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拥香揽玉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拥香揽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呵呵,刚参加朋友的婚礼去了,没能及时更新,抱歉】

高响的肚皮差点笑破了。

明炽也跟着笑了一阵,随即叹道:“前倨后恭,一副奴才相,哪还有半点仙人的样子?”跟着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高响知道他此时的复杂心情,既瞧不起现在的仙人,又为自己是仙人的一员而感到羞耻。

妙妙突然问道:“主人,咱们什么时候到仙界去?”

几人立即安静了下来。

雪狐的眼圈瞬时红了,黯然说道:“高大哥,你真的要走吗?”

高响默然点点头,道:“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

妙妙孩子般地拍拍手,天真地笑道:“呀,真好,听说仙界里好玩的东西可多了!”

高响笑了笑,随即向向明炽问道:“老哥有什么打算?”

明炽淡淡地说道:“去仙界找几个熟人,然后找个不让人心烦的地方潜修!唉,太久了,不知故人是不是还在,也不知仙界又变成了什么样子?”话语之中充满了沧桑之感,高响听了心中也是一酸,地球上的凡人生活又浮现在心头,一种怅怅的感觉涌了上来。

天狐道:“大人什么时候动身,能在妖兽域盘桓几日吗?”

高响看到雪狐含泪欲出的样子,心中又是怦然心动,笑着回答道:“当然要玩上几天,从来到妖兽域就开始打打杀杀的,我都有些倦了。老哥你看呢?”

明炽道:“到仙界去倒不急于一时,另外我还准备在这妖兽域上设置一座防护大阵,以防备仙人和魔仙对妖兽的侵袭,虽无法根除妖兽们所存在的心腹大患,能阻挡一下也好!”

天狐眼中光芒一闪而逝。

高响当然明白,明炽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化解妖兽对他的仇恨,笑道:“呵呵,布这么大的阵,我可没那个实力,一切都要以你为主了。你先想好布一个什么样的阵法,到时我全力相帮就是了!”接着拍拍雪狐的头,笑道:“小狐狸,这几天你就给我当向导了!别苦着脸,好像我欠你什么东西似的!”

“什么小狐狸,难听死了!”雪狐破涕为笑,道:“这几天我就交给你了!”这话颇具诱惑,高响心神一荡,差点飘出肉身。

高响终于过了三天传说中神仙般的日子。

三天以来,览尽妖兽域的奇景异境,高响心中要有多舒爽,就有多舒爽。

其实,相比妙妙和雪狐这两个佳人,任何美景都会黯然失色,即使是在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高响照样过得十分惬意。

如此奇境,如此佳人,神仙又怎会有这样的美妙日子?

这一日,三人有说有笑,时而在漫无边际的密林之中漫步,时而飘到低空飞行,不时传来高响的朗笑和两个佳人的娇笑声,惊起林中的珍禽异兽。

“呀,那是什么花,这么漂亮?”妙妙突然惊呼一声。

三人眼前一亮,眼前的树木之间生长的植物和之前所看到的截然不同。那些植物藤蔓盘根错节,几乎布满了整个丛林,盛开的花朵异常鲜艳,七种颜色的花瓣,看上去十分的艳丽多彩。最为奇特的是,藤蔓上结满了鲜红的果实,约莫有拳头大小,圆球状。

高响也奇道:“这是什么植物?”

雪狐正要答话,忽然脸色骤变,急声说道:“别碰它们的果实!”可是已经晚了,妙妙的手已经触到了果实。

“嘭”地一声闷响,果实在骤然间爆开,粉红色的烟雾飘了起来,几乎在同时,一簇针刺一样的东西从果实之中爆射而出,速度竟快如出膛的子弹。

对高响来说,这只是一点小麻烦而已,衣袖疾挥之下,掀起一股气浪将那些激射而来的针刺改变了方向,一阵“嗤嗤”的轻响之后,针刺全都落空。

然而,高响还是大意了。

被击落的针刺引起一阵狂潮,随着接二连三的闷响,不计其数的果实爆开,方圆数十米之内的丛林瞬时被粉红色的烟雾所笼罩,针刺骤雨般四处飞射。

“真见鬼!”高响大惊失色,神凝力应激而发,卷着妙妙和雪狐瞬移到空中。

高响还从未见过向人类发起攻击的植物,骇然问道:“雪狐,这是什么东西,该不会是成精了的树妖吧!”

雪狐惊魂未定,半晌才回答道:“树当然不会成妖,那是一种与妖兽相互依存的植物,多情藤,它的果实叫无欲果,放射出来的粉红色的烟雾和针刺之中含有……剧毒!”

高响奇道:“好奇怪的名字,既然多情,又为何叫无欲?真是奇怪!那烟雾和针刺之中含既然含有剧毒,怎么这多情藤又与妖兽相互依存?”

雪狐没有答话,雪白的脸上泛起微微的粉红色,尽显娇羞之态。

高响见她面带异色,担心地问道:“你们两个刚才没有被那针刺射中吧?”

妙妙惊呼一声,道:“糟了,我身上中了几根针刺!”

果然,她的肩膀和颈部各中了一根针刺,直没肌肤,只能看到一截尾部。高响用神凝力护住右手,轻轻地拔出那两根针刺。

针刺暗红色,长约两寸,细若发丝,前端却锋利如针芒。

见高响和妙妙满脸惊惶,雪狐轻笑道:“没什么大碍的,而且还要恭喜妙妙妹妹……”

说的二人如同坠入云雾之中,雪狐却吃吃地笑着,再也没说下去。

在不久之后,高响就知道了答案。

揣着满心的疑问,高响带着二女向回疾速飞去。没过多大一会儿,雪狐忽然颤声说道:“高大哥,咱们下去休息一会儿!”高响听到她语气有些不对,急忙折身飞向地面的丛林,在一棵巨树的树冠上落下,然后设了一个防御阵,这才查看雪狐。

雪狐双颊绯红,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在极力地克制着什么。高响惊问道:“你也被那无欲果的针刺射中了?”

雪狐羞涩地点点头,妩媚的样子又让高响心神一荡。

“妈的,我的定力怎么越来越差了!”高响暗自骂了一声,极力地稳了稳心神,然后急切地问道:“那该怎么办,有什么东西可以解救?”

雪狐摇摇头,然后又指指高响。

妙妙忽然说道:“糟糕,我的毒也发作了!心里怎么有股热热的东西在流动?”

高响心头大急,却又束手无策,偏偏雪狐又不肯说出解救的办法,正要追问时,忽然看到雪狐的眼中射出异样的光芒。

高响一怔,这种充满了魅惑的光芒他又怎能不明白,心神顿时大乱,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了。这时,雪狐已经扭动着身躯来到高响的身边,接着蛇一般地缠上了他的身体。

……

美妙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雪狐长叹一声,脸上的红霞渐渐褪尽。

高响正不知要说什么好时,妙妙飘身飞了上来,娇笑道:“主人真是偏心,有了妖兽公主,竟然不再理会妙妙,妙妙也要一样的……”

Q@#$O^&*97YU(&*65U DH@#12OAI......

妙妙的一时好奇,让高响经历了一次人生之中最为美妙的时刻。

高响终于明白雪狐所说的剧毒是什么了。

那多情藤上的无欲果发射出来的针刺当中所含的剧毒不是别的什么,是春毒。妙妙和雪狐都中了针刺,不过妙妙是画中人,所以春毒发作的晚一些。而至于雪狐所说的多情藤与妖兽相互并存,大概是因为妖兽要借助无欲果之中的春毒来催情,而妖兽中了无欲果射出的针刺之后,就会带着它们走向远方,同时也将多情藤的种子带向四面八方。

“这就是奇妙的大自然,妖兽域也好,凡人界也罢,莫不是如此!”高响叹了一声。

妙妙问道:“主人在为什么叹气?是不是妙妙比不上妖兽公主?”

高响讶然,之后哑然。

雪狐脸微微一红,斥道:“妙妙你要死啊,说话跟那些最粗俗的狼族一样!”

妙妙眨眨眼睛,天真地说道:“妙妙说的是实话啊,怎么粗俗了?我的身体给主人的感觉一定没有你所给的好!”稍稍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我这次比在缥缈蜃楼境与主人的那次感觉可美妙多了,主人以后要经常给妙妙啊,你可是答应过我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的!”

高响晕倒在树冠上,幸好他提前在树冠之上设置了防御阵。

三人回到大峡谷,天狐迎了上来,欣喜地说道:“明大仙的防御阵已经初步完成,就差没有启动了,正等着大人回来出手相帮……咦!雪儿怎么变了样子?”

雪狐与高响水**融之后,肉身受到高响的神凝力的影响,外表已经与原来大相径庭。除了身体内的妖气变得淡了之外,还隐隐夹杂着一种奇异的气息,这种气息与高响的一模一样。她的脸平添了几分红润,却也使妩媚之态倍增。

雪狐娇羞地看了高响一眼,天狐瞬即明白过来,心中乐开了花,以后有了高响这个修神者护佑,还怕什么魔仙和仙人?

高响哪能不明白天狐的心思,急忙转移话题,道:“走,带我去看看远古仙人设置的防御大阵!”

虽然早就对明炽的阵法为之叹服,但高响再次看到明炽所布置的防御大阵时,还是被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