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过的飞快,一个月转眼即逝。詹九骢终于耐不住性子要去冰原星瞧瞧,高响执拗不过,值得陪他一起去。布子卿嘛,他正沉浸在鱼水之欢中,当然不肯一同前往,他要再等一段时间再去,理由冠冕堂皇——给玄女门维修防护大阵。
  骆琬的修真速度可谓是神速,在以玉冰蟾炼制的法宝帮助下,修为已经达到融合期,其进展比高响当初都快。她必须要在玄女门修炼到元婴期才可以出门历练,所以不能一同前往。
  敏儿那丫头死活要跟着一起去,考虑到这次詹九骢他们前往冰原星主要是想看看,并不打算出手,这个历练的机会也十分难得,林清云最后心一软,也就答应了。
  这天清早,众人将詹九骢三人一直送到山门才停下。
  布子卿叮嘱道:“小子,小心点,别到处去惹祸,实在打不赢就跑!”惹得众人一起笑了。
  骆琬拉住高响的手,眼中噙着泪水。高响微笑着低声道:“好啦,又不是生离死别,用心修炼,回来咱们再好好合籍双修一番!”骆琬满脸羞红,甩开他的手。
  詹九骢不满地说道:“有完没完,婆婆妈妈的到什么时候!”
  骆琬走到敏儿身边,低声道:“好好照顾高大哥!”敏儿当然知道她的意思,红着点头答应。
  高响和敏儿站到詹九骢身边,詹九骢道:“冰原星距离这里不远,只需一个大挪移就过去了。别乱动,我要启动了!”
  高响向众人挥手道:“拜拜!”猛地想到这是英语,他们如何明白,正要重新告别,眼前一阵白光闪动,詹九骢的挪移术启动了。
  空气突然凝滞了片刻,三个人凭空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星球表面。
  高响打量了所处的星球,只见星球表面到处是坑洼不平的陨石坑,连空气都没有,决不是什么冰原星。埋怨道:“老酒鬼,你是不是喝醉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詹九骢翻了翻白眼珠,道:“怎么,老人家费大力气用那挪移之术,你还挑三拣四的,惹急了我把你们两个小娃儿扔在这儿不管了!”
  敏儿这还是第一次出远门,惊詹九骢一吓唬,急道:“祖师爷,这地方怎么能住人啊?”
  高响笑道:“放心吧,他即使是舍得抛下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也舍不得我身上的酒!”
  詹九骢正要反驳,忽然说道:“有修真者在斗法!”果然,前面不远处不时闪过飞剑射出的光芒,有十几个修真者在高空飞来飞去。
  詹九骢笑道:“这种地方还有修真者,咱们过去看看热闹!”说完,就带着高响和敏儿瞬移过去。
  只见地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修真者,足足有上千人,地上还躺了不少,看样子是受伤了。如此之多的修真者聚集在一起,看上去极为壮观,就是阅历丰富的詹九骢也没有见过,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时,有人发现了三人,五六个修真者飞了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大胖子,修为在出窍期左右,身上沾满了血迹,看来是经过了一场恶斗。他看到詹九骢微微吃了一惊,这一界能够见到大乘期的高手可不容易,因为他们都忙着为飞升做准备去了,谁还会到处闲逛?胖子向詹九骢行了一礼,恭声说道:“前辈是……”
  詹九骢摆摆手,大刺刺地问道:“你们是哪里的修真者,这么多的人在这儿干什么?”
  那胖子犹豫了片刻,道:“我们是来自腾兆星的修真者,我叫甘彦迟,其他的修真者都是来自不同的星球,刚从冰原星来。”
  高响奇道:“这颗星球上并没有见到传送阵,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甘彦迟的脸一阵青,一阵白,道:“我们是被人强行挪移过来的!”
  这下连詹九骢都大吃一惊,开玩笑,就是他这样大乘期的高手,一次也只能挪移五六人而已,要是按照这样算,这么多的修真者岂不是要挪移到猴年马月,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是谁有这么大的法力一次性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挪移,
  高响忽然说道:“是仙人!”
  甘彦迟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高响笑道:“这一界除了仙人,还有谁有这样的法力?你们怎么会弄成这样?”
  甘彦迟道:“咱们合千人之力,损失数十名高手,好不容易将那神阵外围的玄寒气清除干净,就在这时来了两个仙人,上来二话没说就让咱们走人,我们共同推举的领头人沙流海前辈气愤不过,上前去和他们讲理,两个仙人半步不让,双方打了起来。说来真是惭愧,咱们上千修真高手,修为最低的也是元婴期,竟被两个仙人三把两下就给打的狼狈不堪,而且这还是他们手下留情,沙流海前辈被一个仙人制住,说是缥缈城少个看门的,让他去……然后两个仙人一人挪移一批,把咱们弄到这无名星球上来了!”
  詹九骢听了又是惊讶,又是好笑。那沙流海他知道,是腾兆星上已经渡过天劫的修真第一高手,一向是飞扬跋扈惯了的,没想到却被仙人整成这样。这些修真者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敢和仙人斗,能保住小命就算老天保佑了。指着天空问道:“他们吃饱了撑着,刚被仙人折腾的还不够惨吗?”
  甘彦迟回答道:“他们都是轩明星上的修真者,好象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在冰原星两批人就差点打了起来,被沙流海前辈阻止了!”
  高响大叫一声,一把抓住甘彦迟的胳臂,急道:“是轩明星哪个门派的?”
  甘彦迟被吓了一跳,道:“一方好象是赢氏一族的,另一方就不知道了……”没等他说完,高响就纵身向高空疾驰而去,詹九骢愣了一下,随即拉起敏儿瞬移过去,反而比高响先到。
  
  
空中有十几个修真者围成一个大圈,中间两个修真者正在比斗,旁边有一个看上去十分阴骘的老者负手观望,见瞬移过来的詹九骢,围观者迅速退到老者身后,那两个比斗的修真者也停了下来。
  詹九骢看到被围的两个修真者,微微吃了一惊,怪叫道:“赢旷、赢丹,怎么是你们?”场上刚才与人斗法的正是赢旷,赢丹立在一旁看上去萎靡不振,显然受了伤。二人看到詹九骢,大喜,急忙飞了过来。赢丹身形一晃,摇摇欲坠,詹九骢一把抓住,送了一道真元到他体内,过了许久,赢丹身体微微泛起红色光芒,精神好了许多。
  这时高响也飞了上来,赢旷喜道:“小哥,你也来了!见过詹老前辈!”
  詹九骢微微点头,问道:“怎么回事?”
  原来,高响和詹九骢离开轩明星后没几天,扶苏就外出准备飞升去了,临走时让他们二人到冰原星去帮詹九骢,谁知冤家路窄,纪战的师父葛布衣带着屺山派门下众多弟子也来到冰原星,一碰面就不容分说就要动手,被沙流海阻止。被那两个仙人给送到这里后,双方终于斗了起来,葛布衣倒没有亲自出手,只是让门下弟子向赢旷和赢丹发起车轮战术,几个轮次后,赢丹首先受到重创,赢旷修为极高,连败对方五名高手后,也是苦苦支撑着,若不是詹九骢及时赶到,恐怕二人今天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这无名星球。
  詹九骢有两个嗜好,一个是酒,另一个就是看热闹。没有热闹的时候就自己挑起事端制造热闹,更何况这次是对方以众欺寡,欺负到自己朋友的弟子,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对方,随即笑眯眯地瞬移到葛布衣的身前,大笑道:“小子,小心了!”随手就是一个霹雳打去,葛布衣感到眼前一花,下意识地后退了几丈,随即被炸得翻了几个跟头向后飘出几十丈,好不容易控制住身形,样子狼狈极了,这还是詹九骢手下留情,否则就凭葛布衣的修为,在他全力一击之下恐怕就会被灭了。
  葛布衣灰头灰脸,来人的实力让他心惊不已,骇然问道:“你是詹九骢前辈?”
  “算你还有点眼光!”詹九骢笑眯眯地说道。
  葛布衣强控制住心神,道:“屺山派向来与前辈无怨无仇,前辈怎么向在下一个晚辈出手?”
  “你少给我老人家打哈哈!”詹九骢微怒道, “你以为修到合体期就可以肆意妄为了不是?”
  葛布衣面色变了变,心中虽然对詹九骢十分忌惮,但当着众多门人却不愿失了脸面,硬着头皮道:“我为惨死的徒弟报仇,这能算是肆意妄为吗?以詹老前辈的实力向一个后辈出手,不知这算不算肆意妄为?”
  “放你妈的臭屁!”詹九骢大骂道,“那纪战修入魔道,祸害轩明星,人人得而诸之,老子见了也会毫不犹豫地灭了他。你再敢和老子强辩,老子把你和你那屺山派一起从修真界除名!”
  葛布衣索性豁了出去,说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徒儿纪战的仇我是非报不可。詹老前辈你能阻得了一时,阻不了一世!”
  詹九骢气得一噎,恼怒之下正要发作,这时高响插话道:“喂,姓葛的,你要报仇也要找准对象啊,怎么像个疯狗似的到处乱咬!”
  屺山派的弟子一阵怒骂,葛布衣的脸都气得绿了,他们屺山派虽然算不上大门派,可他毕竟是一派宗师,还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放肆,今天詹九骢就已经让他心中窝满了火,这时却被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称之为“疯狗”,他怎能不气。怒极反笑道:“嘿嘿,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小子,元婴期的修为也敢来找死吗?”
  高响笑道:“小子我的确不知死活,不过你那徒儿纪战却是被我一不小心给弄死的!”
  葛布衣闻言,惊疑道:“凭你?”
  哈哈詹九骢笑道:“千真万确,不信的话我和你赌十瓶好酒!”
  葛布衣对詹九骢的话不得不信,咬牙说道:“报上你的姓名、师门!”
  “老子就是炫阳门的高响,怎么,咬我一口!”高响大咧咧地说道。
  葛布衣脸色大变,高响凭借奇门阵法打的轩隐门掌门启隐真人狼狈不堪,这件事早就轰动修真界,葛布衣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他,更没有想到自己的徒弟也是死在他的手上,仔细打量了高响一番,见他毫无出奇之处,又看了看詹九骢,知道今天无论如何讨不到好处,再斗下去自己会更加难看,恨声说道:“今天有詹老前辈在这儿,先放你一马,这笔帐屺山派记下了!”说完就欲率领众弟子离去。
  眼看热闹看不成了,詹九骢讥笑道:“吃柿子拣软的捏,没想到屺山派的修真者竟是一群脓包!”
  葛布衣面色变了变,却不敢发作,悻悻地带着众弟子飞落到地面。
  见葛布衣走远,詹九骢对高响说道:“小子,以后遇上屺山派的人要小心了!”
  高响不以为然地说道:“怕什么,打不过,我还逃不了!”
  詹九骢摇摇头,不再说话。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敏儿道:“冰原星已经被仙人占据,我们回去吗?”
  詹九骢默然,他的修为虽然在修真界罕有敌手,但面对仙人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高响笑道:“咱们偷偷去瞧瞧,进不了神阵,看看仙人是什么模样也不错啊!”
  “小子真是胆大的可以!”詹九骢笑道:“瞧瞧就瞧瞧,怕那仙人不成?”
  这时,几个修真者飞了过来,为首的是先前见到的甘彦迟。几人向詹九骢行了一礼,甘彦迟迟疑了一会儿,看样子想要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詹九骢笑骂道:“有什么臭屁赶快放,我老人家的时间有限!”
  甘彦迟道:“请前辈出手相救!”
  高响奇道:“难道你也遇到什么强敌需要老爷子给你打发?”
  甘彦迟讪讪笑了一下,道:“小哥说笑了,我们只是求前辈帮助我们离开这里!”
  高响恍然大悟,这无名星球上没有传送阵,凭这些修真者的修为又无法施展星际挪移,要想离开这里确实是难上加难,如果一个不慎迷失在茫茫太空之中,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难怪甘彦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上千修真高手竟然被两个仙人弄到这个地步,的确够丢人的。
  詹九骢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声说道:“你小子在开玩笑吧,让我来送你们离开这里,岂不是累也把我累死了!”
  “这我们可不敢如此劳动前辈!只需建起一座大型传送阵就可以了。”甘彦迟急忙说道,“我们几个门派商量过了,建传送阵需要大量能量晶石,我们随身携带的当然不够。所以请前辈带着我们几人挪移到腾兆星去取能量晶石。”
  詹九骢不耐烦地摆摆手,道:“我可没这个兴致,耗费真元去给你们当跑腿的!”
  甘彦迟道:“我们每个门派愿意奉上一件法宝……”
  “把你们掌门的令牌送给我也不行!”詹九骢打断他的话,以他的修为修真者的法宝已经提不起丝毫兴趣了,这倒不怪詹九骢,修真者原本就极少去帮助别人,除非是本门中人或是好友。这时他酒瘾又犯了,取出一个酒瓶,里面却滴酒不剩。
  甘彦迟几人大失所望,正准备离开,高响向他使了个眼色,道:“甘兄,小弟与你一见如故,想结交你这个朋友,如何?”
  甘彦迟不知道高响的意图,狐疑地看着他。高响毫不理会,继续说道:“朋友初次见面,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的,这几瓶产自家乡的酒就当作见面礼送给你吧!”说完递给甘彦迟三瓶汾酒,詹九骢的眼珠立即瞪的老大,目不转睛地盯着酒瓶,看样子像是恨不得一把抢过来似的。
  高响见甘彦迟还是云里雾里的样子,笑道:“你将这美酒送给老爷子,说不定老爷子一高兴就答应帮你们这个忙了!”
  甘彦迟恭敬地将汾酒双手奉上,詹九骢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收了,骂骂咧咧地说道:“算你们运气,遇到臭小子这滥好人……”话未说完,大半瓶酒已经被消灭了。
  这次被困在这无名星球上的修真者大部分是腾兆星的,大一点的门派有十几个。他们选出五个代表回腾兆星取能量晶石,甘彦迟却没有跟在一起。
  只听到詹九骢轻喝一声,白光闪动后,几人已从地面上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