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脱困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脱困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囚狱。

邽狟的脸扭曲变形了,原本俊雅的脸上写满了惊惶。

天遣台上,天火已经熄灭。高响赤身裸体地悬在半空中,紫色的皮肤中隐隐泛着金光,一缕若有若无的紫烟飘绕在周身,更为神奇的是,高响的头顶环绕着一个五色光环,衬托的他无比的神秘。

在高响的旁边,还有一个人形物,样子十分古怪,与高响一样也是赤身裸体,四肢、五官与人类无异,却通体张满了密集的金色鳞片,头发是火红色的,正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高响,一副顽劣的神情。

天谴台上的异变,让邽狟忘记了逃走,也许是没有了逃走的勇气。

不知过了多久,高响恢复了常态,还是那副凡人的模样,丝毫没有特别之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那怪人,他却毫不惊讶,开口说道:“小家伙,你终于化成人形了!”

高响口中的“小家伙”,除了火影也就是火麟兽之外,还会是谁?

邽狟做梦也不会想到,原本想折磨高响一番逼他交出修神心法,天雷转化的天火却帮了高响和火影一个大忙。

天火也叫宇宙之火,是人界之中最为厉害的天然火。经过天雷劈出的天火,更是可以焚化人界的一切。但邽狟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金婴初成的高响,肉身已经不是天火可以销毁的了,除非是神劫时出现的神雷。而且高响的肉身本就是火性的,修真所在的门派炫阳门修炼的都是至刚至阳的法门,高响当初在迷仙大阵之中所汲取的能量也大多是来自太阳之中的能量。邽狟用天火去焚烧他,这道理岂不是想把鱼儿淹死在水中一样可笑?

迅猛的天火进入高响的体内,立即将禁锢金婴的禁神力消除,金婴在汲取了天火中蕴含的精纯能量迅速成长,如果用人的成长阶段来说的话,高响的金婴初成时还仅仅是一个初具形态的胚胎,而此时却是成形期的胎儿,只不过暂时没有独立的意识而已,那不光需要汲取大量的能量,更多的是境界的提升。

受益最大的还是火影,因为长期受到高响神凝力的熏陶,此时又吞噬了大量的天火,终于完全化形成为人形。

火影听了高响的话,瞪了他一眼,道:“再次提醒你,请你注意你的称呼,应该叫大哥,而不是什么‘小家伙’!”还是幻虹宫时的那种腔调,不过语气中含着十分的不满,那神情形态与高响几乎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高响呵呵笑道:“称你这个神兽为大哥,传出去我这个神岂不是很没面子!你叫我高响,我还是叫你火影,这样总行了吧!”

“看在火影这名字还不错的份上,本兽尊姑且答应了。记住,再叫我小家伙我可就翻脸了!”火影认真地说道,稍微顿了一下,指着远处傻愣着的邽狟,道:“怎么处置那个变态的仙人!”

高响笑道:“对付变态的人,当然要用变态的手法!恩,不过在处置他之前,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情?”

“解决咱俩光P股的事情!”高响呵呵笑道,随即取出两套衣服。

火影穿上一身名牌休闲装,上下打量自己一番,十分满意地说道:“不错,还真有点玉树临风的样子!”

刚刚穿好体恤牛仔的高响听了火影自夸的话语,又见它一副沾沾自喜的痞子像,顿时头大如斗,心中叫苦不迭:“这小东西成了人形,我今后可没好日子过了!”

一人一兽谈笑风生,直将灵仙邽狟视为无物。邽狟脸色变幻了数下,最后狠狠地看了高响一眼,一阵白光闪动,从空间里凭空消失了。

高响向着邽狟消失的地方大笑道:“我还想见识你那折磨仙人的一百二十八种手法呢,怎么就走了?”说完,一个紫色光球脱手而出,接着爆炸开来,一道紫电在空中噼里啪啦地四处蔓延,将整个空间照的通明。

邽狟的身躯显露了出来,紫电在他身上不停闪动,爆响混合着他的怒骂声传来,许久,紫电消失了,邽狟已经不成人形。他的一身雪白长袍被紫电击成千疮百孔,发型变成了地球上极为流行的“爆炸式”,面目狰狞可怖,哪还有先前那种儒雅之态?

高响既是吃惊,又是好笑。他万万没有想到,短短的时间内实力竟提升如此之快,随手一击竟将一个灵仙弄得如此狼狈。其实,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战仙,但据灵仙还差那么一点火候,主要是对敌经验和攻击法术法宝极其匮乏。邽狟这下子是吃了个闷亏,是因为惊惶之下急于逃跑,却不料高响出手如此迅疾,他刚刚施展出空间瞬移,高响的紫电就到了,他无法抵御也无法躲藏,只能结结实实地受了一击。紫电已经灼伤了他的肉身,没有个百年的修炼是不可能复原的。

但高响心中对邽狟憎恶到了极点,又怎会给他半刻喘息的机会?

乘着邽狟惊惶失措的时候,高响的神识携带着那神才具有的强大意志力迅速攻破邽狟精神上的防护。“你……”邽狟口中只吐出这一个字,然后双目呆滞,神情颓丧。

高响得意的一笑。

邽狟也跟着咧嘴一笑,不过那笑容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高响咧咧嘴,做了个鬼脸,邽狟也跟着做了,样子滑稽至极,惹得火影一阵哈哈大笑。

就在这一瞬间,邽狟已经被高响在精神上完全控制住了。

这种手法还是高响离开幻虹宫的时候,在扶苏的提醒下顿悟出来的,与一般的攻击法术截然不同,他所攻击的不是肉身,也不是元婴或是仙心,而是人的精神意志,这是一种高层次的攻击手法。

当然这种法术一些缺陷,施法者的意志力必须要高出对手很多,而且还要在对手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才能得手,否则极易反被对手所控制。高响无知者无畏,有什么好法术就立即使出来,哪还有其他一些什么顾忌?还有一个缺点就是无法长时间控制对手,不过高响却有办法弥补这一点。

缚仙索再次出手,神识从邽狟体内退了出来,邽狟一个愣怔,立即清醒了过来,接着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缚仙索!”

高响呵呵笑道:“不错,正是无威天尊的缚仙索,呵呵,幸好没被他收回去!”

一旁的火影有些不满地说道:“你这么快就把这变态的家伙给制服了,我岂不是没什么好玩的了?”

高响笑骂道:“好玩儿?我在这儿卖力,你却在一旁看戏,还说我在玩儿?那就交给你玩玩!”要处置这个狠毒的灵仙,高响一时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火影眨眨眼睛,拎着邽狟的衣领向天遣台飞去。

高响愣了一下,接着跟身飞去。火影将邽狟抛向天谴台的两根柱子之间,一股无形的禁神力立即将邽狟全身都禁锢起来。

高响奇道:“你要干吗?”

火影狡黠地笑笑,道:“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牙还牙,下一次天雷就要来了吧,嘻嘻!”

高响向火影竖起大拇指,看到面无表情的邽狟,道:“如果你能回答我几个小问题的话,说不定我会放过你!”

邽狟眼中一丝极其狠毒的神色滑过,道:“修神者,你不要太过得意。我现在虽然落在你的手中,但没有我,你休想走出这天囚狱,想要从我口中问出点什么,那更是妄想!”

“是吗?”高响呵呵一笑,然后对火影说道:“小……火影,咱们的囚犯在耍横呢,怎么办?”

“这还不好办!”火影飞到邽狟身前,邽狟看到他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下意识地一惊,骇然说道:“你要干什么?”

火影忽然双手左右开弓,“劈劈啪啪”一阵爆响,跟着是金光连连闪耀,邽狟已挨了足足二十个耳光,虽没有受伤,脸上却青一道、紫一道,指痕清晰可见。

邽狟放声大笑起来,“好,再来一次!”

“妈的,这变态的家伙是个自虐狂!”高响心道,笑嘻嘻地说:“火影,你的法子不见效果啊!”

火影怒了,道:“你的骨头倒挺硬的,看老子的火能不能溶化你!”说完,飞到半空身体迅速化形,火麟兽的形体立即展现出来。

“天灵兽尊!”邽狟的身躯和声音有些微微颤抖了。

火麟兽发出一声怒吼,整个空间颤栗起来,从鼻孔和口中喷出无数个火星在空中飞舞着,看上去威风凛凛,就连高响这个准神也产生了几分羡慕。

高响笑道:“不知道是天雷转化成的天火厉害,还是兽尊炼成的火厉害,你要不要试上一试?”

邽狟顿时魂飞魄散,脸变成了死灰色,咬牙说道:“你……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高响向火麟兽使了个眼色,飞身来到邽狟身前,脸上再无那种嬉笑的神色,沉声说道:“在数百年以前,仙帝曾派人抓了一个修真者囚禁在天囚狱之中,现在在哪儿?”

邽狟骇然说道:“你怎知道?”

高响神色一变,寒声说道:“我在问你!”

邽狟忽然狞笑起来,道:“那个修真者已经死了,灰飞烟灭,我整整折磨了他三百年,他是我所折磨过的人之中,让我感到最为痛快的一次,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