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终于在玄女门外看到了活着的人,如果那还能被称之为“人”的话。
放眼望去,玄女门所在的山峰周边延绵数十里的范围内,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高响不用细看,从人群和空中弥漫着的黑气就可以判断,这些人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意识,魂魄和肉体全都被魔化成为不折不扣的魔体。空中还有许多以极其缓慢的速度飞行着的魔体,他们是被魔化后的修真者。
透过魔气,高响发现玄女门上空的防护大阵还完好无损,心中的巨石终于放下,既然这么多的魔体重重围在这里,说明还有活着的人在防护阵之内。不过那防护大阵已经是全力开启,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高响毫不犹豫地护住身体飞身落在山门前,立即有不计其数的魔体疯狂涌了上来。
高响取出赤电剑,这次他没有用闪电去进行攻击,只是用神凝力逼出三尺来长的赤芒,然后挥动了一圈。一阵轻响之后,一圈魔体还没有倒下,瞬间就灰飞烟灭了。
前面的魔体刚刚消失,后面的前赴后继地涌了上来。
赤电剑一次次挥动,赤芒在蜂拥而至的魔体之中显得是那样的微弱。
高响的头皮开始发麻了,正是因为他不想大开杀戒,所以才没有使用威力极大的杀着,虽然这些魔体已经完全丧失了本性,仅存的欲望只有吞噬一切有生命的个体,使自己不断强大,他们已经成为人类的天敌,杀死他们是天经地义。
但他们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同类。
这时,空中已经有数百个修真者被魔化后形成的魔体压了下来,身上散发出的魔气和空中的魔气混合在一起,像是一片乌云压顶。
高响长叹了一口气,紫电在手心结起。
紫电像是一根巨大的神鞭扫过,在黑压压的魔体之中撕开一道大口子,那些凡人被魔化的魔体没有发出任何声息,在紫光之中消亡。空中的魔体因为是修真者被魔化后形成的,感知能力比一般的魔体要强很多,是以立即感受到了紫电之中蕴含的神凝力,正是一切魔类的致命克星,纷纷急速向高空回撤。
紫电终于因为能量的耗尽而消失了,高响看到眼前数里内的魔体被消灭的一干二净,后面的魔体仍然无所顾忌地向他冲了过来。
那些魔体的数量在百万以上,一下子如何能杀的完?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向山门走去。
玄女门的防护大阵是高响的师祖正阳真人所设,所以高响对此再也熟悉不过,知道这大阵一旦开启,就会将整座山峰罩住,防护能力极强,以修真者的实力是很难强行突破的。唯一的弱点就是山门,因为总要留一个出口才行,所以那地方是用临时布起的一个小型防御阵封堵住的。
高响决定从山门强行进入,破掉门口的防御阵之后再重新修补上。用神识大致地探查了一下,高响笑了笑,这防御阵的防护能力对修真者来说已经算的上很不错了,但对现在的高响来说,要想破掉它简直是举手之劳。
看到这山门,高响回想起詹九骢带着骆琬和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 想到静儿那副“老虎”般的蛮横和敏儿绵羊般的腼腆,他忍不住微微笑了。可又想到短短的时间里,詹九骢已经死在了冰原星的神阵之中,静儿已经神经错乱,骆琬和敏儿现在生死不明,心底又涌起一阵痛楚
“世事难料,凡人是如此,修真者也是一样,真不知再过许多年之后,又有多少朋友和亲人会离自己而去,那样的话,即使修成了神,又有什么乐趣可言?”高响在心中叹息一声,举步向山门内走去。
身体上紫金色的光芒连连闪动了数次,“波波”几声轻响之后,玄女门山门上的防护阵在高响的神凝力之下生生被破掉了。
高响眼前一亮,紧接着数道剑光激射而来。
微微愣了一下,高响随即明白里面的修真者误会自己是入侵者,长啸一声身体已经飞离地面,避开了袭击。正准备开口讲话,那些飞剑化成的光影如影随形地袭了过来。
高响心中一丝愠怒,这些修真者怕是真的被那些魔体吓昏了头,自己这个样子像是魔体吗?随即身体离地悬着,等待着那些飞剑的到来。眨眼的工夫,剑光射来,高响看都没看,左右手开工,连连在空中抓了几下,六柄飞剑已经被他抓在手中。他曾经看过詹九骢抓秦括的飞剑,这时是一时兴起,胆子也是大的可以,竟一次抓了这么多飞剑,这能力比詹九骢当年又高了许多。要知道,如果不是修为比对方高出太多的话,象他这么凭空去抓敌人的飞剑,稍有差池就反被飞剑所伤。
飞剑在高响手中连连抖动,极力地想挣脱他的手掌,引得高响双手上各色光芒乱闪,高响呵呵笑道:“这是谁的破剑,怎么到处乱扔?”
只见山门内六个修真者修为都在元婴期以上,此时的心中可想而知惊骇到什么样的程度,他们还从未见过伸手就能抓住飞剑的手法和实力,而且还是一次抓了六柄飞剑。急忙全力催动真元,试图收回自己的飞剑,可在高响的神凝力控制之下,又如何能够办的到?六人徒劳地试了数番,终于方寸大乱,体内真元力也无力后即,最后瘫坐在地方抓起能量晶石狂补体内的消耗。
高响还想戏耍一番,心神忽然一阵猛烈的跳动,抬头就看见半山腰有大批修真者急速向山下飞来,高响的心神在突然之间有些魂不守舍,扔掉手中的飞剑,高声叫道:“琬儿,你在那儿吗?”话还没有落音,身形已经化作一道流光,闪电般冲向山去。
他和骆琬有过肉体和心灵上的交合,所以对骆琬有着特别的敏感,当那些修真者出现时时,他就感应到骆琬的存在。
高响的感觉当然不会出错,在那群飞身飘下的修真者前猛地收住身形,立即就有一个娇小的身影扑了上来,一头扎进高响的怀中,嘤嘤哭了起来。
高响心中荡漾着愉悦和怜爱之情,手轻轻地抚摸着怀中那女人的一头青丝,呵呵笑道:“琬儿,你都是元婴期的修为了,怎么还这么爱哭鼻子,这样可对修行不利啊!我们只是几天没有见面而已,也不至于激动到这个地步吧……”猛地想到有些不对,奇道:“咦,真是奇怪,我记得上次在蒙罗星上你还不过是灵寂期的修为,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一下子飞跃到元婴期?”
骆琬止住哭泣,抬起头,吃惊地问道:“短短的几天?从蒙罗星分开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二十三年了!”
高响大吃一惊,自己明明记得从蒙罗星逃走后,没多久就利用神器逆天轮进入到虚弥界,然后又返回凡人界,不过是几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怎么会是二十几年的光阴?难道虚弥界的时间比凡人界过的快?或者是那些时间在空间通道里给丢失了?
骆琬见高响满脸疑惑,擦了把眼泪,笑道:“大哥,这么长时间你上哪儿去了?”
高响眨眨眼睛,呵呵笑道:“我和一个漂亮姑娘在一起,谁知不知不觉之中竟过了二十几年!”
骆琬笑道:“那姑娘是谁啊,怎么没带回来?我该叫她姐姐呢,还是叫妹妹呢?大哥这样的人,身边一定得十个八个漂亮姑娘伴着才行,一个怎么够?大哥要努力啊!”
“我服了你了,你这丫头为什么就不知道吃醋呢?”高响立即头大如斗,以后还是不和她这样的玩笑了,因为根本就不起作用。
这时,那群修真者之中有人大声叫道:“喂,小丫头别一个人把小哥给占着,有什么话不能放到晚上再说?”
骆琬顿时满脸绯红,放开高响站到一旁。
高响大笑道:“赢丹,你竟敢取笑我,等下次见到广妙真人扶苏,不让他好好修理你才怪!”
“我那老祖宗估计已经飞升成仙了,再说他老人家为什么要听你的话?”一阵爽朗的大笑之后,一个豪壮的汉子从人群之中飞了出来,紧紧握住高响的双手,神情极为愉悦,不是赢丹是谁?
高响用目光在那群修真者之中扫视了一番,都是一些陌生的脸孔,其中有不少是玄女门的装束,不过他所认识的都不在其中。
正准备出言询问,又有十几个修真者急速从山上飞来,转眼之间已经到了身前。
为首的是一个女修真者,头顶金冠,一身朴素洁净的白色长袍,看上去端庄稳重之中透着几分威严,只是脸上带着些许忧色,正是玄女门掌门人左清霖。敏儿立在左清霖的身旁,眼中放射出异常兴奋的光芒,几次想移到高响这边,却又忍住了。其他的几人高响都不认识。
高响微笑着向左清霖施了一礼,道:“见过师……娘!”他那声师姐差点就脱口而出,转念一想,左清霖是与自己的师尊布子卿合籍双修的,立即改口为师娘。
左清霖一向沉稳的脸上闪现一丝红霞,随即稳了稳,道:“高……师弟你安然无恙回来了,我们这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不然琬儿师妹会责怪我一辈子的,呵呵。”
骆琬满脸娇羞,飞身来到敏儿身边,低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高响没有发现林清云和赢况,问道:“林师姐和老况呢?怎么不见他们?”
所有人一下子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谁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高响心中一沉,道:“这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左清霖正准备答话,山门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尖利的啸声,那是修真者向近处的同门求救的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