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对策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对策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高响的啸声惊动了听风殿内的修真者们,纷纷赶来,见并无异常,不解其意地看着高响三人。骆婉向赢旷笑道:“旷老,大哥想到解决的办法了!”

众人大喜,无不兴奋异常。赢旷更是激动的差点热泪纵横,道:“高响老弟,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啊!”

“这法子还不知管不管用呢,你就先谢起来了!”高响笑道。

赢旷道:“不知高老弟想到了什么办法?”众人向高响投以期待的目光。

“请帮手!”高响郑重其事地说道。

“唉……”众修真者大失所望。赢旷苦笑道:“全修真界的高手咱们都请遍了,可面对疾炫流,修真者又能有什么办法?”

高响笑道:“我没说要请修真者帮忙啊!”

赢旷奇道:“修真者都帮不上忙,还有谁有这个能耐?”

高响指指大雪仍旧下个不停的天空。

“仙人!你说的是仙人?”赢旷惊叫道,神色随即就黯淡了下来,“凡人界只有两个仙人,他们只会找咱们的麻烦,又怎会出手解危?再说,即使他俩出手,也不见得能够应付的了疾炫流!”

“真是死脑筋!”高响心中暗道,差点被赢旷给气昏了,道:“你能不能再想大一点?我会指望灭罗和风影这两个小仙吗?”

众人愣住了,一直极少说话的赢子期道:“大哥现在已经是神人了,定能请的动仙界的仙人,而且是那种高层次的仙人!”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以敬服的目光看着高响。

高响笑道:“子期老弟到底是做过皇帝的人,所说的没错,仙界的天尊甚至仙帝我都能请动,但全都请来也不一定有用!我有一个大哥是远古仙人,他应该能够帮上忙,唔,还有一个小弟也能派上用场,呵呵……”

众人被他的一番乱七八糟的话说的越发糊涂了。

高响笑了笑,也不做解释,伸出右手,食指凌空虚划了几下,天空中的幻雪晶立即落到他的手心,漫天大雪也立即止了。

高响的手没有停止,指尖发出一缕紫芒,在前方立即凝结起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紫色光球,对着那紫球说道:“明炽大哥、无容大姐,速到轩明星救命,有什么纯阴性的仙器多弄点来,把布置防御大阵的高手也多调集一些,顺便把仙帝那儿的九重诛仙雷也带上。十万火急,切记切记!”话音一波波地凝聚到紫球之中,手指接着发出一道神凝力,紫球发出一道炫丽的光芒,然后就凭空消失了。

众修真者知道他是在向仙人传讯,修真者也有传讯的手段,不过那是将自己的意念或是影像用法术压入玉瞳简或是其他的载体来传递,向高响这种信手拈来,直接将所要说的话留存能量结起的阵法之中,却是闻所未闻。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这是远古仙人明炽教给高响的一个小法术。

高响见众人目瞪口呆,笑道:“好啦,咱们现在就慢慢等待几位大仙吧!”

憋了许久没有与高响说上一句话的赢丹,一把抓住高响的胳膊,道:“走,咱哥俩好好聊个几天几夜!”

高响笑道:“我要陪老婆和儿子,和你这个大男人聊个什么?”引得众人一阵哄笑,随即一散而尽,赢丹讪讪地笑了一下,向高响做了个怪相,也跟着去了。敏儿看了看高响,欲言又止,最后飘然离去,

骆婉担心地问道:“大哥,你真的有把握吗?”

高响点点头,道:“我刚才传讯的大哥大姐,一个是远古仙人,一个是仙界天尊,再加上我还有一个小弟是天灵兽尊,这你还不放心吗?”

骆婉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其实,高响心中哪有十分的把握。

先前,雪花在他的脸上融化,雪水顺着脖子流进后背,他一个激灵之下,顿时想到:“疾炫流是极阳之物,寻常的法宝无法靠近它,所以才拿它没办法。为什么不用极阴的法宝先给它降降温,然后再用强爆炸力的法宝炸掉它,即使毁不掉它,使它偏离轨道也好啊!”

修真者的法宝当然指望不上,人界最厉害的法宝莫过于仙器,他现在在仙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请几个仙人帮忙又是什么难事。首先想到的是明炽。明炽虽然也是玩火高手,但他的青冥焰却是冥界之火,和天火的性质截然相反。而且明炽是布阵高手,他和无容合力布起一座防御大阵,至少可以阻上一阻疾炫流运行的速度。

用明炽的青冥焰再加上极阴的仙器,集中攻击疾炫流上的一个点,至少可以降去二成疾炫流的高温,高响打算自己全力启动金婴去汲取天火中的能量,再让火影在一旁协助,这样又能消除疾炫流之中的一成热量。这样的话,九重诛仙雷就有机会靠近疾炫流,最终将它炸得偏离运行轨道。

这就是高响的盘算,也仅仅是盘算而已,真正面对大自然的不测之威时,其结果谁又能预料的到?

高响仔细将自己的盘算又重新整理了一番,觉得不是没有可行性,但其中的风险必然是自他修神以来所没有的,感到心中的压力极大,却无半点无惧之意。

许久,高响把敏行叫到身前,说道:“儿子……”却不知说什么好,最后叹道:“算了,还是等过几天再说,你先去吧,明天我再好好将你的小宇宙调理一下,现在我还有许多话要和你母亲说!”敏行恭敬地向二人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高响凝视敏行远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夜色之中,忽然向骆婉说道:“咱们的儿子是不是太听话了?”

“听话?”骆婉叫了起来,“他小的时候,乘人不注意,在旷老的丹炉内撒尿,害得旷老炼制百年的一炉丹药彻底毁了。还有,他刚刚修真还只是在融合期的时候,那时大秦国和南越国正在交战,他居然潜入南越军主帅的大帐之中,第二天南越军升帐的时候,主帅的人头却不翼而飞,修真者参与凡人的战争在轩明星可是大忌,幸好没有外人知道,而且当时南越军中修真高手无数,吓得我让他闭门思过十年!还有……”

高响一阵哈哈大笑,止住骆婉,连声说道:“这才像我的儿子,哈哈……”骆婉想起初次见到高响时的情景,敏行的作为倒真的和他有七分相似,不禁扑哧一笑。

笑了一阵,高响正色说道:“婉儿,天已经黑了!”说道骆婉莫名其妙,见他眼中闪烁着坏坏的笑意,一下子恍然大悟,娇羞道:“你还是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