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大海荡舟(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大海荡舟(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VIP公测期间,网站限制更新,一周不能超过1万字。被买断作品,更新的权利不在作者手上啊,抱歉,下周一天只能更新一章了。】

高响知道这些凡人已经无法应付这么多的怪兽,好不容易发现了这些人类,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不过却用不着高响出手,对付这么几个怪兽要一个神出手,未免太夸张了。高响只是将神凝力转化成无形的气息结起一堵墙,封住了血鼠的来路。

俯冲下来的血鼠突然变成一群无头苍蝇,眼睁睁地看到攻击的目标就在下方,却怎么也冲不下去,到了最后个个弄得筋疲力尽,颓然飞走,一直消失在大海的尽头。

突然而至的大祸又在突然之间消失,船上的诺亚州人看到了平生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你望我,我望你,愣怔了半晌,本以为必死无疑,却就这么轻易逃脱了血鼠的攻击,实在是大出他们的意料。

隐形的高响暗笑了一阵,决定现身了,不过他当然不会直接出现在这些人面前,他想到了一个显得有些拙劣的办法。

乌拔打破了船上的寂静,喝道:“危险随时都会到来,继续前行!”

风帆升起,鼓足了风力乘风破浪向前方疾驰而去。

“那是什么东西?”趴在高高的桅杆上负责眺望的水手高声叫道。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距离大船不到千米的海面上,漂浮着一团橙色,在海水中显得那样醒目。

那当然是高响。他显出形体,从储物手镯中取了一件救生衣穿在身上,然后漂在大海中,等待着大船的到来。

船上的人七手八脚地将高响打捞起来放在甲板上,首领乌拔推开满脸惊奇的众人,噪杂的甲板上立即安静下来。乌拔狐疑地打量了装作昏迷不醒的高响半晌,然后环视众人一周,道:“你们见过这样打扮的人类吗?”

众人一起摇头。

一个人插嘴道:“他可能是那些魔鬼伪装而成的,把他扔回海里去!”

立即有人附和道:“说得对!在这大海里怎么会有人类,定是魔鬼一类,杀了他!”

怒骂声响起,躺在甲板上的高响立即被淹没在众人的吐沫之中,差点气晕过去,心中却是迷惑不解:“他们口中的魔鬼会是什么东西?听他们的语气,似乎异于人类的什么东西!”

这时,两人将高响抬了起来。高响不及去细想,睁开眼睛,假意呻吟了一声,不过未免也太假了,让一个神去伪装一个劫后余生的凡人,也的确够难为他的了。

“他醒了!”一声声惊呼传来,抬着高响的手松了,高响重重地跌在甲板上,心中又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是谁?”乌拔喝问道。

高响“艰难”地站起身,反问道:“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里?”他生怕这些人起疑,却又害怕他们无法明白自己的意思,所以用的是修真前曾经学过的纯正英语。

他的语音再次引起众人一阵惊讶。

“我是诺亚州的乌拔,请报上你的名字,奇怪的陌生人!”乌拔紧张的神色缓了下来,语气也客气了许多。

“我叫……高阳,我来自中国!”高响编了个假名,向着天际胡乱指了一下。

这时,舱门“砰”地一下打开,从船舱里冲出一个人,速度快的惊人。高响心中一惊,原来船舱里竟还藏着个高手,这速度绝对不是凡人可以做到的。那人一把抓住高响的胳臂,大声叫道:“你刚才说你是从哪里来的?”说的是英语,声音竟有些颤抖。

高响好奇地看着这个人,这人看上去和其他人大不相同,活脱脱的一副中国人的样子。黄色皮肤,黑头发,个头虽然不高,却满脸的豪迈之气,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但高响知道他的实际年龄绝对不止这个数,心中一动,用神识将这人的身体扫了一变。

“修真者?”高响心中大吃一惊。这人的体内竟流淌着修真者才有的真元力,不过极其微弱,基本上属于还没有跨入修真大门的那种。看着他那黑色的眼珠,高响的心神微微颤抖起来,问道:“你知道中国?”

那人没有答话,狐疑地打量了高响一眼,向乌拔使了个眼色,两人避开人群,躲到船舷边低声交谈起来。再低的声音,又如何能逃过高响的耳朵?他们正谈论着高响这个神秘的来客, “大陆、中国”这些词语频频出现,然后两人又商讨着下一步的打算。

许久,乌拔向高响走来。那个修真者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中国和所有国家早就连同大陆一起被海水淹没,这人怎么会来自中国?”声音小的跟蚊子哼差不多,语气充满了不解。这十分普通的一句话,被高响听在耳中,却如同惊雷一般炸响,脸上忍不住流露出惊讶之色。这修真者说这句话用的不是那种变异了的英语,而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东北话。

高响神色大变,引起了那个修真者的注意,立即疾步走到高响身边,急声问道:“你能听懂中国话?”这次用的是东北话。

高响换成普通话,道:“当然听得懂, 我们那里一直使用这种语言!”

那修真者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道:“传说中的中国真的还存在?”

高响点点头。他不知这修真者的底细,再说他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有将谎言进行到底。

那修真者更加激动了,道:“在什么地方?快带我们到你们的国家去!”

高响摇摇头,笑道:“按照这船的速度,要到我们居住的地方大概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我们的船只遇到了海啸,只有我一个人幸存下来,所以我现在已经找不到回去了航线了!”

所有人大失所望,那修真者半信半疑地看了高响一眼,不再问话,将乌拔拉到船舱中,再也没有露面。

那些诺亚州人像是看什么珍禽异兽一样将高响围着,指指点点地不时发出几声窃笑,高响若无其事地坐在甲板上,哪里还像个刚刚从海难中逃生的幸存者?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乌拔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向高响说道:“请客人到船舱里休息!”语气异常客气。

高响心中充满疑问,不知他们要干什么,随着乌拔走入船舱。乌拔带着他径直走进一个狭小的房间里,然后拉上门走了出去,再也没有问高响一句话。

高响也不做理会,盘腿坐在兽皮做成的褥子上,仔细地整理先前复制过来的乌拔的记忆。

高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幽暗的油灯随着船体的晃动而摇曳不定,这时天已经黑了。高响的神识微微一动,就发现门口站立着两个人,显然有看守他的意思,不禁笑了笑。接着又发现大船不知什么时候竟改变了航向,一直向南驰去,估计那个修真者决定带高响返回他们的驻地。

高响心中虽然对那个修真者感到十分好奇,心中也有着万千疑惑,要想知道答案虽然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直接进入那修真者的记忆库就行了。但高响不打算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他这个修真者的必定是中国人的后裔,心中倍感亲切,这么做的话于心不忍,强行进入别人的记忆,那跟强奸别人的意志有什么区别?再说,这么做,高响也感到没什么意思。

这时,一个人走到房门前停下,那两个看守立即走开了。从那轻缓的步伐中,高响判断出这是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