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仙囚浪客
章节列表
第三章 仙囚浪客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门尤吓得脸都变了绿色,心中实在是弄不明白,这四人到底是些什么来头,竟然连仙帝都不放在眼里。

见门尤呆在那里**,半晌还没有打开仙禁,明炽喝道:“你再不打开这囚笼,我破了上面的仙禁!”

以明炽现在的水平,已经与灵仙不相上下,但他现在掌握着一些魔仙的手段,又身负来自冥界之火青冥焰,真正与灵仙对敌的时候,还要超过几分。所以,单从气势上,门尤这样的小角色就无法与之对抗。这就是实力的表现。

门尤再次被他的气势吓得哆嗦了一下,认真地比划出一道金光闪闪的灵诀,然后挥手打到楼阁东面的飞檐上。一阵光芒闪动之后,楼阁上的禁制消失了,大门敞开。

楼阁内十分狭小,占地约莫不到十个平米,四周的墙壁上都覆盖着一层禁制。楼阁没有窗户,一颗鸡蛋大小的黄色珠子悬在楼顶,在珠子发出的暗淡光芒的辉映下,勉强可以分辨出屋内的景象。

室内的陈设极其简单,一张离地三尺悬浮着的桌子,就是室内的全部陈设。

桌子边,一人呆立一旁,披头散发,看不清面目,但从身体散发出的气息来看,应当是一个飞仙、异仙之流。他也许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桌上的一件东西上,高响几人进来他竟然毫无察觉。

几人的目光被桌上的那个东西吸引住了。

桌面之上,一个晶莹剔透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那里,只有巴掌大小,形状像是一个放大了的雪花。

门尤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道:“浪客,你把幻雪晶炼制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

那个叫浪客的仙人没有回头,说道:“有什么值得可喜可贺的?是恭喜我即将脱离这该死的牢笼呢,还是恭喜仙帝的神霄宫从此又多了一样景致?”语气之中充满了愤愤不平。

高响几人心中无不大奇,桌上的那件叫幻雪晶的东西看上去是一件仙器,怎么会和神霄宫还有什么景致扯到一起?

门尤讪讪地笑了笑,向高响说道:“这儿没什么好看的,咱们还是到其他地方看看!”

高响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又怎会轻易打消?伸手向桌上探去,想要把那仙器幻雪晶拿过来瞧瞧。

一股仙灵之气从浪客身体之中散发出来,高响不敢摧动神凝力相抗,身形被逼得向后飘退,那股仙灵力随即就消失了。

高响顿时好胜心大起,想要和这个古怪的仙人比试一下实力,可又害怕被门尤看出他是修神者。他自从进入仙界以来,就按照明炽的吩咐,将神凝力内敛到了极限,只要一发力,必定会暴露无遗。

明炽哪能不明白他的心理?加上他自己也想向这个仙囚打听一下仙界的情况,随即以命令的口吻向门尤说道:“你在外面等着,我们和这位浪客聊一会儿!”

门尤迟疑道:“这个……这个恐怕……有些不妥吧!”

明炽眼中射出一道寒光,打在门尤身上,门尤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低下头,飘身退了出去。

那个叫浪客的仙人听了身后的对话,好奇地转过身来。

妙妙和雪狐看清了他的脸,差点叫出声来。这仙人看上去太老了,脸上堆满了一层层的皱纹,两道雪眉。从外表是无法判断出仙人的年纪的,若以地球人的标准来判断他的年纪的话,他这模样没有一百岁,也有地球人九十岁的样子。看他满脸的愁苦,好像是有一肚子的冤屈没地方伸似的。

浪客当看到明炽后,眼中一丝奇异的光芒一闪而逝,道:“你是远古仙人?”远古仙人在妖兽界还没有被占据之前就已经修炼成仙,现在的仙界除了仙帝和三个天尊以及少数几个的灵仙,多数已经在那场对妖兽的杀戮中变成了魔仙,或被消灭,或被隔离在妖兽域,能够在囚禁仙人的成天之中看到远古仙人,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明炽将仙灵之气内敛到和普通仙人无异,而这个浪客算是层次比较低的仙人,居然能够认出远古仙人,这下子轮到明炽吃惊了,道:“你怎会知道?”

浪客微微一下一笑,显得有了几分精神,道:“我虽然只是一个异仙,眼力却比灵仙还犀利,因为我就是靠眼睛混饭吃的!”

明炽眼睛一亮,道:“你是炼器大师?”

浪客眼中闪过一丝得色,道:“自灵仙以下,仙界的战仙、巡天使、飞仙、散仙,无不以得到我所炼制的仙器为荣!”

高响奇道:“据我所知,炼器以心炼为最高境界,与眼睛有什么关系?”

“炼器的最高境界是心与眼合二为一!”明炽笑着解释道。

浪客扫了雪狐一眼,微微吃了一惊,道:“妖兽?”接着又看到了妙妙,更是吃惊:“不具人类形体,这是什么……”苦苦思索了一阵,还是不得其解。

高响看着他那幅样子就觉得十分的累,笑道:“别想了,她是以丹青描绘出来的画卷中人,你当然不会认识!”

当浪客看到高响时,脸色微微一变,接着不禁哆嗦了一下,脸上的皱纹更深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

明炽轻喝道:“知道就行,别说出来!”

浪客惊容未消,骇然点点头,显然他还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的。也难怪他如此惊骇,在这里不知被囚禁了多长时间,现在一下子看到一个远古仙人,一个妖兽,一个画中人,还有一个修神者,就是仙帝遇到这种情形,也会大吃吃惊的。

明炽向桌上的幻雪晶招招手,幻雪晶凌空飞起落到他的手中,看了许久,奇道:“如此精巧的仙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不是攻击仙器啊,有什么用处?”幻雪晶缓缓飞了回去。

浪客的神色立即黯淡了下去,又是满脸的愁容,叹道:“那是给仙帝造的玩具,哪算得上什么仙器!”

高响几人几乎同时惊讶地说道:“玩具?”

浪客苦着脸,道:“仙帝为了使神霄宫和凡人界一样变换四季,让仙人炼制出能够幻化出四季景象的仙器。我被囚困在这里上千载,炼制出来的这件幻雪晶,就是用来创造大雪纷飞的景象的!”

几人愣了半晌,自来到仙界,所听到的和见到的无不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就连明炽这个远古仙人,也是惊骇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许久,明炽带着质疑的口吻问道:“仙帝如此作为,难道就不会引起仙人的反对吗?那样的话即使仙帝再厉害,独自一人又怎么可能去应付那么多的仙人?”

高响呵呵笑道:“那还不简单,仙帝控制着三个天尊,天尊又去控制灵仙,如此一层控制着一层,又有几个仙人敢于反抗?随着年深日久,仙人们也就渐渐地习惯了,对于仙帝这个仙界的至尊,人们也认同了!”

浪客点点头,赞道:“修神者的见地就是不同,一下子就说的**不离十!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仙人都顺从仙帝……”说道这儿,忽然停住了。

高响心中暗笑:“这与是不是修神者可没半点关系,这是地球人驾驭下属最基本的方式,只不过象明炽这样的远古仙人不知道而已!”见浪客打住话头,问道:“还有什么人敢于反抗仙帝?”

浪客却再也不答话。

高响索然叹道:“修真者修炼千载无不盼望有一日能够白日飞升成为仙人,现在看来,仙界比凡人界还要残酷,修真者的修行还有什么意义?”

浪客道:“我还算是好的!有的仙人因为违背了仙帝的意愿,被禁锢在天囚狱之中的仙人,每天都要送往天遣台,饱尝三十六次天雷轰顶的滋味,想死都十分困难,比起这样,被囚困千年又算得了什么?”

明炽眼中射出三尺多长的青芒,心中已是愤怒到了极点,喝道:“走,这种地方我再也不愿待上片刻!”

高响向浪客说道:“这次你虽然完成了仙帝的任务,说不定仙帝下次又变个其他的花样再囚禁你千年,你愿意和咱们一起出去吗?”不知不觉之中,他开始同情起这些受仙帝压迫的底层仙人起来,想着能帮他一把是一把。

浪客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随即又黯淡了下来,迟疑地摇摇头。

高响知道他虽然十分盼望自由,却怕极了可能遭受的惩罚,叹了一声,不再理会这个可怜的仙人。

几人转身欲出,却被房屋内的仙禁所阻挡,进来的入口竟不知在在什么时候被门尤给关闭了,大概是因为刚才的谈话太过专注,竟连明炽这种高手也不知道。雪狐奇道:“咦,门尤这小子竟敢把咱们当囚犯关在这里,胆子怎么变大了?”

明炽脸色微变,向外凝视许久,道:“不是他的胆子变大了,而是有人在替他撑腰!”

“是谁?”

明炽冷冷说道:“一个战仙!”

高响哈哈笑道:“战仙?那咱们还不出去欺负他一把?”

明炽听了他这近乎蛮横的话,怒气消了不少,笑道:“好久没和仙人动手了,那就让我出去欺负他一把,呵呵!”说完,向前凌空劈出一掌。

屋内的气流忽然为之一滞,接着,一道青光劈在墙壁上,一声霹雳响起,墙壁上的仙禁只是微微红光闪动了一下, 房屋的一扇墙几乎全部倒塌。

明炽几人飘身飞出摇摇欲坠的房屋,浪客犹豫了片刻,也跟着飞了出去。

果然,门尤的身边立着一个战仙装扮的仙人,只是神色气质与高响所见到过的战仙截然不同。这战仙看上去十分清秀,像是一个饱肚诗书的文士,看修为实力要比灭罗和图但高出许多。见了明炽出手的声势,那战仙脸上微微变了一下颜色,随即恢复了常态。高响心中暗道:“这战仙是个厉害角色,要小心应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