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蚀魔球离地三尺静静地悬着,散发出的绚丽的光芒,在高响的眼中却是那么诡异、恐怖。
敖飘心中十分奇怪,这个修神者面对如此重大的抉择,却显得是那么的平静,让他渐渐有些欣赏这个修神者了。“唉……”敖飘心中一声叹息,他十分清楚,神魔一旦出世,决不会容下自己的天敌的,他心中对即将毁灭的高响竟产生了几分不忍。
敖飘轻声喝道:“你可以开始了!”
高响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我是要开始了!”,说完,双手紧紧地捧住蚀魔球,敖飘惊讶地发现,他的眼中竟流露出异样的光彩。
敖飘忽然觉得自己的魔心突然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像是有人用针尖在心头戳了一下,紧接着受到蚀魔球之中传来的那股气息的感染,一种曾经有过的强烈恐惧感笼罩住自己,“这是为什么,魔主为什么会对这个修为尚浅的修神者产生如此强烈的恐惧?难道我做错了吗?”
蚀魔球突然光芒大盛,那种青色和金色相互交织的神秘光芒让敖飘无法自控,在光芒的照射下,那种恐惧感更加强烈了,到了几乎让他彻底崩溃的边缘。凭借最后一丝魔力,敖飘奋力向后飘出,终于逃出光芒照射的范围,他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着,魔心已经缩成一团。再回头看青衣阁众修魔者,那些修为高的倒还没什么,稍低的倒了一大片。旷离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门主,是不是有些不对劲?”敖飘没有理会他的话,注视着高响手中的蚀魔球,脸上表情阴晴不定。
这时,蚀魔球释放出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高响的身体却亮了起来,只见他双目紧闭,长发向后飞扬,一抹一抹金、紫、青三色混合成的流光在他的身体上下流动,看上去异常神秘,却又让人心折。
所有人都忘记了时间的存在,都变成了傻子、呆子。
蓦地,高响身体迸射出一团刺目的光芒,然后转眼即逝,蚀魔球变成了浓墨一般漆黑,原来的光彩几乎被黑色浸染透了。
敖飘的魔心再次激烈地跳动起来,这次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激动,他知道,神魔就要脱离神禁的束缚了。
这时,高响的身体忽然急速膨胀起来,体内发出的光芒将他照成透明人,看他的样子异常痛苦,好象身体随时要爆开一般,一条火红的三尺长的东西脱体而出,闪电般射向空中,快的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高响此时已经到了即将爆体的边缘。
因为他启动神丹汲取了外界的能量,打破了神丹之中原有的两股能量之间的平衡,刚才射出来的那条火红的东西就是火影,它已经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提前逃走了。
高响这次汲取的不是普通的能量,而是纯正的神之能量——神凝力。这神凝力不是他修炼出来的,而来自于蚀魔球上的神禁。
这就是高响想到的唯一解决办法。
蚀魔球表面被神凝力所禁制,而且蚀魔球本身就是一件神器,也蕴涵着极其厉害的能量,所以高响就决定启动神丹,汲取神禁和神器之中的能量来提高自己,这样才能与即将出世的神魔做一次生死较量。
他这么做,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他自己心中十分清楚,一旦失败的结果就是爆体身亡。但他还是决定这么做,即使爆体,也要与神魔同归于尽。高响心中比敖飘还明白,神魔一旦出世,第一个丧命的人就是自己,所以更加促使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一条路。除了先前丧命的那些,绝大多数修真高手已经安全离开,这是他唯一感到值得安慰的事情。
这时,他身体内的能量已经饱和到了爆体的界点,就在这关键时刻,他想到了在迷仙大阵之中那毁灭纪战的惊天一击,然后意念驱使着他又那么做了。
随着他奋力一拳击出,一个各种颜色不断变幻着的光球脱手而出,高响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掏空了一般,用尽仅存的最后一丝能量,做出了明智的选择——瞬移,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阵眩目的金光闪动然后,高响已经瞬移而去。
蚀魔球的颜色越来越浓,浓的像是要滴出墨来,阵阵怪异的哭号声传了出来,眼看神魔就要突破神器上的最后一点束缚,这时,高响发出的光球撞了上来。
没有任何声响,光球紧紧包裹住蚀魔球,蚀魔球立即变成了一种十分古怪的颜色,浓墨在里面不停地翻滚着,极力地想从包裹之中脱离开来。
敖飘和所有青衣阁修魔者一样,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占据着心头。
片刻之后,高响用神凝力发出的能量球终于爆开。顿时,天地为之动容。先是万道具有实质性的光芒挟着无比凌厉的劲风四下射出,那些碰上的青衣阁修魔者就倒霉了,来不及哼上一声就灰飞烟灭,留下的仅仅是一缕清烟,其余的更是吓傻了似的,呆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紧接着,一股浓烟冲天而起,片刻功夫就将天空染成漆黑一片,阵阵凄厉的鬼哭声、怪笑声夹杂在一起,听在耳中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整个星球转瞬间变成了诡异、阴森的地狱。
惊魂未定的旷离飞身来到敖飘身边,颤声问道:“门主,这是怎么回事?”
四周一片漆黑,看不清敖飘的脸色,但可以想象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他静静说道:“魔主脱离了神禁的束缚了?”
“魔主?在哪里?”旷离奇怪地问道。
敖飘道:“这整个星球上都是!魔主被高响那可恨至极的小子用神凝力炸得散形了!”
旷离道:“那么魔主不是……”后面的话他没敢说出来,但那意思谁都明白。
敖飘道:“放心吧,在这一界,魔主是不死的,他很快就要凝形了!”
像是为了验证敖飘的话,天空忽然渐渐亮了起来。亮光的源头却不是太阳,好象直接从空中凭空出现的,光的颜色跟血一样红,辉映的整个大地如同沐浴了一场血雨,一切都变成了血红。
不知过了多久,空间里的血色和黑气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血色云团,在半空不停地收缩膨胀着。
旷离发现敖飘的眼睛突然之间冒出血红色的微光,道:“门主,你怎么啦?”
敖飘说道:“魔主发出讯息,他的魔力被神凝力销蚀一空,已经没有能力聚形了,他需要我们的帮助!”
旷离愕然,道:“我们能做什么?”
敖飘盯着旷离忽然笑了,笑得是那么阴森,让旷离顿时毛骨悚然,下意识地向后漂移了几丈,可是已经晚了,敖飘的右手忽然暴涨,变成了一条似乎可以无限延伸的长绳,旷离没有反抗,也没有能力去反抗,瞬时被紧紧缠住,随即被禁锢了,然后被抛向半空。
敖飘双手开弓如法炮制,转眼间就有十几个青衣阁修魔者被抛向半空,随即和旷离的下场一样,被那团血色云团所吞噬,隐隐传来他们的一声惨叫,然后又嘎然而止。地面上尚有上百青衣阁修魔者见势不妙,纷纷逃窜而走,谁也不愿成为神魔的祭品。敖飘却停止了举动,静静地注视着那云团。
那血色云团在吞噬了那些修魔者之后,获得了他们的能量,急剧地收缩成一幢房子大小,颜色变得更加鲜红了,红的让人心悸,像是要滴出血水来。
敖飘被魔怔了一般,缓缓飞到血团前,血团像是找到了依靠,瞬时将敖飘的身体包围起来,敖飘隐没其中。
时间过的飞快,十几个小时后,血团消失了,空中显现出一个人形红影,似是虚无,又像实质的东西,面目依稀是敖飘模样。“嗷……”红影发出一声十分怪异的啸声,顿时天色一暗,天空之中滚滚乌云压的很低,几乎快要接触到地面,一浪接着一浪的怪叫声传来,游离在天地之间不计其数的阴魂、魔煞纷纷汇聚而来,径直钻到红影的体内,红影原本有些虚无的形体渐渐变得更加具有实质性了。
顿饭功夫之后,天地间风平浪静,那个红影终于凝聚成了人形,赤身裸体地悬在半空中,面貌与敖飘一模一样,只是脸色更加苍白了,那是一种碜人心扉的白,他的眼中不时射出血红色的光芒,身体表面萦绕着淡淡黑气,体内隐隐传来撕心裂肺般的惨号声。他已经不在是那个修魔者敖飘了,确切地说,他只是仅存的敖飘的躯壳,他的内在和他的思维等一切都是神魔的。
“嘎嘎嘎……”“敖飘”一阵狂笑,引得天象又是一变,许久笑声才停止,他指着天际得意地说道:“创世神,你禁锢我万年时光,现在我还不是出来了,你能奈我何?整个人界从此任我恣意妄为,等我吞噬了所有的人族和冥族,三界还不是我的?到那时,我就是天地间最大的神,我就是一切的主宰!嘎嘎嘎……”
“敖飘”狂笑了许久,稍微思索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一界居然还有修神者!高响,你这个卑微的人族,害我非得借助别人的躯壳才能聚形,那么,你就是我聚形后要吞噬的第一个人!”他在获得了敖飘的躯体的同时,也获得了敖飘的思维和记忆。高响在他即将脱困时的那一击,让他记忆犹新,而且消耗了他绝大部分的魔力,要不是敖飘及时帮助他吞噬了十几个青衣阁修魔者,又借助了敖飘的肉身,他根本就不可能聚形。那样的话,他将永远游离在宇宙之中,成为没有任何魔力也没有任何思维的魔煞。是以,他的意识之中恨极了高响,现在最大的欲望就是一口将高响吞掉。
“敖飘”眼中射出血红色光芒,仰望天空,许久,一丝狞笑浮现在他的嘴角,“高响,你是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