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仙奴
章节列表
第二章 仙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凭借敏感的神识,高响发现了隐藏在云雾之中的禁制。禁制看似细若游丝,若有若无,但高响却丝毫不敢存有半点小瞧之心。这是仙人设置的禁制,而且决不是灭罗和风影这种水平的仙人的实力能够办到的。

高响绕着缥缈城飞了一圈,然后微微笑了。

修神之后,高响的见识有了质的飞跃,从阵法的设置理念来说,仙阵与神阵相比首先就相形见拙了。缥缈城是仙人用大法力建造出来的空中楼阁,上面布置的防御阵法繁琐而又精美,几乎是无懈可击.与高响亲身感悟过神阵,神阵几乎与天地浑然一体,借助天地之力来进行防御,是以神阵充满了高深莫测,多了几分质朴,没有那些花里胡梢的东西。而这个仙阵刻意去追求阵法的完美,多了几分绚丽,也充满了凌厉的杀气。

以高响现在的实力,当然没办法强行将这仙阵强行破除。但通过对缥缈城外仙阵的分析,他对仙人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就像站在高峰之巅向下看群峰,彼山虽高,却尽收在他的眼底,单从布阵的理念来说,他已经远远超过了仙人,所以他会心地笑了。

高响虽然没有实力去破阵,却也没想到要去破阵,他的目的只需要把仙人找出来即可。

稍加思索,开口大笑了几声,对着缥缈城大叫道:[灭罗、风影,老朋友来了,还不出来迎接?]话语之中用了三分神凝力,无形的音波散开,触及缥缈城外的仙阵,缥缈城上一阵光芒闪动,云雾急速流动起来。

半晌,不见有任何动静。高响继续叫道:[两个狗屁仙人,高响来也!你们不是想要修神之法么,我现在送上门来了,为什么还缩在这破城里不出来?]

[修神之法]四个字,他贯入九分神凝力,声音凝成一个个实质性的光圈,一波接着一波地落在缥缈城上,引起一阵连锁反应.仙阵的防御全面开启,又是一阵光芒闪动之后,云雾疾速翻滚起来,将整座缥缈城隐没其中,阵阵凌厉的杀气散发出来,高响在这种压力之下顿时无法自持,飘身向后瞬移出几十里的距离停下,静静地等待着仙人的出现.

终于有人出现了.

从缥缈城疾射出一道蓝影,在高响百米外收住身形.

但这人决不是仙人.一身天蓝色长袍,长发挽了个高高的发髻,插着一枚足有二尺长的墨绿色发簪,看上去有几分古怪.脸犹如刀削出来一般,显得棱角分明,他正以万分奇怪的神色打量着高响.

不用猜,这是一个修真者,一个修为在大乘初期的修真者.

缥缈城怎么会有修真者?高响思索了一会儿,随即笑了.

那人见高响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厉声喝道:[哪里来的鼠辈,敢在缥缈城外鬼叫!]

高响呵呵笑道:[ 仙人没有出现, 倒引出一个看门的!]

那修真者更加恼怒,喝道:[狂妄至极!别忘了这里是缥缈城,小子,不管你是谁,今天你就别想离开了!]

高响笑道:[沙流海,看样子在缥缈城待了几十年,让你长了不少威风啊!我找的不是你,让灭罗和风影出来!]

那修真者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我?又如何知道两个仙尊的名号?]语气之中少了刚才的傲气.

[仙尊?就是那两个狗屁仙人吧!] 高响不屑地说道,[在冰原星还敢于和仙人对抗,我当时很是佩服你的硬气,还想称你一声前辈!没想到被仙人掳到缥缈城后, 一口一个仙尊,竟变成了一副奴才像,唉,真是可悲!]

沙流海象是被人掴了一耳光,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怒声喝道:[报出你的姓名!]

高响笑道:[ 现在,你已经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沙流海一阵狂笑,[大概是离开修真界太久了,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狂人都不知道.今天我这个仙人的奴才倒要试试,你的能耐是不是和嘴皮子一样厉害!]

高响笑吟吟地说道:[不知道你跟着仙人几十年,修真有没有长进,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他正想找个修真者高手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此时正是难得的机会.

沙流海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一团亮晶晶的东西出现在手中.

高响笑道:[老沙,这是什么宝贝,总要报个名号啊!]

[漫天沙,开!]沙流海暴喝一声,手中那团东西立即幻化成漫天飞沙,铺天盖地的漫向高响.

[老沙真是厉害,姓沙,连法宝也是沙,幸好你不姓猪马牛羊之类的,不然弄一群猪啊牛啊出来,我岂不被吓死!]高响口中戏谑着,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一旦在这种修真高手的法宝之中落了下风,想反手就十分困难了.

神凝力凝结成缕缕紫烟飘散出来,飘到周身十几米的地方停住,凝而不散.

飞沙落了下来,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突破紫烟的防御,在外面堆积了厚厚的一层.

沙流海被彻底激怒了.

高响对仙人都不放在眼里的那份狂妄,称呼自己为[奴才]的那种不屑的语气, 以及漫不经心地就抵挡住了自己最为得意的法宝的攻击,深深地刺激着他那极其狂傲的心神.

真元力摧动到了极限,飞沙倾倒而出,在高响凝结的防护外层层堆积,瞬间就不见了高响的身影,沙粒结起一个巨大的沙球悬在那里.

前面落下的飞沙象是用混凝土浇铸的一般,一层层地凝结起来,后面的仍然源源不断地堆积上去,沙球变得也越来越大.

看来,高响被困住了.

至少沙流海是这么认为,从他得意的笑就可以判断出来.

然而,沙流海的笑容很快就凝结在脸上.

一缕紫烟钻出密不透风的沙球.

[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沙流海愣住了,在他的主观臆断之中,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突破天沙所形成的重围.他虽然早已看出高响决不是修真者,却怎么也不会料到,高响所具有的精劲能量是无坚不摧的神凝力,凝结成的紫烟, 转变了神凝力的性能,变得十分阴柔,没有什么法宝能够阻挡住它的突破.

紫烟已经飘绕在沙流海的周身.沙流海绝望地发现,自己半分真元力已经使不出来,甚至动一下也成为不可能,简单地说,他被禁锢了.

[咯咯喳喳]一阵轻响,困住高响的那个大沙球从中裂开,高响象是刚从蛋壳里孵化的小鸡般钻了出来,破开的沙球迅速化成沙粒,飞散在太空之中.

沙流海的心在滴血,这件精心炼制的法宝彻底被毁了.

高响满脸笑容,出现在沙流海的眼前,道:[大乘的修真者就这么几下,也难怪要沦落到给仙人为奴为仆!]语气之中充满了失望,似乎对沙流海的实力十分不满.

沙流海的惨败,是从他一出手就已经注定了的.若是用真元力硬碰硬地与高响比拼实力,可能也不会这么快就落败.高响的神凝力再厉害,也不过是初级阶段,能量的强度怎么说也不会超出沙流海这种??期修真高手太多.

关键是沙流海的判断出现了失误,他的心目之中最厉害的只有仙人,他看不出高响修为的深浅,是以上来就用上了法宝,认为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却在猝不及防之下,让高响神凝力凝成的紫烟突破天沙之困,反而将他制住.如此轻松得手,连高响自己也没料到.

高响问道:[缥缈城之中,还有两个被仙人囚困的修真者,现在在哪儿?]

沙流海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为什么不去直接问仙人?]他的话刚一出口就后悔了, 高响眼中射出精光打在他的身上, 心神被犹如重被锤击打了一下,浑身一颤.紧接着禁锢他的那紫烟一紧,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压力让他险些昏厥过去.

高响冷冷说道:[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囚徒,所以你必须回答我的问题!你若再敢有半句废话,我就捏碎你的元婴!]

沙流海知道他说的到也有能力做的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种神秘的能量禁锢,真元力使不出半分,高响可以毫不费力地进入到自己的小宇宙,毁掉元婴就像捏碎一块豆腐那么简单.颤声说道:[的确有两个修真者被禁锢在缥缈城里,不过两位仙人说以后有大用处,所以被囚困在一个仙禁之中,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

高响面色舒缓下来,沙流海感到自己身上的禁锢顿时轻松了几分.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怎样?]沙流海骇声问道.

[我叫高响,是个修神者!]高响微笑道,[我真想知道,是什么让那个无比傲气的沙流海,甘心成为仙人的奴仆.是仙人的大法力?还是仙人给了你什么好处,或者是二者都有?]

[败在修神者手中,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高响再次挑破沙流海心中的伤疤,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羞怒地说道:[凡人界之中,又有几个修真者不怕仙人?给仙人当奴仆,又有什么羞耻?你再厉害,敢去和仙人斗上一斗吗?]

高响摇摇头,对这样的修真者,他已经彻底失望了,原本还打算救他出这缥缈城的.

突然,沙流海发现高响脸色一变,接着他又呵呵笑了,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既然早就来了,又何必让你的奴才在这儿献丑!]

沙流海一愕,紧接着看到距高响身后百米的地方,空间一阵微微的扭曲,三个人显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