟不能进去。”
  “那该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骆琬紧张地问道,她对修真全然不懂,唯一关心的是她的心上人有没有事。
  扶苏摇摇头,没有回答骆琬的问题,却向高响问道:“你在阵胆之中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那决不是修真者的东西!而且还吸引来了那道威力无匹而又奇怪万分的金色光柱,那是和修真者渡劫时的天劫差不多的东西,我也说不上来那是什么。要不是大阵抵挡了住了大半能量威力大减,我又阻了一下,就是你穿上十件战甲也抵挡不住那凌厉的一击,想起来都害怕。最为奇怪的是,先前我看你已经深受的小宇宙之中能量已经接近于干涸,没想到片刻功夫就能够自动复原,真是不可思议!”
  高响回想了一会儿,将自己在阵胆之中神识的遭遇讲了出来。
  高响说完,半晌不见二人说话,向扶苏问道:“前辈,你见多识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还有神识无意之中进入的那个空间是什么地方?”
  扶苏惊疑未定,许久,才一字一句地说道:“神幻之境!”
  骆琬急道:“老爷子你倒是说清楚啊,什么是神境?”
  “小丫头知道什么?”扶苏不满地瞪了她一眼,道:“小子无意之中,小宇宙汲取了天地之间的能量,神识脱离本体到达的那个地方,应该就是神设置的神幻之境!”
  高响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世界上真的……真的有神和仙?”
  “仙人这个凡人界就有,我就见过两个仙人。神只是传说之中的,恐怕就是连仙人也不曾见过!”扶苏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高大哥看到的那是神幻之境的?”骆琬不解地问道。
  “小丫头真没礼貌!”扶苏笑道,骆琬嫣然一笑。
  扶苏悠悠说道:“关于神的传说,那是上古时期的事情了……”
  在上古时期,这个世界上生活着许多神,他们创造出了人类。过了很多年,人类分化成人、魔、冥三族,还有部分人类通过修炼拥有仅次于神的法力,被称之为神人。
  人、魔、冥三族虽然同源于人类,却又生生相克、相互杀戮。神一怒之下,将这个世界划分成三界,人、魔、冥三族各据一界永不相通。然后,神带着神人去了另一个未知世界,再也没有回来。
  人族之中,渐渐掌握了一些修炼的法门,这就是修真。修真者到达大乘期后,就会凭借大自然无匹的能量飞升到另一个境界,也就是现在的仙界。仙界只是相对于凡人界的称呼,还是属于人界的范围,它是超越凡人界的一个小空间。
  但到了仙人这个层次之后,任凭怎么修炼,除了法力的提升外,却无法到达更高的境界,永远也达不到神人的水平。对于修真到达顶级的仙人来说,不死不灭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无法突破的境界反而成了他们苦苦追求的终极目标。
  传说,神在离开这个世界后,曾经留下了一种能够修炼成神人的无上法门,所以仙界在凡人界派有仙人控制着大批的修真者,四处找寻那修神法门,一直到现在一无所获。只有关于神的传说在仙界和修真界流传着。
  高响问道:“你说你见过仙人,在哪里?”
  “在鑫弥星的缥缈城之中,住着两个仙人。”扶苏神色显得有些紧张,显然仙人让他感到十分畏惧,“那是在五百年前,我和你的师祖正阳真人都刚刚渡劫不久,那时真是胆大妄为,两人相约到鑫弥星一探,就是想看看仙人是什么样子。刚到鑫弥星所在的星系,我就发现你师祖的神色有些不对,我当时以为他有些害怕,现在一想,他当时肯定发现了什么。凭借正阳奇门阵法的水平,我们巧妙地通过了重重禁制到了鑫弥星,然后就看到了那神幻之境,就看到了永远也忘不掉的景象……”说到这里,扶苏停下了,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
  “你们是不是见到了高大哥看到的那些东西?”骆琬插话说道。
  “小丫头真是聪明!”扶苏赞道,接着说道“我身临其境,那种感觉尤为强烈,面对那蔼蔼祥云之中宫殿散发出的阵阵神秘气息,我心底那种不知被遗忘了多少年的卑微感涌了上来,感觉自己渺小的如同一只蝼蚁、一粒微尘。正阳注视着那神秘的宫殿,更是呆立当场。正在这时,我们被仙人发现了。在仙人面前,我们简直没有一点还手之力,幸好那两个仙人在讯问了一番之后,一阵厉声威吓之后就放了我们。我想是因为我们就快要飞升成仙的原因吧!”
  “回来后,我们断定那决不是仙人可以设置出来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境,里面也许有通往神界的通道,也许有神人修炼的法门,总之仙人守在那里防止外人窥探,里面一定有他们想得到却又无法得到的东西,他们最想得到的东西还能是什么?”
  “正阳在冥思苦想了数月后,根据那日在鑫弥星所看到的神境设出了这座迷仙大阵。我想是根据在神境中看到的神阵模仿出来的,当然威力是无法和神阵相比的,可我却被困在里面几百年!”
  骆琬奇道:“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扶苏叹道:“正是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他才把我困在这里的!”
  高响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道:“师祖他是想再次去鑫弥星球一探,害怕你跟着一起会有危险,所以才将你留下!”
  扶苏沉吟半晌,叹道:“那日,他邀我到这阵中一游。待我进入阵来,他却退了出去,然后告诉我他要再次单独去查探鑫弥星。我无法走出这大阵,在阵中转来转去,最后一怒之下就乱打一气,谁知触动了阵中之阵,被生生困住,运气的是没有触动更加厉害的禁制。若不是你们,我恐怕最终会象凡人一样,活活被‘饿死’在这里了!”
  这时,高响的脸忽然变成赤红色,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体内那股能量又散发出来,虽然劲道并不很大,却与修真者的真元完全不同,显得异常的神秘。
  扶苏面色一变,神识探入高响的小宇宙之中,看到的景象让他忍不住大吃一惊。
  高响的元婴显得十分颓然,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在元婴旁边,不知何时又聚集起了一团紫红色雾一般的气团,似有似无,在小宇宙之中像是一个小型的星云,正缓缓旋转着,丝丝能量从体外被吸入其中。
  扶苏将神识退了回来,叹道:“小子,麻烦大了!”
  高响当然知道麻烦大了,苦笑着说道:“有什么办法?”
  扶苏冥想半晌,道:“当务之急是将那以阵法为基的紫红色气团给禁锢住,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否则象这样无限制地发展下去,终究有一天会撑破你的小宇宙,你的肉体会象一个充满气体的皮球一样爆开!”
  高响和骆琬大惊失色。高响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兴起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这真是有些见鬼了!骆琬则是为自己的心上人担心不已。
  扶苏微笑道:“暂时无大碍!我乘那能量还不大的时候将气团给封禁起来,不过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了!”说完,单手掐出一个灵诀,只见他指尖发出一道青光,直射入到高响的体内,半个小时后,沉声说道:“成了!”
  高响将心神沉入小宇宙,发现那团气团被千丝万缕的青丝束缚着,元婴看上去比刚才要振奋了许多,这才放下心来。
大秦国京师。
  一场由神堂修真者发起的叛乱被平息了,太子赢子期登上了皇位,京师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街市上车水马龙,来往商贾如云,显得热闹非凡。谁当皇帝对平民百姓来说是无所谓的,他们只需要有一口安稳饭吃就行,他们却不知道,大秦国甚至是轩明星的凡人刚刚逃过一场大劫。
  半月来,赢丹带着高响和骆琬四处玩赏,耳中听的是熟悉的陕西关中方言,眼睛看到的是秦人古装,高响简直怀疑回到了某个电影拍摄场地。
  这一天,三人在街市上逛了一早上,骆琬觉得有些累了,于是几人来到一家大酒楼之上,找了个临街靠窗的雅座坐下。高响和赢丹这两个修真者早就过了避谷期,对食物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要了些时令水果。高响见那水果和地球上的梨子有几分相似,咬了一口,顿时满口生津,不由得的赞了一声。
  赢丹笑道:“这酒楼中的玉香酒全城有名,没想到咱们到这儿来却是专程吃水果来了!”
  高响听了,顿时好奇心大起,要了一壶“玉香酒”,谁知刚刚入口就“扑哧”一下全给喷了出来,笑道:“这也叫酒?跟马尿差不多!”
  一旁的酒保不满地说道:“马尿我没喝过不知是啥滋味,不过我们店里的玉香酒可与皇宫的御酒有的一比,客官喝不惯不要紧,可不能出言相贬,坏了咱们这酒的名声!”
  高响变戏法似的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个瓷瓶,道:“让你们也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酒!”
  “茅台?这是什么酒?看瓶子倒十分精制!”赢丹奇道,随即打开瓶盖,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即飘散开来。
  赢丹偿了一口,愣了半晌,才大声惊叹道:“好酒!”
  “什么好酒,让老头子也尝尝!”几人眼前一花,雅间里已经了一个人。
  那人看样子约摸五十来岁,穿着一件破衣烂衫,满脸通红,浑身散发着酒气,劈手就从赢丹手中夺过酒瓶猛灌了一大口酒,呛的他连声咳嗽,脸上却兴奋不已,又连喝了几口。
  高响心中吃惊不已,这人从窗口瞬移进来自己竟没有看清,而夺酒的速度之快竟让赢丹这个元婴期的修真者来不及有任何反应,这种身手不是大高手是什么?
  转眼间,那怪人已经将一瓶茅台喝的干干净净,但他仍意犹未尽地咋着舌头。
  高响朝一脸惊容的赢丹眨眨眼睛,从储物镯中拿出一瓶五粮液放在桌子上。怪人眼睛一亮,双手不住地搓着,急道:“小子,这酒……”
  高响倒了四杯酒,递给赢丹和骆琬一人一杯,自己也拿起一杯喝了一口,赞道:“好酒!”
  怪人更急了,这次却不强取,盯着桌上剩下的那杯酒,恨不得一口吞了下去。
  高响微笑着将五、六个水果摆放在酒杯四周,道:“你若能取出去,这酒就是你的!”
  一旁的酒杯笑道:“这还不简单,我都能拿的出来!”
  赢丹笑道:“你若是能取出来,我给你一百两银子!”
  “当真?”酒杯不相信地问道。
  “给你一万两银子你也没那个本事!”怪人瞪了酒保一眼,接着叹道:“简单的几个物什,就能布出一个奇门阵法,真不简单!”
  酒杯见有一百两银子可得,那可是他在酒楼两年的工钱,哪里还管什么奇门阵法,伸手就探向水果之间的酒杯。
  酒保的手刚刚触到水果的上方,那些水果忽然疾速旋转起来,酒杯失去了踪影。酒保感到自己的手犹如探进了一个转轮之中,一股强大的无形撕绞之力差点把骨头都给绞碎了,却欲罢又不能,口中如同杀猪般嚎叫起来。
  那怪人拎起酒保的后领扬手将他扔了出去,另一手以快的几乎看不到的速度向桌上一探接着一缩,酒杯已经到了手中,将酒一饮而尽,叹道:“果真是好酒!”只见桌上被高响用来布阵的水果碎成颗粒状散落一桌。高响吃力一惊,这人竟生生将自己用真元力布的阵法给破了,那种功力不知比自己高出多少倍。
  那个贪心的酒保吃了个小亏,从地上爬起来,连爬带滚地跑了出去,口中连声惊叫着:“妖人使妖法了啊……”
  怪人喝完那杯酒,道:“小子修为不怎么样,酒却是这一界所罕见,阵法也还过的去。还有什么好酒,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
  “酒嘛,我这儿倒有几百上千瓶,”高响笑道,“不过,我们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给你?”
  怪人忽然取出一大堆东西放在桌子上,道:“这些东西换你十瓶酒,怎样?”
  赢丹看着桌上那些东西,眼珠差点掉了出来。有三柄上等飞剑,五个奇形怪状的法宝,还有光彩夺目几十颗鸡蛋大小的宝石,这些东西修真者见了没有不动心的。
  高响微微笑了笑,道:“拿这些破铜烂铁来换我十瓶美酒,这亏我可不吃!”
  怪人翻起白眼珠,道:“你不怕我强抢吗?”
  高响道:“有抢钱的,抢人的,抢法宝的,我还没见过抢酒喝的!呵呵,一个前辈高人抢一个后辈的酒喝,传出去岂不是笑掉大牙!”
  怪人无计可施,急得用力揪扯着自己的头发,那神情看上去既可怜又万分可笑。骆琬见了,心中十分不忍,扯了扯高响的衣袖。
  怪人仔细瞧了瞧骆琬,眼中突然一亮,大叫道:“我有样东西同你交换,不过我要一百瓶好酒!”
  高响奇道:“你还有什么法宝值得我用一百瓶好酒来换?”
  怪人问道:“这姑娘是你的心上人不是?”
  高响道:“是的,那又怎样?”
  怪人得意地说道:“她是难得一见的纯阴体质,而且经脉还被至刚至阳的真元梳理过,我看她还没有修炼过,我想是因为没有纯阴体质修炼的法门吧,在修真界,这种法门可比较少见!”
  高响惊喜万分,急道:“你有这种法门?”
  怪人道:“我当然有!小子,乖乖把两百瓶好酒双手送上,再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爷爷’,我考虑是不是把这法门拿来交换!”
  “两百瓶!”赢丹大叫一声。
  高响暗地里肚皮都快笑破了,他因为关心骆琬心切,脸上流露出急需纯阴的修炼法门神色,没想到这怪人乘机敲起竹杠来了,像这样的修真高手如此贪酒,真是好笑至极。高响的储物镯里倒有不少,他在离开地球的时候各个牌子的名酒都买了几十瓶,那是因为害怕思念故乡,酒是解乡愁的最好东西。
  这人一出现,高响就想结交这个大高手,所以才不住地用酒引诱他。在修真界,多几个大高手做靠山,有时能救自己的命。
  高响心中觉得好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这么快就涨了一倍的价!酒我倒有的是,但谁知你是不是骗人的!”
  那怪人急了,忿忿不平地说道:“老酒鬼我这一辈子都没有骗过人!好歹当年我也差点位列修真界五大高手,要不是……”说到这儿,他忽然收住口。
  高响奇道:“你也是五大高手之一?”
  怪人却不答话,道:“换还是不换?”
  高响反问道:“我可以去找修炼纯阴法门的修真门派,为什么非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同你交换?”
  怪人面有得色,道:“修真界以纯阴体质修炼,修为最高的是我的老婆!而最好的门派是玄女门,掌门就是我老婆的徒弟尹琪慧,你不同我交换,还能同谁交换?”
  “好,两百瓶就两百瓶!”高响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过必须要让琬儿拜你老婆的徒弟尹琪慧为师才行!”
  这下把怪人难住了,愁眉苦脸地说道:“我老婆当年也是五大高手之一,现在已经修炼成仙了,她的徒弟尹琪慧现在已经是修真界顶尖高手,让这个从未修炼过的小丫头拜一大门派的掌门为师,岂不是太有点那个了?”
  “什么这个那个的?”高响道,“五大高手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大秦国的天圣宫现在就住着一个!”
  那怪人奇道:“是谁?这一界还有当年的五大高手没有飞升成仙?”
  “广妙真人扶苏!”
  “啊,是他!”怪人一把抓住高响的胳膊怪叫一声,“快带我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