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似幻似真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似幻似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在触到壁画的转瞬间,身体和神识就进入到了幻境之中。

缥缈蜃楼境!

这是一个云的世界,身边是云,远方也是云,脚下、天空都是淡淡的云。除了云,却什么都没有,若不是没有那种沉闷的灰色,高响怀疑是不是真的又回到了须弥界。

高响呆住了。不是因为所看到的景象,而是他发现,那些看似寻常却又无处不在的云,和凡人界的云截然不同。高响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云是空气中的水汽凝结而成的,而这里的云的组成物质却绝不是水汽,是一种虚幻而又无法捉摸的“气”,看的着,却摸不到,平和之中又充满了神秘。

在不知不觉之中,那种“气”浸润到高响的身体,直至心神、神丹。

高响受到幻境的影响,心境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进入幻境前那种高度戒备之心没有了,有的只是平和,十分的平和。不再去想什么争斗,也不再去想什么修神,只想就这么永远下去。这是一种全身心的放松,这种感觉高响曾经有过,但他永远也不会想起是什么时候,因为那是胎儿在母腹中才有的感觉。

在这种情形下,他即使有逆天轮,却没有丝毫的意念去控制着启动那神器。他已经沉迷在这缥缈蜃楼境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蓦然回首,发现了不远处的毕修和十几个青衣阁修魔者,正一脸迷惘地四处张望。高响心念刚刚动了一下,身体就飘了过去,他根本就没有使半点力气。难道在这缥缈蜃楼境里,只需要动一下心念,就可以达到自己的意愿?

“你好!”高响微笑着向毕修打招呼。话刚出口,心中就十分奇怪:“我为什么会向想致自己于死的魔类问好?”

看毕修的样子和初见他时没什么两样,眼中带着几分邪恶充满杀气的红光已经不见了,脸色也多了一分血色,身体上的黑气淡了许多。他见了高响,他极力地想表达出心中的愤怒,然而却失败了,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只是看上去十分不自然。

“这是什么地方?”毕修向高响问道,语气有些怪怪的。

高响微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问题又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

“奇怪,我为什么不想灭掉你了?”毕修奇道。他心中的想法和其他的修魔者一模一样。

“我不想灭掉你,你又为何想要灭掉我?就这样不是很好吗?”高响笑道。

毕修道:“你是修神者,我是修魔者,因为我们的道不同,所以这个世界上只能存在一个,有你,就没有我们!”

高响叹道:“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世界,魔也好,神也好,都应当有生存下去的权力!”

毕修似乎为他说的话所动,心中做着剧烈的斗争,脸上一会儿凶光毕现,一会儿又茫然不知所措。

一旁的方端说道:“魔就是要靠吞噬别人才能生存,和人类的世界大大的不同,你的话岂不是极端荒谬!”

毕修听了这话,眼中血红的光芒大盛,面目突然显得十分狰狞,冷声说道:“不错!有你的存在,就意味着我们的灭亡!虽然我现在不想灭掉你,但却不得不这么做!”黑气再次漫出,将整个身体笼罩。

十几个修魔者一起释放的魔气,使幻境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变,那魔气与充斥在整个空间内的平和气氛极不相称,魔气霸道、邪恶,幻境有的只是与世无争。

高响受到修魔者杀气的影响,心中杀机顿起。然而,这仅仅在心中停留了一瞬间,之后杀机又消失的无影无踪。高响暗道:“奇怪!我应该乘机将他们灭掉才对啊!”

那些修魔者更是魔心大惊。刚刚升起的魔气竟慢慢地被销蚀在那无处不在的白云之中,刚才还充满身心的暴戾之气,也跟着慢慢消失了,更不能向高响发起任何攻击。

高响没有细想这到底是为什么,见他们变幻不定的样子,笑道:“你们在这缥缈蜃楼境里慢慢逛逛,也许对你们有好处,我就不陪你们了!”说完,就凭空消失了,留下满脸惊愕的修魔者。

高响的心中同样惊讶到了极点。在这个幻境,提不起半点杀机不说,甚至用不上半分能量。只要心念一动,身体就会出现在哪里,全身的神凝力成了多余。

心念动了数次,身体也跟着消失,然后又出现。“我真是有些笨,幻境是没有边际的,就这么走上一万年也找不到它的尽头!”高响心中暗笑一声,他只是想寻找幻境的尽头,却还没有尽快从幻境之中离开的念头。

“这幻境是玄女门的前辈高手所创,有许多修真者进入到这里再也没有出去,现在为什么一个人都不见?”高响心中思索道。

他的心中就是这么一想,谁知却引的幻境之中的景色大变。

只见空间里的云急剧向远方退去,紧接着,天空变成了蔚蓝,幻境内的景象在转瞬间发生了剧烈变化。

高响先是惊讶地发现,自己脚下踩着的是坚实的地面,地面上长满了一些不知名的小草,露水打湿了脚背。抬起头,四周的景象已是焕然,洁净的天空中看不到一粒微尘,有着洁白羽毛的鸟儿不时展翅飞过;不远处一条小河蜿蜒流过,河水潺潺;河的那边,有一大片树林,一阵微风吹过,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遥远之处,群山巍峨,山间云雾霭霭。

这一切尽显祥和之态,使高响仅存的一点戒备之心荡然无存,“如果在这里过上一辈子,那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

“欢迎你,新客人!”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

高响急忙回身,再次极度惊讶。

不知何时,身后出现了一大片精巧的楼阁精舍,形态各异,个个巧夺天工,应该不是出自凡人之手,即使是凡人界最好的工匠也无法雕琢出来。

一个身着素袍的****站在十几米之外,静静地看着高响。

这美妇五官、身材无一不美到了极致,但她给高响的感觉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平淡的没有一点味道,甚至没有一丝人的气味。不用去查探,就可以断定,她不是修真者,也不是仙人,该不是神。

“那她该是什么?”高响心中充满了疑问。

“我叫别嚣,是一个离尘者!”那****微微一笑,像是湖水泛起的涟漪。

“好怪的名字!”高响心道,然后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离尘者又是什么?”

别嚣淡淡地笑道:“这里是缥缈蜃楼境啊!”

高响心中蓦地一惊,这才想到自己仍置身与幻境之中,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是虚空。但这些活生生的人难道也是虚无而不真实的吗?高响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他身临其境,已经到了无法辨别什么是真什么是幻的地步。

“这里和我一样的离尘者很多,都是一些远离尘嚣的修真者!”别嚣继续说道,“你修炼的功法很特别,与这缥缈蜃楼境十分相合,那是什么?”

高响顿时醒悟过来,曾听左清霖说过,这缥缈蜃楼境已经超越了修真者甚至是仙人的境界,与神境有几分相似,难怪会在不知不觉之中沉迷其中,毫无半点斗志。这自称别嚣的离尘者,应该就是进入缥缈蜃楼境的修真者,却不知为何没有半分修真者应有的气息。问道:“你是玄女门的前辈高手?”

别嚣眉头微皱思索许久,悠悠叹道:“那都是俗世的事情,我早已淡忘,你又何必提起?”

高响道:“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别嚣奇道:“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这里不是很好吗?”

高响赞同地点点头,这里与俗世相比,的确是好多了。若不是厌倦俗世的纷扰,他也不会跟着布子卿一起离开地球去修真。但修真界又和俗世有什么不同?呆在这没有纷争的幻境之中,岂不是比外面舒适许多?

此时的高响没有察觉,自己已经完全坠入幻境之中而无法自拔了。

别嚣微微一笑,道:“说了这么多话,口也渴了,还请客人到精舍一坐!”高响不自觉地点点头。别嚣又是一笑,身形凭空消失,紧接着出现在不远处的精舍前,向高响挥挥手。

高响心中犹豫了片刻,随即动了一下心念,人已经到了别嚣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