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几人来到专门为扶苏建造的宫殿天圣宫,见一个内侍正快步从大门走出,见了赢丹和高响,大喜道:“圣祖出关了,派小人找几位。小人正着急该上哪儿去找,没想到……”他还在罗嗦时,眼前一花,已不见了几人的踪影。
  那怪人一见到扶苏,怪叫道:“你个操琴卖唱的,怎么还没死?哈哈……”
  扶苏见了他也是一愣,接着笑道:“你个老不死的酒鬼,怎么还没在酒缸里泡死?”
  两人说话间,身体相距不过一丈,一股无形的能量扩散开来,高响和赢丹连连后退,骆琬还没有到门口,就被逼得险些窒息,躲到老远才稍好一些。
  扶苏身上光芒一闪,那怪人怪叫一声,身体飘了起来,在大厅内飞了一圈才在扶苏身前落下。两人相视大笑一声,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神情甚是欢愉。
  
几人坐定,扶苏笑着向高响说道:“这酒鬼你还不认识吧?他在修真界可是大大有名,当年只要听到酒怪詹九骢,没有人不赶快把家里的酒挖地三尺给埋起来!”
  骆琬奇道:“为什么?”
  “他只要闻到酒气,不把人家的酒缸喝个底朝上就不会罢休!”扶苏笑道。
  詹九骢苦笑着解释道:“我还是凡人时就嗜酒如命,修真后酒瘾越来越大,而且酒喝的越多,对修炼的帮助就越大!所以就一直酒不离口,酒瘾也越来越大!”
  “以酒修真,你恐怕是旷古以来第一人了!”扶苏笑道,接着对高响说道:“我一生有两个好友,一个就是你那师祖,另一个就是这酒鬼了!不过,这酒鬼和你师祖却是一对冤家对头!”
  詹九骢瞪着高响,道:“你是那怪物的徒孙?难怪会摆弄那些不中用的阵法了!早知道真该好好教训你几下!”
  高响取出一瓶酒朝他晃了晃,詹九骢眼珠瞪的老大,再也不说话了。
  扶苏道:“你就别再馋他了,会出人命的!”高响手中的酒瓶飞到詹九骢的手中,老酒鬼抓起来就喝,简直如同刚从饿牢里拉出来的一般。
  扶苏道:“老酒怪你慢慢喝,又没人和你抢!你怎么这么有空,跑到这轩明星来了?”
  “唔,好酒……”詹九骢口中一边喝酒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听说轩明星上有修真者修入魔道,这里是你的老家,我怎么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所以就过来看看,谁知刚一来就听说被一个大高手解决了,原来是你!另外,我还想找几个帮手……”话没说完,又猛喝了一口酒。
  扶苏奇道:“找帮手?你又惹上了什么麻烦?凭你的修为,现在的修真界又有几人能与你交手?”
  “修真界发生了一件大事!”詹九骢道:“在冰原星上,又发现了一处神迹,现在不知有多少高手正赶向那里!”
  “神迹?”扶苏吃了一惊,道:“那冰原星是个极寒之地,根本就无人居住,怎么会有神迹出现?”
  詹九骢道:“最近,有一批修真者无意之中到了冰原星,不知怎么触动了一个极其厉害的禁制,仅有一人侥幸逃脱。后来有高手前去查看,发现那厉害无比的禁制里面竟是一个神迹,你想想,有神禁护着的地方,里面肯定有神器存在。”
  扶苏道:“神器根本就不是修真者能够掌控的了的,你又怎么会感兴趣的?”
  詹九骢放下酒瓶,神色黯然,道:“我想凭借神器的威力到达仙界,去瞧瞧珍儿……”
  高响知道他口中的珍儿定是他那已经成仙的老婆,没想到这个看似粗鲁的酒鬼,对老婆却还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只是詹九骢所说的这个办法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扶苏呆了呆,道:“你这是逆天而行,即使是到了仙界,你以为那些仙人会坐视不管?见不见的到还是两个字,更何况神禁岂是修真者能破的了的?谁又敢保证里面有神器?”
  詹九骢愣了半晌,道:“事在人为!只要能够再见珍儿一面,哪怕是一丝希望我也要试试!”
  扶苏奇道:“凭你现在的修为,再过几百年就可以飞升成仙,你为什么急着要去见戚珍儿?”
  “唉!”詹九骢叹了口气,道:“我现在的修为应该已经达到大乘期,可我却连天劫都没渡,你说怪不怪?小宇宙之中那种以酒修炼的真元越练越强,强大的连自己都无法控制。惟有酒可以暂时缓解膨胀的速度,但要不了多久来势就更加凶猛了。我想要不了多久就会因真元暴涨而肉身爆体,怎么能等到飞升的那一天?”
  高响心中惊骇不已,自己的遭遇和詹九骢是何等相似!要不是扶苏用大法力将自己小宇宙之中那团金色雾团强行封住,自己恐怕已经爆体身亡了。唯一不同的是,詹九骢没有遇到天劫,而自己刚开始就碰到那种简直可以毁灭天地的天劫。
  扶苏抓起詹九骢的手,用神识在他小宇宙之中探察良久,骇声说道:“你的元婴已经被吸干了!”
  詹九骢苦笑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扶苏叹道:“可惜我无法帮你去取那神器了!”见几人都在看他,接着说道:“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恐怕最近就要飞升了!”
  几人愣住了。詹九骢大喜,道:“真是可喜可贺!既然你就要到仙界去了,给我向珍儿带几句话就可以了,我还费那么大的风险去取什么神器?哈哈……”扶苏笑着点头应允。
  高响取出一大堆酒放在地上,道:“既然前辈需要酒,小子我双手奉送!”詹九骢笑眯眯地挥手收了,道:“老怪物人不怎么样,徒孙倒还懂事,哈哈……看在酒的份上,女娃儿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骆琬上前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一礼,道:“多些前辈!”
  “别谢我,要谢到时去谢玄女门的掌门尹琪慧小女娃儿!”詹九骢笑道,“不过那热闹还是要看的!等把你送到玄女门,我就到冰原星去,小子你去不去?”
  高响道:“当然去,这么好的历练机会我怎会放过!”
  玄女门所在的明慧星距离轩明星十分遥远,不过有詹九骢这样的大高手,高响和骆琬二人根本就不用从传送阵走。高响向告别扶赢子期告别时,现在已经身为皇帝的赢子期对这个刚刚结识的大哥恋恋不舍,若不是大秦国的局势还没有稳定,他会真的跟着高响一起去修真,最后还是圣祖扶苏出面劝阻才作罢。
  詹九骢几个间歇的大挪移后,三人已经来到了明慧星。
  玄女门的驻地座落在一座山脊之上,远远望去,房屋连绵着几乎占满了大半个山腰,金壁辉煌,的确是名门大派的气势。高响惊道:“好大的气派!”
  詹九骢却不满地说道:“玄女门越来越不济了,修真者修炼的地方搞这么奢华,怎么还有心思去修炼?”
  高响发现整座山都被一个巨大的防护阵笼罩着,山下只留了个入口,暗暗吃惊,奇道:“设置这防护阵的修真者一定是个大高手!”
  “除了你那个死鬼师祖之外还有谁能弄的出来?”詹九骢十分得意地说道,“他向珍儿大献殷勤,结果珍儿还是成了我的老婆!嘿嘿……”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到山口,见山门的入口处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修真者,高响奇道:“这是干什么?玄女门难道出了大事?”
  詹九骢摇头说道:“这是每年的试剑大会,那些人是上山报名的!”原来,玄女门中全部都是女子,最厉害的修炼法门就是合籍双修。每年都要举办一次试剑大会,目的是让门中女修真者挑选双修的对象。男方一旦被挑中,不光要与玄女门的修真者合籍双修,还要留下一件厉害的修炼法门或是法宝,是以玄女门虽然全都是女子,却是修真界顶级的大门派,没有哪个修真者敢轻易去招惹她们。试想,你去招惹一个玄女门人,说不定整个修真界的修真者都会来找你的麻烦,谁有这个胆量?不过,合籍双修对男方的修炼也有极大的帮助,所以每年的试剑大会吸引的了大批的修真者前来,希望有幸得到某个玄女门弟子的青睐。
  詹九骢笑道:“小子,有没有兴趣找一个玄女门弟子合籍双修?”
  高响看着骆琬,笑道:“还是免了吧,我怕我这老婆吃醋!”
  骆琬奇道:“哥哥,什么是吃醋啊?醋我倒是常吃啊,那有什么?”
  高响这才想起吃醋是地球人的常用语,笑道:“我若是和别的女子相好,你心中是不是酸酸的?”
  骆琬恍然大悟,吃吃笑道:“琬儿才不会呢?哥哥这样的人,我怎么能一个人独占,呵呵,那样的话天下的女子不是要把我生吃了!只要我能跟着哥哥一辈子就行!”
  高响觉得有些发晕了,这大秦国的女子怎么和地球人截然不同?
  这时,有许多列队准备进入山门的修真者向着三人指指点点。詹九骢笑道:“他们肯定在取笑你,有了女人在身边,还想合籍双修!”
  高响笑道:“我想是在取笑你吧,你这么大把的年纪还想去报名,岂不是很好笑?”
  詹九骢发现那些人果然是指着自己,怒道:“妈的,敢笑老子!让你们一个也不能如愿!”说完带着高响和骆琬向山门走去,所到之处,那些修真者无法承受他身上散发出的能量,纷纷向一旁避让,引起人群一阵骚动,有人开始骂了起来。
  

三人来到山门,有两个元婴期的女修真者守在门口,对进入的修真者一一进行登记。见高响三人插队,一个看上去极为腼腆的女修真者急道:“喂,你们必须……必须排队……姑娘是不能进去的……”
  另一个女修真者样子却凶巴巴的,横眉怒声说道:“你们是那个门派的,敢到这儿来捣乱!”
  詹九骢横声说道:“让你们的掌门出来见我!”
  那个凶巴巴的玄女门弟子见了詹九骢样子,暗暗吃了一惊,知道这是个高手。这时,那个腼腆的弟子红着脸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师姐,那个年轻人老是盯着我,眼神怪怪的!”果然,高响正在打量着那玄女门女弟子,那眼神象是能将人的心穿透一般。那是因为炫阳门修炼的法门与众不同,目光视人犀利无比,让那姑娘误以为他心存歹意。
  那凶巴巴的姑娘喝道:“你色眯眯的看什么?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詹九骢笑道:“小子,刚才劝你挑一个你还假意推辞,现在怎么又动心了,哈哈……”笑的先前那腼腆的玄女门弟子脸更红了。
  高响笑道:“我在奇怪,两个同是玄女门下的弟子,怎么一个绵的像绵羊,一个凶的像老虎!”
  那“老虎”大怒,喷出一柄粉色飞剑,喝道:“亮出你的法宝!”山门前的那些好事的修真者立即大声鼓噪起来。
  高响保持着微笑,摇头道:“好狗不和鸡斗,好男不和女斗!”
  那“老虎”气得脸都绿了,摧动飞剑向高响狠狠地击去。詹九骢笑着将骆琬拉住飘身飞到一旁,抱手看起热闹来了。
  高响随手划了一个防御阵,只见一道淡淡的红光迎向袭来的飞剑,飞剑顿时一滞,速度慢了许多,几乎在同时,高响飘身向斜上方高高飞起,口中大呼小叫道:“不好啦,母老虎杀人啦,救命啊……”
  那飞剑被高响的防御阵阻的滞了片刻,随即就挣脱了防御阵的束缚,化作一道漂亮的粉色闪电径直向空中的高响击去。
  高响口中不停地叫嚷着,手中接连划出防御阵打在飞剑上。那防御阵虽然不能困住飞剑,但飞剑要突破阻挡,却要耗费修真者极大的真元力果然,没一会儿功夫,飞剑的速度就慢了下来,那“老虎”真元不继,累的娇喘吁吁,无奈之下收回飞剑,却仍然怒目瞪着高响。
  詹九骢笑道:“小丫头还是省省吧,那小子虽然修为只比你高出那么一点,但他的那些古怪阵法你是应付不了的!”
  那“老虎”恨恨地盯了詹九骢一眼,朝旁边那腼腆的姑娘喝道:“小敏,你是死人啊,还不发讯息求救!”
  高响想到骆琬以后就要在这里修炼,见事情要闹大,飘身落下,准备向那“老虎”道个歉。詹九骢忽然大喝道:“小心!”高响感应到身后的危险袭来,不假思索地飞了起来,没有回头,月光刃随意念立即发了出去。
  “轰!”一声爆响,月光刃和袭击高响的一柄青色飞剑相撞在一起,随着一白、一青两道光芒闪动,一股震荡波散开,修为较低的修真者被震的跌到在地,就连玄女门那座巨型的防护阵都被震的发出一道道红光,许久才平息下来。
  月光刃挡住了袭击,随即飞落到高响的手臂上。那柄青色飞剑却不受主人控制,径直飞到詹九骢的身前,被他用两根手指牢牢地夹住,任凭那个偷袭者怎么摧动也无济于事。
  偷袭者是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修真者,修为应该在元婴后期,此时飞剑被詹九骢控制,当即心神大乱,脸上布满了汗珠。
  詹九骢冷冷地说道:“说出你的姓名、门派!”
  那偷袭者颤声说道:“轩隐门……秦括……我师尊……是启隐……真人……”
  “背后偷袭是修真者的大忌,你修真的时候启隐那小子没有告诉你?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背后偷袭!”詹九骢说完,手腕微微一抖,那飞剑断为数截。那个叫秦括的偷袭者顿时元婴受损,吐了几口鲜血,被几个修真者扶着走了。
  詹九骢目光转向那凶巴巴的“老虎”,吓的那姑娘连连后退,能够直接将出窍期修真者的飞剑给抓住,这种修为恐怕在整个明慧星都少见,也难怪她害怕了。
  高响飞落回来,笑道:“别吓唬人家小姑娘了,好歹你也是个长辈……咦,来了几个大高手!”
  只见从山上疾速飞下几个修真者,转眼之间就到了山门。其中一个戴着银色发冠的女修真者喝道:“静儿、敏儿,怎么回事,为什么发出强敌来犯的警报讯息!”
  那个叫“静儿”的玄女门弟子指着詹九骢和高响委屈地说道:“师尊,他们欺负我们,还毁了秦括大哥的飞剑!”
  那银冠修真者向詹九骢喝道:“你是谁?胆敢……咦!你是……你是……”接着跪倒在地,颤声说道:“玄女门下林清云拜见师祖,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身后的修真者纷纷跪了一地,剩下静儿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她知道这下闯了大祸被吓蒙了,林清云连忙拉着她跪下。
  詹九骢点点头,道:“你是尹琪慧的徒弟?她人呢,怎么不见她来迎接我老人家!”
  林清云恭声答道:“师尊在四十年前就潜修去了,现在的掌门是左清霖大师姐!防护阵的主阵因为年长日久出了些症状,她正陪同一个前辈在山顶的天玄宫修理主阵,我这就传讯,应该马上到了!”
  詹九骢奇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修这防护大阵的主阵?”
  “炫阳门的前辈!”林清云答道。
  高响吓了一跳,大声问道:“你说是谁?”
  林清云看了他一眼,道:“是炫阳门的布子卿前辈!这位是……”
  “呀!是师尊,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高响哇哇大叫一声,就向山顶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