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恶斗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恶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明炽仍然没有讯息,就连半点打斗的声音也没有传过来。

扶苏注视着地上的那个战仙,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那个倒霉的战仙叫蒙铎,正是他刚才以音波攻击法破了扶苏的琴声,并毁去了炼制多年的仙器,使扶苏险些仙心不保。

也许是报应,明炽怎么就挑中了蒙铎,指使青蝠发出摄魂波,使他仙心受损昏迷到这个时候还没清醒过来。

高响说道:“毁了他!”

戚珍儿脸色一变,眉头微皱,显然对高响的这个决定感到十分不满。乘人之危和偷袭,是修行者的大忌,就是仙人也是一样。刚才为了解围,明炽出手偷袭战仙蒙铎,戚珍儿心中就感到十分不妥,但明炽是从魔仙变回仙人的,又是远古仙人,她当然不敢说什么。而高响就不同了,高响是她的晚辈,虽然他是修神者。

可高响与人打斗时哪有什么忌讳?只要有机会偷袭他就不会光明正大地去干,打不赢就跑,所以吃亏的时候也少。这也与修真者和修神者的修炼心法截然不同有关。修真者是以潜修为主,而且忌讳颇多,一旦犯忌就会留下心结,对修炼极为不利。相对于灵仙、战仙来说,戚珍儿和扶苏才飞升成仙不久,修真者的这些禁忌早就根深蒂固。而修神讲究的就是无拘无束,天马行空,达到与大自然和谐统一最终融为一体才是神的境界。高响虽然修神时间尚短,也没有体悟出修神心法的三种至高境界,但不知不觉之中还是受到修神的影响,他那份率真的性格也渐渐显露无遗,对待敌人,他当然不会手软。

扶苏心中虽然对蒙铎恨到了极点,却也没想到要去乘蒙铎昏迷之时毁掉他。听了高响的话连连摇头,道:“不妥,不妥至极!”

“真够愚的!”高响心道,他当然不敢说出声来,口中却笑道:“你们是得道高人,当然不会干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这种事情还是由我来做!”

“那也不行!”戚珍儿说道,语气之中透着几分威严。

高响苦笑道:“那怎么办,难道等他醒来不成?戚师祖的万变幻光境大概也困不了那个曹挡多久了。对付两个战仙,而扶苏前辈又还未复原,我们两人之力怎么能应付的下来?”

没想到戚珍儿还是坚持说道:“咱们可以等幻虹宫的救援到来!”

高响顿时头大如斗,心道:“我还没见过这么犟的女人,难怪詹九骢要天天喝酒了,娶了这样的女人做老婆,不天天借酒浇愁才怪呢!”他却没有想到,詹九骢曾经说过修真之前就嗜酒如命,那时当然还没有认识戚珍儿。

高响焦急不安地在地上转来转去。

万变幻光境之中的光芒突然大盛,然后又暗了下去,如此接连几下。戚珍儿心中也是大急,知道曹挡要不了多久脱困了,战仙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困住的,可幻虹宫的援兵到现在还没有踪影。

高响忽然眼睛一亮,大笑道:“哈,我有办法了!”

扶苏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高响笑道:“先禁锢住那个昏迷了的战仙,这样不算犯忌吧!”

戚珍儿道:“那是当然,只是他是一个战仙,比我的实力高出许多,如何能禁锢住他?”

高响笑了笑,缚仙索从手心冒了出来。

扶苏惊讶地问道:“这是……”

高响笑道:“无威天尊的缚仙索连魔仙都能禁锢,对付战仙应该绰绰有余吧!”

“缚仙索,你怎会有无威天尊的缚仙索?那可是他惩罚仙人所用的仙器!”扶苏大吃一惊,就连戚珍儿也赫然变色。

“从他那儿骗来的!”高响笑道,随即就用神凝力启动了缚仙索。纤细的丝线从他的手中抽出,瞬间就将地上的蒙铎缚了个严严实实。接着,丝线全部隐入蒙铎的肉身之内。这样,即使是灵仙,也不可能再有战斗力了。

高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大敌去了一半,他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

扶苏摇头叹道:“真羡慕正阳那老鬼,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徒孙……”

戚珍儿正要说话,万变幻光境忽然爆射出万丈光芒,里面的幻景被淹没在光芒之中。戚珍儿面色大变,道:“曹挡出来了,快退!”

话还未落音,光芒消散,战仙曹挡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高响没动,戚珍儿和扶苏见了,也停了下来。

曹挡哈哈怪笑了一阵,向戚珍儿说道:“这幻境还有点名堂,里面竟然还藏着个奇门阵法,但想困住我,再修炼上千年还差不多……咦,这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小子”当然指的是高响。

高响笑嘻嘻地说道:“我刚从你祖宗那儿来?”

“我的祖宗?”说的曹挡一头雾水,他的祖宗要是还活着的话,没有一万岁至少也有八千岁。

“这战仙脑子有些迟钝!”高响暗道,接着笑道:“你祖宗让我告诉你,他十分生气,说怎么会有你这样不肖子孙,个子长得矮都不说了,好不容易修成了仙人,不好好潜修却给那个一肚子坏水的无智当奴才,真是该死!”

这一番白话曹挡只听明白了一半,但他却知道奴才是什么意思,气得身体上金光乱闪,显然是仙心已是大乱。

高响心中暗笑不已,正准备再激他一激,眼前金光一闪,曹挡竟瞬移到了他的身前,战仙身体之中散发的强大气势立即压迫的他无法张开口。

无奈之下,高响摧动神丹,原本内敛着的神凝力立即迎了上去,那股逼人的气势顿时被挡了回去。

“这是什么精劲能量?”曹挡向后退了几步,眼中充满了惊讶,随即失声叫道:“是神……”

高响见他识破了神凝力,大喝道:“也尝尝我的厉害!”毫不犹豫地劈出一道紫电。曹挡正在**的时候,紫电已经结结实实地在身体上炸开,身体随即就翻滚着飞了起来,人还在空中,紫色闪电在他身上闪耀着发出一阵“劈哩啪啦”的爆响。

曹挡发出一声怒吼,身体上金光闪了数下,终于将紫电压了下去。

仙人不像是魔类,他们有仙甲护体,而且肉身经过长年累月的修炼,高响这次猝然一击,当然还不至于让他受伤,但却把他的气焰打下去了一半,同时也使他颜面扫地,在仙界,到了战仙的水平已经很少吃亏了。

高响是向来不喜欢给敌人留下任何机会的,这次也同样不例外。

他这次却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直接的攻击方式,五指并拢,向曹挡狠狠地凌空劈出一掌。神凝力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形的“光掌”,划出一道紫色的光幕,落向曹挡。

高响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往往选择的是最有效的办法。

自从在妖兽域与战仙图但一战之后,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与战仙相比还有一段差距,而且自己的法宝有限,再说用修真者的法宝去对付仙人,就像一个小孩拿一根草去和一个手持利刃的壮汉对决一样,结果可想而知。能够应对仙人的攻击法术就更少了,所以他选择了最直接的攻击方式——硬拼!

他的实力虽跟不上战仙,但在这里,可以汲取的能量却用之不竭取之不尽,只要神丹不超负荷运转,可以一边拼斗一边补充能量。而仙人却不同,每拼一次,就会损耗一分仙灵力,实力再高,体内能量终究有耗尽的时候。

曹挡怒了,几乎到了怒火冲天的地步。一个战仙,被冷不丁的打得灰头灰脑,他当然恼火万分。“淬金盾,启!”曹挡怒喝一声,一个巨大的盾牌在他身前显露出来,盾牌中央是暗黑色的,边缘射出炫目的金光,严严实实地护住他的身体。

这时,高响的神凝力化成的巨型手掌也到了,不偏不倚地劈在淬金盾上。

没有任何声响,紫、金色光芒混合在一起,犹如液态的水一般向两边溅射出来,然后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散开,空间连续波动了许多次,冲击波才消散。

“快退!”戚珍儿轻叱一声,拉起扶苏弹高高飞起,他们没有料到,高响这一击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地上的那个战仙蒙铎就倒了大霉,被高响用缚仙索禁锢后还没有苏醒,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冲击波卷起他的身体翻滚着飞了起来,然后又重重地跌落在紫竹林的边缘地带。

奇怪的是,四周的紫竹受到波及后,却纹丝未动,显然里面的阵法还有抵消能量的作用。

曹挡的名字里不愧有个挡字,防御本就是他的强项,淬金盾卸去了高响大半神凝力,仙甲又抵御了一部分,所以高响的这次攻击对他没有任何效果。

曹挡怒声喝道:“修神者也不过如此,再来!”

战仙曹挡做出的决定错了,而且错的厉害。他做梦也没有料到,高响的能量能够源源不断地发出。反击的机会一旦错过,只能一直被动挨打。

高响果真十分听话地再来了,而且是一次接着一次,一次比一次迅猛。他现在已经有点骑虎难下了,生怕曹挡缓过气来,一旦发起反击的话,局势将会迅速逆转。

这次拼斗,是高响修真以来最吃力的一场恶战,同时也是最省心的一次。

在高响一轮接着一轮的攻击下,曹挡终于有些吃不消了,每受一次攻击,身体就下坠一点高度,到了最后距离地面不到三米的距离,淬金盾边缘发出的光芒也是奄奄一息,他体内的能量也被耗去大半。

高响也快不行了,这种蛮干最耗能量,有了上次在妖兽域布置防御大阵时的教训,他再也不敢让神丹的负荷太大。火麟兽当然可以帮忙,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再役使火麟兽,害怕以后会对火麟兽产生太多的依赖。再说,现在场上的局面已经被他勉强控制住了。

高响攻击间隔的时间渐渐长了起来。

一直被动挨打的曹挡,双腿已经没入地下,却没有半点反手的力量。淬金盾边缘的光芒已经完全消失,表面上裂开了丝丝的纹路。

戚珍儿和扶苏在空中呆住了,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斗法场面他们见的多了,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法,竟然忘了出手相帮。

渐渐地,高响不耐烦了,决定冒险全力启动神丹,给已是强弩之末的曹挡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