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真亦假来假亦真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真亦假来假亦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精舍内的陈设简单而不显简陋,暖玉制成的桌、椅、几,再加上一个紫玉香炉,将不到二十平方的小厅装扮的格外典雅。



“还有的人呢?”高响忍不住问道。

“如果你想他们出现,他们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别嚣露出淡淡的微笑,“请品茶!”说完向高响身前暖玉雕制成矮机指了指。

那地方空空而无一物,哪有什么茶水?高响微微一愣,一杯飘着热气的茶水凭空出现在那里

见高响有些吃惊,别嚣微笑道:“在这里,你心里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高响微微点点头,难怪先前心念刚刚一动,在没有使出一丝神凝力的情况下,身体会随心所欲地到达想要去的地方。接着一个古怪的念头涌了上来,笑道:“如果我想要几个美女陪我,会真的有美女出现吗?”

别嚣微微一愣,然后抿嘴轻笑一下,道:“只要你这么想!”

高响笑道:“那就来两个美女看看!”

话刚落音,两个窈窕少女就凭空出现,然后侍立在他的左右。一个身着紫色长裙,体态丰腴,身姿绰约,颇有几分成熟的风韵,高响看了不禁怦然心动,难免会有几分非分之想。一个身穿粉色长裙,却娇小玲珑,让人忍不住会产生怜爱之意。

高响捏了捏那丰腴女子的胳臂,光滑而富有弹性,惹得那女子吃吃发笑。高响惊讶地问道:“她们是真的,还是假的?”

别嚣注视着高响的眼睛,道:“世间之事,有什么是真,又有什么是假?真就是假,假亦是真!”

她的声音之中似乎有一种特异的能力,所说的话也深奥难懂,高响思索半晌始终不着要领。然后,高响感到脑际一阵迷惘,从身体到心神无不感到极度的疲惫,接着竟产生了一种昏昏欲睡的欲望。他自从修真以来,早就忘了凡人这一最基本的欲望,现在却又被重新激发了出来。

别嚣笑道:“客人需要休息吗?”

高响口中含含糊糊地说道:“我……想睡觉……”话还没说完,就爬在茶几上呼呼大睡起来。

别嚣看着高响,微微摇摇头,叹道:“俗世的负担使他太疲倦了!睡吧,希望睡醒之后就会抛开喧嚣的尘世,在这里过上无忧无虑的神一般的生活!”

高响做了个梦,一个春意无边的梦。

朦胧之中,他疯狂地与一个女人合欢,尽情地宣泄着人类最原始的情欲。没有克制,没有任何思想上的束缚,有的只是恣意和肉体上极度的欢愉。

隐隐之中高响感到身下的女人有几分熟悉,随即就想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曾经让他感到畏惧的女人,那就是在他修真之前所经历的血蝎子老大曼娜。

不知过了多久,与他合欢的女人又变了一个人,感觉有几分象骆琬,一会儿又感觉象那个腼腆的敏儿。

这些真实而又清晰的感觉都没能让高响清醒过来,他久久沉浸在肉体的欢愉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情欲终于到达了巅峰,迸发之后,高响再也没有任何意识。

几声清脆的鸟叫声传来,惊醒了沉睡之中的高响。睁开眼睛,阵阵奇异的花香扑鼻而来,让他感到一爽,随即恢复了神智。

“真舒服啊!”高响叹道,这种久违了的睡觉的感觉让他几乎不忍醒来。接着他心中猛地一惊,立即回想梦境之中出现的那一幕幕,那种酣畅淋漓的舒畅感觉仍余味犹存,使他顿时面红耳赤。

“啊!”看到床上的一幕,高响像是看到老鼠钻进被窝的女人一样发出一声惊叫,接着跳了起来,然后又是一声惊叫。

宽大舒适的软床上当然不会有老鼠,若那是老鼠的话,所有男人都会天天抱着老鼠睡觉(包括作者本人),因为那是两个赤身裸体的年轻女人。这是高响发出第一声惊叫的原因。

高响发出的第二声惊叫,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也是赤条条的。赶忙从储物手镯之中取了一套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上。

面对床上两个裸女,谁都会忍不住看上几眼,高响也不会例外。待看清她们的面容之后,高响更加吃惊了,一个女子丰腴性感,另一个娇小而让人怜爱,正是昏睡前所见到的那两个美女。

看到床上一片狼籍,高响顿时大悟:那根本就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们……我……”

那丰腴的女子“咯咯”一阵娇笑,引得暴露无遗的玉峰也是一阵颤动,高响不禁又是一阵冲动。

稳住心神,高响问道:“你们叫什么?”

那丰腴女子道:“我叫媚媚!”

那娇小女子道:“我叫妙妙!”说完看着高响吃吃笑了,让高响更是心动不已。

再次极力地稳了稳心神,高响干咳了一声,道:“我说那个……媚媚、妙妙,你们能穿起衣服说话吗?”

媚媚又是一阵娇笑,道:“你刚才那么厉害,现在怎么害羞起来了?穿上衣服岂不是很麻烦?”

高响顿时头大如斗,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两个女子缓缓站起,瞬间衣服已经套在了身上,款款走到高响身边。媚媚笑道:“这样可以了吗?”

高响点点头,有些尴尬地问道:“我怎么会睡着?你们又是怎么……跑到我的床上的?”

妙妙将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是一个好奇的孩子,道:“这不是你心里所想的吗?”

高响愣了半晌,忽然大叫道:“我要见别嚣!”

如高响所愿,他转眼就看到了对着自己微笑的别嚣。

别嚣看了媚媚和妙妙一眼,微笑道:“两个丫头是否打扰了客人的清梦?”

高响讪讪地笑了一下,道:“当然没有!”

别嚣道:“这里是否很好?”

“好,好的不能再好了!”

“客人是否愿意留下?”这话她问的十分随意,也十分直接,在这事事都能如愿的幻境之中,又有几人不愿留下?

“不!”高响毅然说道,眼中没有丝毫自进入这缥缈蜃楼境以来的迷惘,接着再次重复道:“我不愿意!”语气更加坚定。

别嚣大吃一惊,仿佛是见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高响自见到她之后第一次看到她有如此激烈的表情。

高响的意志竟然摆脱了幻境的侵扰,恢复到了独立自主的神智。

片刻之后,别嚣恢复了原样,淡淡地问道:“为什么?这里除了不能有杀伐争斗,什么样的意愿都可以满足,而且没有俗世的肮脏和污垢,你为什么不愿留下?”

“就是因为可以随心所欲,我才不想留在这里!”

别嚣奇道:“我还是不明白!人类穷其生命为之奋斗的,不就是想得到一切吗?”

高响微笑道:“你错了,人类并不是想得到一切,而是在享受奋斗的过程!”

别嚣陷入到沉思之中,良久,才摇头说道:“你的想法我无法苟同,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自从我根据自己的领悟创出这缥缈蜃楼境后,进入到这里的人,不论修为高低,没有一个想要再出去的,你是一个例外!”

高响吃惊地说道:“你就是创造这缥缈蜃楼境的玄女门前辈高手?”

“什么高手低手,一切都是虚幻!”别嚣说道,“你是怎么摆脱这幻境的影响的?即使是仙人,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高响笑道:“因为我是修神者!”

别嚣微微吃了一惊,仔细打量了高响一会儿,说道:“这不是主要原因,缥缈蜃楼境几乎快要达到神的境界,应该对修神者的影响力更大!”

高响稍加思索,道:“缥缈蜃楼境与真正的神的境界相比,只是形似而神非!你所创造出的缥缈蜃楼境是让修行者消极避世,而真正的神,却是始终在眷顾着人类!”还有一点高响没有说出来,在睡梦之中与媚媚和妙妙交欢时,激起了他最原始的欲望,也激发了他几乎被淹没的潜意识,他顿时想到,外面还有亲人在等着他出去,邀月神还交给他了一副沉重的担子,使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终于摆脱了幻境的影响,。

别嚣道:“你又不是真正的神,又如何知道神在眷顾着人类?”

“因为我见过真正的神,邀月神!”

“神,真的有神……”别嚣口中喃喃自语,低头陷入沉思之中。当她再次抬头时,高响发现她原本清澈的眼中,多了几分杂乱的东西。

“你走吧,修神者,你也许不属于这里!”别嚣微笑着说道。

逆天轮在高响手中缓缓升起,发出的神秘光芒照在高响绽放出笑容的脸上。

“这是神器?”别嚣吃惊地说道。

高响点点头,准备用神凝力启动逆天轮。

“我忘了问你的名字,修神者!”别嚣问道。

“高响!”高响笑道:“随我一起进入幻境的还有十几个修魔者,你们要小心了!”

“除了神魔,任何魔类到了这里,他们的暴戾之气都会被销蚀一空的!”别嚣露出微笑,道:“当你成为真正的神时,欢迎你再到缥缈蜃楼境来!”

高响笑道:“如果你厌倦了这里的平淡生活,可以出去找我,只要你想出去,就能够出去,不是吗?还有媚媚、妙妙两个丫头,也谢谢你们,那个梦十分美妙!”

媚媚抿嘴一笑。

妙妙忽然说道:“我跟你走!”语气异乎寻常的坚定。

包括高响在内,都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

媚媚惊道:“妙妙,你疯了吗?”

别嚣道:“你知道,你们离开缥缈蜃楼境是无法存活的!”

高响心中奇道:“她们为什么离开这里会无法存活?这丫头又为什么想要离开这里?”然后开始沾沾自喜起来:“看来,我还是挺有魅力的!”

妙妙加重了语气,毅然说道:“死,我也要跟着他一起!”

媚媚急道:“妙妙,你这是怎么了,你难道尝了一次男人的味道,就永远都离不开他了,这里的男人有的是啊!”

妙妙摇摇头,道:“那不一样的!”

高响心中越发感到奇怪了:“这缥缈蜃楼境的设置者别嚣出自玄女门,玄女门没有男弟子,进入这幻境的罕有男人,媚媚为何说有的是男人?妙妙又为何说不一样,男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这里面透着古怪,还是早早离开为妙!”随即,就发出神凝力启动了逆天轮。

一道紫色光芒从逆天轮上向天空放射出来,光芒所到之处,幻景消失了,形成一个漫长没有尽头的通道,高响回过头,发现刚才还闹着要跟着自己的妙妙不见了,也不见媚媚的身影,估计是别嚣让她们消失了,不再问她们,向别嚣笑笑,准备离开。

别嚣忽然阻止道:“你来到这里,算是有缘,送你一件礼物!”说毕,一卷画轴似的东西缓缓飞到高响的身边。

高响伸手取了,放入储物手镯之中,也不做他想。别嚣是玄女门的丹青高手,这缥缈蜃楼境就是她画出来的,送给他一幅画又有什么稀奇的。

高响向别嚣挥挥手,飘身进入逆天轮光芒照射的范围。紫光大盛,紧接着,高响和逆天轮一起消失在幻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