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无数魔体从被高响破掉防御阵的山门涌入玄女门,那六个修真者真元尚未完全恢复,此时哪有工夫去补充能量?慌忙勉强穿上护体战甲,用飞剑结成一个剑圈,护住身体不被魔体所散发出来的魔气所侵袭,却无力阻挡潮水般继续涌入的魔体,进入山门后,魔体如同一群黑蚂蚁般在山下漫延开来。
片刻之后,山门前的六个修真者已是险象环生。
密密麻麻的魔体一层摞着一层,前赴后继、无所畏惧地冲向他们,虽然碰上飞剑就立即灰飞烟灭,但魔体的数量太多了,每消灭一个魔体,就会损耗修真者一点体内的真元,飞剑也被阻的停滞片刻,发出的光芒越来越黯淡,六人围成的圈子也越缩越小,眼见就支撑不了多久。
这时,争先恐后地向山门内挤入的魔体忽然纷纷向一旁避让,山门顿时大开。六个修真者见状都微微愣了一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分神的这一瞬间,六人用飞剑结起的圈子被魔体攻破,一个修真者猝不及防被一个魔体撞上,魔体立即爆炸开来,那修真者的护体战甲顿时被的粉碎,护体真元也被炸散,魔气立即侵入肉身,随即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剩下的修真者方寸大乱,再也无法结起剑圈,只能各自为战,去应付蜂拥而至的魔体。
突然,从山门外疾速射入一道黑影,闪电般突破飞剑的防护,一个修真者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带着飞上了空中。一声绝望的惨叫传来,声音在被防护大阵护住的空间内久久回荡,让下面已是强弩之末的几个修真者感到毛骨悚然,瞬时斗志全无,这才想起向山上发出啸声求救。谁都知道,一旦被魔化了的修真者抓住,其结果只能是被吸尽真元和肉体的精血,那样的结果比修炼走火自爆不知惨了多少倍。
又有不计其数的魔化修真者疾速飞了进来。
有的修真者在心中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自爆!就是死,也要灭掉几个魔化修真者,因为它们比一般的魔体的危害更大,也更加难以消灭。
自爆是修真者同归于尽的做法,就是将毕生修炼积蓄在小宇宙之中的能量在瞬间释放出来,那种威力大的惊人,爆炸力通常比自爆者自身拥有的能量要大上十几倍,所以修真者一旦遇到敌人自爆,最好的办法是躲的越远越好。自爆者的结局当然是连同元婴一起灰飞烟灭,也就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詹九骢就是用自爆的方法,破掉了冰原星的神阵之中禁制。
突然,[呃啊……]一声大叫从半山腰传来。
那叫声就像是顽童对着群山发出的叫喊,显得是那么幼稚可笑。
然而,所有魔化修真者却不这么认为,闻声后都不约而同地一愣,残存的意识之中立即感到这大叫声之中所蕴含的是什么。
那幼稚的大叫声还在回荡,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由无形的能量形成一股巨大的旋风从半山腰席卷而来。山峰上空的防护大阵被触动,各色光芒一起闪动,将它所覆盖下的整个玄女门映的五光十色。
[这是什么能量劲道?]所有玄女门之内有思维的人一齐冒出这样的疑问,包括那些意识还没有完全泯灭的魔化修真者。
这大叫声当然是高响发出的。
高响一时性起,出手将山下那几个偷袭的修真者戏弄了一番,然后就飞到了半山腰,却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山门上的防御阵被破掉后没有修复。他与骆琬等人久别重逢,又不知赢况和林清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正为他们的安危感到惴惴不安,其他的修真者也正为他的突然出现感到万分惊奇,谁都没有注意山下发生的事情。等到山下发出求救讯号,已经为时已晚。
以高响现在实力,用任何手段也无法将那么多魔体在瞬间一起消灭救出六个修真者,其他的修真者就更不用说了。
也许是急中生智,高响想到了在来到玄女门之前的那个星球上发生的事情,那只被他无意之中的大叫声撕的粉碎的大鸟。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发出了那声几乎儿戏般的大叫。
这次他用了全部神凝力,发出的大叫声比上次无意发出的声音又不知强了多少倍。
首先尝到这叫声厉害的却不是那些魔体,而是高响身边的修真者。大叫声刚刚出口,那些修真者因为距离高响太近,无一例外的纷纷向地面坠落,不过先后的顺序倒不一样,修为低的先下去,修为高的勉强能支撑一下,随即也步前者后尘。幸好高响的声音不是向他们而发,所受到的只是神凝力的波及而已,不然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非受伤不可。
山下却是另外一副景象。
声音还没有落下,在强大的神凝力作用下空气疾速流动而形成的旋风,卷起地面的石块、树木向魔体群铺天盖地的卷去。
那些被魔化的修真者立即就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让它们感到恐惧的不是因为那声势浩大的旋风,而是旋风之中蕴涵的能量,让他们从内心深处畏惧到了极点,他们在被摧毁的那一刹那间,恢复了人类的灵智。
接下来的事情几乎是在同时发生。
最开始进入山门的魔化修真者此时正飞在空中,准备好好享受一下手中的猎物,旋风将他裹入其中,他只是在旋风之中挣扎了一下,手中的那个修真者居然忘记恐惧,惊讶地看到那魔化修真者已经没有人样的脸上竟露出骇人的惊容,然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灰飞烟灭了。这个死里逃生的修真者还来不及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魔手,护体战甲瞬间就将防护发挥到了极限,然后在强大的压力之下裂成碎片,接着肉身被旋风之中的能量撕扯的险些扭曲变形,最后,这个十分倒霉、又十分幸运的修真者狂喷一口心血,断线风筝般坠落到地上。
地面上的魔体的遭遇几乎相同,只要被卷入旋风之中,唯一的下场就是瞬间灰飞烟灭,只有少数没有被旋风波及的魔化修真者侥幸从山门逃窜出去。地面上那几个来不及自爆的修真者,也被殃及到,无一不是战甲被毁,肉身受了重创,却逃脱了被魔体吸尽真元和肉体的精血的厄运。
许久,那股旋风才因为能量耗尽慢慢消失了。
高响自己也未曾料到,这种无意之中创出的攻击方法,在他全力施为之下竟有如此威力。不过这声大叫极耗神凝力,在凡人界高响倒不存在虚弥界那样没能量可汲取的担忧,神丹转了数次,片刻之后,神丹内就能量充盈。接着,他就发现周身竟没有一个人,大惊之下四下搜寻,这才看到地面那些狼狈不堪的修真者,骆琬当然也在其中,心中既是惊讶,又是惭愧愧,匆忙飞了下去。
赢丹哇哇怪叫从灰窝中爬了出来,他距离高响最近,修为也不是很高,当然下坠的速度也最快,样子也最狼狈,他灰头灰脑地看到高响,不满地大叫道:[喂,你冷不丁地怪叫什么,这样会害死人的!]
这时,从遭受意外之后恢复过来的修真者一起围向高响,骆琬过来挽住高响,高响突然一叫,让这么多的修真者一起出丑,没有一个不是对高响心存怨恨。骆琬生怕高响刚一回来就与人起了冲突。玄女门的门人出点丑倒无所谓,其他门派的修真者都对玄女门有过大恩,一旦发生纠纷,玄女门就很难处理了。
高响知道闯祸了,自己虽是为了救人,却让这些修真者出了大洋相,而且还有自己的老婆朋友在内,这怎么也说不过去。讪讪地陪着笑脸,连连向众修真者作揖,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小子我……这个……那个……]
看了他尴尬的样子,左清霖微笑道:[你也是为了救人,这怎么能怪你?再说我们又没有人受伤,顶多只是受了点惊吓,唉,这些日子咱们受的惊吓还少吗?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法术?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好象与广妙真人扶苏前辈的音波攻击法有几分相似,只是你所用的精劲能量高出扶苏前辈何止一个层次!短短数十载你竟有如此能力,真是让人叹服!]她头顶上的金冠有些歪斜,头发也有点凌乱,却丝毫不失端庄稳重的气度。
高响心中十分明白她话中的用意,顿时心中对这个师母充满了敬意。左清霖说这么多的话,一是告诉那些外门派的修真者她并不介意刚才出了丑,二是想告诉他们,高响现在的实力连扶苏这样大乘期的绝世高手都不能相比,去找他的麻烦只能是自取其辱。
果然,原本脸上带着愠色的外门派修真者一片释然,堂堂的玄女门掌门都这么说,他们又能怎样?刚才高响的实力他们也见识过了,掂掂自己的分量,实在是和他差的太远,修真界比的就是实力,又有谁敢向高响发作?
高响见麻烦在左清霖三言两语之下就被解决了,向她咧嘴一笑,显得有几分顽皮。左清霖知道这是他在布子卿面前常有的表情,随即就想到了布子卿,心中一热,脸又是微微一红。
一旁的骆琬却不明就里,拉动高响的胳膊,道:[大哥,你还没回答师姐的问题呢!]这个问题也是所有在场的修真者想问的,开玩笑,一声大叫,就把这么多修真者一起震落到地面,而且将那些让修真者头痛不已的魔体也灭的干干净净,这样的实力真是闻所未闻!他们当然想知道答案了。
左清霖的问题让高响无从答起,只有转移话题道:[不知那几个守山门的朋友有没有受伤?山门的防御阵还没有修复,再有魔体冲进来可就麻烦了!]
一个褐发修真者闻言,立即向山下疾飞而去。其他的修真者这才想到还有几个修真者躺在山下,暂时收起好奇心,一起向山下飞去。高响拉着骆琬不疾不缓地随着人群,有了先前那惊世骇俗的一声大叫,他再也不敢在这些修真者面前显露出高超的法术了。
众人刚刚在山门落下,就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山门大开,幸好没有魔体继续侵入。五个修真者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只有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修真者勉强站立着,胸口不住起伏,胸前淌了一大滩血,显然肉身已是受了重创。
高响一见,暗叫一声[不妙],知道自己闯祸了。
面对比修真者强出百倍的仙人,他都毫无畏惧.但此时的麻烦却不是来自敌人,刚才他在紧急时刻发出一声大叫,虽然是出自好意,但若不是他先耗尽他们的真元,他们也不至于面对魔体毫无抵抗之力,而且最终受伤在他的那道旋风之中,所以此事他多少有些理亏。这儿的主人又是他的师娘,这些修真者都是来玄女门帮忙的,他当然会感到十分愧疚。
高响心中觉得自己真是冤啊,刚回到玄女门,和骆琬还没有片刻的温存,竟然因为救人而惹下了麻烦。
果然,那身材高大的修真者见了高响,怒吼一声:[老子灭了你!]话还未落音,一柄土黄色飞剑喷了出来。只是飞行的速度极其缓慢,还没飞到高响的身前,就因无力后继而坠落在地上,那修真者再也支撑不住,又狂喷一口心血倒在地上,脸上仍充满了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