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左清霖闭门炼制骆琬筑基用的法宝,詹九骢不知又躲到哪儿去喝酒去了,敏儿一早就带着骆琬到处闲逛,两个姑娘性情相近,一见如故,不到半天功夫就好的跟亲姐妹似的。
  林清云带着布子卿和高响参观玄女门的宫殿楼阁,转了半天,高响这才领教了什么是真正的名门大派。
  玄女门弟子上千,光是元婴期以上高手的就有二百多人,象左清霖、林清云这样分神期的大高手也有十几人,修为更高的修真者,修真界的常规是要外出潜修准备渡劫的。
  在仙圣阁里,陈列着历代飞升成仙的前辈高手,从开山祖师到林清云的师祖戚珍儿,共有二十多人修炼成仙,这在整个修真界都不多见。
  高响这才对自己的修为感到十分惭愧,昨天凭借奇门阵法大败启隐真人,完全靠的是狡计,根本就没有用真正的实力。如果是高手相斗,谁还给你机会从容布阵?高响暗下决心,要想在修真界混下去,光凭奇门阵法还是不行的,最重要的还是修为,还有的就是法宝。
  三人来到山顶的的天玄宫,这里是整座玄女峰防护大阵的中枢,也是玄女门的重地,一般弟子未经允许是不能进去的。而布子卿和高响不同,玄女门早就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那是因为这防护大阵就是布子卿的师父建造的,而布子卿和掌门左清霖的关系又不同一般。
  进了天玄宫的主塔,高响见四面塔壁上都画满了壁画,东面是画的是一幅山水,西面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南面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北面的那幅最为奇怪,整幅画就是缥缈的烟云,不知画中是何寓意。
  高响走进北面的那幅画,好奇心大起,正想伸手触摸,被布子卿大声喝止。
  林清云见高响迷惑不解的样子,解释道:“这些画都出自本门前辈高手的手笔。你可不要小瞧这些画,每一幅蕴含着咱们玄女门的修炼心法,也是一个幻境,最厉害的就是你刚才想触摸的那幅,要是不小心进了去,呵呵,恐怕想出来就难了!”
  布子卿笑道:“其他的三幅你倒可以试试!”
  高响试探着触了一下东面的那副山水画,画面突然动了起来,吓了他一大跳,紧接着眼睛一亮,周身的环境已是大变。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林间小径之上,四周树木苍翠,不远处的峡谷中一条潺潺小溪顺着山势蜿蜒而下,山间长满了奇花异草,耳中不时传来悦耳动听的鸟儿鸣叫声,扑鼻而来的是花草的清香,顿觉神清气爽,犹如到了世外桃源。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流连其中而忘返,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布子卿的轻笑,高响顿时醒悟,这是在幻境之中,极力将心神沉入小宇宙。片刻之后,忽然眼前景色大变,山水树木在眼前急速旋转起来,高响头晕目眩,赶忙闭上眼睛。
  许久,听到布子卿说道:“好了,出来了!”高响这才敢睁开眼,发现又回到了塔中,回想刚才的经历,宛如南柯一梦,却又是那么的清晰真实。
  布子卿笑道:“这下你可领教到了这画中的意境了吧!”
  高响奇道:“这幻境为什么看起来跟真的一样,让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
  布子卿道:“亏你还是炫阳门的弟子,奇门阵法之中的幻境还少了?对修真者而言,幻境和实景又有什么区别?”
  高响顿有所悟,沉思半晌,指着西面的那幅画,道:“我再进去试试!”
  高响这次没那么清闲了,一进入幻境,一个大浪就劈头盖脸地打来,他反应不及,被灌了一大口又咸又苦的海水,呛的他连连咳嗽。还没等缓过气来,惊涛骇浪又以排山倒海之势扑来。大惊之下,他忘了这是在幻境之中,摧动真元纵身向天空飞去,谁知那海浪竟跟着一起涨了起来,任凭他飞的再快,也无法超过浪头,最后还是浪头卷住,淹没在巨浪之中。
  又呛了几口海水之后,高响冒出海面,巨浪又来了,那种惊天动地的呼啸声让任何人都会产生畏惧之心,惊惶之下,他一头钻入海下,心想这样看那海浪能怎样奈何他。
  谁知,越向下去,下潜的速度越快,象是海底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把他向下拉,看着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高响再也不敢下潜了,奋力向上游去,好不容易才摆脱那股吸引力。
  巨浪又席卷而来。
  
高响被彻底激怒了,奋力跃出海面,大声吼道:“来吧,老子还怕你不成!”声音被轰鸣的海浪淹没了,紧接着是他的身体。
  一次次地被吞没,他又一次次地爬起来,去迎接海浪新的冲击。肉体虽然没有受伤,但海浪之中蕴含着的那强大的能量还是让他疲于应付,几乎真元耗尽,元婴猛烈地跳动起来,象是要从口腔中飞出来一般,他知道这是脱力的先兆,却又毫无办法,只能被动挨打。
  面对再次呼啸而至的巨浪,高响再无抵御的力量,反而冷静下来,静静地浮在海面,看着那山一般的浪头向自己铺天盖地地涌来。
  就在这时,巨浪忽然偃旗息鼓急速平息了下去,转瞬之间,海面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阳光照射在上面泛起粼粼金光,远处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一群不知名的海鸟贴着海面飞翔,大海尽显出温和之态,哪还有不久前气势汹汹的模样?
  高响顿时明白过来,这幻境之中的景象是随着心境的变化而变化的。当即抓住两块能量晶石,将心神沉入小宇宙之中,迅速补充大量消耗的能量。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心旷神怡,体内的真元也完全恢复,而且还感觉到心神还有跃跃欲试样子,他知道经过与大海这番拚搏,修为提升了不少,已经到了元婴后期。
  正沾沾自喜时,布子卿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小子,你想在里面呆多久?”高响心念一动,又回到了塔内。
  林清云微笑道:“高师弟好强的毅力!在这惊涛幻境之中,极少有修真者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安全退出了,真是了不起!”
  “清云你别夸他,一会儿臭小子要翘尾巴了!”布子卿笑道:“小子,那千里黄沙境你要不要进去试试!”
  高响连连摇头,刚才那惊涛境让他吃尽了苦头,再陷进漫漫无边的荒漠之中,可不是好玩儿的事情。
  林清云道:“前辈还是别难为高师弟了。在幻境之中是不分修为高低,只要意志坚强、悟性高就能通过考验。这四个幻境,一个比一个厉害,还没有人能一次通过前三个幻境的考验的!第四个幻境缥缈蜃楼境在被创出以来,更是从来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
  高响吃了一惊,道:“那创造出这个幻境的人该是怎样法力?”
  林清云道:“那是玄女门的一位前辈高人,据说那时仙、凡两界还没有被隔离,他当时已经修炼成仙。创出这个幻境后,连他自己也迷失其中,后来有不少人曾进去过,但都是有进无出,无一例外。所以玄女门严禁弟子进入这缥缈蜃楼境,那无异于寻死!当年戚师祖和扶苏、正阳两位前辈在此钻研数十载,还是无法破解其中之谜。听师祖说,这幻境已到了不是我们这一界的修真者甚至是仙人能够体悟的境界!”
  高响心中一动,想到自己小宇宙之中的那团东西,正要告知布子卿,看到林清云在场,欲言又止。
  林清云微笑道:“我要去看看师姐给小师妹的筑基法宝炼制的怎么样了,你们师徒二人在天玄宫之中四处走走,反正你们也不是外人!”
  林清云走后,布子卿笑道:“小子,有什么事说吧,神神秘秘的!”
  高响讲到那迷仙阵时,布子卿吃了一惊,道:“那是师尊临走时留下的阵法,我一直以为迷仙阵是师尊他老人家自创的阵法,没想到竟是模仿神幻之境创出来的,难怪连我也无法设出这样的大阵!”
  高响一直将自己如何陷入阵中,如何救出扶苏,又如何顿悟吸取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存于小宇宙之中,还有心神飞进的那个神幻之境、那来自天际威力无比的金光、出阵时那惊天一击,以及扶苏告诫自己的话,一一向布子卿道来。
  布子卿一直没有插话,脸上惊异不定,最后渐渐凝重起来,半晌,才悠悠说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高响惊道:“师尊,有什么不妥吗?”
  布子卿忧心忡忡地说道:“你能悟透以心念设阵,确实是天分极高,可你竟不知深浅,那小宇宙是修真者体内的一个虚拟空间,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可以往里面放的。神阵的布局是何等的复杂,威力又是何等的了得,岂是你这个小小元婴期的修真者能控制的了的?你在小宇宙之中按神阵布局设的那阵法,所汲取的是天地之间的无匹精劲能量,猛地聚集在一起不一下子爆开才怪!幸好第一次爆开的能量不是很大,又有扶苏前辈及时用大法力将那阵法暂时封住了,否则,你的元婴中的能量会被吸干不说,那阵法只要存在,就会无时不刻地从外界汲取精劲能量,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终久会将你的肉身炸的灰飞烟灭!其实,咱们炫阳门多少前辈高人早就悟透了可以利用阵法汲取能量的道理,可从来还没有人敢去试着在自己的小宇宙之中布阵,就是因为那些外来的能量不是自己修炼得来的,而小宇宙不同于现实世界之中的空间,能量聚满了之后会自然流失,所以弄不好就会爆体身亡,那等于是给自己的小宇宙中安了个炸弹。谁知你无知者无畏,算是开了炫阳门的先河,而且在小宇宙之中布的还是个神阵,你说你是不是胆大无比!”
  高响惊呆了,许久才心慌意乱地说道:“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布子卿道:“暂时还没事,时间一长就难保神阵会不会再次启动了!”
  高响默不作声,怔怔地望着塔壁上的缥缈蜃楼境。
  “小子,别灰心,车道山前必有路,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布子卿安慰道,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大声说道:“不对!”
  高响奇道:“怎么?”
  布子卿惊道:“那来自天际类似于天劫的金光,是你汲取天地间的能量后,因为逆天而行引起的,这倒可以解释。但你心神又怎么可能会脱窍而出,飞越到神幻之境?难道是……天啦!天啦!”他连声惊叹,脸上时而兴奋,时而疑惑。
  高响还从未见过布子卿如此吃惊过,心道:“师尊该不会吓疯了吧?”
  许久,布子卿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大叫道:“我明白了!”
  高响奇道:“师尊你明白什么了?”
  布子卿稳了稳情绪,道:“我想,你无意之中闯入了一个新的修炼境界!”
  “什么?”
  “修——神——之——法!”布子卿一字一句地说道。
  
 
  高响怀疑师尊是不是真的疯了。
  然而,布子卿的解释让他又不得不信。
  原来,正阳真人那次和扶苏前辈探察鑫弥星的经历,都在给布子卿的玉瞳简记录下了,根据他的分析,那鑫弥星所在的整个星系就是一个宏大无边的超级大阵,所有的星辰都是布阵的一枚棋子。正阳真人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神在离开这一界时,留下这么大的一座阵法干什么?刚才听高响一说,布子卿立时悟透了其中的缘由。
  布子卿分析,神在这一界留下这座浩瀚的神阵,目的就是告诉人族修神之法,而那神幻之境中应该藏有修神的心诀。估计当年那些法力无边的神们也没有料到,就是法力最为强大的人族——仙人,也没有悟到那神阵之中竟蕴含着修神之法,却被高响这个大胆无知的修真者误打误撞给参悟到了。
  高响呆了半晌,不知无意之中参悟到修神之法会是福是祸,心中惶恐到了极点,道:“光有修神之法,没有修炼心诀,还不是没用!”
  布子卿笑道:“既然你的心神能够进入神幻之境,说明你已经悟到了心诀中的某个地方,否则又怎么会轻易汲取到天地之间的精劲能量?我想那心诀之中必定蕴涵着天地寰宇之间的大道理,也许并不是十分繁杂,不过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难以体悟!”
  高响精神大振,道:“那我现在不是可以修炼修神之法了!”
  布子卿骂道:“修你个头啊!你以为就这么简单?稍有误差就会要了你的小命,那可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不过那团东西老是放在小宇宙中终久不是好事,与其坐着等死,不如试他一试!你可以等到扶苏前辈设的那禁制弱了之后,循序渐进地从那能量团之中一次抽出一点能量,然后加以修炼送到元婴之中,变成自己可以掌控的能量。不过你可千万要记住,在这能量完全被你消化之前,切切不可再摧动小宇宙之中那神阵,否则,那时可真是叫小命玩完!反正具体我也说不好,一切看你的运气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知到时会修出个什么怪物出来!”
  高响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忽然突发奇想,道:“师尊,你也来修炼这修神之法,好不好?”
  布子卿赏了他一记“爆栗”,笑骂道:“妈的,你自己快小命不保,还想拉我一起下水!”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道:“若不是师尊他老人家探察鑫弥星,又模仿神阵在轩明星布了个迷仙阵,凡人界又如何能够知道有这么一座神阵?我若不是让你到轩明星历练,又如何能够碰到那迷仙阵?你若不是炫阳门的弟子,又怎么能悟透神阵的奥妙?这冥冥之中难道不是天意!”
  高响愣了愣,觉得布子卿说的不无道理,这一切真是巧的不能再巧了。笑道:“师尊你也这么迷信!”
  布子卿在地球上的现代社会生活了十几年,当然知道迷信是什么意思,骂道:“妈的,占筮之术也是咱们炫阳门的必修课之一,当初让你修习,你却说那是封建迷信,半点也没学会。天地万物变幻没测,却又有规律可循,占筮之术正是基于此理,怎么是迷信……”
  高响讪讪地笑了笑,对这东西仍然不信,正准备出言反驳,却见布子卿说着说着脸色有些不对,问道:“师尊,你老人家又怎么了?”
  布子卿摇摇头,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安:“神在离开这一界的时候留下修神之法干什么?他们决不会是觉得好玩,应该是有极大的用意。莫非……”想到这里,他不敢在想下去。
  布子卿精通于占筮之术,所以对未来的感觉十分灵敏。就连扶苏这样的大乘期修真高手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却结合已经发生的事情,对未来隐隐猜到了几分。他联系到高响那惊天一击,瞬间就将那修真者修炼而成的魔体击的灰飞烟灭,想到那神力对魔族有着天生的克制之力,那么神留下修神之法,其中的用意就一定不那么简单了。
  那么冥冥之中让高响得到这修神之法,他所面临的将会是什么?想到这儿,布子卿打了个寒战,随即又哑然失笑,高响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婴期修真者,能有什么大事在他身上发生,自己岂不是有些杞人忧天!
  高响见他一会儿点头,又一会儿摇头,害怕他真的因为自己在心中结了心结,那对修炼可有极大的影响,道:“师尊,你该不会是想左掌门,想成这样吧!仅仅才半天时间没见了嘛!”
  布子卿会过神来,听到他调侃自己,右手高高扬起,却久久没有落下,收起心中那惊人的想法,叹道:“响儿,咱们师徒二人正儿八经地谈一会儿,好吗?”
  高响感到他语气十分真切,不敢再嬉闹,正色道:“师尊,你有心事吗?”
  布子卿道:“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步入渡劫期,有些事情放不下,可又没人能跟我说说心里话,唉……”
  高响知道他一声孤傲,没有几个朋友,道:“师尊,渡劫是不是十分凶险?”
  布子卿傲然道:“其他门派一般不敢轻易得罪修真者,就是因为害怕在渡劫的时候遭到报复。咱们炫阳门则没这个担心,我们那奇门阵法足可以抵御任何厉害的天劫!”
  高响恍然道:“你是放心不下左掌门!”
  布子卿见他毫无调笑之意,微笑道:“你个小孩知道什么?”
  高响委屈道:“我已经七八十岁了,在地球上算的上是老人了,还是什么小孩子?再说了,男女感情还分年纪大小吗?呵呵,我现在都是有老婆的人了,你呢,还不是光棍一条!”
  一席话惹得布子卿哈哈大笑,道:“我还是凡人的时候,就有过老婆!”
  高响奇道:“是吗?你是唐朝开元年间的人,那时的女人以胖为美,你老婆肯定是奇胖无比吧!”
  布子卿摇头道:“我老婆既贤惠又端庄,长得又漂亮。只是我那时一门心思想修道成仙,后来遇到了师尊,等我再次回到地球,已是几百年之后的事情了,那时早已是物是人非,唉,后来随师尊来到玄女门,看到清霖……”
  高响联想到自己不知何日能够回到地球,心中不由得一酸,忙岔开话题,道:“师尊你既然喜欢左掌门,左掌门心中又有你,那还顾忌什么,要是我,恐怕孩子都快修炼到元婴期了!”
  布子卿微微怒道:“你那心中的龌龊念头怎可放到清霖身上?”随即神色缓了缓,叹道:“算起来,我是清霖的长辈,如何能够谈及男女之情?”
  高响的嘴巴张成瞪大眼睛盯着布子卿,弄的布子卿不知是怎么回事,怒道:“小子,你看我干吗?”
  高响忽然放声大笑,象是听到了世上最为好笑的事情,许久,他才捂着肚皮,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天啦,师尊你真是个老古董,不愧是唐朝开元年间的人物,哈哈……”
  布子卿怒而不语。
  高响强忍笑意,道:“修真者还谈什么辈分?就拿我来说,我是你的徒弟,而我的父母不是和你一辈的,我老祖宗说不定当年还和你在一起称兄道弟,如果按辈分的话,那岂不是天下大乱?象师尊人物,居然还墨守这样的成规,岂不是笑死人了!你不主动向左掌门示爱,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女的先开口吧!”
  布子卿愣了半晌,多年来的心结终于解开,朗笑一声,道:“小子,算你有理,师尊谢过了!”说完一声长啸,飞身向山下飘去。
  高响当然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大声向布子卿的身影说道:“师尊,你那嘴可要放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