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蒙罗星。
  这是一个修真者的星球,没有官府,没有法令。
  凡人永远是最底层的,修真门派按照规模的大小来划分各自的辖区,修真门派就是官府,修真者的话就是法令。
  青衣阁既是一个修真门派,蒙罗星上最大的修真门派,也是一座城堡。不过,这种状况在几个月前已经改变。
  青衣阁外城,一座精致的茶舍。
  高响抬头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敏儿呆呆地看着高响,两人面前的茶水早已冰凉。
  敏儿心中十分奇怪,这个小师叔让他越来越捉摸不透了。他一会儿嬉皮笑脸开上几句玩笑,一会儿却又深沉的像个老人。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回过神,微笑道:“敏儿,你是不是觉得有些闷。”
  “跟师叔在一起怎么会闷呢?”敏儿摇摇头,“对了,师叔那天为什么向青衣阁的修真者隐瞒真实姓名,是不是发现有什么不对?”
  高响道:“不对?当然十分不对劲!刚开始还只是一种感觉,现在却是可以断定。”
  见敏儿还不明白的样子,高响反问道:“我们来蒙罗星十天了,你看到的修真者和其他星球的修真者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啊!”敏儿回想了片刻,道:“蒙罗星所有的修真者都穿青衣,这有什么不对吗?”
  “问题就在这里,那是因为现在的蒙罗星只有一个门派,那就是青衣阁!”高响道,“据我这十天来的了解,几个月前蒙罗星修真者之间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规模拼斗,而最终却被青衣阁一统蒙罗星。据说,当时修真者死伤惨重,死了的连元婴都不复存在,是被人有组织的收集走了。还有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这颗星球上凡人大量离奇死亡,人数占整个星球凡人的十之一二,死的症状一模一样——都是被摄取了魂魄,吸干了精血!”
  敏儿骇然变色,许久,才惊道:“这……会是谁干的?难道是……青衣阁的修真者?”
  “**不离十!这些消息我都是从凡人那里得来的,都是一些道听途说,不一定准确,而那些修真者见我是外乡人,个个都是守口如瓶!”高响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些衣服袖口绣有红色丝线以上的青衣阁修真者,我想不同颜色的丝线代表不同的级别,他们个个都修炼有一种邪恶的功法……”说到这儿,高响顿了顿,接着一字一句地说道:“修魔之法!”
  敏儿听的心惊肉跳,半晌才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高响显得有些忧心忡忡,道:“从那些凡人死去的症状就可以判断,琬儿的母亲以及全村人就是死在修魔者手里的,我曾亲眼见过。不过这种修魔之法好像和轩明星的那个纪战很是不同,他们能够将魔气内敛到与肉身融合的地步,轻易根本无法发现,而且更为奇怪的是,修魔者一旦修成魔体,就会丧失心智,只知道一味地吞噬生命之中的能量,而这些人的神智居然丝毫不受影响!”
  敏儿担心地说道:“共同参悟神器之类的话肯定是个幌子,青衣阁遍邀修真高手到蒙罗星,难不成有什么大阴谋!那师父来这儿岂不是很危险!”
  高响笑道:“小丫头有进步,还知道什么大阴谋!你师父你就放心吧,全修真界的高手云集在这蒙罗星上,就是仙人也没那个本事把他们怎么样!”
  这时,敏儿发现茶舍外一个凡人打扮的修真者正朝里面张望,道:“师叔,你是怎么摆脱青衣阁那些人的监视的,而且连我都不知道?”
  高响朗笑一声,笑道:“你晚上只知道修炼那千幻影,要避开那些青衣阁的修真者,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管他什么阴谋阳谋,走,咱们到凡人的街市上去逛逛,好久没见过凡人,感觉自己快没多少人的味道了!”
  二人刚刚来到街市繁华地带,就碰上一个小孩。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衣衫褴褛,头发乱的像一堆杂草。
  不过他倒不是乞丐,因为他手中拎着一大串草编的小玩意儿,各种小动物都有,看上去十分精致生动。
  高响叹道:“小弟弟,我们要这东西没用啊,你还是到别处去卖吧!”
  那小儿却不离去,用企求的目光看着敏儿。敏儿心里一软掏出一张上面嵌着金线的纸币,那是用能量晶石换的青币,谁知小儿却摇摇头。
  敏儿奇道:“怎么,不愿意吗?”小儿还是摇头。
  高响笑道:“一张金线青币可以买一幢房子,他怎么能找的开?”
  敏儿道:“我把你那小玩意儿全部买下,不用找了!”
  那小儿接过钱,将那一串小玩意儿全都递给敏儿,口中嚅嗫着说道:“我……去给你找钱……”说完拔腿就跑。
  高响看着小儿远去的背影,笑道:“敏儿,你上当了,在我的家乡就有专门用这种办法骗钱的!呵呵,还是小姑娘好骗!”
  敏儿微笑道:“钱对修真者来说原本就没什么用处,那小孩儿看上去怪可怜的,送给他也没什么!”
  高响道:“你买那么多的小玩意儿干什么?”
  敏儿道:“等回玄女门,给师妹们一人一个,也算是礼物。”
  高响笑道:“你倒真会盘算,这么点小玩意儿就把师妹们打发了,呵呵!”
  二人说笑间,已经来到正街,只见多数店铺大门紧闭,街道上的行人稀稀落落的,花了几个小时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好看的,不禁兴趣索然。那个监视二人的青衣阁修真者却一直不即不离地远远跟着,二人也毫不理会,装作没看见。
  高响忽然一派脑袋,笑道:“我们真够笨的,要逛街干吗在这外城,这里是凡人的贫民窟,怎么会有咱们看的上眼的东西?”敏儿也不禁莞尔。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气喘吁吁跑了过来,他衣衫被扯的支离破碎,脸上也是青一块乌一块的,鼻子仍在流血。少年先是打量了高响和敏儿一眼,然后问道:“请问二位大人,刚才是你们买了木瓜的东西没给你们找钱吗?”
  敏儿奇道:“是啊,有什么事?那孩子叫木瓜?”
  那少年点点头,递给敏儿一团已经浸满汗水的纸币,道:“木瓜让我交给你,只有这么多了!”
  敏儿没有接钱,问道:“木瓜呢?”
  少年没有回答,却有些惊惶地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恭恭敬敬地将钱放到地上,转身就跑开了。
  高响奇道:“这两个小孩有点意思,咱们跟上去瞧瞧?”
  二人尾随少年一路跟到一条小巷,见少年钻进一间几乎快要倒塌的木棚内,接着传来少年的一声惊呼,高响和敏儿闪身飘了进去。
  老隐的话:第二卷刚开始可能会有些沉闷,到了第三章起就渐入佳境。下三江了,还请兄弟们一如既往地支持啊!
  屋内一片昏暗,充满了一股刺鼻的潮湿霉味,一不到三尺宽的小床是整间屋的唯一摆设,床上躺着的正是先前那小孩,少年立在床边,满脸悲凄之色。
  高响在门口就已经发现,那小儿的双腿和双手已经对断,此时气若游丝,眼看活不了多久了。
  敏儿心中一寒,隔空对着小儿发出一道真元。敏儿的真元力迅速激活了那小儿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所受的内伤也被修复,片刻之后,小儿大声咳嗽了两声,随即醒了过来,见了高响和敏儿二人先是一愣,接着脸上充满了惊惧。
  “怎么回事?”高响满脸怒色沉声说道,敏儿吓了一跳,她还从未见过高响有过这种神色。一旁的少年立即无法承受高响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的那股气势,双腿一软站立不稳。高响挥了挥手,少年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托住了他,身体也轻松了不少。他惊疑未定,看了看床上的木瓜,又看了看高响和敏儿,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事情很简单,也很老套,高响在地球上经常遇见过类似的情形。
  那少年是木瓜的哥哥,叫灵官。先前,木瓜收了敏儿的钱,见数目太大了,就约哥哥一起到金铺去换零钱,出了金铺,正好遇上外城的执事。然后就是抢钱、伤人,理由是这些钱来路不明。灵官乘乱夺了一把钱逃了出来,而木瓜却被打断了手和腿。送回木瓜,灵官就去找高响和敏儿二人,没想被二人追到这里。
  敏儿生怕高响再次发怒,不知怎地,她的心境渐渐随着高响情绪的变化而变化。没想到高响却一直静静地听着,冷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你为什么不拿这些钱去给你弟弟看病?”高响问道。
  灵官却露出奇怪的神色,道:“这钱是你们的呀!而且还差了那么多……”
  高响摆摆手,来到床边,身上的那股气势又散发出来,将灵官逼到墙边,就连敏儿也不敢靠的太近。
  敏儿知道高响要给木瓜治伤了,拉住一脸诧异的灵官。
  只见木瓜的身体从床上平躺着缓缓升起,紧接着,他的全身被一团淡淡的紫光包围起来,连续四声轻响过后,紫光消失了,木瓜又缓缓落到床上,前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灵官一脸焦急地问道:“弟弟,你怎么样?”
  木瓜满脸兴奋和惊讶,精神焕发,没有半点刚才命悬一线的样子。
  高响取了几块木板将木瓜的手腿固定住,取材、固定手腿就在眨眼的功夫就完成,让一旁的灵官看得眼花缭乱。
  高响拍拍手,道:“我已经治好了他的内伤,断骨也接好了,不过要休息半月手脚才能复原。”
  敏儿向灵官问道:“你们的父母呢?”
  灵官和木瓜神色黯然,原来他们是孤儿。
  敏儿心中一酸,道:“师叔,他们……咱们……”
  敏儿不知道,高响心中的酸痛比她更深,因为他自己的父母也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亡故了,孤儿的心酸他的体会最深,而与这两个孩子相比,自己还幸运的多。高响微笑着对灵官说道:“你们还差我们那么多钱,想怎么还?”
  灵官和木瓜满脸惶恐,敏儿急道:“高师叔,你……”
  高响没有理会敏儿,笑道:“你俩跟着我,那钱慢慢还,行吗?”
  两个孩子仍然在那儿发楞,敏儿大喜,笑道:“两个小家伙还不行礼,高师叔要收你们俩为徒了!”
  灵官大喜过望,跪倒在地上连忙磕头,木瓜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仍躺在床上呆呆地**。
  高响心情也很是高兴,他自踏上修神之路后,就一直在物色着合适的传人。那是因为他是炫阳门唯一的传人,修神之路千难万险,一旦有个闪失,炫阳门岂不是要从修真界消失了。这两个小家伙从体质上来说虽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却有着常人没有的东西——骨气,这是高响看上他们的唯一理由。
  炫阳门对什么礼节向来不注重,磕几个头就算是入门了。屋内的气氛顿时活跃了起来,最为高兴的是灵官,他亲眼见到高响为弟弟疗伤,当然知道高响是什么人,此时一步登天,他乐的嘴都合不拢,就连敏儿也跟着一起高兴,木瓜年纪太小,在床上不停地傻笑。
  几人高兴了一会儿,高响问道:“那个什么狗屁执事是什么东西?”
  灵官回答道:“他不是什么东西!”一句话引得高响和敏儿一阵大笑,灵官却不明白他们笑什么,继续说道:“外城一共有一个大执事十个执事,负责管理我们这些人。”
  “他们是修真者吗?”高响问道。
  灵官摇摇头,道:“只有大执事一个人是,其他的都不是,不过他们的武功十分高强,一个人可以打倒几十个壮汉。”
  高响凌空向床上的木瓜抓了一下,木瓜飞了起来,高响单手拦腰夹住他,大声说道:“走,去教训教训那个狗屁执事!”
  几人穿过走出小巷,来到大街上,一眼就看到一个瘦的猴子似的中年人,身后跟着一群大汉,耀武扬威的在大街走着,路人见了纷纷避让,犹如见到蛇蝎一般。
  高响道:“就是他吗?”灵官点点头。高响注视着灵官,道:“你敢上去向他要回你师父的钱吗?”灵官犹豫了一下,毅然点头道:“敢!”
  高响指尖发出一道红光,隐入灵官的身体,拍拍他的肩头,笑道:“去吧!”
  看着灵官大步走上前去,敏儿担心地问道:“师叔,他这样去会吃亏的!”
  高响笑道:“我会让徒弟吃亏?我在他身上设了个防御阵,对付这几个凡人还不是绰绰有余。不让他亲自去试试,以后的修炼就会有心结,让他出了这口气,对他有好处!”
  灵官走到那执事身前挡住去路,伸出右手,大声说道:“把钱还给我!”
  那执事愣了一下,这才认出灵官,像是遇见了天下最好笑的事情,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他身后的大汉们也一阵大笑。突然,执事暴跳起来,“呼”地一拳打出,速度的确快的惊人,灵官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之色,想躲避时已来不及,那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腮帮子上。
  执事身后的大汉再次大笑起来,他们知道结果是什么。
  远处的高响和敏儿也笑了,他们当然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在等着那执事。
  唯独只有高响怀里被木板夹得不能动弹的木瓜,吓得嘴巴张的大大的,却发出一点声音。
  灵官身上一道紫色和金色光芒一闪而逝,“咯喳”一声碜人的声音传来,像是什么硬东西碎裂了,然后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灵官呆立在那儿。
  执事抱着手蹲在地上不住地杀猪般地嚎叫,在灵官身上防御阵反击之下,右腕顿时折的对断。
  大汉们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围住灵官一阵拳打脚踢。光芒连续闪动,惨叫声接二连三地传来,大汉们在灵官身上使了多大的力量,就有十倍的力量反弹回来,不一会儿功夫,动手的七八个大汉没有一个是没受伤的,或是手断,或是脚折,还有几个没动手的以为碰到了怪物,撒腿就跑。
  原本吓得躲开的路人,见了平日里作福作威的执事以及走狗们居然被一个小孩儿弄得如此狼狈,而且小孩儿还呆在原地没动,都围上来看热闹。
  正当灵官又惊又喜的时候,一个黄色光球悄无声息地从侧面袭来,正中他的胸口,速度快如闪电,轰的一声巨响,黄色和紫金色光芒爆射,灵官身体被震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翻滚了几下掉在十几丈开外的地上,然后爬了起来,看样子没多大事。
  场上的事情变化来的太突然了,连高响都没反应过来。
  一个青衣人缓步走出人群,衣袖上绣着一道黑色丝线。青衣,是青衣阁修真者的行头,围观的人群顿时吓得一哄而散,只有一个一身雪白长袍的年轻人仍立在原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大执事!”躺在地上的执事犹如看到了救星。
  大执事却没有理会他,身形一晃,已经到了灵官的身前,冷冷地说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儿,在我的辖区撒野,说,是谁指使的!”他一眼看出灵官是个凡人,却有一种奇怪的能量护体,断定灵官是有修真者在背后指使。
  “是我!”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大执事大惊,一回头就看到嘴角挂着笑意的高响,下意识地退了几步,心中知道来了高手,能在无声无息之中靠近自己身体不到一丈的距离,修为比自己高出何止一个层次。
  “你是来参加盛会的外星球修真者?为什么插手凡人的事情?”大执事的语气相当客气,他虽然修为还不到元婴期却不是傻子,来人还没有动手,身上的那股气势就让他无法承受,当然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
  高响指指刚交到敏儿怀里的木瓜,道:“你的属下抢了我给徒弟的青币,还打断了他的双手和双腿,你说我该不该插手?你二话不说,上来就对一个凡人用上了修真者的手段,这就是你们青衣阁修真者的一贯作为吗?”
  大执事被高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连连摧动真元穷于应付,哪里还答的出话来?
  这时,一直跟在高响身后的那个青衣阁修真者走了过来,向高响恭敬地行了一礼,道:“青衣阁内堂修真者毕修见过高前辈!青衣阁招待不周,还请您老人家海涵。您老人家别为了一条不长眼的狗生气,我这就还您徒弟一个公道!”说完右手一展,一个青色的玉牌飞到大执事眼前,随即又收了回去。大执事犹如见了天王老子般,吓得浑身哆嗦起来,终于无法硬撑下去,“扑通”一声瘫软在地上。
  高响见修真者和凡人没多大区别,一样的欺软怕硬,心中十分厌烦,道:“你们青衣阁招待的太周到了,你不是一直跟着我吗,怎会不周呢?怎么个交代,说来听听?”
  那青衣阁修真者毕修讪讪笑了一下,走到那个倒霉的断了右手的执事身边,冷冷地说道:“你自己倒霉,惹上了不该惹的人,怪不得别人!”话刚落音,右手手指连弹,四道淡淡的红光落在执事双手和双腿的关节上,随着连续几声“噗哧噗哧”的轻响,四股鲜血箭一般标了出来,执事关节处的骨头被炸的粉碎,只是哼了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毕修向高响说道:“在下这么处理,高前辈可满意?至于高徒所差的钱,由青衣阁负责赔偿!”
  高响当初只是想教训教训那执事,却没想到这青衣阁修真者如此心狠,对自己人竟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心中不禁对青衣阁厌恶到了极点,只是有些奇怪,青衣阁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看重,好像生怕得罪了自己似的。哼了一声,拉起灵官转身就走。
  蓦地,高响忽然停住脚步。他感到背后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像是有一双眼睛直接盯入到自己的心中。
  一转身,高响看到那个一直在一旁观看的白衣人。
  白衣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旁边的毕修暗自奇怪,这个深不可测的高手,怎么会有这样一种神情,对方除了一身白衣十分扎眼之外,却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啊!
  高响对灵官说道:“快到敏儿师姐那儿去!”灵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飞奔而走。
  意念微动,高响的神识飞出肉身,对那白衣人进行查探。奇怪至极,神识可以清晰地发现,那白衣人的的确确是一个凡人,只有普通的肉身,没有元婴。
  突然,有如百川想要汇入大海、雄鹰想要飞上长空,高响心中猛地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欲望,而且越来越强烈,那原本附在高响右臂上的火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隐入到高响的体内半晌不见有什么动静。
  这种感觉不知持续了多久,高响脑际之中忽然一阵空灵,任何纷杂的念头全都消散一空,一双带着微笑的眼睛在脑海之中浮现,久久才消失,高响睁开了双目,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师叔,你怎么啦?”耳边传来敏儿焦急的声音。
  高响急忙搜寻那个神秘的白衣人,哪还有他的半点影子?急忙问道:“那个白衣人呢?”
  “咦,那白衣人怎么不见了?”敏儿环视四周,也是吃了一惊。
  高响心中充满了疑惑,一头雾水,不再理会和他一样惊愕的青衣阁的两个修真者,带着敏儿和两个新收的徒弟向青衣阁内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