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高响第二次看到青衣阁主敖飘,两人互相注视着对方许久,谁也没有先说话。高响只有一种感觉:震惊,无比的震惊。
怎能让高响不震惊!他在用神识对敖飘进行试探之后,才知道自己一开始太过小看了青衣阁。他的神识轻易地接近敖飘的身体,立即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东西缠了上来,却使神识无法摆脱。那东西当中含有一种腐蚀神识的力量,使神识竟有一种迷迷糊糊不受控制地想要脱离肉体的欲望。大惊之下,高响意念聚集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终于摆脱了那种恐怖的控制力量。
敖飘微微一笑,道:“修神者的确与众不同!”
听了敖飘的话,高响这次却没有吃惊,既然自己可以看出对方是修魔者,那么敖飘的修为比自己不知高出多少,能够看出自己是修神者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响不知敖飘的真实意图,心中还暗自担忧林清云他们能不能安全离开蒙罗星。
“放心,你的朋友已经离开了蒙罗星!不过,除了他们,恐怕再也没有一个修真者能够走出蒙罗星了!”敖飘说道,他似乎完全明白高响的心思。
高响不知敖飘的意图何在,问道:“昨天你为什么要救我?现在又为什么放过我的朋友?”
“因为我们也许需要你的帮助!”敖飘道。
“人、魔不两立,你凭什么以为我一定会帮你?”高响微笑道,“如果我的朋友没有离开,对你不是更有利吗?”
“呵呵,我想没有那个必要,你一定会答应我的!”敖飘保持着微笑。
高响思索良久,忽然说道:“你不是邀请修真高手前来共同参悟什么神器吗,可以看看吗?”
敖飘右腕微动,一道微光波动,一个保龄球大小的青色球体悬在高响身前。高响微微奇道:“这东西就是神器?”敖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高响探出神识,小心翼翼地接触到那球体,首先发现表面有一层极其厉害的禁制,设置禁制的能量与他在冰原星神阵之中得到的那个圆牌上的一模一样,不过要厉害很多。
“神禁!”高响心中一惊,忽然,一股无比邪恶的气息透过神禁,高响感到心中一悸,神识飞回体内,接着脑中一阵昏眩,心中翻腾了一会儿,险些呕吐了出来。急忙启动神凝力在体内运转了几周,恢复了常态,他稳住心神,道:“里面禁锢的是什么?”
敖飘道:“这点你不用知道,我只需要你解开上面的神禁!”
高响道:“你现在的实力,还用得着我帮忙吗?”
敖飘道:“神禁只有神凝力才能打开,据我所知,你进入过冰原星的神阵,而且你现在小宇宙之中的能量绝非修真者的真元,而正是神凝力!” 高响愕然,直到这时才明白自己小宇宙之中那神秘的能量是什么,思前想后,许久,道:“你聚集这么多的修真者的目的是什么?”
敖飘正要答话,一直悬在那里的神秘青色球体突然若有若无地飘出几缕黑烟,萦绕在球体表面,整个小亭子瞬时气氛一变,高响再次感到那种邪恶的气息,而且比先前的感受更为强烈,急忙摧动神凝力护住身体。
敖飘的脸色更是变得让人无法琢磨,有惊讶、恐惧,还有敬服、迷惑,再加上飘浮着的黑雾,眼中隐隐有红光闪现,看上去显得异常狰狞,和刚才那个俊秀的形象截然不同,好象在瞬间变了一个人。
忽然,那球体表面一道金光一闪而没,连同那诡异的黑烟一起隐入球体,球体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敖飘怔了一下,随即也恢复了常态。
敖飘声音冷了许多,反问道:“修真者历经千年时光潜心修炼,目的是什么?”
“飞升成仙!”
敖飘道:“不错,是成仙!可成了仙又能怎么?到了仙界,还不是和凡人界一样,没有实力永远在最底层!我把他们召集起来,就是想告诉他们,不用飞升成仙,一样可以不死不灭!”
高响冷冷说道:“你说的是修魔吧!”
“不错,就是修魔!”敖飘道,“修魔远比修仙快,而且根本就不用担心修炼的材料,凡人界遍地都是!”
“你所说的修炼材料是凡人吧,你别忘了你曾经也是个凡人!”高响道。
“哈哈……”敖飘一阵狂笑,苍白脸上的黑气忽隐忽现,显得有几分诡异,“只有强者才不会被人欺辱,弱者永远是被吞噬的对象!凡人界是如此,仙界、魔界亦然,这是亘古不改的定律!”
高响想到地球上的“弱肉强食”,知道敖飘说的没错,竟无法辩驳他,轻哼了一声,道:“你以参悟神器为名,召集这么多修真高手,难道就是想一网打尽?”
敖飘笑道:“我只是想帮助他们!”

高响道:“凭青衣阁的实力,想一次性对付修真界那么多高手,你是不是有些自不量力?”
敖飘微笑一下,轻喝道:“旷离!”一个胖乎乎的像是生意人模样的中年人飘身而入,正是带高响到这儿来的那人。敖飘向高响问道:“你可看出他现在的修为?”
高响摇摇头,修魔者和他这个修神者一样,根本无法用修真者的修为层次来衡量。
敖飘笑道:“旷离,告诉他一年前你是什么修为?”
“回门主,分神期!”旷离恭敬地答道。
“现在呢?”敖飘继续问道。
“不清楚!”旷离说道。
敖飘没有继续问下去,却回头笑着对高响说道:“你应该好好感谢他,你的仇敌葛布衣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高响脸上没有表现出应有的诧异,心中的惊骇问道:“那轩明星修真者纪战修入魔道,也是你们青衣阁的功劳?”
“他只是一个试验品,那时修魔之法还不是十分完备,所以他注定要被灭亡,却没有想到是死在一个修神者的手上!”敖飘毫不在意地说道,“你现在认为青衣阁有这个实力了吗?”
高响默然。
敖飘说道:“你既然现在不想解开神器上的神禁,我现在也不强迫你,你可以走了,但最好别离开蒙罗星!”
高响面带微笑,道:“我要想离开,就凭蒙罗星外的禁制,恐怕还难不住我吧!”
敖飘注视着高响的眼睛,道:“你若离开蒙罗星,我就在一天之内杀掉其他门派的所有修真者,如果这还不值得你留下的话,我会将玄女门从修真界除名。听说,高兄弟有个老婆就在玄女门吧!”语气异样平静,好象是在谈论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
高响心中一悸,敖飘准确地抓住了他的弱点。
敖飘微微一笑,眼中闪现一丝得意。
望着高响身形转瞬即逝的方向,敖飘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表情。旷离道:“那小子如果偷偷跑了怎么办?”敖飘摇摇头:“他不会跑的,你没有看出来,在他的心里,有时别人的性命比自己的还重要。”旷离道:“那门主为什么不让他现在就打开神禁,释放出蚀魔球中的魔主?”
敖飘沉吟半晌,道:“我与被困在蚀魔球之中的魔主心意息息相通,刚才在那小子在试探蚀魔球之后,我清晰地感受到,魔主竟发出一种强烈的恐惧,让我都差点不能自已。我担心神禁一旦打开,魔力被销蚀一空的魔主会遇到什么不利,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集中那些修真者的法力试试看能不能打开神禁。”
旷离奇道:“那小子虽然修炼了修神之法,可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啊,以我现在的实力,灭掉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敖飘面色一寒,阴恻恻地说道:“吞噬了他,你的修为就可以迅速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你要不要去试试?”
在敖飘眼中射出的精光注视下,旷离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急忙底下头,恭声说道:“属下不敢!”索朗的死,让他至今感到不寒而栗。
敖飘面色缓了下来,道:“在蚀魔球上的神禁未破之前,谁敢碰他一下,索朗和葛布衣就是前车之鉴!”
旷离一凛,道:“属下谨记门主谕令!”
过了一会儿,敖飘悠悠说道:“神禁一旦解开,那小子无论如何也留不得,假以时日,他必是我们修魔者的大患!”
高响回到迎宾馆,立即有个青衣阁修真者迎了上来,正是整天跟着他的那个毕修,他一直陪着笑脸将高响送到房间.高响心中十分不爽,,见了青衣阁的修真者更是一肚子鬼火,没好气地说道:“你是个修真者,不是奴才,整天跟在我P股后面干什么?”
毕修毫不气恼,笑道:“前辈若是不喜欢我跟着,我这就消失,您有什么需要,敲一下门上的传讯牌,我就会立即出现的!”说完退了下去。
高响呆在屋里越想越心忧,却没了半点对策,正烦躁时,神识感到有两人正向房间这边走来,发现一人正是刚刚离去的毕修,另一人修为极高,却不知是谁。高响心中一阵厌烦,也懒得去查探。
果真,不一会儿功夫,门口就传来毕修的声音:“高前辈,休息了吗?”
高响充耳不闻。
门口寂静了下来,高响正窃笑时,一个厚重的声音传来:“小兄弟,故人来访,连门都不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