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被困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被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如果不是已经具有神一般的肉体,在那种无形的能量之下,高响会在瞬间被压成肉酱。身体之中紫光几乎被完全压入体内,小金星围绕着身体无规律地乱窜。高响的眼睛也看见了小星星,那当然是幻象。

那铺天盖地的能量没有将高响的肉身压碎,却让他再也动弹不得,简单地说,他被禁锢了。就这么不知过了多久,高响忽然感到身体的压力大了数倍,接着眼前一阵炫目的白色光芒闪耀之后,高响被那股能量裹着传送向一个未知的地方。

此时,无威、明炽、无容三人正站立在神霄宫前。

看到眼前气势恢宏而又让人感到神秘莫测的宫殿,明炽眼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无容轻声叹道:“当年集十大上仙之力创造出来的神霄宫,如今却成了藏污纳垢之所,唉……”

三人踏上一条由天蓝色能量晶石凌空铺成的大道,缓步来到正殿之前。如果高响这时在场的话一定能够认出,门口悬立着两个兽类的雕像,一个是火麟兽,另一个却是寒狳兽。

殿门前一阵金光闪耀,一个仙人出现了。这仙人全身金甲,脸上罩着金面具,身材又极其雄伟高大,看上去威风凛凛。不过当他看到无威天尊的时候,全身的威风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在仙界,有几人能在无威天尊面前能显露出半点威风?当他看到无威身后的无容后愣了一下,接着又看到了明炽,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本尊同无容天尊和远古仙人明炽,前来觐见帝君,去通报吧!”无威的语气冷漠之中透着威严。

那仙人有些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里,两个天尊加上一个消失很久了的远古仙人一起来到神霄宫,这是近五千年内还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无威加重了语气,微微嗔怒道:“你找死吗?报上你的姓名、职位!”

“……”那仙人眼神中露出一阵惊惶,在无威的强势之下,终还是说不出话来。

无威“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那仙人,举步向殿门走去。那仙人却飘身阻住去路,颤声道:“没有帝君的准许,任何人不能踏入神霄宫!” 话虽是硬话,却没有半分底气。

无威脸色阴沉了下来,那种强大的威势再次散发出去,那个仙人只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飞仙,当然无法承受,“咕咚”一声跌倒在地上。

明炽笑道:“还是无威天尊的法子好,不用出手,吓也把人吓死了!”

无威正要答话,忽然面色一沉,向后退了几步。

空气微微凝结了一下,十几个仙人凭空出现在殿门口,为首的是一个灵仙,紫色的脸庞,长髯垂胸。其他的都是战仙。

无威冷冷说道:“守护神霄宫的灵仙方朔和十二战仙都出现了,看来本尊的面子不小啊!”

明炽道:“还要加上我和容儿的面子吧!”

方朔看了三人,脸上惊讶之色一闪而逝,躬身道:“见过两位天尊!”然后看着明炽,迟疑道:“这位是……”

明炽收起笑容,淡淡地说道:“死不了的明炽又回来了,想见见仙帝。”

方朔道:“除非帝君召见,任何人是不能进入神霄宫的!”

明炽笑道:“仙帝又不是凡人界的女人,见不得人吗?”脸上青蝠化成的面具跟着一起动,看上去有几分说不出的诡异。

方朔脸上结起寒霜,道:“明炽,你说这话已经是大不敬了,你难道想悖逆帝君?”

明炽冷冷一笑,道:“你大概忘了,我是当年被仙界遗弃了的魔仙,可不是仙帝属下!”

方朔正要说话,无威天尊怒道:“方朔,你若再罗嗦一句,本尊就硬闯神霄宫了!”语气之中透着十分的威严,就连灵仙也难以承受,身形一荡,向后飘退了几步。他身后的战仙身上战甲一起闪耀起来,许久才平息下来。

方朔脸上神色变换了数下,最后说道:“我这就向帝君通报!”手中立即结起一个紫色光球,接着弹向空中。

无容微微笑道:“他这是在向无智天尊传讯吧!”

无威道:“我正是要见见无智!”

高响终于达到了目的,来到了那颗星球之上。

先是感到身体一松,接着发现四周的灵气又出现了,虽然十分稀薄,却总比没有强。然而,希望在瞬间就破灭了。

金婴刚刚汲取了一点点灵气,那先前禁锢他的能量也跟着一起进入到小宇宙。这次连金婴也被禁锢了。就像是一个饿极了的人被封住了嘴巴,即使面前是满桌的美味,又有什么用?

高响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身体可以动了。

这里是一个荒凉的世界。放眼望去,看不到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坚硬的桔黄色岩石,脚下、四周以及眼睛所看到的全是岩石。

“奇怪,那些仙人被囚禁在什么地方?”高响心中冒出这样的疑问,接着习惯性地向空中飞去。

高响惊骇地发现,脚,被粘住似的,想要挪动半步都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更加恐怖的是,金婴刚刚汲取的那点能量,正一点一滴地从脚下流走,不一会儿工夫,体内再也没有半分能量存在。

接下来,高响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瘫坐在地上。他这才明白:这整个星球就是一个仙禁,能够将人的能量销蚀一空的仙禁。

高响平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心中叹道:做一个浑身无力的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那些长期瘫痪在床的凡人,能够坚持活下去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他现在只能等,等看守天囚狱的仙人来抓他这个送上门的猎物。

果然,没多大一会儿,天空中缓缓飞来两个庞然大物,径直落在高响身前。

庞然大物当然是人,不过身上穿着厚厚的战甲,将全身上下护了个密不透风,仅仅露出两个眼洞。高响忍不住笑了,这两个人的样子跟地球上的潜水员几乎一模一样,看上去的确好笑至极。

那两个仙人对视一下,可以看到他们眼中所流露出来的惊诧。随即,一个仙人抓起高响,三人缓缓升上天空。就这么蜗牛一样缓慢地不知飞了多久,高响正心烦气躁忍不住要骂人时,两个仙人忽然停了下来。

其中一个仙人取出一个青色的东西,有些像手电筒。高响不知他们搞什么鬼,心中暗骂道:“妈的,这两个装扮古怪的仙人到底想把老子带到哪儿去?”

“手电筒”突然射出一道强光打在前方,空间一阵急剧的扭曲之后,凭空出现了一个空洞,两个仙人带着高响飞了进去,空间随即又恢复了原状。

展现在高响眼前的是另一番景象。这是一个看上去有些虚幻的空间,与须弥界倒有几分相似,整个空间灰蒙蒙的,空中飘荡着灰尘一样的东西。不远的天空中,凌空漂浮着不计其数的暗褐色的建筑物,形状有些像金字塔,上面布着一层禁制。

“那东西里面应该囚禁着仙人!”高响心中猜测道。

这时,那两个仙人身上笨拙的仙甲隐入体内,带着高响再次飞了起来。这次速度快如闪电,转瞬间就穿过一段漫长的距离,来到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小星球上。

这个小星球直径不过百十公里,小星球上灵气充溢。从低空向下望去,星球上绿树成荫,湖、泉、河、滩连缀成一体,千颜万色,高低错落的群瀑高唱低吟,大大小小的群海碧蓝澄澈,水中倒映红叶、绿树,变幻无穷,恍如到了地球上某个旅游景区。

传说中比地狱还可怕的天囚狱竟然有这么一个美丽的所在,高响竟忘了了自己的处境,心中好奇不已,不禁看得傻了。

两个仙人带着高响缓缓飞落在一个庄院前,高响见那两个仙人满脸肃然,那表情仿佛到了阎罗殿一般,其中一个身体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栗起来,与四周的风景极为不称,奇道:“这是什么地方?”

两个仙人一声不吭,拎小鸡一般拎着高响向庄院里走去,片刻之后就来到一个碧瓦八角小亭之中。

一个身穿雪白长袍的仙人,浑身散发出儒雅之气,正俯身凝视着桌上一张肉红色的纸,神情极为专注。桌上还放着笔、砚,砚内却不是墨,是一种血红色的液体。

高响立即看出这是一个灵仙,奇怪的是,这里环境幽雅,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儒雅之气中,却还夹杂着一种淡淡的戾气,让高响感觉怪怪的。带高响来的那两个仙人更是噤若寒蝉,连呼吸也停止了。

许久,那个灵仙抬起头来,叹道:“妙,真是妙极!巡天使肉身上的皮肤,的确比一般的仙人要高出许多。用他的精血描绘出来的,必定是一幅仙界少有的旷世奇画,只怕丹青术仙界第一的无容天尊见了也会叹为观止!”

桌上的那张“纸”竟是从一个巡天使身上剥下的皮,那砚台中的红色液体,不用猜,定是那灵仙口中所说的仙人的精血。高响浑身瞬时起满了鸡皮疙瘩,随即就知道这灵仙的名字。

能用仙人的人皮和精血作画,整个仙界只能是一个人,仙界最残酷的仙人——灵仙邽狟。

如此美丽的环境,却有着这样的人,如何不让高响感到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