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终于到了大会召开的这一天。一大清早,方端和莫瑞就来接高响。高响一脸的不爽,一言不发地跟着二人向大会地点飞去。
来到青衣阁内城的中央广场,虽然早有预料,高响还是被参会人数之多而吃惊不已。只见宽广的广场中央搭起一座平台,前面密麻麻地坐着一片修真者高手,人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个个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修真界的高手云集在一起,这是十分罕见的,看来,想一睹神器的修真者大有人在。
高响随着方端来到平台前,见设了十几个软椅,是专门给大门派的掌门或是高手设的。已经就座的各门派高手装束不一,个个满脸倨傲之色。中央的那个却空着,不知是留给哪个大人物的。
高响见丘处机也坐在前排边上,向他挥挥手,丘处机点头示意。
方端带着高响来到那中央的空座前,道:“前辈,这是专门给你留的!”高响愕然,没想到那个大人物竟然就是自己,随即就明白了青衣阁的企图,心中骂道:“妈的,敖飘想让老子和整个修真界对立起来,老子就坐他一回首座,看能怎么样?”随即大刺刺地一P股坐下。
所有修真者都是一愣,没想到青衣阁竟将首座的位置留给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人群之中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其中有不少在距冰原星不远的无名星球上见过高响,那是高响还不过是元婴期的修为,没想到几年竟看不出他现在到底有多大实力,居然还被青衣阁安排坐到首位,不禁惊奇不已。其他人不知高响的身份,四处交头接耳地打听着,待知道高响就是这几天传闻灭了启隐真人和葛布衣的高手时,又是惊讶,又是不服。
高响右侧的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鼻孔里“哼”了一声,显然对青衣阁的安排十分不满。高响笑着对立在身旁的方端说道:“你们青衣阁招待也太不周了!”方端一凛,忙躬身说道:“前辈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方端这就去办!”高响笑道:“那位前辈鼻子不舒服,可能是鼻炎之类的病,你们也不知道去弄点药给治治!”方端暗自好笑,不知如何做答是好。
那老者冷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高响正要出言反击,突然,一股无形能量从老者身上传了过来,暗骂了声:“无耻!”站立起来摧动神凝力迎了过去,“波”的一声轻响,两股能量碰到了一起,空气凝滞了,高响座下的椅子瞬间被压成粉末,一旁的方端被相撞产生的冲击波逼的连连后退。奇怪的是,在两人所发出的能量之下,那老者座下的椅子却完好无损,看来他是顾及身份,提前用真元力护住了软椅。
两人僵持了五、六分钟,高响忽然望着老者咧嘴笑了一下,那老者愣了一下,座下的软椅的一脚忽然折断,老者猝不及防真元力顿时失去了控制,身体微微晃了一下。正在他一分神之下,高响的神凝力汹涌而至,老者匆忙飞身而起,好不容易才躲开了高响神凝力的攻击范围。
众修真者不明就里,见那老者莫名其妙地高高飞起,一阵哗然。
那老者在半空停了片刻又飘身落地,怒声喝道:“谁暗算老子!”眼睛却盯着毕修。
高响笑道:“毕修啊,你们青衣阁怎么搞的,连把好椅子都没有,害的这位前辈平白无故地表演了一次飞行术,还没人鼓掌欢迎,真是让人家白费力气!”他知道是毕修在一旁做了手脚帮了他一把,所以出言调侃那老者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毕修面上不动声色,道:“实在抱歉,我这就让人去换一把椅子。高前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在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大高手流云派掌门风行远前辈!”
高响微微颔首,算是认识了,他倒不是妄自尊大,而是生来就见不得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所以对这个修为是合体期、修养却不如凡人的风行远一点也不感冒。
风行远见了高响那幅爱理不理的样子,刚才又使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心中如何不怒?冷声说道:“小子,狂妄的可以啊,有没有胆量到斗法场和我比划几下!”
高响暗暗摇头,心中叹道:“修真者的心胸狭窄到如此地步,还能叫做什么高手?马上就要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吹胡子瞪眼地找架打,真是不知死活!”口中却笑道:“看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像是一个好斗的公鸡似的!想打架是不,我奉陪到底!”
风行远的脸变绿了,双手连连掐动灵诀,空气在他头顶上迅速凝结成一个怪兽的形象,看上去似虚似真,却又无限杀机暗藏其中。高响看了心惊不已,这老东西虽然心胸狭窄,化虚凝物的法术却快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下不敢有丝毫大意,提起神凝力心中默划了一个攻击阵法全神戒备,准备应付风行远的一击。附近的修真者纷纷远避,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从地面飞到空中观看。
二人正一触即发之时,毕修却闪身跃入二人之间,原本堆笑的脸上布满寒霜,冷冷向风行远说道:“风掌门,你未免不把我们青衣阁当回事了吧!”
风行远无奈之下收了法术,问道:“此话怎讲?”
毕修道:“高前辈是青衣阁的贵客,门主说过,谁跟高前辈过不去,就是跟青衣阁过不去!若要想比试,大可以在这次大会之后,不过我想提醒一下风掌门,在高前辈面前你是拣不到半点便宜,启隐真人和葛布衣就是被高前辈毁得干干净净的!”
这时,丘处机也赶了过来,道:“这位高小哥是贫道的故人,还请风前辈海涵!”
风行远虽然心胸狭隘,修为却不低,当他听到高响就是这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人时,这才仔细打量了高响一番,越看越是心惊,联系到刚才高响发出的那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精劲能量,知道毕修所言不虚。他却不知道,以高响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同他这个合体期的高手相抗衡。风行远悻悻地坐到刚刚送过来的软椅上,阴沉着脸一言不发。高响却希望事情闹的越大越好,这样时间就越久。那两个仙人到现在还迟迟没有现身,恐怕今天这事情有些不妙。众修真者见一场好戏就这么散了,扫兴地回到原来的位置。
正当高响心急如焚的时候,旷离出现在前方的平台上,纷扰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旷离扫视了人群一圈,这才不疾不缓地说道:“诸位,大家都知道此次大会的目的,客套话在下就不多说了。青衣阁机缘巧合之下,得了神器,本门不敢独占,所以邀请众位高手前来共同参悟。但神器之上有神所设的封禁,所以首先必须先要解开神禁。现在高手众多,人多了反而不妥,所以青衣阁先从众高手之中挑选了十名,如果还不行的话,到时再增加人手。一旦神禁打开,参与者解开神禁的高手们可以优先参悟神器!”
前排就座的修真高手面有得色,后面席地而坐的绝大多数修真者却大失所望,发出一阵嘘声。
高响不知道强行打开神禁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却又无法阻止,连忙传音给不远处的丘处机道:“丘真人,如果青衣阁挑选的人之中有你,找个借口推辞掉,切记!”丘处机微微点头。
旷离大声报出挑选出第一批解开神禁的人,基本上都是前排就座的大门派修真高手。当报到龙门派丘处机时,丘处机作出一副痛苦状,道:“实在是运气不佳,自从到了蒙罗星,我就有些水土不服,觉得浑身都不对劲,所以这个好机会只能拱手让给别人了!”
高响听了险些笑出声来,心道:“这老牛鼻子也真够逗的,什么理由不好编,居然来了个水土不服?修真者也会水土不服,哄鬼,鬼都不信!”
丘处机的话刚落音,就有数十个修真者争先恐后地要去,最后旷离挑选从中一个顶替丘处机,却没有人去理会丘处机那十分拙劣的谎话。旷离一共报出了十二个修真者的名字,当中却没有高响。
高响不知青衣阁弄什么明堂,也不做理会。那风行远也在十二人之列,朝高响得意地哼了一声,然后飘身飞到平台之上。高响心中轻叹一声,微微摇了摇头。“你认为他们打不开那神禁吗?”身后一个声音传来。高响没有回头,他已经感受到了来人是谁,道:“敖门主,你应该知道,修真者是无法打开神禁的!”
身后的敖飘说道:“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高响沉声说道:“会试死人的!”
敖飘笑道:“天天都有人死,只要死的不是我,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也一样吗,明知道那十几个修真者面临死亡的危险,你不也在坐视吗?”
高响无语做答。自己阻止丘处机,为什么没有去阻止其他人?
这时,平台上的蚀魔球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台上的十二个修真者眼中露出贪婪兴奋的神色,面对神器,谁不想据为己有,即使得不到它,能够参悟出一些修真者所无法了解的东西,那也就不虚此行了。却没有人意识到,青衣阁为什么会如此大方地奉献出神器让他们参悟。
十二个修真高手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同时出手了,十二道真元力划出十二不同颜色的光芒落在蚀魔球之上。神禁立即被触动了,蚀魔球表面立即释放出万道金光,紧接着一股天地间无以匹敌的能量爆发出来,十二个修真高手顿时感到压力铺天盖地地涌来,一起被迫倒着飞离地面,真元力却不敢有半点松懈,每人都存有一样的心思,生怕自己一松劲,被合力勉强抵挡住的压力会找到一个突破口,一下子全都落到自己一个人身上,所以虽然个个苦不堪言,将体内真元发挥到了极至,却都咬牙苦苦强撑着。
台下的修真者看到这令人眩目的一幕,无不心惊肉跳,高响心中更是有不同的感受:“没想到这神禁比原先预料的要厉害的多,那禁锢火影的圆牌上的禁制与之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平台上僵持了十几分钟,蚀魔球缓缓升起,表面释放出的金光也变了颜色,隐隐被一股黑气覆盖,光华黯淡了许多。
看到敖飘和所有青衣阁修真者一样眼中都闪动着异样的光彩,高响的心悬了起来,黑气是魔的标志,难道里面禁锢的魔就要突破神禁了?
那十二个修真高手此时已到了强弩之末,眼看就无法抵挡神禁散发出的能量了。就在这时,那股能量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反而变成一股强大的吸引力,高手们措手不及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起向蚀魔球飞去,然后围着球体挤成一团,看上去滑稽至极。
平台上的突然变故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不好!”高响刚刚叫了一声,一连串惨叫声从平台上传了下来,只见那些高手们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身体急速干瘪下来,没一会儿功夫,就变成穿了衣服的纸人一般,一阵飞吹来,没有了肉身的十二件衣服被吹的飞了起来。
十二个修真高手竟然在片刻之间被吸干身体所有能量后灰飞烟灭,肉身连半点都无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