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几人远离人群,赢旷站在一旁为疗伤的赢丹护法,高响向甘彦迟问道:“甘老兄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去?”
  甘彦迟道:“高兄弟与屺山派结下了仇怨,赢氏一族的两位又受了伤,为了防止屺山派有什么举动,我还是留下来比较好!另外,刚刚结识高兄弟这位朋友,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高响点点头,没想到甘彦迟看上去十分粗鲁,心思倒还细密。问道:“甘大哥是腾兆星哪个门派的?”
  “奔雷门!”甘彦迟答道,脸上显出自豪的神色。
  一旁的敏儿和赢旷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奔雷门在修真界是大大的有名,高响对此却是一无所知。
  甘彦迟继续说道:“刚才高兄弟送了我那么贵重的礼物,初次见面当老兄的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几颗惊雷珠就当见面礼送给你吧!”
  高响接过五、六个乌黑色珠子,比乒乓球要小点,看上去毫不起眼。高响发出一丝真元进入到一颗惊雷珠之中,探到里面蕴含着极其猛烈的能量,应该是以能量爆炸做攻击的法宝,威力肯定惊人,不过一颗只能使用一次。问道:“怎么用?”
  甘彦迟取出一颗惊雷珠,弹落在百丈之外的陨石之上,“爆!”甘彦迟喝了一声,随即一声巨响,犹如惊雷在耳边炸响,惊雷珠爆炸了,一阵气浪波及开来,中间夹杂着一圈具有实质性的赤芒爆射而出,射在附近的陨石上,又引起一阵爆响,经久不息。
  许久,尘埃散尽,只见惊雷珠爆炸中心被炸开一个直径有四、五丈的大坑,方圆数十丈的地方,巨大的陨石被炸成碎石块。
  “我靠,这么厉害,比导弹还厉害!”高响没想到这惊雷珠的威力如此之大,让他心惊不已。
  敏儿奇道:“高……师叔,什么是导弹啊?”
  高响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地球上的东西是没办法给她解释清楚的。
  甘彦迟面有得色,道:“如果几颗同时爆炸,威力就更大了!”
  高响思索了片刻,道:“这惊雷珠有点美中不足,它爆炸的威力虽然惊人,但对修真者的威胁不大,应该主要是靠那爆炸后射出的赤芒来伤人吧,但密度不够,真正的修真高手可以轻易地躲开!”
  甘彦迟没想到高响一眼就看出惊雷珠的弱点,道:“我们奔雷门以制造惊雷珠这类法宝而闻名于修真界,惊雷珠的这些弱点我们都十分清楚,但没有办法解决,那赤芒的密度大了,威力就小的多,密度如果太小,辐射的面积就小,同样也会降低威力。”
  赢旷插话道:“这惊雷珠的威力已经够惊人了,象我这种修为如果在毫无提防的情况下,虽然不至于受伤,也会弄的灰头灰脸狼狈不堪,元婴期以下的修真者恐怕经不起这一击!”
  高响摇摇头,攥着一颗惊雷珠陷入了沉思,许久,面露欣喜之色,展开手掌,只见惊雷珠中流动着丝丝红色光晕,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活物。
  敏儿惊问道:“师叔,你是怎么弄的?”
  高响笑而不答,将那颗惊雷珠递给甘彦迟,甘彦迟用神识仔细在珠子里探视了一番,狐疑地问道:“里面多了一种带有攻击性质的东西,那是什么?”
  高响道:“我将一种攻击阵法加了进去,惊雷珠里的能量爆劲太大,试了几下才成功,险些出丑了!”
  这下子轮到甘彦迟吃惊了,他张开的嘴巴半晌没有合拢,许久才叹道:“我们真够笨的,数百年来,我们一直在制器上下功夫,却从没有想到把法术融合在法器之中,却被高兄弟一会儿功夫就悟透了,看来我这趟收获可大了,咱们奔雷门的制器又要提升到一个新层次了。高兄弟的这种天分真是让老甘折服!”
  敏儿以崇拜的目光看着高响,带着自豪的语气说道:“那当然了,高师叔可厉害了!”
  高响在二人的盛赞之下反而觉得有些不自在,连连摆手,道:“修真者的‘术’与‘器’向来是不分家的,比如飞剑,如果没有修真者的攻击法术在里面,飞剑本身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死物。甘老兄的奔雷门钻进牛角尖,将心思放在法器本体的炼制,反而忘了这一基本的道理,我们炫阳门精通奇门阵法,加个攻击阵法到里面去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不值得你们这样称赞。先试试那惊雷珠,说不准没多大改进也不一定?”
  甘彦迟将手中的惊雷珠弹向远处,珠子落地,许久不见动静,甘彦迟连喝了几声,仍旧不见爆炸。高响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惊雷珠之中的攻击阵法是他用意念加进去的,所以必须要他用意念启动才行,笑道:“让我来,那东西可能有些认生!”意念动时,惊雷珠随即爆开。
  这次爆炸的声响小了许多,一声闷雷般的响声过后,稍微静了片刻,改进后的惊雷珠的威力显现了出来。
  有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爆炸的冲击波向四周波及开来,万道赤芒连成一片迸射出来,所到之处尘土翻滚,所有石块不论大小全成了粉末,辐射的面积达百丈。
  甘彦迟目瞪口呆,惊雷珠经过高响稍一改进,威力何止增加了一倍!
  高响接着将剩下的惊雷珠一一加以改进,分别送给敏儿和赢旷一颗,并交给他们启动的方法。至于甘彦迟,他的收获太大了,经过高响的启发,奔雷门的制器理论将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他这下对高响佩服的可谓是五体投地。
  这无名星球上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詹九骢终于带着那几个腾兆星的修真者回来了,当然也带回了足够的能量晶石。布置大型传送阵的事情就不用詹九骢他们帮忙了,几人简单的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赢旷带着敏儿和受伤的赢丹返回玄女门,告知布子卿几人现在的情况,詹九骢和高响前往冰原星探察,实在不行就返回,仙人再霸道,只要不惹怒他们,却不会伤害比他们低一个层次的修真者。
  敏儿这丫头不愿意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这么回去了,她怎么也不心甘,哭着缠住詹九骢,弄的老酒鬼头都大了,无奈之下只好带着她。
  看着赢旷和赢丹从传送阵离开后,三人也要离开了,甘彦迟拉住高响的手,邀请高响无论如何以后都要到腾兆星上去做客,絮絮叨叨的让詹九骢不耐烦了,嗔道:“修真者哪有你们这样婆婆妈妈的,再罗嗦我剥了你的衣服打P股!”吓得甘彦迟再也不敢吱声,詹九骢挥动长袖,一阵白光闪动,他已经带着高响和敏儿挪移而去。
  詹九骢这次十分谨慎,没有直接挪移到冰原星,而是落在距离冰原星最近的一颗行星上。这颗星球和地球大小差不多,看上去十分荒凉,没有丝毫的生命迹象。从星球上远远望去,冰原星静静地悬挂在太空之中,象是个晶莹剔透的冰球,显得异常的美丽。
  敏儿注视着那神秘的冰原星,好奇地问道:“师祖,那冰原星上真的有什么神迹吗?”
  詹九骢神色凝重,点点头。
  高响道:“不知凭那两个仙人的实力,能不能破掉神迹外的神阵?”
  詹九骢道:“仙人又怎样?不过是比修真者修炼的时间长罢了,以他们的实力还不可能破掉神阵,充其量不过是减低神阵的威力而已!”
  正说话间,从冰原星上射出一道炫目的金光,不到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这颗星球。
  詹九骢大惊失色,挥手设了个防护阵,将三人隐没其中,然后向高响和敏儿传音道:“千万不要出声,是仙人!”语气微微发抖,显得异常紧张。
  
  第二十八章
那道金光在距离三人隐身不远的地方落下,只能看到一团炫目的金色,根本无法看清来人的模样,但光团中散发出的那种凌厉逼人的气势,竟直接透过詹九骢设置的防护阵,让敏儿险些无法承受。
  慢慢地,金光掩去,一男一女两个仙人显现出来。
  那男仙人身材十分矮小,身上穿着一件金色仙甲,里面流淌着金色的光晕,看他的面容却是冷峻中透着几分威严,与身材极不相称。女仙人身上裹着一件五光十色的披风,应该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战甲,只是光芒黯淡,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寒冰一样的东西,脸上飘着一层迷雾,看不清面容,她紧紧地靠在男仙人的身上,显然是受伤不轻。
  高响心中暗自骇然,光凭这两个仙人的气势就让修真者不敢直视,更别说是动手了,更让高响心惊的是,以他们的实力,竟然在神阵之中也会受伤,修真者要想去探那神阵,岂不是不自量力。
  女仙人说道:“灭罗,咱们还是低估了神迹外神阵的威力,那神阵之中的玄罡气伤了我的仙元!”
  那叫灭罗的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那神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相比起缥缈城神幻之境,说简直不值一提。第二层禁制已经让咱们破的差不多了,神阵的威力现在仅存十之一、二,剩下第三层禁制是一个隐形空间,破除掉应该是轻而易举。咱们暂时回到缥缈城,等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就可以解开这神阵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了!”
  女仙人有些担心地说道:“你真的决定不把这件事告知仙帝吗?”
  灭罗面色变了变,愤然说道:“仙帝派咱们俩在这一界守了这么长时间,可曾过问过我们的死活?如果真的破解了缥缈城里神阵的禁制,有什么修神的法门或是神器,能轮的到我们吗?好不容易发现了这么个简单的神阵,说不定里面真的有什么发现,到那时,哼,看他仙帝还敢不敢把咱们当奴才使!”
  女仙人接着说道:“咱们现在返回缥缈城,要是有修真者乘机窥视该怎么办?”
  “哼!你也太高估修真者了,他们就是有那个胆子,也没那份实力破掉神阵中残余的禁制!”灭罗冷笑道。
  女仙人道:“如果是前些年探视缥缈城的那两个修真高手呢?”
  听到这里,高响心头狂跳,他知道那女仙人口中所说的人是谁,心中急于想知道师祖正阳真人的下落。
  灭罗道:“现在修真界人才凋零,在仙人眼里哪还有什么高手!那些高手早就飞升成仙去了仙界,至于那次的那两个,一个下落不明,还有一个真是了不起,修为比仙人不知低出多少,胆敢再次探视神幻之境,他闯了进去居然还能全身而退,要不是惊动了仙帝派人将他抓到了仙界,我真要好好问问他在神幻之境里发现了什么。他应该是自有仙、凡两界以来,没有飞升而直接进入仙界的第一人!”
  防护阵中的高响惊的差点跳了起来,詹九骢急忙打出一个禁制将他罩住,这下他再也动弹不了半分。
  一旁的敏儿此时也是苦不堪言,仙人身上不经意散发出的那股气势,即使隔着防护阵也让她这个元婴期的修真者能够承受的了的,她一直强运真元苦苦支撑着,心中祈祷着那两个仙人赶快离开。奇怪的是,同样是元婴期修为的高响却没有丝毫的不适,这连高响自己都不知道,自从在谜仙大阵之中有过类似于天劫的经历过后,他的身体早就已经不是修真者可比的了。
  幸好,两个仙人稍做停留之后,就化作一道金光挪移而去。饶是詹九骢艺高人胆大,此时也是高度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挥手解了高响身上的禁制,这才看到敏儿已是疲惫不堪,连穿在身上的战甲都已黯淡无光,好象是历经了一场大战,暗骂了一声自己太过大意,隔空向敏儿体内输送真元力,半个小时后敏儿才恢复过来。
  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敏儿是惊讶于仙人那近乎恐怖的实力,高响是惊讶于师祖正阳真人遭遇,詹九骢则是二者都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