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神魔摩休风驰电掣般冲了回来,冲着邀月神吼叫道:“我答应你,快把我送到那该死的魔界,这连一个鬼影都不见的虚弥界我片刻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他却忘了,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鬼。
邀月神对着他发出一阵波动。
摩休不耐烦地叫道:“别在那儿罗里罗嗦的,你们人类怎么都一样的德行,神人也是这样!”他浑身黑雾乱飘,显然魔心十分烦乱。
邀月神向高响伸出手,“说道”:“借逆天轮一用!”
“你要打通去往魔界的通道吗?”高响问道。心念一动,逆天轮出现在手中,缓缓飞向邀月神。
邀月神没有答话,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逆天轮,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过了许久,逆天轮上忽然红光连连闪动,附在上面的火影“忽”地一下腾飞起来,绕着邀月神当身体盘旋着,邀月神微微点点头,火影径直飞落到高响的肩头。
高响欣喜不已,仔细打量了这小东西一下,发现从表面上看它没有化形成火麟兽之后那么威风,看上去却比以前凝练了许多,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只是它没有理会高响,小眼睛死死地盯着邀月神,眼神显得十分地敬畏。
这时,逆天轮从邀月神手中缓缓升了上去,随着高度的提升逆天轮的体积也不断扩大,最后在距头顶百丈的地方停下不再上升。
高响顿时精神一振,开玩笑,神人出手,那可是万年都难逢一次的,这样的机会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错过的。
逆天轮的这次开启,与上次截然不同。
邀月神右手指向逆天轮,从指尖发出一道纤细的紫色光线连向逆天轮的一个光点之上,一阵震颤的“嗡嗡”声传来,声音就像昆虫在急速地挥动着翅膀,紧接着,逆天轮骤然亮了起来,边缘放射出数道不同颜色的光芒,像是舞台上的灯光一样将摩休罩在其中,虚弥界的那种特有的灰色被变成了一种奇怪的颜色。摩休的脸庞在七色光芒的辉映下,显得多了几分神秘,少了几分神魔的唳气,他的表情也十分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邀月神收手了,静静地观望着逆天轮的变化。
逆天轮慢慢自转起来,然后速度逐渐加快,最后快的只能看到一个发光的大圆盘,空间里顿时呈现出一种异常沉闷压抑的气氛,空间也好象被凝滞了一般。让高响感到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般沉重,心神也跟着剧烈地跳动起来,迫使他习惯性地摧动神凝力来抵御这种不适,心念动时神丹跟着启动了,高响这时才发现自己原本干涸的神丹此时竟然能量充盈。稍一思索,就知道这是邀月神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帮助了自己,心中十分感激,同时对神人高深莫测的神力又多了一分敬佩。
毫无先兆,逆天轮突然停止了自转,高响看到逆天轮周边的空间一阵扭曲变形,接着眼前的景象已是大变,逆天轮消失,一个由一个连着一个的五光十色的光环组成通道形成了,通道蜿蜒看不到尽头,那些光环上一抹接着一抹的流光在上面淌过,看上去异常绚丽。通道口的直径大概有二十来米,中间黑洞洞的,显得有几分神秘。
正当高响又惊又奇的时候,忽然感到肩头的火影浑身散发出异常紧张的气息,身体缩成一团微微发抖,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邀月神毫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身边。接着,高响发现凭空出现了一个淡淡紫红色的光罩将自己与外界隔离起来,知道这是邀月神为自己设的防护罩,“难道打通魔界通道会有什么危险?”高响暗道,心中既紧张又倍感刺激。
神魔摩休眼中红芒闪动,狠狠盯了邀月神和高响一眼,显然,邀月神把他送往魔界,他一百个不愿意,至于为什么仇恨高响,那理由可就多了。
摩休正准备飞入通道,高响感到邀月神发出一阵波动,知道他是在对摩休说话。果然,摩休停了下来,怒声说道:“又怎么啦!”
邀月神又是一阵波动。
“嘎嘎……”摩休一阵怪叫,不过这次高响听出了怪叫中竟含着十分的兴奋之情。“嘎嘎,虽然你帮我,但别指望我会感激你,嘎嘎……”摩休哇哇叫道,接着,血魔刃从身体里飞了出来,那魔器上飘荡着黑气,隐隐露出血红的本色。
摩休魔眼红光闪烁,死死地盯着通道口。
高响奇道:“神魔在等什么东西吗?你刚才对他说了什么?”
邀月神“说道”:“通道一旦大开,魔界的魔类就会蜂拥而至,摩休就是在等那些从魔界的来客。以神魔现在的实力到魔界,一个魔力稍强一点的大魔头就能把他吞噬,所以必须让他吞噬一些魔力较弱的魔类,让他迅速恢复魔力。”
高响更加觉得奇怪来,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要帮助摩休?应该想办法毁灭他才对啊!”
“……”这是高响脑海中感受到的邀月神的波动,“……”的意思就是他不愿说,或是什么意思都没有。
正当高响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时,阵阵“呜呜”的奇怪声音从通道口传了出来,像是有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接着,缕缕黑烟从通道口袅袅冒出,高响心中冒出个奇怪的想法:那通道就像是一个大烟囱,不过烟囱的下端不是炉灶,而是让人谈之色变的魔界。
“烟囱”冒出的黑烟越来越浓,当中夹杂着各种古怪而又难听的声音,一直注视着通道口的摩休口中不住地嚅动着,像是在吞咽着口水似的,眼睛却越来越亮,射出的红芒吞吞吐吐,映得原本毫无血色脸更加恐怖,一直悬在头顶的血魔刃也是血红的光芒大盛。
滚滚黑烟忽然剧烈地翻滚起来,随着一声声凄厉的尖叫,不计其数的阴魂冲了出来。
摩休却仍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高响奇怪地向邀月神问道:“这么好的食物在老魔面前,他为什么无动于衷?”
邀月神“笑道”:“这些都是被魔化了的小小的阴魂,摩休还看不上眼!”
那些阴魂刚刚钻出浓烟,就无头苍蝇般四处乱窜,有的一头窜到血魔刃的红光照射范围,立即就无力挣扎,很快就消失在红光之中,有的撞上魔类的老祖宗摩休身边,随即就被他张开大口吞噬掉了,还有的飞窜向高响和邀月神,刚到十丈开外就再也无法近身,尖叫一声逃走了,更多的则在虚弥界广阔的空间里四处飘荡。
神魔摩休不耐烦了,发出一声怪异的长啸,尖利的声音在空间里引起一阵震荡,血魔刃红光大盛,使空间方园百里的范围都被染成血红色。那些被魔化的阴魂听到了神魔的召唤,争先恐后地飞向血魔刃,不一会儿工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血魔刃变得更加红了,那是一种碜人心扉的血一般的红。
这时,通道口的黑烟忽然翻滚着急遽向内收缩,片刻之后就消失的一干二净。摩休的身躯突然暴涨,变成了一个十几米高的虚影。高响正奇怪时,脑中又是一阵波动:“魔头要出现了!”
邀月神的“话”刚刚落音,通道口涌出鲜红的血浆一般浓稠的东西,接着在那里翻滚着流淌出来,然后堆积起来,活物一般扭动着,眼看就要凝结成形了。
高响看的触目惊心,问道:“那是什么?”
邀月神一阵波动:“魔的一种,叫血魔!”
“嘎嘎……”摩休兴奋地怪笑起来,身体随即化形成一团黑雾飘了过去,立即粘上在血魔尚未成形的血浆上面。
那东西还没有聚成实质性的形体,就被摩休化成的黑雾团团裹住,剧烈地挣扎起来,想要摆脱黑雾的束缚,像是一大块黑布下面包裹着一个活着的东西。没多久,黑雾慢慢凝结起来,摩休恢复了人形的模样。
吞噬了一个魔头后,摩休的魔力大增,只见他通体变成了血红,眼中射出的红光更盛,简直成了一个血人,许久,血红色才慢慢被他敛入体内,又变回了敖飘的那副模样,他这才算是完全将吞噬的血魔消化了。
通道口再次热闹起来。
一阵剧烈的抖动,接着是一声怪异的怒吼声,高响顿时觉得毛骨悚然,这声音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再看摩休,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高响也紧张起来,随即就为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而奇怪,自己怎么担心起这神魔起来了。
“这次出来的是一个大魔头,摩休现在的实力恐怕难以应付!”邀月神“说道”。
高响再次紧张起来,道:“怎么办?咱们要去帮他吗?”
“你要想去试试魔类的手段也可以!”邀月神微微笑了,高响受到这种气息的感染,心中跃跃欲试,可转念一想自己根本就没有对付魔类的法宝和攻击法门,有些死皮赖脸地向邀月神说道:“神啊,你有什么好的神器给我一件,不然上去岂不是送死吗?”
邀月神微微“笑道”:“神人对敌是不用神器的!”
高响奇道:“那用什么?还有比神器更厉害的东西吗?”邀月神神秘没测地点点头,“当你成为神的一份子的时候就会明白了!”这句话引得高响的心神剧烈地跳动起来,心中喃喃说道:“难道……难道我真的……”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脑中又出现了邀月神的“声音”:“不要多想!你有更合适的对付魔类的手段,就是你那赤电剑!”他能够进入高响的记忆库,知道赤电剑当然就不足为奇了。
高响苦着脸说道:“赤电剑对付那些一般的阴魂魔煞还行,去对付魔头,有用吗?”
邀月神微笑,道:“你试着把剑体内的攻击阵法用神凝力划出来,那阵法是仙人的攻击手法,用神凝力使出来,对付魔头应该是绰绰有余!”
高响顿时恍然大悟,赤电剑主要是靠那攻击阵法来将能量转化进行攻击的,有了神凝力这种强大的精劲能量,剑体根本就再也发挥了原来的作用,反而限制了阵法的发挥。随即就想信手拈来,邀月神“笑道”:“呆会儿再试吧,大魔头出来了,你去对付他身下的魔兽!小心,别把那通道给震塌了!”
“咵!咵!”一声接着一声巨响从通道之中传来,接着通道一阵剧烈的震动,组成通道的各色光环也被震的忽明忽暗。高响暗自心惊:“这是什么怪物,听声音应该是个庞然大物,可这么狭窄的通道怎么能够容纳的下?”他顿时有了几分怯意,决定先看看再说,对付自己从未领教过厉害的魔兽还是小心点为妙。
摩休眼中显露出既兴奋又紧张的神色,忽然收了血魔刃,接着将形体也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