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半晌,高响和詹九骢对视了一下,同时点点头,敏儿惊惶地说道:“你们该不是要去……”
  高响毅然点点头。解开冰原星神迹之中的秘密,也许就可以解决自己小宇宙之中的隐患。再说,现在机会难得,若是等到那两个仙人返回,那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三人穿过冰原星大气层,虽然外围的玄寒气已经被那些修真者清除,却仍是奇寒无比,高响估计,此时大气中的温度应该在零下七、八十度之下。敏儿急忙穿上战甲御寒,高响和詹九骢倒感觉不到什么,那是因为詹九骢的修为高的吓人,而高响的修炼走的是至刚至阳的路子,这点寒气还不在话下。
  空中仍然飘荡着丝丝白色的丝线状的东西,詹九骢道:“小心别碰上,那是玄寒气凝结成的玄冰丝,一旦沾上就会直接侵入到小宇宙将元婴僵化,后果不堪设想。”
  高响和敏儿小心翼翼避开玄冰丝,而詹九骢则毫不在乎,玄冰丝只要一碰上他的身体,就立即化成一道白汽消散在空气中,他凭借惊人的修为竟生生将玄冰丝汽化了。
  三人飞行的速度十分缓慢,许久,冰原星的真实面貌终于展现在眼前。所见之处,星球的表面被冰川覆盖,尖耸的冰峰象是倒插在地上的宝剑,让人触目惊心。冰峰之间白雾皑皑,隐隐透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詹九骢一眼就找到了神迹的第二层禁制的所在地,带着高响和敏儿瞬移到上空。
  五座冰峰被厚厚的白色玄寒气笼罩着,只隐隐露出峰尖,玄冰丝密布其中,看冰峰的座落位置就知道那绝不是天然生成,但也绝不会是人力可以办到的。五座冰峰中央,玄寒气形成的一个巨大的涡流直通向下面,看不清底部的景况,虽然三人距离在上百公里之上,却仍能感到扑面而来的阵阵凌厉的肃杀之气。
  詹九骢道:“这就是神阵的第二层禁制,涡流之中应该就有刚才仙人所说的玄罡气!”
  敏儿紧紧地拉住高响的胳膊,哆嗦着说道:“高…师叔,咱们…还是回…去吧!”
  高响见她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害怕的缘故,脸色苍白,娇弱的身躯不住地颤抖着,心中不禁产生一股怜惜之意,随即搂住她的肩头,摧动体内真元,一股至阳之气迅速将二人笼罩起来,敏儿的脸色红润起来,却仍紧紧地靠在高响胸前没有离开。
  詹九骢注视下方的涡流良久,道:“两个小娃儿留在这儿,我下去探探!”
  高响急道:“我一起去!”
  詹九骢怪目一翻,道:“你那元婴期的修为下去岂不是找死?”
  高响知道他说的没错,可他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连仙人都承受不了的神阵,詹九骢的修为再高,也不过是个修真者,所以高响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詹九骢笑道:“放心吧,老酒鬼可没那么笨,实在不行就退回来。小子,还有什么美酒让我进神阵前好好享用一番!”
  高响神色黯然,取出两瓶酒鬼酒递给詹九骢。
  “酒鬼!这名字正好对上我的绰号。臭小子,这么好的酒放到现在才拿出来!”詹九骢笑骂道,喝了一大口,连声称赞,转瞬间就将两瓶酒消灭一空,然后长笑一声飞身向落入涡流之中。
  许久,不见里面有什么动静,敏儿担心地问道:“高师叔,师祖他老人家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高响眉头紧锁,微微摇头道:“根据先前那仙人灭罗所说的,这第二层禁制的威力只剩下十之一二了,詹老爷子的修为已经接近仙人了,即使破不了阵,自保应该不是问题吧……咦!奇怪!”
正说话间,高响忽然发现了一件奇异的事情。周身的气温在突然之间急速上升起来,再无半点先前的寒意,空中和冰峰之间密布的玄冰丝迅速向涡流之中汇集,没多久便从空中消失的一干二净,而那涡流也渐渐地收缩起来,变成了让人心悸的青色,流动的速度却极其缓慢,看上去十分凝重。
  高响知道那是因为詹九骢触动了禁制的原因,空中的玄寒气和玄冰丝都被吸入到涡流之中,会凝聚成仙人所说的玄罡气对他进行攻击,现在詹九骢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高响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猛然想到那两个仙人,以仙人的实力竟发现不了近在咫尺的几个修真者,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蹊跷?而且,那个女仙人当时受了重创,那个仙人灭罗为什么还说那么多的废话耽搁时间,莫非想故意引诱詹九骢上当?
  这时,涡流突然一滞,中间几道白光闪动,接着又剧烈地抖动了几下,隐隐传来一阵沉闷的轰隆声。
  片刻后又寂静下来。
  除了缓缓流动的涡流,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就连时间也停止了流动。高响和敏儿呆若木鸡,不知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蓦地,眼前的所有景象忽然扭曲了一下,随即又舒展开来,紧接着从涡流中心射出一道刺目的闪电直击向天际,几乎在同时,一声巨雷般的炸响,涡流象是一池被搅乱的水,玄寒气翻滚着四下溢开,一股强大无匹的能量冲击波冲向四面八方。
  高响大惊失色,急忙拉起敏儿向高空急速飞去,饶是如此,还是被那冲击波所波及,二人身形随着能量冲击波差点被带出大气层,连连摧动真元才控制住身形。高响觉得身体一震,体内气血翻涌,真元乱窜,小宇宙中那团被扶苏禁锢住的气团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好象有冲破禁制的迹象,高响暗叫了一声不妙,却又无计可施。幸好不久又恢复了原状,他这才放下心来。
  敏儿修为比高响低一些,因为被高响拉住时穿上了护体战甲,情况反而比高响好的多。
  二人久久仍不见詹九骢露面,知道他出事了,惊惶之下正要下去探视一番,突然“波”的一声轻响在高响耳边响动,接着出现了一个绿色玉瞳简。高响伸手抓住,将神识探入其中,顿时面如土色,敏儿急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高响此时心神大乱,半晌没有答话。
  原来,他们听信了那个仙人灭罗的话,低估了神阵的威力。神阵是神设置的,即使是被两个仙人破除的差不多了,却仍不是詹九骢这个修真者所能应付的。
  詹九骢进入涡流之后不久,就触动了神阵之中的禁制,在击破了几个天地间至寒无比的玄罡气之后,不计其数的玄罡气接踵而至,他应接不暇,根本没有半点脱身的机会。
  詹九骢自从妻子戚珍儿飞升之后,自己修炼入了歧途,再也无法成仙,而且自我毁灭也是迟早的事情,是以早就心灰意冷,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凭借神器进入仙界见上妻子一面,这次进入神阵之中本就抱着必死之心。面对着四面八方的玄罡气,他知道这次再也无法脱身,用全部真元力结起了一个防护阵,得到了片刻的喘息机会,将自己在神阵中的遭遇以及想对戚珍儿所说的话全都录入玉瞳简之中,希望高响以后进入仙界后能够有机会转告戚珍儿。
  最后,詹九骢选择了任何修真者都不愿走的绝路:自爆!
  自爆是修真者同归于尽的做法,就是将毕生修炼积蓄在小宇宙之中的能量在瞬间释放出来,那种威力大的惊人,爆炸力通常比自爆者自身拥有的能量要大上十几倍,所以修真者一旦遇到敌人自爆,最好的办法是躲的越远越好。自爆者的结局当然是连同元婴一起灰飞烟灭,也就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詹九骢这种修真高手的自爆,就是一般的仙人都无法承受。可以想象的到,他积蓄了几千年的能量一下子爆开,那是什么样的威力。
  神阵的第二层禁制被彻底破除了。
  敏儿听了詹九骢的噩耗,伏在高响胸前失声痛哭。高响心中也是凄然,詹九骢让他敬服的不是他的修为高,而是对妻子的那份至死不渝的感情,一个修真者能做到这一点,就是天地也为之动容。
  许久,高响轻轻拍拍敏儿的肩膀,缓缓说道:“修真者是没有眼泪的,你不要太过悲伤,这样会不利于修行的。詹老爷子对戚珍儿前辈情深义重,却永远无法相聚,这样的结局也许是一种解脱……咦!下面是什么东西?”高响忽然指向五座冰峰之间。只见空气一阵波动,凭空出现了一个直径有一丈多的空洞,阵阵寒气夹杂着一股神秘的气息飘了出来。
  敏儿停止了哭泣,吃惊地望着那空洞。
  高响的心神在瞬间就起了巨大的变化。他敏感地发现,那气息竟十分熟悉,小宇宙之中的那气团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应,连续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心神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控制住了,一种强烈的欲望驱使着他想要进入那空洞之中,仿佛那里面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似的。
  敏儿发现高响脸色不对,摇摇他的胳膊,道:“高师叔,你没什么事吧?”
  高响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空洞,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进去瞧瞧,有什么不对,你立即给我师尊传讯。”说完丢下敏儿,飘身向空洞飞去,刚到洞口,空洞之中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引力,高响和那空洞一起消失在空间之中。
  敏儿怔怔地望着高响消失的地方,就连眼中流下的两行热泪凝成了两道冰凌都没有发觉。
  那神秘的空洞之中,将会有什么样的际遇和劫难在等着高响?
高响刚一进入那空洞,就被一股神秘的能量包裹着,然后看到五彩光芒扑面而来,他急忙闭上眼睛。
  当高响再次睁开双面时,看到四周一片迷茫,举目看不出几米,知道被挪移到一个陌生的空间,那种神秘的能量充斥着整个空间,小宇宙之中的那气团受到了某种感应,开始不停地跳动起来,他苦笑了一下,知道里面它就要突破扶苏所设的禁制了。紧接着,彻骨的寒意侵入小宇宙,急忙运转了几次体内那至阳的真元才将寒意驱赶出体内,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许久,不见小宇宙再有什么动静,高响决定在这神秘的空间之中搜寻一番。由于视线有限,只能凭着感觉向前步行,他害怕飞行会触动神塔内的禁制,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不知走了多远,高响感觉到行走越来越困难了,身体渐渐麻木,周身的寒气越来越重,那寒气竟如同实物一般,有一种粘稠的感觉,使他举步维坚。
  高响心中十分清楚,再这样下去非冻僵不可,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决定耗费真元硬向前冲了。用心念摧动元婴,身体表面立即冒出一层淡淡的紫色火焰,四周的寒气立即被驱散至两米开外。用这种笨办法向上前行了几十米,感到精疲力竭,元婴也怏怏的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四周阵阵随即又寒气逼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困意笼罩着全身。
  “不能睡,千万不能睡!”高响打了个激灵,不住地告诫自己,知道在这儿睡着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冻僵成为冰块。强打起精神,取出两块能量晶石握在手中,将心神沉入小宇宙之中,内视看到小宇宙是一个混沌世界,元婴显得十分疲惫,慵懒地悬在那里。一团似雾非雾迷迷糊糊的东西凝聚在元婴旁边,中间隐隐露出微光,他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冒失在小宇宙之中设置了那个阵法,汲取了大量天地之间的能量所形成的,上面缚着青色的细丝,那是扶苏设置的禁制。看样子禁制比以前弱了许多,对此高响无计可施,唯一的办法是赶快恢复元婴的活力,离开这神秘的空间。急忙用意念控制着元婴去汲取晶石之中的能量,两个多小时后,晶石中能量耗尽化成灰烬,元婴已经恢复了几分活力。
  周身的奇寒稍稍缓和了一些,睁开双目,不由得吃了一惊。四周的浓雾已经消散,空间的景况能够看的一清二楚。只见自己置身于一个由万载玄冰形成的巨大甬道之中,洞壁十分光滑,上面有许多岔口,不知通向何方。
  高响全神戒备地沿着主甬道向前走去,不知过了多久,甬道拐了个弯,从右侧射来淡淡的亮光。他不知将会遇到什么古怪,向发出微弱亮光的地方走去,拐了一个弯,光线亮了许多。
  “我靠,发现宝藏了!”高响惊呼一声,嘴巴半天也没有合拢。
  只见甬道中央,,静静地悬浮着十几柄的飞剑和几件说不上名字的奇怪法宝,一齐散发着淡淡的微光,高响的口水流了下来。修真者的攻击主要是靠法宝和飞剑的配合,虽然没有法宝和飞剑也可以施展道术,但战斗中修真者如果没有法宝,那就跟凡人中赤手空拳去对付一个全副武装的敌人,结果可想而知。炫阳门的攻击和防御主要靠奇门阵法,高响除了月光刃和一些用来防御攻击的符之外,什么法宝都没有,更没什么飞剑了。今天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飞剑和法宝,不吃惊才怪。
  高响高兴得唱起歌来,手舞足蹈地将飞剑和法宝收入储物手镯,一共有十三把不同属性的飞剑,而且都是极品,还有七件稀奇古怪的法宝。
  高响可以说是一个不识货的乡巴佬,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好坏,只有将它们全收起来,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研究。他对一柄火性的飞剑爱不释手,因为他的修炼走的就是至阳的路子。那柄飞剑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不过三十多公分长、两指宽,剑身一面雕刻着密密麻麻怪异文字的阴文,应该是咒符之类的东西,不过高响从未见过,另一面是一个闪电图标。向剑身中输了一丝能量,那飞剑竟毫无反应,高响不由得大奇,又加了几分真元,剑体之中一抹红光一闪而逝,高响大喜,知道这柄飞剑自己可以使用,不过要经过长时间的修炼修,不断用灵力改造,只有它与自身心意相通后才能使用,不经过与自身的修炼融合的飞剑是绝对发挥不出威力的。
  高响给自己的第一件飞剑起了个名字——赤电。
  “老子这下发大财了,哈哈……”收拾完宝贝,高响大笑了几声,笑声在冰窟中回荡,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他这时才知道自己还不知身处何处,不由得又有几分泄气。
  正在这时,突然自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唏唏嗦嗦”的声音,“什么东西?”高响回头就看到一道白色波浪正快速地向自己游了过来,仔细看时,浑身顿时起满了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