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细看才发现,那白色的波浪竟是由不计其数的白色细小的虫子汇集在一起的,它们和玄冰的颜色极为接近,若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更为恐怖的是,后面仍源源不断地向前涌来,不知到底有多少。
  高响急忙掐动符诀,打出一个攻击阵法,一道红芒在白色虫子之中爆开,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虫子被炸的四下飞散,可后面的随即又前仆后继地向高响涌来。
  惊骇之下,高响知道这些怪东西不是他能够应付的了的,连续打出几个攻击阵法,身体向另一方向跑去,冰窟太窄了,根本就无法施展飞行术。
  没奔出几步,脚下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猝不及防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有十几只虫子已经爬上他的身体。那虫子竟冲破护体真元的防护直接钻入肌肤,高响感觉到一阵阴冷的刺痛,就连元婴也被冻得有些微微颤抖,心神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高响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设置了一个防御阵将自己护住。可是那十几只虫子已经迅速钻进身体,感到全身上下寒澈入骨,一层寒霜迅速将他覆盖住。
  小宇宙之中以紫灵珠为基的元婴此时感受到了袭击,顿时应激而发,那种至阳之气迸发出来,所到之处,寒气顿时消融一空,原先的所有不适状况顿时一消而散,虫子从身体中掉了出来在地上挣扎着,样子丑陋至极有些象地球上的千脚虫,高响几脚将他们踩碎,心中一阵恶心。
  低头看到绊倒他的东西时,心中一惊,那竟是一个被冰封冻住的人。他身上的穿着高响从未见过,五官已经被冻的模糊不清,可能是一个修真者,不知死在这里有多久了。
  高响感到一阵寒意,这是他修真以来真正感到畏惧。能够进入到这里的修真者决不是庸手,自己也许会步他的后尘。
  这时,虫子铺天盖地地趴在防御阵上,防御阵的能量也耗的差不多,渐渐就要消散了,高响急忙向上面输送了一些能量,总算支撑住了。
  但总躲在防御阵中也不是办法,这个防御阵是用真元力维持的,而他的修为不高,真元力要不了多久就会耗尽。即使可以用能量晶石布一个永久的防御阵,总不至于在这儿呆一辈子吧!他暗暗后悔自己有些冒失。
  一边分出一些真元来维系防御阵的运转,一边抵御着玄冰之中的寒气,渐渐有些后力不继。正在这时,几声尖利的啸声远远传来,整个冰窟都被震的动摇起来,大块的冰屑掉落下来。那些虫子迅速向来的地方退去,竟比来的时候还快,转眼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一只不剩。
  
那种怪异的啸声再次传来,比前一次更加厉害,两边的洞壁被震的发出一阵“劈劈啪啪”的碎裂声。
  “这是什么怪东西?”高响紧张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用能量晶石又布了一个坚固的防御阵,忐忑不安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过了许久,那边却再也没有什么动静,那也恶心的虫子也不再出现。高响撤了防御阵,壮起胆子循声走去。顺着漫长的由玄冰组成的甬道不知走了多久,忽然,身边的寒气急遽向前流动,像是有一张大口在吸气,高响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跟着碎冰块一起飘了过去。
  高响云天雾地不知翻滚了多远,那股吸引力越来越大,危急之时,高响意念动处,刚才得的那把赤电剑出现在手中,毫不犹豫地插在冰窟的洞壁上,摧动全力才,这样才控制住身体。幸好不大功夫之后寒流就过去了,那股吸引力随即消失。
  刚刚松了口气,又是一声尖利的吼叫声传来,不过这次声音中竟带着无比的痛苦。高响好奇心大起,忘了身处险境,手握着飞剑,小心翼翼地再次向声音来源处走去,沿途看到许多被冻成与玄冰几乎融在一起的尸身,知道这些人就是那些飞剑和法宝的主人,却不知是什么原因成了这个样子。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一个巨大的洞穴,洞口弥漫着浓浓的白雾什么也看不清,可以清晰地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大声喘着气。高响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虽然害怕的要命,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走到洞口向里面看去。
  透过迷雾,里面的景象让高响惊呆了。
  一条龙一样的青色生物盘在那里,碗口粗的身体一圈套着一圈,待看清它的头部,高响毫不犹豫地断定它就是一条龙,中国人对龙是不会陌生的。那硕大的头颅,那鹿角一般的犄角,那拳头大的蓝色眼珠、足有两米长白色的龙须,以及身体上密布着的青色鳞片,就是一条活生生的龙。
  那青龙的样子十分痛苦,不住地扭动着身躯,口中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鸣啸声,巨口和鼻孔中不停喷出的白气立即在空气中凝结成冰屑落在地上。
  观察许久,高响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象是蛇蜕皮一般,青龙的皮从颈部向下脱落,露出白森森的肉。皮每褪下一分,它就显得异常痛苦,接着就高声怒吼一声。
  高响正在诧异之时,看到了青龙发光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那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可怕眼神,心中大呼不妙,急忙向后退去。
  青龙动了,长尾挟着一股凌厉的寒风扫了过来,高响慌忙侧身躲开,尾巴击在洞口上,洞口轰然倒塌。青龙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整个冰窟都在动摇。高响再也顾不得其他,摧动全部真元力疾速飞逃而走。
  不知飞了多久,高响觉得精疲力竭,这才停了下来。刚想调息一下,传来一阵哗哗啦啦的冰块落地的声音,青龙低沉而又显得愤怒的吼叫声越来越近。
  “该死的恶龙,老子又没有惹你,干嘛追着老子不放!”高响恼火万分,左手掐动一个攻击阵法蓄势待发,右手紧握一枚惊雷珠,准备给青龙致命的一击。
  只见青龙的尖利的巨爪抓在寒冰上蜿蜒而行,身体展开后有十米多长,行进速度快如闪电,那层还未褪完的皮还连在身体上,它看到高响后,怒吼着向他撞了过去。
  高响攻击阵法和惊雷珠同时出手,然后身体向后暴退。两种不同的攻击同时爆开的威力无比惊人,连串爆响后,长长的一段冰窟被震得崩塌了,青龙被埋在冰块之中。
  高响长长地出了口气。
  忽然,青龙破冰而出,径直冲向高响。
  高响措手不及,胸口被利爪狠狠地击了一下,身体被生生砸进了坚实的寒冰之中。接着听到胸前一阵轻微的响动,高响知道护体天炎甲碎裂了。天炎甲那次在迷仙大阵之中被那道来自天际的金光集成碎片,后来在玄女门被布子卿又重新炼制修复,这次要不是有天炎甲阻挡了这迅猛的一击,他的肉身恐怕会被击散架。
  一击得手的青龙缓缓地游动着,眼中射出寒光注视着全身嵌入洞壁的高响。高响刚想动弹,青龙张开巨口一张,喷出一股白气迅速在他身体四周凝结成冰,高响觉的一种至寒之气迅速侵入身体,自己的血液都结成了冰块,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知觉,知道自己的肉身已经被禁锢,一旦连小宇宙也被寒气侵入,那就要变成和尸身一样了。急忙将心神沉入小宇宙,只见在那股寒气的侵袭下,元婴正极力做着抵御,发出的光芒黯淡了许多,眼看就支撑不了多久了。
  不多久,玄寒之气侵入到元婴之中,以至刚至阳的紫灵珠为基的元婴竟无法阻挡,迅速被一层寒气包裹起来,
  这时,青龙全身的皮已经褪至尾部,露出白森森的肉,身躯比先前看到的要粗的多。看样子它异常痛苦,身体在不住地扭曲着,利爪不住地在玄冰洞壁击打着,溅起的冰屑四下飞扬。
  高响看见青龙蜕皮后的身躯颜色慢慢变得深了起来,知道它马上就要复原了,到那时更不是他能够对付的了的。大急之下,连连摧动元婴,谁知元婴竟连半点反应也没有,心中悲叹一声:“完了,元婴被寒玄气僵化了!”这就意味着再也无法使用真元力。
  “嗷……”青龙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啸,它终于完成了蜕皮。昂起头,飘浮着在洞中游弋了一圈,停在高响的身前。
  高响看到它那眼中射出的摄人心魂的寒光,在这生死关头,他却笑了,笑得异常开心。
  青龙被激怒了,它还此来没有见过,在死亡面前还能笑得出来的人类。张开它那足以吞噬一头小牛的大口,一口白气喷了出来,迅速凝结成一个急速旋转的足球大的雾团,又是一声长啸,雾团撞在高响的身躯之上散开。
  高响没有了任何感觉,他的世界已经静止不动了,从修真者的角度来说,他的肉身和元婴已经死亡,直接一点,就是说他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人。
  青龙满意地扭动了一下身躯,摆摆头,忽然怔了怔。
 
一只龙,怎么会有人一般的举动?
  一阵“咯咯喳喳”的轻响,覆盖在高响身上厚厚的玄冰突然裂开了丝丝的纹路。
  青龙被吓了一大跳,身体迅速蜷成一团。
  如果青龙会说话,它此时说的话一定是:“见鬼了!”
  只见高响身体四周的玄冰渐渐融化,像是有一团大火在中间熊熊燃烧,而且越烧越旺,不一会儿,方圆数米至寒无比的玄冰被汽化成白色雾气消散在空气之中,整个冰窟中的气温急遽上升起来,整个空间的万载玄冰也渐渐开始融化。
  高响化成了一团烈火。
  他的肉身和元婴被僵化后,浑身没有了半点生机,唯一还没有冻僵的是他的神识。他极力地控制着那仅存的微弱心神,开启了小宇宙中那团自从进入这空间一来一直跳动不止的神阵。如同打开了蓄满的水坝的闸门,当中蕴含的天地之间无匹能量立即涌了出来,迅速漫布全身,所到之处,如冰雪遇到烈阳,玄寒之气立即被消融一空。原本被冻僵的肉身,在那能量的经过后,每一个细胞都被激活,肉身重新恢复了生机!
  那能量之中有大部分是迷仙大阵汲取的太阳之中的能量,经过小宇宙的凝练之后,其中的刚阳之气更是比原来猛烈几分,正是寒玄气的天然克星。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那股能量在驱散了寒玄气之后,在高响体内四处奔涌无处宣泄,高响又再次面临着新的危险——爆体。
  这时,青龙彷佛感觉到危险的来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身躯连续抖动了数次之后,巨口中喷出一个拳头大小碧绿的球体,那是它不知修炼了多少岁月的内丹。
  青龙的内丹猛地收缩了一下,接着释放出一道具有实质性的绿色光芒,那光芒像是活的似的,径直将高响的身体团团罩住。
  高响此时几乎完全丧失了神智,布子卿曾经的预测就要成为现实。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一个不断被充气的皮球,里面充满了能量,已经到了爆炸的边缘了。 就在这时,龙丹散发出的极寒之气到了。龙丹是青龙修炼了无数年的寒气精华,它所散发出来的极寒之气,比玄寒气不知要厉害多少倍。
  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大火上,忽然被浇上一盆冷水,高响一个激灵,在瞬间恢复了神智。也许是人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灵智就会发挥到及至,就在体内充斥的能量受到龙丹散发的极寒之气一阻,暂缓了爆炸的千钧一发时刻,高响的心念再次启动了小宇宙之中的神阵。
  神阵可以直接汲取外界的一切能量,龙丹散发出的极寒之气当中蕴含着天地之间最为阴寒的能量,也毫不例外地被吸入到小宇宙之中,龙丹发出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青龙发现了情况不妙,极力地想收回龙丹,却又如何收得回来?
  高响在迷仙大阵之中汲取的能量是以太阳当中的能量为主,现在一至阳、一至阴两道天地之间极至的能量在高响体内相遇,他的肉体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幸好高响的肉身经历了两次体内那种能量的洗礼,早已不是一般意义的肉身,否则早就无法承受了。虽是如此,他仍然感到身体内每根神经在被烈火炙烤,然后又忽然被浸入寒冰之中冷冻,偏偏此时他又清醒的要命,对那极热、极寒的感觉是那样的灵敏,其中滋味不是用语言文字可以表达出来的。
  幸运的是,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那种原本充斥体内的至阳能量迅速回撤到小宇宙之中,龙丹发出的至寒之气也随之而至,两种能量在高响的小宇宙中对峙起来,高响感到体内一下子清静了下来。
  这时,龙丹中的能量被吸的一干二净。原本拳头大的龙丹开始急遽地萎缩起来,最后缩成乒乓球大小,“波!”一声轻响,龙丹爆开了,化成一缕轻烟消散了。
  青龙发出一声悲鸣,痛苦万状地扭动着身躯,最后身上的鳞片噼里啪啦地掉落在地上,片刻功夫,庞大的身躯缩成一团,“嘭”的一声巨响,青龙化成一团青色闪电,瞬间就消失在冰窟之中。
  这一切,高响并不知晓,他将心神完全沉入到小宇宙之中,全身心地去处理那股不同性质的能量。他知道现在是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一个不慎,要么爆体,要么被僵化。
  小心翼翼地用心念缓缓摧动神阵,试图将两股能量汇聚到一起,试了几次都失败了,两股能量的性质截然不同,而且势均力敌,刚刚碰到一起就如同磁铁的正负极一样互相排斥,要将它们放到一起简直是不可能的。不幸中的万幸是,神阵居然没有继续从外界汲取能量,否则他的小宇宙可就热闹了。
  他在地球上时研究的玄学在这关键时刻发挥了巨大作用。
  当他看到那一青一紫两道能量无法相溶时,他的脑际划过一道灵光,蓦地想到了一幅图案——太极图!
  想到这儿,高响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
  高响入定了。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小宇宙成了一个立体的“太极图”。那至寒和至阳的能量合在一起,使小宇宙一分为二又合二而一,并且都处在不断地运动变化之中,它们相互依存、相互制约、交游互回,共处于一个有机整体“太极”里。不过高响并不十分满意,还没有做到真正的太极图中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场生死大劫就被高响用这样近乎儿戏般的方法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