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战仙天星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战仙天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几人正打量那战仙之时,门尤指着几人向那战仙说道:“就是他们,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行迹十分可疑,而且胆敢诋毁仙帝,实在是狂妄放肆到了极点!”接着看到和明炽几人站在一起的浪客,立即换了一副面孔,喝道:“浪客,你敢逃出仙禁,是不是也要背叛仙帝?”

浪客吓得面如土色,看样子几乎快哭了出来,正准备退回去,“轰隆”一声巨响,身后的楼阁终于倒塌。这下,浪客即使是想回去也没有地方可去了,只能呆呆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一副噤若寒蝉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战仙却没有理会门尤的话,向明炽微微弓腰算是行了一礼,道:“在下天星,听说阁下是无威天尊的朋友,不知尊姓大名,来自哪里?”

高响笑着替明炽回答道:“你那奴才弄错了,无威天尊的朋友是我,却不是这位!”

天星看到高响,眼睛快眯成一条缝,两道精光从缝隙之中射了出来。许久,才狐疑地问道:“你又是谁,你不是仙人?可怎么会来到仙界之中的?”

高响见他没有识破自己的身份,放下心来,呵呵笑道:“我嘛,别人都叫我玉皇大帝,也叫玉帝,至于是怎么来到仙界的,以你战仙的身份,还没资格知道!”

门尤大喝道:“放肆!”

天星眼中一丝寒光一闪而逝,接着脸上露出了笑容,道:“既然尊驾不愿意,那就不说也罢。不知几位有没有兴趣到二羡天青霄宫一游?”

高响没想到他居然不恼怒,愣了一下,道:“二羡天青霄宫是什么地方?”

门尤插话道:“那是天尊居住的地方,一般的仙人是连见到青霄宫是什么样子的的机会都没有!”语气之中充满的羡慕和向往,显然连他自己也没去过。

明炽向高响传音道:“这个战仙心怀鬼胎,切不可上当!”高响微微点头。他心中早就对这个战仙充满了戒备。自遇到仙人以来,高响还没有见过有涵养的仙人,这个天星虽然级别比归戈低了一级,却一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也算是一个人物了。他既然敢不买灵仙归戈的帐,那证明一定不是无威天尊的手下,他的邀请又会是什么好事,这种笑里藏刀的家伙高响还是凡人的时候就见过不少,当然不会轻易上当了!笑道:“大仙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我们修为尚低,没那个福分到青霄宫去,还是自己到处逛逛吧!”

天星静静地说道:“随处逛逛?这恐怕有些问题!”

高响脸色一变,道:“怎么,你想留住我们?”

天星道:“你们几个我倒可以通融,但这个妖兽雪狐,却要跟我走了!妖兽在仙界,只能充当仙人的玩物,这么大摇大摆地四处招摇,恐怕有些不妥!”脸上一直保持着笑容,语气也十分平静,一副生怕给别人找麻烦的样子。

高响呵呵笑了一阵,道:“这恐怕就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一旁的门尤插话说道:“你也未免太狂妄了吧,这里可是囚禁仙人的成天!只需一个讯号,立即就会有大批战仙和巡天使赶来,即使你有灵仙的实力,也休想逃脱!更何况……”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高响被激怒了,在他的心中从来没有把雪狐当作异类来对待,天星说的这样若无其事,他又怎能不怒?

天星微笑着向高响说道:“你既然如此狂妄,必定心有所恃,我也正想领教一下,看看你是什么来路!”分明是挑衅的话语,语气之中却丝毫听不出挑衅的意思。



明炽知道高响一定会按捺不住要出手了,喝道:“老弟退后,让我来见识一下战仙的厉害,哼,许久没回来了,仙界的一切都变了样子!”

高响正准备摧动神丹,给这个笑里藏刀的战仙一点颜色看看,听了明炽的话心头一震,随即想到这里是仙界,一旦被人知道是修神者,那麻烦可就大了,立即飘身退后。

明炽道:“天星,你出手吧,亮出你最拿手的法术!在动手之前,你还可以传讯找帮手!”

天星静静地说道:“我看得出你掩藏了自己的实力,但对付你,我暂时还不需要帮手!既然你这么说,那天星可就得罪了!”随即面色一变,喝道:“百花献瑞!”手指连连掐出几个仙诀,随着一道道光芒闪烁,一个接着一个碗口大小的花朵凭空显现了出来,然后团团围住明炽的身体。

那些绽放的花朵鲜艳无比,花瓣上不时闪过异样的光芒。妙妙惊叫道:“好漂亮啊!”

一旁的浪客插话道:“花瓣上的光芒能够使敌人产生幻象,用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最厉害的杀着在花蕊之中。花蕊不光能够散发出侵蚀仙体的异味,而且还能射出能够汲取仙人体内仙元的噬元针,实在是厉害无比的仙器!”他是炼器高手,见到天星如此厉害的仙器,忍不住出口评论了一番,却没有想到,在无意之中却提醒了与天星对敌的明炽。

门尤大声喝斥道:“浪客,闭上你的嘴,你是不是想尝尝天谴台上天雷的滋味?”

浪客闻言立即闭嘴,脸上的皱纹更加密集了。

“谢了!”明炽轻笑一声,身体之中的青冥焰冒了出来,接着青冥焰一亮,迅即凝成许多小冰刀,向周身的花朵激射而去。

一旁观战的高响心道:“大哥真是厉害,竟然能将青冥焰改变性质变成冰刀,我是万万办不到的。”他却不知道,青冥焰是来自冥界的阴火,转化成寒冰当然是十分容易的事情。

就在刹那间,随着“叮叮当当”一阵脆响,每个冰刀都准确无误地射中一朵花。天星的仙器还来不及启动,花瓣立即被击散。

花瓣纷纷扬扬地随风飘散,天空之中下起了一场五光十色的花瓣雨。

明炽轻叱一声:“疾!”花瓣立即燃烧了起来,五光十色立即被不停跳动着的青色火焰所取代,方圆几十米内的空间看上去绚丽多彩又怪异无比。

斗法在瞬间就决出了胜负。

高响笑道:“天星,你的仙器原来是纸糊的,真是吹死牛不偿命!”

天星没有理会高响的讥讽,眼中射出的光芒有几分骇然,还有几分诧异,向明炽问道:“是青冥焰?”

明炽没有答话,道:“还有什么法术和法宝尽情地拿出来!”

天星摇头说道:“以战仙的实力,再厉害的仙器又怎能敌得过冥界之火?我认输!”

明炽见天星知难而退,收了青冥焰,问道:“还有几分见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无智的门下!”

天星道:“正是!”

明炽冷笑道:“你给无智带个口信,就说明炽回来了!”

“明炽?”天星脸色骤变,原本十分平静的脸布满了惊骇,“你就是明炽!传说之中,你......不是已经变成魔仙了吗?”

“哈哈……”明炽一阵狂笑,笑声之中充满了悲怆之意,身体一阵青光闪耀,被青蝠覆盖着的脸庞显得有几分狰狞。

高响心中大奇,心道:“难道大哥在成为魔仙之前和无智天尊有什么过节不成?”

门尤被明炽的气势逼得连连向后飘退,天星虽然没有动,脸色却也变成了铁青。

许久,明炽恢复了常态,寒声说道:“你还不走,想自取其辱吗?”

天星躬身说道:“既然尊驾是远古仙人,在下输的心服口服。前辈的话,在下一定一字不漏地带给天尊!”说完,再次盯了高响一眼,然后抛下一旁满脸惊慌的门尤,飘然而去。

妙妙拍手娇笑道:“主人的大哥真是厉害,举手之间就把一个战仙赶跑了,不愧是主人的大哥!”

高响笑道:“不厉害能当你主人的大哥吗?”

明炽却叹道:“不卑不亢,处败不惊,无智手下能有这样的角色,了不起!看来,无智与以前相比,已是不能同日而语了!”

高响见那个门尤傻愣在一旁,显然是还没有从战仙天星一招即败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出言讥笑道:“门大仙,刚才的威风被狗吃了吗?”

门尤这才想到自己将要面临的处境,慌张地说道:“我……小仙我真该死,真是有眼无珠,竟然对几位出言不逊……”

明炽不耐烦地喝道:“滚,滚得越远越好!”

门尤慌忙瞬移而去,居然将那架天乘丢在那里也不管了。

明炽回头向高响说道:“老弟,麻烦恐怕就要来了!”目光炯炯,毫无半分担忧的样子。

高响满不在乎地说道:“怕什么,打不赢,咱们逃还不行?”他有逆天轮在手,面对仙人别的不行,逃跑却是轻松自如。

明炽笑道:“逃跑?这点我倒没有想到!不过幸好那天星没有识破你是修神者,仙帝暂时还不会找咱们的麻烦。退路我也早就想好了,咱们可以去找帮手!”

“找帮手?大哥在仙界之中还有帮手,你怎么没有对我说起过?”高响奇道,“你是远古仙人,那你的帮手也一定是远古仙人了,那会是谁?”

明炽没有答话,向一旁满脸愁容的浪客问道:“你知道无容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正在为自己今后要遭到什么样的处罚而感到忧心忡忡的浪客,听了明炽的问话一愣,迟疑道:“无容?你说的是不是无容天尊?”

明炽微微点头。

高响心中大奇,暗道:“难道无容天尊就是大哥在妖兽域提到过的老情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