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筹谋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筹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画面上的景象骤然一变。

明炽沉声说道:“天雷就要来了!”

高响听了,心猛地一紧。

无容侧过身子,似乎不愿看到那惨绝人寰的一幕。

天谴台所在的空间瞬时阴暗下来,气氛变得异常压抑,就连置身画外的高响,也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事先知道正阳真人将要遭受非人的折磨,而且是一种无穷无尽的痛苦,但当这时天雷即将到来的时候,他的心仍然悬得老高。

一道金色闪电无声地划破了画面上的阴暗,一闪而逝。

寂静了片刻之后,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出现了,发出刺目的光芒,疾速旋转着向天谴台飞来。

这时,画面上的正阳真人抬起了头,露出几乎不具人形的脸,高响清楚地看到,他眼中射出的目光,是那么地不屑,充满了鄙夷。

金色光球在天空中爆开了。两根柱子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天谴台淹没在一片金光之中,瞬间之后又显露了出来。

一阵光芒乱动,似乎要将整个空间撕裂,一些光怪陆离的景象显露了出来。画面是无声的,但可以想象光球爆开时是什么样的声势。

一切再次平息了下来。两道金色的闪电,无声地从柱子的顶端向下面疾速蔓延了下来。柱子上的那两个蛇形异兽突然活动了起来,昂起那硕大而又怪异的头颅,张开巨口,用力喷出两道泛着金色的熊熊大火,柱子之间的正阳真人身体瞬间消失在火光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火,渐渐熄灭了,正阳真人的身躯显露出来,他这时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

护住身体紧要部位的仙甲变成了暗红色,没有被护住的四肢和头部,毛发、血肉经过天雷转化的天火灼烧之后荡然无存,仅剩下白森森的骨骼。但正阳真人并没有死去,上下颚仍一张一合,身躯不住地扭动着,看上去异常凄惨,又十分恐怖。

许久,正阳真人的白骨之上渐渐长出肌肉,接着是猩红的皮肤和婴儿一般的毛发。他的元婴被仙甲护住,而且又度过天劫,所以在肉身受损的情况下,能够重新滋生出新的血肉。但这样的过程,局外人又如何能完全体会到其中的痛苦?

景象消失了,三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许久,无容轻轻叹道:“这只是每天三十六次天雷中的一次!”

高响寒声说道:“无智,你很好,实在是太好了!”

明炽见高响脸有些扭曲变形,从眼中隐隐露出罕见的寒光,不时有紫金色的小火花从眼中喷射出来。自从见到高响以来,明炽还从未看到过他这种样子,知道他此时已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心中暗自惊骇不已,却又不知用什么样的话语去劝导他。



高响被无智的作为激怒了,而且是一种无以复加的愤怒。愤怒接着就转化成仇恨,阵阵杀气散发出来,以无容和明炽的修为,竟也微微打了一个寒战。

无智有多大的野心高响可以不管,他怎么对付无威和仙帝,高响都可以不闻不问。然而,对于自己尊崇的师族,用这么过分的手段,高响可就动了真怒,无智已经成为自他修真以来最大的敌人,虽然他知道自己所选择的是什么样实力的强敌。

就在他的心被仇恨占据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从金婴之中散发出来,迅速向整个身体蔓延,心头的仇恨立即被驱散的一干二净,心神在转瞬间又恢复到一种极为平和的状态。这就是金婴的作用,能够在他被仇恨淹没心智的时候,自动地调节他的心态。

一旁的明炽和无容立即感受到了他这一变化,以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他,实在是搞不懂,是什么东西使他的满腔怒火在瞬间消失。

“天谴台在什么地方?”高响问道,语气十分平静。

“在天囚狱的核心地带!”无容答道。

高响稍微停顿了一下,道:“我要去天囚狱!”

天囚狱是囚禁犯有重罪的仙人的地方,仙帝派有众多仙人看守。为首的是一个灵仙,叫邽狟,是无智手下仙人中的第一高手,以冷酷著称仙界,喜欢以一些古怪的方式来折磨违反仙规的仙人。镇守天囚狱的另外还有五个战仙、数百个飞仙。天囚狱最厉害的还不是那些看守的仙人,而是之中的重重禁制,其中暗藏着的凌厉杀着,即使是无威天尊亲自去闯,也不见得能够全身而退。

以高响现在的修为去闯天囚狱救正阳真人,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所以当听到高响要去闯天囚狱的时候,明炽大吃一惊,无容也微微变色。

然而,高响的语气虽然出奇的平静,就像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然而却异常的坚定,坚定的让人无法辩驳。

无容知道无法改变他的心意,叹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大概就是神和仙人的不同吧!”

明炽突然说道:“我也和老弟一起去!”

高响愣了一下,接着连忙摆手,道:“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跟着一起去干嘛?”

“这怎么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明炽冷冷说道:“也该到了与无智清算旧账的时候了!”

“不行!”高响断然说道:“你与大姐刚刚团聚,怎么能让你身赴险境?”一股无形的气势表露了出来,明炽立即心中感到一股无名的压力,高响的话语之中竟有一种让人无法违背的力量,让他无法出口反驳,这是以前还从未有过的事情,不禁吃了一惊,一噎之下竟说不出话来。

无容说道:“去吧,咱们都去!我避在幻虹宫太久了,有些人还以为我这个天尊是虚设的?”说完与明炽相视一笑,彼此的心意在刹那间又闪电般相通交流了。

高响正要出言阻止,无容微微摇头,说道:“这关系到整个仙界,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所有仙人都无法置身事外,所以你就不要劝阻了!”

高响默然,他知道无容天尊所言不虚。但冷静一分析,以他们三人的实力与无智相抗,又有几分胜算?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三人心中都十分清楚,是以心情都十分沉重。

许久,高响忽然呵呵一笑,明炽奇道:“老弟笑什么?”

高响眼中闪动着狡黠的目光,道:“论实力,咱们当然斗不过无智,不过咱们可以斗智!”

明炽叹道:“无智以诡计多端而得其名,斗智就更斗不过他了!”

高响笑道:“咱们只要找准他的弱点,就一定能斗过他!现在,他正绞尽心智地对付一个大敌,正好是老天赐给咱们的机会!”

无容眼睛亮了一下,微微笑道:“你是说无威天尊!”

高响说道:“现在的仙界之中,仙帝应该已经变成了无智的傀儡,唯一能对无智造成威胁的就只有无威。从那日曹挡说的来看,无智与无威之间一战在所难免,这就是我们可以利用的绝佳机会!”

明炽道:“可是无威不是正四处找你吗?”

高响淡淡地说道:“无威找我,是想得到修神心法,我给他就是!”

以前高响躲避无威,就是害怕无威向他追要修神心法,此时他却这么说,明炽不禁大惊失色。无容却微微一笑,她与明炽不同,随着这些日子相处明炽对高响产生了一种兄弟般的感情,所以对高响的事情总是挂在心头。而无容经过漫长的修炼之后,她已经能够做到凡事从置身事外的角度去分析,所以她十分清楚知道高响这么做,必然有他充分的理由。

明炽恢复了常态,问道:“无威一旦打败无智,仙界再也无人能敌,岂不又是一个新的祸害?”

高响道:“有一点请你们放心,如果无威真正修成了神,那么他就一定不会成为仙界的祸害,这个道理我也是那日在紫竹林之中顿悟之后才想到的!”

通过对人之心的顿悟,虽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但高响还是感悟到了人之心的精髓所在,那就是爱。一个心中没有对他人充满爱的人,是绝不会悟出人类的至高境界,也就不可能修炼成为真正的神,所以高响现在丝毫也不担心无威修神之后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

无威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就是同高响一样,感悟出人、魔、冥的三种至高境界,成为真正的神,但以他的心性,这条路他不太可能走到尽头。另一条路就是在没有修炼心法的情况下继续修炼,最终无法控制体内暴涨的能量而自爆身亡。

这一点明炽和无容没有问,高响也没有说。

主意已定,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无威天尊,说服他站到自己的一方共同对付无智。

这时,无容眼前的空气一阵急遽的波动,她伸手探了一下,然后沉吟了片刻,微笑道:“咱们要找的人已经到了幻虹宫外面了!”

高响和明炽异口同声地说道:“无威天尊!”

无容微微颔首,道:“他已经强行破掉幻虹宫外两道禁制,打伤了八个女仙,口口声声要你出去见他!”

无威天尊怎会这么快就知道高响到了幻虹宫?

带着这个疑问,三人化成三道闪电向幻虹宫外瞬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