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清来人,脾气暴躁的林清云怒声说道:“启隐真人,你竟毁我玄女门的山门,轩隐门是不是想向玄女门挑战!”
  来人为首的是个矮子,身后站立着四五十个修真者。那矮子看上去土里土气的,却偏偏穿着一身华丽的锦衣,上面印满了金光灿灿的图案,这身衣服倒是十分气派,但与他身材、长相一衬,显得滑稽至极,简直像个暴发户。看那矮子的修为却高得吓人,应该在分神期以上。
  矮子冷笑道:“你玄女门是何等得威风,只有你们欺负别人的份,又有谁敢向你们挑战!”声音却清脆动听如同个女人。
  左清霖涵养极高,沉声说道:“这话怎么说,还请启隐真人给个说法!”
  启隐真人寒声说道:“我的大弟子在你玄女门的门口,被你门中前辈高手毁了飞剑,伤及元婴,请左大掌门给个说法!”
  詹九骢呵呵一笑,道:“那要怪你那宝贝徒儿太不济,要从背后偷袭,老子看不过眼,给他一点教训。怎么,不服气?冲着老酒鬼我来!”
  启隐真人这才发现一旁的詹九骢,暗暗吃了一惊,心道:“这老鬼怎么还在这一界?秦括这小子惹谁不行,怎么会惹上他!”心中暗自发虚,嘴上却毫不示弱,道:“原来是詹老前辈,多年不见前辈,没想到一回来就和一个后生晚辈过不去,以你这种高手,当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还敢有二话可说!”
  詹九骢气得眉毛都扬了起来,却拿启隐真人毫无办法,他不想刚一回来就挑起玄女门和轩隐门的门派之争。
  左清霖道:“启隐真人此来就是为弟子报仇的了?”
  启隐真人冷冷地说道:“有詹老前辈在此,还有什么样的气咽不下的?詹老前辈伤我大弟子秦括,我出手教训一下玄女门弟子,这不为过吧!咱们就此两清,以后河水不犯井水,告辞了!”说完带着门下弟子就准备离开。
  启隐真人虽然蛮横无理,这话说的却滴水不漏,是詹九骢先出手伤了他门下弟子,他这才出手伤人的,份玄女门的实力再强,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留住他们。
  “慢着!”高响忽然大声叫道。
  启隐真人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你是谁?你想怎样?”
  高响笑道:“我就是被你那宝贝徒弟偷袭的那个修真者,我叫高响。你门下弟子鬼鬼祟祟的偷袭反而吃了亏,这叫偷鸡不着蚀把米!你们气势汹汹地来了,出手伤了玄女门弟子,毁了山门,却还振振有辞,脸皮真是厚得可以!詹老前辈不和你一般见识,小子我却看不过眼!”
  “你想怎样?”启隐真人怒声说道。
  “詹老前辈不想跟你动手,一是不想欺负晚辈,二是因为……”高响说到这里忽然停下。
  启隐真人忍不住插话问道:“二是因为什么?”
  高响笑道:“二是因为你太矮了,和你动起手来有点太……那个了!”
  玄女门众女弟子哄然大笑,连左清霖这样极其沉稳的人听了都不禁菀尔,轩隐门的弟子拼命忍住笑,样子显得好笑极了。
  启隐真人勃然大怒,个子矮小是他平生奇耻大辱,谁也不敢当面向他说个“矮”字,今天却被这个元婴期的修真者当众取笑,他如何不怒?寒声说道:“小子,报上你的师门!”
  “你还不配知道!”高响道,“我向你挑战,这该算不上以大欺小吧!”
  “哈哈……”启隐真人一阵狂笑,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目光,“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左清霖急忙向布子卿传音道:“子卿,高师弟能应付吗,启隐真人可是分神后期的高手!”
  布子卿传音道:“这小子鬼明堂多,看看再说,实在不行有我在,不用担心!”左清霖这才放下心来。
  高响慢慢悠悠地走到启隐真人身前,笑道:“你是修真高手,我是修真矮手,硬对硬的比,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那样的话,你赢了传出去也不光彩!咱们来个文比,如何!”
  启隐真人听他口中又故意说了个“矮”字,杀机顿起,强压住心头怒火,道:“怎么比,按你的方法来。”心中却恨到了极点:“今天不让你小子死在当场,我就枉为一派掌门!”
  高响极力地掩饰住内心的狂喜,取出黄、绿、白、红、蓝五块能量晶石,在山门前的空地前分不同方位摆放着,那些晶石离地三尺悬浮在那里,围出了一个方圆三、四丈的地方。
  那个腼腆的敏儿担心地问道:“前辈,高……高师叔这是在干什么,管用吗?”布子卿笑而不答。詹九骢也抱手笑呵呵在一旁看热闹,炫阳门的奇门阵法他可吃了不少苦头,所以他对高响有十分的信心,也乐得看场好戏。
  启隐真人不耐烦地说道:“小子,搞什么鬼?修真者比斗哪有这么多花样!”
  高响笑着走到能量晶石结起的场地中央,道:“咱们就在这场子里比试,谁先被逼出晶石圈子,谁就算是输了。输的一方任由胜方处置,这样可公平?”
  启隐真人道:“就按你说的办!”说完喷出飞剑,静静地悬在头顶。高响见那飞剑只有一尺来长,他知道修真者的飞剑炼的越短,修为就越高,当下不敢大意,笑道:“慢着!”
  启隐真人被他搞的头发晕,怒声说道:“你到底想怎样?怕了,就乘早认输!”
  高响道:“你是前辈,总不好意思比我这后生小辈先出手吧?”
  启隐只盼着早点开始,好一飞剑灭了这嬉皮笑脸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假思索地收回飞剑,道:“这下行了吧,赶快出手!”
  高响暗地里笑破肚皮,脸上却愁眉苦脸,从储物镯中取出七枚不同颜色的小旗抛向空中,忽然大喝道:“旗门阵——开!”指尖射出数道白光打在小旗上,只见那些小旗瞬时在空中围成一圈疾速旋转起来,爆射出七道炫目的七彩光芒,刺的在场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许久,众人睁开双目,惊奇地看到,那五块能量晶石之间有无数道光丝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那片场地罩的严严实实,场上已经看不到二人的踪迹。
  骆琬担心地问道:“布老前辈,高大哥该不会有事吧!”
  布子卿笑道:“你把我叫什么?你既然是那臭小子的妻子,就要随他叫我师尊!”
  骆琬轻声叫了一声“师尊”,布子卿笑着答应了,道:“五行阵中套着七重威力的旗门阵,就是我这样的修为如果不懂其中的奥妙也不易脱身,何况是启隐真人那心浮气躁的狂妄之人,阵法一旦启动,五行阵会把他禁锢的动弹不得,旗门阵会让他成为瞎子!臭小子鬼的快成精了,他还会吃亏?”
  
  第二十一章
阵中的启隐真人此时苦不堪言,心中恼怒万分,恨不得把高响碎尸万段,高响却好象凭空从这里消失了一般,找不到他的踪影。
  那五行阵刚一启动,他就发现十分不妙,四周一片茫茫迷雾,四面八方阵阵劲道携着无形杀气袭来,最为奇怪的是,不同的方向,那劲道所带的属性也不同,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启隐真人稍微一动,那劲道就铺天盖地地涌来,以他的修为以及见识竟无法自保,吓的他再也不敢轻易尝试,更不敢飞出心神去查看。幸好他修为甚高又穿着战甲,只要不移动身体,那些劲道的他倒还能应付,最让他头痛的是,空中那小旗子射出的光芒刺的他根本头晕目眩,让他心神不定,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启隐真人试着喷出飞剑向不同方向击了几次,却一无所获,白白耗耗真元。最后他干脆闭目盘腿坐在地上,以不变应万变。
  启隐真人刚刚静下心,高响的笑声在耳边萦绕,扰的他心烦意乱,却无法分辨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再也按捺不住,怒气冲冲地叫道:“小子,有种你就站出来与我真刀真枪干一场,当缩头乌龟算什么?”
  高响笑道:“好,这就让你见识一下真刀真枪!”话音刚落,三道光刃破空向启隐真人身上疾速袭来。启隐真人冷笑一声,飞剑应声而出,化成三道青芒分击光刃,高响发来的光刃稍微一接触到那青芒,却立即退了回去,比来的时候还快。
  启隐真人身体动弹不得半分,又看不到敌人的所在,就是有万分的力量、百般厉害的法宝也使不出来,肺都快被气炸了。
  忽然,一个东西悄无声息地飘来。启隐真人再次喷出飞剑,这次却击个正着,不由的大喜。
  “噗”的一声轻响,那东西碎了,竟是一块玉做的什么东西。启隐真人接着感到飞剑上被一个无形的东西粘住了,不由得惊奇不已。
  这时,高响的攻击又到了。这次是一个用手划出的防御阵法。
  启隐真人快被气疯了,想都没想摧动飞剑迎了上去,防御阵法粘住了飞剑。
  只听到高响大喝道:“爆!”先前那粘住飞剑的东西爆开了,紧接着那个防御阵法也被启动了,启隐真人的飞剑被严严实实地裹住,被结结实实地猛炸了一记,差点被毁了。
  飞剑受损,饶是启隐真人修为再高也无法承受,元婴受了不轻的伤,惨叫一声喷出一口心血,颓萎地瘫坐在地上。
  原来是第一个东西是用来攻击的玉符,在高响的意念摧动之下,玉符爆炸,这威力原本对飞剑造不成多大危害,绝就绝在那防御阵法,它将玉符爆炸力一点都不浪费地封在飞剑上炸开,飞剑没有被毁已经算是启隐真人万幸了。
  启隐真人还没有得到片刻的喘息机会,高响分出一枚月光刃悄无声息地击在启隐真人的胸口。
  “当!”一声脆响,接着一白、一褐两道光芒闪动,启隐真人的护体战甲勉强抵挡住了月光刃的攻击。
  然而,高响的另外两枚光刃随即接踵而至,又是两声脆响,启隐真人又狂喷一口心血,褐色战甲发出“咯咯支支”碎裂的声音,上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高响收回月光刃,笑道:“怎样,你服不服输?”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更摸不清他所在的方位。
  启隐真人的元婴受伤都还在其次,要不了几个月就可以复原,最让他心疼的是飞剑和战甲受损,那可是他浸淫了数百年的心血修炼而成的,更让他气得喷血的是,自己堂堂一个分神期的高手,竟在一个元婴期的小子手中一败涂地,居然连敌人的影子都不知道在哪儿,怒声说道:“小子,你……真是卑鄙至极……”话没说完,又是一口心血涌了上来。
  高响笑道:“再吃我一记月光刃!”三道白光绕着启隐真人的身体呼啸着急速旋转起来。
  启隐真人再也无法硬气,咬牙说道:“我,我认栽!”
  高响一阵哈哈大笑,收了月光刃,道:“既然认输,我就放过你一马,不过这五行阵恐怕一时半会儿还散不了,你就在这里面呆上个十天半月的吧!”
  启隐真人此时连五行阵发出的那连绵不绝的劲道都已无力抵抗,呆上十天半月岂不要了他的命?当下急道:“别……我已经认输了……”
  高响笑道:“既然这样,要出阵就必须听从我的吩咐,走错一步就会陷入阵中,那时连我也救不了你!”
  阵外,轩隐门下弟子听到阵中隐隐传来启隐真人的惨叫声,一拥而上就要向阵中闯去。布子卿身形一晃,阻住去路,冷冷地说道:“这是公平决斗,谁敢在这时出手,哼,别怪我不客气了!”身体一阵红光闪动,一股强大的威势迸发出来,轩隐门下弟子当中不乏好手,却连这股强大的气势也无法抵御,被逼的连连后退,修为稍差的甚至站都站不稳,布子卿真元一收,顿时有十来个修真者控制不住,“噗噗通通”地倒了一地,再也没有人敢动手了。
  这时,维系五行阵的晶石能量耗尽,阵法也随即散了,高响和启隐真人显露出来。
  人们惊讶地看到,高响嘴唇连动,象是在对着启隐真人传音,而启隐真人更是奇怪,他双目紧闭,满身血污狼狈不堪不说,步法踉跄,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一会儿向前跳上几步,一会儿又向后蹦上几步,样子滑稽至极。最后,他干脆匍匐在地上爬行起来,直让在场的所以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许久,几个轩隐门下弟子才醒悟过来,上前扶起启隐真人,道:“师尊,你怎么了?”
  启隐真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样子,知道这次算是栽到家了,又羞又怒,恨声说道:“小子,你……你竟敢捉弄我!”
  高响笑道:“你笨的象头蠢驴,不捉弄你捉弄谁?有个简单至极的方法脱困你不用,却听信敌人的话,你真是又丑又笨!”
  启隐真人被他挖苦了一番,强忍着一口心血在喉间,问道:“什么简单办法?”
  高响道:“你直接用地行术从地下走,这法子还不简单,笨!”
  启隐真人愣了半晌,忽然狂叫一声:“气死我也!”一口心血喷出三尺开外,随即昏厥过去。轩隐门下弟子慌忙抬起启隐真人,片刻之后就走得干干净净。
  经此一战,轩隐门从此一蹶不振,在修真界再也抬不起头,高响和炫阳门的大名也随即传遍修真界。
  布子卿见高响满脸得色,沉声喝道:“小子,过来!”
  高响从未见过他发过脾气,见他这个样子吓了一跳,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
 
 这次布子卿倒没有动手,只是厉声呵斥道:“你认为打败了一个修为比自己高出许多的高手很得意是不是?咱们修道之人讲的是适可而止,士可杀不可辱,你将那启隐真人打伤就行了,干吗最后还要那样羞辱他!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万万不可做绝了!”
  高响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过分,愧然地说道:“师尊教训的是,徒儿记下了!”他不知道,布子卿今日这次训斥,对他今后的修炼之路的帮助是多么的大,那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玄女门的修真者没想到布子卿看上去和高响嘻嘻哈哈的,训起徒弟来如此严厉,谁也没有吱声,场面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左清霖劝道:“高师弟也是一时性起,再说那启隐真人也太过霸道了,教训一下他也是应该的。高师弟替咱们玄女门出了口恶气,大家伙都挺高兴的,你可不能扫了大家的兴致!”
  布子卿又恢复了常态,笑骂道:“臭小子,看在左掌门的份上,这次不处罚你了,滚吧!”
  高响口中小声嘀咕道:“什么左掌门,还不如叫师娘算了!”谁知詹九骢耳朵极尖,大声说道:“小子你说什么来着?什么左掌门、师娘的,怎么不大声说出来!”
  左清霖脸上流露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红霞,布子卿朝高响瞪了一下,吓得高响远远地躲开。
  一行人步行着上山,一路上说说笑笑,玄女门修真者无不对炫阳门的奇门阵法赞叹不已,连一向腼腆的敏儿,拉着高响的胳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骆琬笑着低声在敏儿耳边说了一句话,敏儿的脸立即变得通红,放开手羞急道:“琬儿姐……不,小师叔,你怎么跟敏儿开这样的玩笑,真羞死人了,我不理你了!”
  林清云呵斥道:“敏儿,你怎么和师叔说话来着!”
  敏儿急道:“师叔她说……那个……”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急得她躲到一直闷闷不乐的静儿身后。许久,才向静儿说道:“静儿姐姐,你怎么不高兴啊?哦,我明白了,高师叔打败了秦括大哥的师尊,你就是为这个不高兴吧!”静儿瞪了她一眼,怒道:“你不开口没人把你当哑巴!”说完纵身向山腰飞去。林清云知道其中的原委,叹了口气,连连摇头。
  高响有些奇怪地向骆琬问道:“刚才你对敏儿那丫头说了些什么,弄的小姑娘羞成那样?”
  骆琬低声说道:“我对她说,她要是看上了你,我可以给她牵这个红线,咯咯……高大哥,敏儿那丫头心里已经有你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
  高响故意做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上下打量着敏儿,瞧的小丫头浑身不自在,满脸绯红,低头落在人群后面,过了很久也没有敢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