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长长地吁了口气。然而,不多久他悲哀地发现,元婴已经缩成一团,完全没有了一点生机,那是小宇宙中的神阵在汲取龙丹中的能量时,顺势将元婴中辛辛苦苦修炼了数十年的能量吸的干干净净,换句话说,他的元婴已经死亡了,不久就会在小宇宙中消于无形。
  但他的肉身却完好无损,好的让他不敢相信。通过神识的内视,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体内的内脏、肌肉、经脉,甚至是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特别是细胞之间流淌着不计其数的淡紫色和淡金色的能量微粒,看上去神奇极了。肉身没有死亡,那是因为有新的能量源代替了元婴向身体提供能量,否则,修真者的元婴一旦死亡,他的肉身早就随之消亡了。
  高响收回神识睁开双目,这才发现地上堆满了青色的鳞片,青龙却不见了踪影。打死他也不会想到,若不是青龙的内丹,他现在恐怕被体内的能量炸得灰飞烟灭了。
  然后高响吃惊地发现自己身体表面的变化。他的肌肤变成了白玉般光滑润泽,隐隐泛出金色,和他上次在迷仙大阵之中汲取能量后又大大的不同了。
  “我还是人吗?”高响骇然地想到,今天在这玄冰的世界里,不可思议的事情让他应接不暇,一次比一次离奇,一次比一次夸张,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快成神经病了!
  接着他习惯性地提了提真元,结果让他如同五雷轰顶般呆立当场。
  他修炼了几十年的真元竟然没有一丁点存在!
上帝啊,如来佛祖啊……”高响一P股坐到冰冷的玄冰上,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许久,他才想通了其中的道理,没有了“发动机”元婴,又怎会有真元可用呢?
  “我再也不是一个修真者了!”高响颓然想到,心中充满了酸楚与无奈。
  就这么不知过了多久,高响无意之中看到他周身方圆几米地方的玄冰融化了,回想起布子卿那日的话,心中一动,用意念小心翼翼地从小宇宙之中抽出一丝能量,同时手中掐出一个攻击阵法推了出去,一抹红光一闪而逝,虽然没有成功,高响却欣喜若狂,他知道小宇宙中的能量可以用了。随即多用了一个分能量,这次他感到手中流畅极了,意念刚动,攻击阵法已经在手中结成,随手打了出去,阵法落在冰窟的洞壁之上,沉寂了片刻,“轰”的一声巨响,比钢铁还坚硬的玄冰被炸出一个大洞,高响不由得又惊又喜,这威力他以前全力施为恐怕也办不到,可现在却只是牛刀小试,竟有如此大的效果,怎能让他不吃惊?
  高响不知道,就在他将小宇宙中的两股能量巧妙地汇集在一起的时候,他就踏进了修神的大门。小宇宙之中的那立体“太极图”,就是神丹初结的雏形,与修真者刚修炼时的内丹情形极为相似。若是他真正修炼出新的元婴,那时候才算是真正进入到神的殿堂。修神者的元婴和修真者的截然不同,是金色的,叫做“金婴”,金婴当中储存的能量也绝非是真元力可比,那可是三界之中无可匹敌的精劲能量——神凝力。一旦金婴修成,修神者的肉身就会成为不死之身,那可真正成为不破不灭了。
  不过,高响现在的情况并不容乐观,还有很大隐患存在。如果神丹中的至寒和至阳两种能量之间的平衡被打破,他还是会存在爆体的危险。还有一个隐患就是,他没有修神心诀,修为境界无法提升,仅仅是凭借在迷仙大阵之中的一点顿悟,神丹之中的能量与他的修为境界差距太大的时候,同样会爆体。
  虽是如此,高响能够修出神丹,就已经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了,这么多的幸运一起降临在高响的身上,这不是天意是什么?
  若不是在关键时刻青龙喷出的内丹及时阻止了体内能量的进一步膨胀,他的肉身就会在瞬间爆开,那时可真正是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若不是他急中生智,及时运用中国古代玄学中的太极原理,使小宇宙之中截然不同的两股能量相互制约、平衡,那么稍有半点差池,任何一种能量也会随时要了他的性命。
  更为幸运的是,他在这里躲过了一次大劫,三界之中最为厉害的天劫——神劫!这里是神阵的核心地带,也是一个与人界隔离的一个虚拟空间。
  高响无法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而冰原星上空的敏儿却亲眼目睹了神劫到来时惊动天地的一幕。
  高响随着空洞消失之后,敏儿焦急不安地注视着那地方,希望奇迹会突然出现。她虽然修真多年,但其心境却和平常少女没什么两样,在不知不觉中,高响的影子已经深深地印在她的心中,怎么也无法挥去。
  正当神阵之中的高响神丹即将修成的时候,敏儿惊讶地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先是看到距离冰原星不远的那颗恒星忽然亮了起来,亮的她无法睁开眼睛,接着变成了赤红色,远远看去,像是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许久,恒星渐渐黯淡了下来,变成了暗红色。
  不知何时,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光源,天空、整个冰原星,在敏儿眼里全都变成了灿灿的金黄色。
  一切都静止了,时间停住了流动,空间也凝结了。
  正当敏儿万分诧异之时,光芒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原状。高空之中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紫色光球,之间隐隐泛出金光。光球不停地翻滚着,发出一种极其怪异的声音,有时象是厉鬼的狞笑,有时却象擂动的战鼓,有时象狂风怒吼,那声音忽强忽弱,竟扰的敏儿心神大乱,她大惊之下急忙穿上战甲,就在这时,光球划过一道炫目的亮光,径直落了下来,速度快的无法形容。
  光球落在高响消失的地方突然停下了,不停地旋转着,发出刺耳的嗡鸣声,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远处的敏儿首先感受到了那光球所带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心底涌起一种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恐惧感,光球中散发出来的巨大能量和神秘气息更是让她险些窒息。
  光球没有寻找到目标,显得十分焦躁,忽而静止,忽而上下窜动,犹如一个活物,最后忽地一下弹射回到高空之上。
  敏儿身上压力顿无,犹如放下了千斤重担,心中却隐隐感到不妙,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将有大祸临头。
  无声无息,光球爆开了。
  敏儿看到空间一阵翻滚着扭曲了,浮现出一些光怪流离的幻象,随即一股无形的能量铺天盖地地奔涌下来。敏儿的战甲接触到那能量的一刹那,只是闪动了一下微光,接着就被毁掉成为碎片,她的身体犹如狂风中的树叶不受控制地在空中飞舞。幸好她的元婴应激而发,真元全力出动在身体上形成了第二道防护,而那能量的目标也不是她,这才避免肉身被毁的厄运。虽是如此,她还是受到重创,狂喷两口心血,勉强控制住不停下坠的身体。
  冰原星当了替罪羊。
  那能量毫无保留地全部落在了星球表面,先是冰川被夷为平地,接着在那迅猛一击之下,星球正面凹下方圆百里的一个巨型大坑,整个星球一阵剧烈抖动之后,竟然脱离了原来的轨道,径直向茫茫太空之中飞去。
  高响侥幸躲过一劫。他发现小宇宙之中的能量可以自如使用,并且比真元力更管用时,那种狂喜之情是不言而喻的。他手舞足蹈地唱起周杰伦的《双节棍》,刚刚开始“喝噫哈”,四周响起“咯咯吱吱”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他愣了一下,发现他刚才牛刀小试,竟将冰窟震出不计其数的裂纹,眼看就要崩塌了,再也不敢做片刻停留,启动体内能量,使出飞行术向冰窟的另一端飞去。不料,这次运用新能量使出的飞行术,速度快得他无法想象,几乎达到修真高手瞬移的速度,高响毫无经验,一头撞进坚硬的玄冰之中,将洞壁砸出一个人形大坑。
  狼狈不堪地爬了出来,来不及清理身上以及口鼻上的冰屑,冰窟就崩塌了。
  “妈呀!”高响怪叫一声,再次使出飞行术,不过这次是全力施为,紫金色光芒一闪之后,高响在冰窟轰然倒塌一霎那凭空消失了。
  高响发现这次瞬移又回到了先前发现发现青龙的那个洞穴,“这恶龙住的洞穴肯定还有好宝贝!”想到这里,他顿时兴奋起来。
  
高响的判断没有错。
  洞穴里的白色雾气已经消散,看上去十分宽敞,一团青色和红色相间的雾一般的东西悬在洞穴中央,青色要黯淡许多。高响用神识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发现表面有一层禁制,设置禁制的能量绝非修真者的真元力,与先前感受到的仙人的仙元也极为不同,倒是与自己的能量十分相似,神识还感受到里面有东西。极力地压住心头的狂喜,使出体内能量也就是神凝力伸手向里面探去。手碰到禁制,只是微微阻了一下,禁制就解除了,雾也随之散去,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牌显露出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高响没有急于去取那圆牌,而是仔细地审视着。那圆牌非金非木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正面雕刻着一个阴文图案,是一条张牙舞爪的蟠龙,仔细看时,高响发现那蟠龙的样子竟然和刚才险些要了他性命的青龙一模一样,只是这是微缩的。青龙图案栩栩如生,像是活物被生生印上去一般,圆牌的边缘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小圆点,青龙的一只爪子正好指在其中的一个圆点上面。
  高响好奇之心大起,将神识探入圆牌,那青龙忽然动了,爪子所指向的圆点也突然爆射出一股能量,高响的神识促不及防,感到一阵昏眩,然后以比光还快的速度穿过了一个五彩缤纷螺旋型的通道,一股巨大的压力使神识差点散形,片刻之后,神识感到一松,来到了一个高响既熟悉又让他目瞪口呆的世界。
  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传来,这里竟是一所学校。绿树成荫,白墙红瓦,神识越看越是惊疑,怎么看这地方怎么熟悉。这时,下课铃响了,看到一涌而出的学生,接着又看到一个大腹便便、西装革履的胖子,他终于可以断定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竟是他当初工作的那所学校。
  这决不是幻境,学生洋溢着青春的笑声、校长那一板正经的尊容,一切是那么清晰真实。
  但那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高响顿时明白了一件事情:他通过那螺旋型通道,回到了过去。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高响感到心惊肉跳,神识顿时散了,顺着那螺旋型的通道又飞回到高响的身体。
  高响心有余悸地看着那似动非动青龙,神识的经历真是有些匪夷所思,难道这圆牌竟有让人回到过去的力量?
  他无法知道的是,这圆牌是神留在这一界的神器,正面是一个类似于科幻小说中的时间通道一般,可以自由在过去和未来穿梭。幸亏刚才只是用神识去探察,如果肉身卷入其中,就会进入时间通道到达过去或者未来。可是他根本不会使用神器,真的回到过去的话,恐怕很难再回来了!
  高响不敢再去尝试,接着去观看那圆牌的背面。
  反面是一个浮雕,那是一个同蛇一般的东西,赤红色,长有一对翼,身体伸展作出腾飞的架势,要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活的。怪蛇的四周分布着不计其数大小不一的金色亮点,中间隐隐泛出金光。
  高响发现圆牌的这一面上有一种极其厉害的禁制,和圆牌外面那团雾之中的禁制所用的能量一模一样,像是一层保护膜严严实实地将圆牌的背面封住。高响发出一丝神凝力在圆牌反面上,谁知禁制中白光一闪,神凝力竟没有丝毫的着力之处,被反弹开来。
  高响知道能量使的太小,这次使出八分能量,圆牌背面白光又是一闪,比刚才强烈了许多,有些刺目。高响的神凝力再次被反弹开来。
  “我靠,这么厉害!”高响骂道,那股犟劲上来了,将神凝力凝成一条细线,集中在一个点上,这次他使出了全力。
  虽然高响的神凝力刚刚修炼成功,但神凝力是三界之中所向披靡的能量,此时集中在一点之上,瞬时那一点像是燃烧了起来,整个洞穴被照的通亮。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禁制到了崩溃的边缘,高响体内能量也马上消耗殆尽。
  眼看就要功亏一篑,禁制下的赤色怪蛇忽然动了,口中喷出一道极其纤细的赤红色火焰,从禁制里面发起了进攻,禁制在里应外合之下顿时被解开了。
  高响眼前一阵晕眩,感到小宇宙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正不知怎么补充能量时,小宇宙中的刚刚形成的神丹立即转动起来,片刻之后,就感到能量充盈,高响精神大振,心中更是又惊又喜。
  回想起刚才怪蛇喷火的那一幕,高响心中想道:“这该不不会又有什么古怪吧!”伸手去摸了摸圆牌上那怪蛇的头。谁知竟从指尖传来一丝热气,吓了他一跳,“又有什么古怪!”话未落音,那怪蛇浮雕发出“咯咯喳喳”的声音,怪蛇凸现出来,紧接着,一道红色流光从蛇首流向蛇尾,流淌了几个来回之后,红光忽然大盛,那怪蛇“呼”地一下从圆牌之中上腾飞起来。
  高响目瞪口呆,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那怪蛇口中发出欢快清脆的鸣叫声,身体泛起一阵红光,转瞬间,身体长到有一米长,在冰穴中飞了几圈,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条火线。小蛇最后落在高响的身前,用它那蓝莹莹的小眼睛注视着高响,眼神中竟流露出无比兴奋、愉悦的目光。
  高响愣了半晌才会过神来,道:“你是被神禁锢的吗?”随即哑然失笑,自己怎么和一条蛇说起话来。
  谁知那怪蛇竟能够听懂人话,口中“唧唧吱吱”地呜咽了几下。高响大奇,说道:“神为什么要禁锢你这条小蛇?”怪蛇瞪起绿豆大的小眼睛,表示十分不满。
  高响笑了笑,今天的遭遇真够奇特的,自己都快成傻子了。看那怪蛇的样子决不会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而且它身上散发出的阵阵热气让高响感到十分亲切,于是不再理会它,将那神奇的圆牌收了起来,当务之急是找到从这阴寒无比的地方出去的通道。
  一个多小时后,高响七拐八拐不知在曲折漫长的冰窟之中走了多远,那条怪蛇竟也形影不离地与他保持着三米远的距离。
  最终,高响放弃了在冰窟之中寻找出路的打算。这里是一个与外面隔离的隐蔽空间,根本就是一个玄冰世界,哪来得什么出口。
  高响长叹了一口气,全无刚才神丹初成时的兴奋,心中既感伤詹九骢的死,又担心外面敏儿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