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大的城墙将内城和外城隔开,也将穷人和富人隔开。内城里,除了修真者,都是一些富有的凡人,城门口有一些修真者在对入城的人进行盘查,当然只是针对凡人和修为很低的修真者的,修为稍高一点的修真者可以直接从空中飞到内城。
  高响懒得和城门口的青衣阁修真者浪费口舌,和敏儿各带一人直接跃上空中,向专门招待外星球修真者的迎宾馆飞去。
  到达迎宾馆上空,敏儿突然停住身形,惊呼道:“那不是静儿师姐吗?”
  高响向下看去,只见迎宾馆的门口有三个修真者刚刚飞落,那个女修真者正是敏儿的师姐静儿,而她身旁的一个男子高响也认识,却是在玄女门山门口偷袭高响后被詹九骢毁了飞剑的那个轩隐门修真者秦括,另外一个高响看着十分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敏儿大喜,正准备飞下去打招呼,却被高响制止住,“静儿为什么没有和你师父在一起,却和秦括那小子混到了一块儿,其中有些蹊跷,先看看再说!”等到静儿三人进了迎宾馆,几人这才飞落下去,立即有几个青衣阁修真者迎了上来,将他们送到原来住的房间。
  深夜,和高响同住一个房间的灵官已经熟睡,高响自从修真后就不知道睡觉是什么滋味,他将神识沉入小宇宙,发现火影紧紧地附在神丹那至阳的一面上,双目紧闭,看上去十分舒服。不知什么缘故,原本有些虚无的神丹变得凝练了许多。正在暗自诧异的时候,感觉极其敏锐的神识忽然从小宇宙退了出来,高响随即就发现,有一个修真者正从百米之外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这边飞来,看样子来人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形迹,若不是高响的超出修真者很多的敏锐感觉,不用心体察根本无法发觉。
  高响的心念微微一动,神识脱窍而出,径直飞出窗外,这是他第二次神识有意识地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出窍。神识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一切,同眼睛观察没什么区别,待看清了那修真者的脸后,高响微微吃了一惊,来人竟是白天看到的那个秦括,此时正向自己所住的房间飞来。
  高响收回神识,他还没有意识到神识可以随意念出窍了,那可是出窍期以上的修真者才具备的能力,其实,高响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了出窍期修真者一大截。
  高响设了个防御阵将床上熟睡之中的灵官护住,然后不动声色地等着。
  果然,片刻之后,秦括飞至窗外稍停了片刻,然后传来他的声音:“小子,别装睡了,我知道你还没睡。有种跟我走一趟!”
  屋内的高响轻笑一声:“那不是轩隐门可怜巴巴的秦括吗?怎么,现在没事了?”
  秦括冷哼一声,道:“少废话,有种就出来,没种就缩在屋里当乌龟!”说完就飞身向迎宾馆外飞去。刚刚飞到迎宾馆上方,秦括眼前一花,高响笑眯眯地出现在他身前。
  秦括吓了一大跳,他当然知道能够瞬移是什么样的修为,顿时心生怯意,向后飘了十几丈,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想怎样?”
  高响停在原处,笑道:“不是你叫我出来的吗?怎么,你没种了!”
  秦括强稳心神,道:“今天就解决咱们之间的深仇大恨,你敢跟我来吗!”
  高响用讥讽的口吻说道:“凭你?”
  “你若不想惊动青衣阁,就跟我来!”说完,向内城的东面飞去。高响心中十分好奇,凭秦括的实力,他是万万不敢向自己挑战的,他引诱自己出来,肯定是做好了充分准备。
  高响对自己现在的实力有充分的自信,即使是面对秦括的师父起隐真人,与之真刀真枪地斗上一场,他也无所畏惧。再说,自修神后高响一直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高,心中有种强烈的想与高手比试一番的冲动。
  不疾不缓跟着秦括飞了十几分钟,来到东面一个空旷的广场上方,秦括恶狠狠地瞪了高响一眼,径直向广场中央落下,高响想都没想就跟了下去。
  这个广场占地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周围立着几十根高达百米的粗壮柱子,高响知道那些柱子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座巨型的防御阵,这广场应该是青衣阁用来比试的斗法场。
  正观察四周的环境,两个修真者飞落到秦括身边。那两人高响都认识,一个是被高响整的狼狈不堪的轩隐门掌门启隐真人,另一个却是玄女门的静儿。
  高响笑道:“小丫头见了师叔也不行礼,真没规矩!”静儿哼了一声,寒着俏脸,没有答话。
  启隐真人冷笑道:“小子,今天没詹老鬼罩着,看你怎么张狂!”
  “咦,这不是启隐真人吗?”高响笑呵呵地说道,“那天不是扮乌龟满地爬,怎么还有脸出来威风?”
  启隐真人气得暴跳如雷,喷出飞剑就要向高响冲过来,“启隐,冷静点!”几人飘身而至。
  高响见了来人,心中立即作出了逃跑的打算。开玩笑,两个合体期和一个分神期的大高手,外加五六个元婴期的修真者,不逃才是傻子。
  为首的是一个阴骘的老者,也是高响的熟人,纪战的师父葛布衣。另外一个修真者是个一个瘦高个,脸色苍白,正是白天看到和秦括一起的那个人。看到葛布衣,高响这才想起这人是谁了,他就是那日高响初到轩明星时,碰到的收集魂煞和行尸的那个“大师兄”木灵子。
  葛布衣身旁还有一个青衣阁装束的修真者,长着一张极其难看的马脸,修为和葛布衣差不多,也是合体期,衣袖口上绣的是金色丝线,在青衣阁中的级别应该很高。葛布衣身后另外几人看样子应该是他的门下,修为都在元婴期以上。
  高响暗自戒备,左手握着一个惊雷珠,用心念划出一个攻击阵法聚集在右手上,脸上却充满笑意,道:“葛大掌门别来无恙啊,今天晚上怎么有闲情逸致到这儿来,哦,我忘了,今天的夜色狠不错啊!”
  “哈哈……”葛布衣一阵狂笑,笑声传到空中遇到什么东西反弹回来,在广场上回荡,久久才渐渐消失,震得在场所有人身体上光芒闪耀,葛布衣门下两个修为较低的赶忙穿上护体战甲。
  葛布衣恢复了那副阴骘的神态,道:“小子真是狂妄的可以,别人怕了詹九骢那老鬼,可没人怕你。拿命来吧!”缓步向高响走去。
  启隐真人忽然道:“葛掌门且慢,还是让我先出口恶气,你再给徒弟报仇,这样可好?”
  葛布衣停住脚步,道:“小心点,这小子十分古怪,跟第一次见他时完全不一样了!”
  启隐真人狞笑着走向高响。
  高响忽然变了个人似的,满脸堆笑,连声说道:“启隐大掌门,以前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千万不要动真格的,你大人大量……”
  启隐嘿嘿一冷笑一声,道:“小子,现在后悔晚了!即使是磕破头,老子今天要扒了你的皮,把你的元婴取出来当玩具!”也许是太过得意,他竟没有发现高响身上已经没有了半点修真者的气息,把葛布衣的话也当成耳旁风。
  高响哭丧着脸,道:“我把炫阳门的镇派法宝送给你,算是赔礼,行吗?”说完,将一直紧握在右手的惊雷珠轻轻抛向启隐真人。
  启隐真人抓住惊雷珠,见是个黑乎乎的东西,愣了一下,这时高响轻轻推出左手的攻击阵法,轻笑一声:“笨蛋!”
  启隐真人一愕,道:“什么?”
  后面的葛布衣和那个青衣阁修真者大声提醒道:“小心!”
  可是已经晚了半拍,高响连喝两声:“爆!爆!”接着身体上紫光一闪,他已经瞬移逃走了。
  几乎在同时,惊雷珠和攻击阵法同时爆开。
  惊雷珠是奔雷门的法宝,经高响改进后威力扩大了数倍,此时在启隐真人贴身爆开,他刚刚浮现出来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护体战甲瞬时被炸得粉碎,就连护体真元也被炸散。
  紧接着,高响用神凝力全力发出的攻击阵法跟着爆炸,那种威力就是一般的仙人也要避其锋芒,更何况启隐真人只不过是一个修真者。他的护体战甲和真元完全被惊雷珠破除,如何能够接的住这一击?转瞬间,肉身就化作血浆漫天飞舞,元婴发出一声婴儿般尖叫飞了出来,被那个一直没有发话的青衣阁修真者随手收进一个墨玉般的瓶子之中。
  得意而忘形,这句话用在高响也同样适用。
  他刚刚瞬移,身体就像是碰上了广场上空一堵无形的墙,“嘭”一声巨响,空中一阵七色流光闪动几下,一股强大的能量以泰山压顶之势向他盖了下来。
  高响的惊雷珠和攻击阵法惊爆之下,瞬间将启隐真人给毁了。爆炸的余威未散,巨大的能量卷起滚滚尘土向四下扩散开来。
  几个修为较低的修真者不敢硬接扑面而来的能量,飘身疾退,葛布衣和那青衣阁马脸修真者的却仍在原地没动。
  那修真者微微跺了一下脚,一股气浪掀起地上的沙石翻滚着,如同彭湃的巨浪一般迎了上去,两股能量碰到一起,顿时相互消融,片刻之后广场上又平静了下来。
  “你为什么收了我师尊的元婴?”秦括怒声向那青衣阁修真者喝道。
  那人微微一笑,没做理会。葛布衣喝道:“秦括,注意你的身份和现在的处境!”秦括愣了片刻,悻悻地说道:“让高响那小子给逃了!”
  葛布衣阴恻恻地笑了几声:“逃的了吗,这里是蒙罗星的斗法场!”
  高响果真逃脱不了。他刚刚瞬移到斗法场上空,就撞上了防御阵,然后被狠狠地弹了回来,如同一枚从高空坠落的炮弹,“轰”的一声,身体将斗法场的地面砸出一个人形大坑。虽然没有受伤,却也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吓了个半死。灰头灰脑地爬了起来,看到满脸笑意的葛布衣,不由得心中暗骂自己:“妈的,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得意忘了形,钻到这样的套子里来了,今天看来大大的不妙!”
  秦括红着眼珠,像是一条饿急了的狼,恨不得把高响一口吞下,恨声说道:“小子,老子今天灭了你!”
  高响心中转了无数个念头,却没有一个好办法能够从这儿全身而退的,不由大急,脸上却笑嘻嘻的,说道:“你有那个本事吗?有种上来咱们比划比划?”
  回想刚才启隐真人的下场,秦括打了寒战,打死他也不敢单独挑战高响。
  葛布衣道:“除了偷袭和诡计之外,还有什么,都拿出来让我瞧瞧!”
  高响没有搭话,却朝那青衣阁修真者问道:“这位高手贵姓?”
  那人微微一笑,道:“青衣阁内堂首座索朗,小哥高深莫测,身手不凡,佩服之至!”
  高响道:“我可是你们青衣阁请来的客人,你们青衣阁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的吗?你就不怕你们门主责怪?”
  索朗脸色微变,随即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道:“小哥真是厉害,一句话就把索某人套了进来。这里是青衣阁的斗法场,你们都是客人,客人之间的恩怨主人是不会干涉的,只要分出胜负,我就会把防御阵撤了!”
  高响暗骂了一声“老狐狸!”却为连续去了两个强敌而稍稍舒了口气,向葛布衣笑道:“老葛,咱们怎么比划?是你一个人上,还是和弟子一起上?”
  葛布衣的脸更加阴骘了,一旁的索朗忽然大声说道:“葛掌门,天快亮了!”高响心中一喜,看来他们还是顾忌被青衣阁其他人发现,这说明索朗并不是青衣阁派来的,只要支持到天亮,就有希望脱身了。随即笑道:“老葛,说说,咱们怎么比划,是法宝还是内力?”
  葛布衣当然知道索朗话中的意思,喝道:“不管是什么,能要你的命就行!”话刚落音,身体之中的真元力全力而发,他想速战速决,最好的办法就是拼实力,这样的话,高响有再多的花样也使不出来。
  高响没料到这样的高手说动手就动手,骂声来不及出口,葛布衣的无形真元力压了过来,让他无处遁形。“老子怕了你不成!”高响怒火中烧,神凝力随即发出,两股能量撞到一起。
  “波波”一连串动听的响声,几个旁观者看到两股能量汇结处的空气凝结成一波又一波的波浪散开,高响全身被紫金色光芒所笼罩,长发向后飘逸,看上去无比的神圣。索朗首先感应到神凝力,浑身惊惧的微微发抖,一股莫明的恐惧感涌上心头,心中骇然:“这是什么能量劲道?”
  约莫半个小时后,高响就感到苦不堪言。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如此强大的高手,全身心起用神丹之中的能量,很快就要告罄了,却又分不出半点意念去摧动小宇宙的神阵来汲取外界的能量。他虽然身具三界之中最为厉害的神凝力,但他修成神丹不久,神凝力还远远没有达到精纯的程度,面对葛布衣这样的修真大高手,当然不会那么轻松了。
  葛布衣却是另外一副模样,只见他身体中的青光时隐时现,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闪烁不定。他此时也是全力施为,不过他修为甚高,真元力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倒没有丝毫真元不继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葛布衣的真元力也渐渐推到距高响不到两米,高响眼看就要支持不了多大一会儿了。
  正当高响处于强弩之末的时候,一旁观战的秦括悄悄来到高响的旁边,飞剑化作一道光影袭向高响的背心。上次偷袭高响不成反而被詹九骢折断飞剑,还是启隐真人耗费了大量心血给修复的。眼看高响到了生死关头,他大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
  高响虽然早就发现了不怀好意的秦括,却毫无办法应对,大急之下,大叫道:“火影,还不出来帮忙?”一分神之下,葛布衣的真元力已经结结实实地落在他的身上。
  一声闷哼,高响的身体在葛布衣真元力冲击下,像是狂风中的落叶般翻滚着撞上防御阵,然后落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几乎在同时,火影从高响的小宇宙之中飞出来,众人眼前一亮,只见一团火球撞上秦括的飞剑,瞬间,飞剑化成一缕轻烟,秦括修炼了数十年的飞剑在火影的高温下被汽化了。
  秦括眼见高响必死无疑,紧接着是自己的飞剑被毁,还没有一丝的反应,火影的身体舒展开来,成为一条一米多长笔直的火线,“哧溜”一声,从秦括的前胸穿过,后背钻出。
  到死,秦括也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的元婴倒没有浪费,当然是便宜了索朗。
  一直没有说话的静儿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为了秦括,她偷偷跑出玄女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
  葛布衣和索朗相视一笑,一起缓步走向高响坠落的地方。
  他们笑得太早了,看到缓缓站立起来的高响,笑容凝结在二人的脸上。
  葛布衣用力摇摇头,彷佛看到了天底下最荒唐、最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修真不久的小子在一个合体期的修真者全力一击之下居然没有灰飞烟灭,而且还好好地活着,在修真界的确是够不可思议的。
  然而,高响的的确确还活着,而且仍在流血的嘴角还挂着那令人厌恶到了极点的笑意。
  “灭了他!”索朗的声音有些发抖,这个高深莫测的小子让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
  葛布衣手心渐渐凝起一个能量光球。
  “住手!”一个声音厉声喝道。
  听了这个声音,索朗浑身抖了一下,竟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葛布衣感到心尖被一个锋利的东西划了一下似的,心神一惊,手中的能量光球也散了。
  一个青衣人凭空出现在索朗和葛布衣身前。来人看上去只有凡人二十多岁的样子,若不是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他应该酸的上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少年。身上的青衣和索朗略有不同,一缕金线从袖口一直到肩头。
  看了这装束,蒙罗星上就是三岁小儿,也会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他就是这颗星球的主宰——青衣阁门主敖飘。
  
  突然而至的青衣阁门主敖飘,在场的人都是心惊不已。他的到来,高响不知对自己来说不知是福是祸,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一点点能量耗尽,终于支持不下去了,再次倒了下去。
  这时,又有十几个青衣阁修真者赶来。敖飘没有理会在场的人,缓步走到高响身前停下,从手中发出一缕黑烟,围着地上的高响的身体飘悠着,黑烟试图想钻进高响的身体,可连续试探了几次,可只要一碰上高响的身体就弹了回来。敖飘脸上显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许久,他收了黑烟,点了点头,随后就有几个青衣阁修真者飞身过来。
  敖飘道:“送他回迎宾馆!”语气低缓,声音却有如女声十分清脆悦耳。
  葛布衣急道:“敖门主……”
  索朗也恭声说道:“门主,这小子十分古怪,留不得!”
  敖飘眉头微皱,索朗低下头再也不敢出声。敖飘淡淡地对葛布衣说道:“葛门主,你可以走了!”
  葛布衣愣了一下,“走?”
  敖飘道:“离开蒙罗星,马上!”
  “你赶我走?”葛布衣的脸色变了,道:“别忘了,我的徒弟纪战就是因为修炼了……”
  敖飘的脸寒了下来,冷冷地盯着葛布衣,道:“你若再多说一个字,恐怕连这斗法场都离不开!”
  在敖飘目光的注视下,葛布衣身上充满了寒意,竟真的不敢再吐出半个字。犹豫了片刻,带着几个徒弟飞身而走,静儿一言不发也跟着走了。
  “索朗,你差点犯了大错,知道吗?”敖飘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平静。
  索朗哆嗦着说道:“我想,以前葛布衣他们曾经帮过我们的忙……”
  “纪战只是一个试验品,而且是他自愿的!”敖飘摆摆手,道:“你向葛布衣提过我们的要求吗?”
  “说过,他说再考虑考虑!”
  敖飘露出一丝笑意,道:“很好!”索朗知道门主一般说谁很好的时候,那个人就非常不好了,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敖飘看着索朗,说道:“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你差点犯了大错吗?”
  索朗摇头。
  “那个自称叫高阳,真名叫高响的,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而且据我所知,也是唯一的一个人!”
  索朗惊呆了。
  忽然,敖飘身体之中冒出无数道的黑烟,迅速将索朗笼罩起来,索朗只来得及发出半声惨叫,就再也没有声息。只有半声,后面的像是被什么给卡断了嘎然而止,接着他的血肉迅速被榨干只剩下一张皮附在骨头上。
  黑烟变得凝练了许多,也黑了许多,慢慢被敖飘收回体内。敖飘原本苍白的脸上,被一层淡淡的黑气萦绕着,许久才隐去,敖飘又恢复了原样。
  一副连着皮的骷髅仍然立在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脸上依稀可以看出那种惊惧的表情。这时,一阵清风吹来,骷髅慢慢化成粉末随风吹散。
  那些跟着敖飘来的青衣阁修真者仍站在原地,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好像没有看到似的。
  敖飘道:“旷离!”
  一个袖口绣着两道金线的中年人飘身过来。敖飘道:“葛布衣就交给你了,要等他离开蒙罗星后!”
  那中年人面露喜色。
  敖飘接着说道:“那高响恢复过来后,立即带他来见我。我想,他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恢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