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天谴台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天谴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邽狟看了高响一眼,向那两个仙人说道:“你们从哪儿弄来一个凡人,带到我这儿来干什么?”高响此时金婴被禁锢,体内更是没有一点能量,从表面看去,与一个凡人没有任何区别。

两个仙人面色一懔,其中一个答道:“回大尊,他不是凡人也不是仙人。刚才他强行闯过外面的四道禁制,被传送到灭神域,该如何处置,特带来请示大尊。”

高响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被那仙人拎在手中,样子狼狈至极,心中不停地咒骂着这几个仙人,听了这仙人对邽狟的称呼,暗笑道:“大尊?呵呵,比天尊还差那么一点点,妈的,不知这变态的灵仙不知要用什么手法来折磨老子!”想到这儿,心随即沉了下去。

“哦?”邽狟微微吃了一惊。自有天囚狱以来,几乎没有仙人胆敢擅闯,而象高响这样硬闯过四道仙禁的更是绝无仅有。

一股气息飘入高响体内,在他的小宇宙之中盘桓了许久才退了出去。高响知道那是邽狟在用神识探查自己,心中又骂了几句。

邽狟脸上先是一阵诧异,然后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道:“修神者!他就是不久前传闻中出现在仙界的那个修神者!”

高响心中骂道:“妈的,真没水准,老子已经快成神了,还是什么修神者?”不过他这个“神”现在也真够窝囊的。

许久,邽狟恢复了那副儒雅的样子,挥挥手,两个仙人如获大赦般退出庄院。

邽狟饶有兴趣地绕着平躺在地上的高响转了几圈,双手不停地揉搓着,那神情像是得了一件珍宝的孩子。高响朝他眨眨眼睛,邽狟奇道:“你不害怕?”

高响又眨眨眼睛,眼神之中毫无惧意。

邽狟微微一怔,然后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道:“你被仙禁里的禁神力禁锢住了,我怎么连这个都给忘了!”说完,手中连续划出十几个灵诀,速度极快,如行云流水般极其流畅,然后化成一串白色流光没入高响的体内。高响感到金婴上那股禁锢的能量稍稍松动了一点,一丝微弱的灵气从体外流入金婴,有如一个饿急了的人口中被送进了一口食物,灵气迅速被转化为神凝力传向全身。只可惜,禁锢只被解开那么一点点,转化的神凝力更是少的可怜,想要逃走,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高响见邽狟以异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浑身的不自在,笑道:“我怕什么?我的皮肤可粗糙的很,不适合当画布!再说,害怕你就能放过我吗?”

邽狟笑眯眯地说道:“是吗?皮肤没用,其他的东西有用啊!比如,可以把你小宇宙里的那个类似于修真者元婴的东西,炼制成有意识的仙器,再比如,你的眼睛很有神,只要把眼珠子稍加炼制就可以……”

高响苦笑道:“没想到在你眼中,人体的所有器官都成了宝贝!”

邽狟的目光忽然锐利起来,盯着高响,道:“你全身的器官加起来也比不上你脑子里的一样东西!”

高响笑道:“在你看来,我身上的所有器官都加起来,与修神之法相比当然是一文不值。你既然想要,又何不早说,我双手送上就是!”

邽狟叹道:“你是聪明人,聪明人一般都比笨蛋要活得长久一些!”

高响道:“可是我却听说,聪明人往往活得不长久,只怕我把修神之法交给你之后,会死的更快!”

邽狟微笑道:“你若不交出修神之法,恐怕不会立即死掉,但你绝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这么多年以来我镇守天囚狱闲极无聊时,一共总结出了一百二十八种手法,当仙人尝试过其中的任何一种过后,死亡,会成为他们最大的奢望!就是不知道用在修神者身上有没有效果。”

高响叹道:“看来,我不把修神之法交给你还不行了!”

邽狟道:“你说呢?”

高响忽然伸出右手, 凌空虚划起来。指尖发出的神凝力迅速在身前结起一个淡淡的金色圆球状形体, 中间有一个核桃大小紫色的核心。这与他交给无威和灭罗的一模一样,不过没有那两次具有实质性。这其中的原因当然是因为金婴的禁锢只解开了一点点,神凝力后继无力。

邽狟的眼睛亮了,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高响笑道:“现在你可满意?”

邽狟道:“我听说,无威天尊修炼了你交给他的修神之法后,虽然修为猛增,却整天提心吊胆地担心会爆体。你少给了我一样东西,修神者!”

高响道:“如果我说没有修神心法的话,你一定不相信!”

邽狟反问道:“你说我会相信吗?”

高响苦笑,道:“真的没有什么修神心法!”

“你确定?”

“确定!我修神都修的糊涂了,即使有,也早就给忘了!”

邽狟的笑容凝结在脸上,沉吟了许久,才幽幽叹道:“要想在一百二十八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法之中挑出一个适合你的,的确有些困难!”

高响笑道:“别那么费心,随便弄一个将就一下吧!”

邽狟正色道:“这可不能将就!手法重了,我害怕一不小心把你给弄死了,手法轻了的话,又无法医治你的健忘症,这可有些为难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像是在共同商讨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哪像恨不得对方灰飞烟灭的大敌?

邽狟忽然眼睛一亮,神情像是解开了一道难题的孩子,道:“我怎么把天囚狱的看家宝贝给忘了,真是该死!”

当高响知道所谓的看家宝贝是什么的时候,脸一下子变了颜色。

天遣台!两根金色的柱子直指向遥远的天际,柱子上,缠绕着两条张牙舞爪的蛇形异兽作势欲飞。

一道与禁锢金婴一模一样的能量,就是邽狟所说的禁神力,将高响身体禁锢在两根柱子之间一动也不能动。

邽狟微笑道:“修神者,第一次天雷就要来到了,现在回忆起修神心法了吗?”

高响紧闭嘴巴和双眼。

邽狟叹道:“看来你是想尝尝天雷的滋味了!听说一旦修炼成神的话,肉身就可以不破不灭,就是不知道你现在达到这个水平没有!”

这时,无尽的苍穹之上,隐隐传来一阵闷雷声。天,阴沉了下来,乌云翻滚着压了下来。

邽狟飘身退出,远远地看着高响,原本极其儒雅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狠毒之色,显得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

压抑,令人窒息压抑。

一道金色闪电无声地撕破了阴暗的天空,接着一闪而逝。

寂静了片刻之后,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出现了,发出刺目的光芒,疾速旋转着向天谴台飞来。

这与无容在幻虹宫展示的景象一模一样,只不过此时的主人公换了一个,那次是高响的师祖正阳真人。

高响的脸上异常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老弟现在怎么样了!”明炽眼中滑过一丝忧色。

无威道:“他已是快成神的人了,天囚狱应该困不住他!”

无容淡淡说道:“高兄弟此次恐怕要经历一次劫难了!”

明炽大吃一惊,问道:“容儿你早有预料?”

“只是有一种预感!”无容道,“修神之路虽是是坎坷不平,但他一定能够成为真正的神,所以你倒不用担心什么!”

明炽不再说话,无容的话他怎能不相信?

无威忽然说道:“无智来了!”

明炽眼中的寒光一闪而逝,一股杀气散发出来,将披风吹的猎猎作响。无容走到他身边,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明炽满身的杀气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威冷冷说道:“无智,你什么时候变成仙帝了?”

三个人凭空出现在那十几个战仙身前,其中一人呵呵笑道:“两位天尊驾临神宵宫,又怎能独缺我一人?”

来的三人明炽都认识。一个是在一成天见到过的战仙天星,一个是在紫竹林交过手的灵仙商不破,另外一人身穿紫色长袍,天庭饱满,脸上皮肤柔嫩如婴儿,眼中不时闪过智慧的光芒,正是明炽“朝思暮想”的老朋友、权倾仙界的无智天尊。

无智和明炽的目光在瞬间撞在一起,冒出无数个实质性的小火花。对视许久,无智自若地呵呵笑道:“明炽,久违了!”

明炽淡淡地说道:“是有很久不见了,又见到我,你是否会十分失望?”

“失望?我怎会失望,只是有点意外而已!”无智仍保持着笑容,“我感到意外的是,既然你知道仙界容不得魔仙,你又回来干什么?”

无威插话道:“你看他还是魔仙吗?”

无容也说道:“无智天尊怕是说错了,我的丈夫会是一个魔仙吗?”

无智看了看无威,又看了看无容和明炽,脸色阴沉了下去。无智身后的众仙人一起穿上护体仙甲,神宵宫正殿前顿时奇光闪耀,弥漫着腾腾杀气,一阵疾风扫过,无威和无容两人巍然不动,明炽的修为相对较低,身体上青色光芒连连闪耀了几下,许久才平息下来。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无智突然呵呵笑了,道:“你们不是想觐见帝君吗?”

无智身后的仙人无不愕然,就连无威、无容和明炽三人也是微微一怔。

无智继续说道:“既然要觐见帝君,为什么不进神宵宫?”说完,示意身后的仙人向两旁让开道路。

“莫非无智在神宵宫中早就设下了圈套?”无威凝视着神宵宫,心头涌起了疑云。

无容眉头微皱。

明炽却傲然迈步,在无智手下的仙人虎视眈眈下,走向正殿大门。

此时,高响已经到了危急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