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大战黑萨(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大战黑萨(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兜帽下森人的目光注视高响良久,“你是人类?妖兽域除了偶尔到来的仙人,还从来没有人类来到这里,而你不是仙人!”黑萨开口了,声音阴沉而又怪异。

高响不敢靠的太近,远远地笑道:“老子当然是人,黑萨!”

“你知道我的名字?”黑萨森然一笑,道:“你发出的火焰还有点意思,居然能灭我一个血婴,那是什么火?”

“能灭魔的火!”

“灭魔?”黑萨冷冷说道,“你那火虽近似于神火,想灭魔却还差的太远!你所用的精劲能量不是人界所有,是……神凝力!竟然是神凝力!”语气之中充满了惊惧,不过惊多惧少。

高响笑道:“既然知道是神凝力,你为什么还不逃走?”

“逃走?大言不惭!”黑萨语气之中充满着鄙夷,“我灭了你,先让你见识一下血婴的厉害!”话刚刚落音,巨口大张,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迅速在身前化成十来个血婴,呼啸着扑向高响。

“那是由妖兽精血魔炼而成的血婴,切切不可让它沾上肉体!”高响耳边传来明炽的警告声。

高响知道其中的厉害,连忙瞬移到数里之外。那些血婴受黑萨的驱使,以极快的速度追了过去。

“分而灭之,吸引住黑萨的注意力,尽量拖延时间!”明炽再次传音给高响。

高响精神一振,不再闪避,将神凝力化成紫烟,迅速将周身十几米内的范围笼罩。有三、四个血婴还没有感觉到紫焰之中蕴含的神凝力,一头扑了进去。高响用极其敏锐的神识操控着紫烟,迅速将血婴包裹起来,对于魔类具有天然克制能力的神凝力立即将使血婴不能动弹。

在神凝力的作用下,血婴犹如冰雪遇到烈阳迅速消融,苦苦挣扎了一会儿,发出阵阵厉哭,不久就完全消失了。

其他的血婴再也不敢进入紫烟之中,绕着紫烟外围将高响团团围住,忽上忽下地疾速飞行着,看上去极其诡异。

这倒给了高响一个喘息的机会,全力操控紫烟耗费了他大量的能量。妖兽域的仙灵之气充溢,这成了高响极佳的能量来源,心念动时,神丹已经极速运转,仙灵之气淌入小宇宙,然后经过神丹转化成精纯的神凝力。

高响和血婴僵持住了,血婴没有主动发起攻击,高响仍用紫烟护住身体。

这样过了十几分钟,黑萨有些按捺不住了,口中发出一阵怪异的吟唱,时而低沉,犹如闷雷响起,时而又变得尖利,声音如同两件铁器相互撞击般刺耳。

不知不觉之中,高响的心神被黑萨发出的声音所控制,跟着一起忽高忽低,就连意识也渐渐模糊起来,紫烟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淡,四周的血婴已经逼近他的身体不到二米的距离。

黑萨的吟唱忽然音调急转,变得柔和起来,犹如女人发情时的喃喃自语,极其缠绵悱恻,让人心血奔涌,就连高响身边的血婴飞行速度随着吟唱声的节奏缓了下来。

高响的心神已经完全被黑萨所控制,紫烟随风飘散,他面红耳赤,双眼朦胧迷离,对近在咫尺的血婴竟毫无半点反映。

血婴忽然张口露出森森白牙,狞笑着的面孔更加狰狞恐怖。

危急时刻,高响耳边突然传来明炽的惊喝声:“稳住心神,那是侵神魔音!”犹如当头棒喝,高响一个激灵,随即清醒了过来。

几乎就在同时,黑萨也是一声暴喝:“爆!”围绕在高响身边的血婴应声爆炸开来,整个峡谷上空顿时一连串爆响,接着飘起了一场血雨,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高响的身体消失在血雨之中。

血,落在大地上,树木、杂草在转瞬间枯萎了,最后竟变成了焦黄,地上的泥土和岩石都被染成了血红,血腥之气充斥着整个空间之中。有许多隐身峡谷之中的妖兽被血婴爆炸后的血雨沾上,立即变成一堆白骨,接着就化成了尘土。

地面的防御阵内,接连响起两声惊呼。两个妖兽十分清楚,血婴溅射出来的魔血一旦沾上肉身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而那些血婴是在高响近身爆炸的,他又怎么可能逃的过?

雪狐脸色苍白,差点昏厥过去,天狐脸上的银色再次变成了死灰色,半晌才哆嗦着说道:“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会……魔仙……咦!”转过头,却不见了明炽的踪影,不禁吃了一惊。接着又看到妙妙若无其事的样子,奇道:“你丝毫不为你家主人担心吗?”

妙妙眨眨眼睛,道:“我家主人已经是快成神的修神者,怎么会有事?他如果有事的话,我形体所附着的画卷就会跟着一起毁灭,我就会消失,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还有,你可曾看到你们的天灵兽尊的踪影?”

“嗬,我怎么没想道!”天狐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眼中瞬时又燃起了希望,雪狐闻言也是转忧为喜。

果然,血雨散尽后,一个血人显露了出来,看模样,不是高响是谁?

就在血婴爆开的那一刹那,恢复灵智的高响启动了神丹,神凝力瞬时遍布全身,及时地挡住了溅射而来的血雨,使他逃过了一劫。若不是明炽及时提醒,即使高响的肉身非同凡响,但在血婴爆开的魔之下,难免会遭到侵蚀。这种经过黑萨炼化的魔血已经远远高于一般的魔血,就是穿有护体仙甲的仙人,也会被腐蚀透仙甲伤及肉身。

神凝力阻住的魔血迅速在距高响的身体表面一米的地方凝结成硬块,后面的堆积了起来,高响像是穿了一件厚实而又密不透风的血色铠甲。但里面的高响可就不那么轻松了,样子难看不说,凝结起来的血甲之中还是具有极强的销蚀能量,阵阵邪恶的能量侵蚀着肉体,高响只能苦苦硬撑着,因为血甲将身体与外界隔绝,能够从外面的能量极少。他心中十分清楚,再不想办法破掉血甲,自己的肉身终究会被腐蚀。

高响将自己身上所有可以用的宝贝想了个遍,最后笑道:“小家伙,又要劳驾你了!”

小家伙当然是指火影。

火影喷出的烈焰绝不亚于高响的紫焰,而且要猛烈的多。

赤焰凝成一道火线,瞬间就将厚实的血甲烧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洞口,火影飞身钻了出去。火影的身体刚刚穿过,魔血就流动起来,迅速将洞口弥补住。

高响苦笑道:“小家伙,你倒好,把我一个人困在这里怎么办?”

火影当然不会抛下高响,因为高响的神凝力是它蜕变的根基所在,更主要的是经过长时间的相处,这一人一兽已经结起了兄弟般的情感,谁也离不开谁了。

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响起,火影化形了,然后是赤红的火焰喷涌而出,魔血立即被溶化,随即就被彻底汽化的无影无踪。

脱困的高响哈哈大笑一声,跳上火麟兽的脊背,倒吓了这庞然大物一跳。

“黑萨为什么没有乘机发起攻击?”高响心中一阵疑惑,举目看去,随即吃了一惊。

不远处,明炽已经和黑萨斗上了。

更为准确地说,明炽炼化出的妖兽和黑萨的血婴斗上了。

成百上千的妖兽与数百个血婴缠斗在一起,看上去异常壮观。不时有炼化的妖兽在血婴的凌厉攻击之下烟消云散,立即就有新的炼化妖兽补充上去。明炽的炼化妖兽可谓取之不竭用之不尽,那是因为他还是魔仙的时候,不知吞噬了多少妖兽,每一个妖兽的元神都可以成为他攻击的厉害武器。

而黑萨就完全不同了,血婴虽然也是炼化而成的,但却是组成他魔体的一部分,每损耗一滴魔血,就会耗去他一丝魔力,好在他的实力高出明炽太多,汲取的妖兽精血数量也极大,血婴又不易被炼化妖兽击破,所以看上去他已是稳居上风。他刚才为了灭掉高响,接连耗费十几个血婴,可见他对于高响这个修神者从心底还是感到十分畏惧的。

看了许久,立在火麟兽脊背上的高响嘿嘿笑了,他已经看出,在毫无察觉之中,黑萨已经上了明炽的圈套。

论实力,黑萨比明炽不知高出多少,这点不用他们出手,高响仅凭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无形的气势就可以判断出。不知是什么原因,黑萨对明炽一直没有痛下杀手,如果黑萨全力施为,明炽绝不能支持到现在。“这个明炽和黑萨之间的关系有些古怪!”高响心中暗道,决定作壁上观,看两个魔仙斗法也是一件千载难逢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轻易错过。

时间飞逝,黑萨终于不耐烦了,长啸一声,血婴纷纷飞回,接着从体内喷出一件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形状极其古怪,有些象琵琶,只是没有琴弦,通体乌黑,看上去毫不起眼。

高响暗笑道:“这黑萨模样古怪,用的家伙也是古怪,怎么把女人用的乐器都搬了上来!”

若是知道黑萨的这件仙器当年令多少仙人闻风丧胆,高响一定笑不出来。

破神弦,是这件仙器的名字。破神弦没有琴弦,却能奏出破人心神的音波。

与黑萨对峙的明炽却如临大敌,全身戒备,脸上的面具化成青蝠盘旋在头顶,身体之中火芒时隐时现,显然知道黑萨破神弦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