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时,那怪蛇飞到高响身前停下,向他眨巴了一下小眼睛,忽然伸长脖子发出一声尖利的鸣叫声,高响吓了一跳。
  高响叹了口气,道:“小蛇啊,小蛇,现在我该怎么办?”怪蛇呼地一下撞在他的胸口,力量奇大无比,他差点一个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高响怒不可竭,伸手就去抓那怪蛇,怪蛇脆叫一声飞了出去,高响抓了个空,心中更加恼火,摧动体内能量运起飞行术,如一道闪电般追了过去。
  那怪蛇好像有意逗高响,在迷宫般的冰窟之中来回穿梭,高响每每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抓住它,可每次都让它逃脱。高响的速度虽然快的惊人,可冰窟实在是太狭小了,根本不利于飞行术的施展,能量使大了又害怕瞬移到另外的地方去。就这样追了半个多小时,不知在洞壁上撞了多少下,高响觉得自己实在是无聊之极,随即放弃了追逐,找到一个平坦的地方坐下。怪蛇也跟着落在距他不到两米的地方,收起双翼象蛇一般蜷起身体,看上去一副十分温顺乖巧的样子。
  “喂,现在这鬼地方就咱们俩,别闹了行不?”高响有气无力地说道。怪蛇低声呜咽了几声。
  “小家伙,你叫什么?”高响问道。
  怪蛇晃晃小脑袋,作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高响笑道:“哦,你不高兴我叫你小家伙。那叫你什么?看你的样子火一样的红,飞的又那么快,就叫‘火影’吧!”怪蛇显然对这个名字很满意,爬行着来到高响身边。
  高响这时才看清它的样子,它身体密布着一层细细的金色鳞片,一条紫色线条从头顶直至尾尖,高响好奇地摸了摸它的头顶,火影微微避了一下就顺从了。也许是高响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气息让火影觉得很舒服,它呼地一下飞落到高响的肩头,不住地用它那怪异的三角形的头去蹭高响的脸。
  高响感到火影口中流露出的气息,竟是那么亲切,心中一动,歪着头对它说道:“你为什么被禁锢在那圆牌之中?”
  火影摇晃着小脑袋,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
  高响越想越觉得奇怪,继续问道:“你知道怎么从这鬼地方出去吗?”
  火影扬起头,眼睛盯着高响手臂上的储物手镯。高响恍然大悟,取出那神奇的圆牌。正面的青龙图案仍然完好无损,背面如同繁星般密布着的金色光点,唯独少了小蛇的浮雕。高响正准备用神识进去探察一番,火影突然“呼”地一下飞落在他的手上,紧接着一头钻进圆牌,原本活生生的火影瞬间变成了一个小蛇浮雕,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高响心知火影这样做必定有它的用意,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它的动静。果然,火影突然转动了一下身体,圆牌上的一个光点射出一道纤细的金色光线,高响发现在这道细微的金光照射下,自己的全身忽然变得缥缈虚无起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手心传来,感觉自己化作了一道轻烟般轻飘飘地,紧接着眼前一片金光什么都看不到了。
  当高响糊里糊涂地从那玄冰的世界出来后,来不及表达心中的惊讶,就被另一件更为吃惊的事情所代替。
  高响的身体飘在空中,环顾四周,分明是在冰原星上空,却不见了冰原星。随即,他发现了不远处已经到了崩溃边缘的敏儿。来不及多想,身体中紫金色光芒微微一闪,身形如同一道闪电,双臂稳稳地托住了敏儿。
  “高师叔!”敏儿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欣喜地叫了一声,然后再也强撑不下去了,头一歪,昏了过去,脸上却仍然挂着一丝笑意。
  高响抱着敏儿,全力施为进行连续瞬移,不知在茫茫太空之中穿越了多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落脚的星球。修真者的瞬移是极其耗费真元的,多次瞬移之后必须要停下来补充消耗的能量。但高响却发现自己的瞬移好象和修真者的不一样,每当体内能量快要耗尽的时候,初结的神丹就会自动运转,从宇宙之中汲取能量补充到小宇宙,而且那至寒和至阳两种能量始终保持着平衡状态,不见任何异状。
  顾不得查看这个陌生星球的情况,高响选了个稍微平坦的地方将敏儿放下,准备设置一个防御阵给敏儿疗伤。谁知,他心念刚刚动了一动,手中的灵诀还没开始掐动,一个无形的防御阵就出现了。高响欣喜不已,知道这是修为提高之后,布阵的水平也有了飞跃,可以直接用意念布阵了。
  高响的心神进入敏儿的小宇宙,不禁骇然:“不知敏儿在神阵外面受到了什么样的攻击,元婴竟受到如此重创!”他却不知道,那攻击却不是冲敏儿来的。
  急忙分出一分能量进入到敏儿的小宇宙,小心翼翼地注入元婴,疲惫的元婴动了一下,接纳了高响那陌生的能量。高响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生怕那连自己都说不出名字的能量敏儿的元婴不接受。接着,心神慢慢推动元婴,逐渐加大了能量输送的力度。
  渐渐地,敏儿的元婴在高响的帮助下恢复了几分活力,已经可以自行运转了,敏儿也恢复神智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小宇宙充斥着一股神秘的能量,耳边传来高响一声轻喝:“别乱动,赶快自行修炼!”
  高响的神识随即退了出来,他知道敏儿已无大碍,她这一修炼不知要多久才能醒来,取出赤电剑,决定开始修炼它。首先用神识进入剑体,不由得为里面设置精巧惊讶不已。
  火性的剑体是用一种从未见过的赤精石炼制而成的,据炫阳门的典籍记载,这种炼器材料在修真界是十分罕见的。而能够将赤精石修炼成像这种没有半点杂质的飞剑,更是无法想象是怎么炼制出来的。更让高响惊异的是,里面的能量涌动,绝非修真者的真元力。
  高响的神识久久地沉浸赤电剑之中,耗费了许多的能量去改造剑体内部的能量性质。这是高响第一次修炼飞剑,他没有半点经验可言,完全是依靠自己对修炼飞剑基本理论的理解和几乎是无所不能神凝力。他先将原来的那种能量一点点从赤电剑中驱除出去,然后用意念体悟里面那十分复杂的攻击阵法,最后才注入自己小宇宙之中的能量,至于飞剑本体已经十分精纯,倒没有必要再去改变些什么了。
  时间飞快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高响终于大功告成。敏儿仍然在闭关修炼,当高响看到防御阵外面堆积起的一尺多厚的尘土,心中暗自吃惊:这次修炼赤电剑竟花费了几年的时光。然后才注视着经过自己修炼的第一把飞剑,赤电剑从表面上看并没有多大改变,只是隐隐多了些许紫色光芒。输了一丝神凝力进去,剑锋上忽然放出一道赤色和紫色相间的闪电,“波”的一声轻响,防御阵竟被射出的闪电给破掉了。
  高响沾沾自喜地收回赤电剑,他知道要真正做到人剑合一心意相同,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炼才行,所以严格来说,赤电剑现在还算不上飞剑。高响接着取出在神阵中得到的那神奇的圆牌仔细端详,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不敢轻易去尝试正面那青龙,说不定被传到哪个蛮荒年代回不来那可叫玩完了。
  背面的火影仍然是一副浮雕,高响笑道:“小家伙,出来玩玩!”“铮”的一声,火影从圆牌上弹了出来,在空中飞了一圈,然后落到高响的肩头。
  高响晃了晃圆牌,说道:“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青龙的那一面可以让时间倒流,而你所在的那一面又能够突破空间的限制,这就是神器吗?”
  火影看到圆牌,眼中一丝畏惧之色一闪而逝,这没有逃过高响的眼睛,知道它因为被禁锢在这圆牌之中,是以对圆牌心有余悸,看来这圆牌大有名堂。道:“你既然不肯说,还是回来吧!”
  谁知火影“呼”地一下飞到空中,久久没有下来。高响见它不愿再回到曾经禁锢过它的圆牌,将圆牌收回储物手镯,大声说道:“下来吧,不让你进去就是了!”
  “高师叔,你在和谁说话啊?”高响身后传来敏儿敏儿的声音。
高响转身看到一脸惊喜的敏儿,笑道:“小丫头,没事了吧!”
  敏儿道:“高师叔,谢谢你了,有了你的帮助,我这次修炼收获很大。奇怪,高师叔,你帮助我的那是什么能量啊,怎么不是真元力?”
  连高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小宇宙之中的能量属于什么,笑了笑,正不知如何做答时,天空中的火影飞落在他的肩头。
  敏儿的眼睛一下子发亮了,惊讶地说道:“哎呀,高师叔,这是什么东西?好可爱哟!”
  火影显然对敏儿的称呼很不满意,歪着小脑袋,作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敏儿更加好奇了,伸手去摸火影的脑袋,火影忽然“哧溜”一声从高响的领口钻了进去,高响感到右臂一热,撸起衣袖,发现火影又变成一条小蛇,紧紧地附在月光刃的旁边,像是手臂上的一个刺青。
  敏儿越来越感现在高响有些高深莫测,心中简直对他崇拜的五体投地。
  高响取出在神阵中得到的那些宝贝,笑道:“小丫头,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
  敏儿惊得嘴巴半天没有合拢,她唯一的一把飞剑还是她师尊林清云给她的,现在一下子看了这么多不知比自己的飞剑好上多少倍的宝贝,如何让她不惊讶?她没有去理会那些极品飞剑,却对一件法宝爱不释手。那法宝一尺多长,碧绿碧绿的,像是一只毛笔。用真元试了一试,笔锋发出一道绿色光芒,敏儿面露喜色。
  高响道:“这法宝就送给你了,你会用吗?”
  敏儿抿嘴一笑,握住笔杆凌空比画起来。笔锋射出的光芒在她身前形成一个小鸟,居然凝而不散。紧接着,笔锋光芒一盛,那鸟儿闪动了几下,忽然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与真的几乎是一模一样,连身上的羽毛都清晰可见,这下轮到高响吃惊了。
  那鸟儿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飞落到敏儿的手心,许久,光芒黯淡下来,鸟儿也消散了。
  敏儿微笑道:“高师叔,你忘了我戚师祖最擅长的就是丹青之术啊!这笔叫千幻影,我以前听师父说过,是我们玄女门前辈炼制的一件法宝,可以绘制出幻象,我功力不够,所以只能幻化出一些东西的初级形态,对敌却没多大作用。”
  高响恍然大悟,道:“呵呵,看来是完璧归赵了,却不知我在神阵看到的那些被寒玄气僵化的人之中有没有你们玄女门的前辈,当时接二连三的异事,我没时间细查。你再挑一把飞剑,有几把是属于阴性的,应该比较适合你!”
  敏儿却摇摇头,道:“我这飞剑是师尊所赠,不想再换了。”
  高响知道修真者对师父的赠剑十分在意,如果换成别的飞剑,会有欺师之嫌,所以不再说什么,收回那一堆宝贝,道:“等有时间再好好研究,现在当务之急是看看这星球,要是没有传送阵那可糟糕至极!” 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在星球之间进行瞬移是没问题的,但他没有半点瞬移的经验,像他这样无头苍蝇般在茫茫太空中乱跑,实在是一件极其凶险的事情。
  拉起敏儿跃身飞升到高空,如同一只苍鹰俯瞰大地,仔细查看这颗星球。
  星球上山峰连绵起伏,被茂盛的树木覆盖,看上去郁郁葱葱,发现有许多异兽出没其中,却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
  高响准备环绕星球飞行一周做一次仔细的搜寻,若找不到传送阵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座高峰上一道光芒一闪而逝,虽然十分微弱,在高响眼中却是异常的刺目,他明白那是一个传送阵发出的光芒。大喜之下,摧动神凝力,带着敏儿化作一道流光飞了过去。
  高响飞落到那座高峰,就看到两个刚刚出现在一座小型传送阵之中的修真者。
  两人一高一矮,穿着一模一样,与高响以前见过的修真者大为不同,都是青色长袍,头顶一个碧绿的发冠,唯一的区别是,高个的衣袖口绣着一道银线,矮个却是一道红色细线。高响一眼就看出高个的修为很高,应该是分神期的高手,矮个则稍低一些,只是刚刚到达出窍期的样子。
  两人看到瞬移过来的高响和敏儿大吃了一惊。敏儿倒在其次,他们仔细审视了高响一番,越看两人越是心惊。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出高响是什么修为,更主要的是,高响身上竟没有一丝丝修真者应有的气息。这是什么修为?两人心中不禁划起了道道。
  在两人打量高响同时,高响也在打量那两人,他对这两人的感觉很不爽,首先是他们头顶的绿色发冠,怎么看怎么向一顶绿帽子,绿帽子代表什么,地球人都知道。还有就是他们身上有一种怪怪的气息,具体是什么高响却又说不上来。
  高个修真者右手捏了个诀,向高响施了一礼,那是修真者对前辈高人的礼节,显然他为高响的高深莫测所折服。口中说道:“我们是蒙罗星青衣阁的修真者,我叫方端,这是我师弟莫瑞,不知前辈是哪个门派的高人!”
  听了青衣阁,高响和敏儿暗暗吃了一惊。青衣阁是修真界屈指可数的顶尖门派,名气比玄女门还大的多,当年的修真界五大高手,除了扶苏、正阳真人、戚珍儿,另两个都出自蒙罗星,其中一个正是现在青衣阁门主的师父,他是五大高手之中最早飞升成仙的。
  听到方端的称呼,高响差点笑破肚皮,居然有一个分神期的高手称自己为前辈高人,而自己不过是元婴期的修为而已,他现在还习惯性地认为自己还是修真者。
  高响答道:“我是轩明星的修真者,是家传修真,我叫高阳,这是我妹妹,正准备到明惠星去。蒙罗星距离这里很远啊,你们怎么会到这儿来?”
  方端与莫瑞对视一下,稍做思索,道:“我们是门中派到明惠星和腾兆星的使者,我们青衣阁将于一月后召开修真界千年不遇的盛会,遍邀各门各派高手参加。前辈可有兴趣随我们一同去蒙罗星?”
  高响奇道:“修真者也开会吗?”
  方端答道:“大多数星球的修真者都定期举行试法大会,以做切磋交流。不过我们青衣阁这次的大会盛况空前,目的却不是为了修真者之间的比试。前辈是高人,告诉你也无妨,两年前,我们的掌门师尊偶然得到一件异宝,经过门中前辈高手鉴定,原来竟是一件神器!”
  “神器!”高响和敏儿大吃一惊。
  “不错,是神器!”方端面有得色,“但仅凭我们青衣阁的修真者根本无法参悟,所以才邀请修真界高手来共同参悟。”
  敏儿插话问道:“明惠星的玄女门有人参加吗?”
  方端道:“当然,玄女门是修真界的大门派,当然在邀请之列。玄女门这次派的是门中高手林清云,估计现在已经出发了!”
  “是师……”敏儿差点脱口而出,幸好想到刚才没有报出真实姓名其中必有缘故,所以立即打住,用征询的目光看着高响。
  高响心中充满了疑问。
  这一界怎么会有神器,又怎么会被一个修真者得到?
  更大的疑点是,既然青衣阁得到神器,又怎会遍邀修真者去共同参悟,别说是神器,就是稍微厉害一点的法宝,修真者也不会轻易亮出来的。他们这样招摇,不怕引起仙人的注意吗?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有恃无恐?还有这两个修真者身上怎么会散发出的那怪怪的气息?
  青衣阁的目的会是什么?
  见高响犹豫不定的样子,方端和莫瑞看上去十分紧张,谁知高响却毅然说道:“既然有神器出现,当然要去见识见识!”二人这才舒了口气。
  既然疑问重重,就要去弄个究竟,这就是高响的想法。
  高响没有料到,自从他踏上前往蒙罗星的传送阵,就卷入到了一场关乎整个修真界甚至是人界的争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