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漫天雪舞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漫天雪舞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骆婉向着黑暗处叫道:“敏行,过来!”

高响虽然早就发现敏行站在远处,但敏行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初见他时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在全身蔓延,看到骆婉注视敏行那怜爱的眼神,心也跟着“突突”直跳。

敏行径直跪倒在高响脚前,道:“师尊!”

高响急道:“慢着,我以前从未见过你,怎会是你的师尊?”

骆婉道:“是旷老代你授徒的,他主要修炼的是炫阳门的功法,所以算得上是你的徒弟!”

高响心中的疑云仍未消散。

敏行接着向骆婉磕了个头,叫了声“母亲!”

这轻轻的两个字,却如同晴天霹雳般在高响耳旁炸响,一股热血“轰”地一下涌上脑际,脑中一阵昏眩,身体晃了一下险些站立不稳,半晌,才难以置信地问道:“他叫你什么?”

“瞒了你们这么多年,也该告诉你们了!”骆婉紧盯着高响,一字一句地说道:“敏行的全名应该是高敏行,他是你的儿子!”

高响身体狂震不止,感觉到自己的三魂七魄快要脱壳而出,脑中一阵混乱,然后跟傻子一样发呆了,口中喃喃说道:“儿子,我有儿子……”那神情就像是一个神经错乱人士。

地上的敏行也是大吃一惊,道:“母亲,你说什么?他……不是我的师尊吗,怎么会是我的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骆婉脸上泛起红润,叹道:“痴儿,他哪是你的什么师尊,那只不过骗你的谎话,我让旷老带着你修真,为了不使你忘记父亲,就谎称他是你的师尊,而旷老不过是代他授徒。全轩明星的修真者都知道你的父亲是修神者,不过唯独瞒着你一人而已,那是害怕你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修神者后,修炼会分心啊!”

敏行回想起以前其他人谈起修神者高响的时候,都会朝他投以怪异的眼神,顿时恍然大悟。抬头看见满脸迷惘的高响,眼中闪过极其复杂的光芒:有几分难以接受的困惑,又有几分兴奋,更多的是骄傲。

高响终于从震惊之中会醒过来,仔细端详着敏行,脸上依稀可以看出自己的轮廓,想着这个年轻的修真者的体内流淌着自己一样的鲜血,不禁心神激荡,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哈哈大笑几声。许久,才说道:“婉儿,你真够厉害的,居然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哈哈……我当老子了……这是哪天晚上的事情……”越说越兴奋,到了最后竟口无遮拦起来。

骆婉生怕他生气,见他喜形于色的样子,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娇嗔道:“当着孩子的面,你怎么没一点正经的?”

高响摸摸下巴,嘿嘿一笑,然后扶起地上的敏行,道:“乖儿子,还不叫一声老子?”

敏行憋的满脸通红,一下子如何能够启齿?

高响自出世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伸手抓住敏行的肩头,又上下打量了个够,笑道:“不错,的确是我高响的儿子!”即使眼睛会出错,克他那种神一般敏锐的感觉怎会欺骗他?

骆婉责怪道:“不是你的儿子是谁的?”

“我去了这么久,说不定你……”看到骆婉瞪圆的眼珠,后面的话急忙打住,笑道:“婉儿,说说,是什么时候有的……成果?我记得从明慧星和你分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为什么又一直瞒着我?”

“什么成果?”骆婉糊涂了。

高响使劲地拍拍敏行的肩头,骆婉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娇羞的样子如同怀春的少女,忸怩道:“以后再说吧,当着孩子的面……”

高响知道问不出来什么,也懒得去多想,道:“敏行的名字是谁取的,怎会和地球上孔老夫子说的那句话暗合?”

骆婉答道:“我害怕敏行会忘了自己的故乡,就拜托旷老去了地球一趟,将你家乡的书籍、物什带了许多回来,包括他看的书、写的字都是方块字,好在和大秦国文字大同小异,学起来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名字吗,是两个师姐、旷老、赢丹还有敏儿那丫头取的,敏儿说这里面有个敏字,和她的名字暗合,所以执意就用这个名字了!”

高响叹道:“你们可真够细心的!有了你这样的老婆,又有了一个儿子,再加上这么多的朋友,上苍真是待我不薄了!”顿了一下,接着问道:“老旷到地球上去是什么时候?那时的地球是什么情形?”

骆婉道:“从明慧星与你分手之后,旷老就去了,费了好大的工夫!旷老回来说,地球上的人情风俗和轩明星截然不同,所以没有多做停留,走的时候那里并没有什么异常!大哥,有什么事吗,要不,待会儿问问旷老?”

“我顺便问一下,没事!”高响摇摇头,想了半晌,却不知要向敏行说些什么,最后却正色说道:“儿子,记住,不论在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你是地球人,你父亲所在的国家叫中国,你父亲的民族是那个星球上最优秀的……”骆婉笑着打断他的话,道:“大哥怎么也婆婆妈妈的,这些我早就告诉敏行了!”

高响笑着拍拍自己的脑袋,暗笑自己高兴的昏了头。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敏行鼓起勇气说道:“师……他们都说你是神,这是真的吗?”

“差不多吧!”高响收敛了笑容,他知道敏行一下子还改不过口来,也不介意。许久,才叹道:“做神真累啊,远远没有当个修真者逍遥自在啊!”

骆婉知道他还在为疾炫流的事情忧心,娇笑着拉住二人的手,道:“走,咱们一家子四处走走!”

“一家子!”

这短短的三个字,使高响的金婴引起一阵奇妙的变化,一股异样的气流从金婴之中散发出来,像是涓涓细流在体内静静地流淌,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遍布全身,最后又慢慢归集到金婴之中。

“这大概就叫做幸福吧!”高响暗道。他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就是在这和亲人相聚的短短时间内,对他的修神会起到了多么大的作用。

踩着被寒霜覆盖着的地面,高响感慨万千,叹道:“我记得小时候,冬天特别冷,父亲带着我到铁道边去拾没有燃尽的煤渣,穿着破烂的单衣,赤着脚在雪地上行走的滋味……那时候就天天盼望,要是没有冬天该有多好啊!”

敏行望望天空,奇道:“以前的冬天大秦国京师有三个月的时间都是被几尺厚的大雪覆盖着的,奇怪今年冬天为什么没有下雪?”

高响明白这是因为疾炫流已经靠近轩明星的缘故,脸微微变色,喜悦的心情也被冲淡了几分。

骆婉道:“有许多修真门派已经开始撤离了!”停了片刻,叹道:“好想再看看轩明星的雪啊!”

高响心知她不忍看着轩明星就此消失,笑道:“你这个愿望我倒是可以满足!”

见骆婉和敏行露出不相信的眼神,道:“干嘛这样看着我,以为我吹牛?别忘了,我可是神人啊!”说完,手中多出一样东西,只有巴掌大小,晶莹剔透,形状像是一个放大了的立体雪花。

“呀,好漂亮啊!”骆婉惊讶地叫道。

高响输入一丝神凝力到幻雪晶之中,这次发出的神凝力虽弱,骆婉和敏行仍被逼得离开高响十余丈开往。幻雪晶发出晶莹的光芒缓缓升起,一直升到高空,高响手中捏出一个灵诀,接着轻笑道:“下雪了,快加衣服啊!”手指轻弹,一道紫色疾光飞射而出,落在高空之中已经看不到的幻雪晶之上。

天空中先是一亮,然后恢复了平静,许久,敏行欣喜地叫道:“下雪了,真的下雪了!”那神情举止俨然是一个孩子,高响和骆婉相视一笑,那种“幸福感”再次涌上心头。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高空飘落下来,片刻间,整个大秦国京师就被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高响仰起头,任由雪花落在脸上。他的护体神凝力已经完全内敛,不然的话,雪花在他几米外就被溶化了。

许久,骆婉见高响脸上有异色,道:“大哥,怎么啦?”

高响不语。

雪越下越大,不多久,地上已经积起厚厚的一层,高响已经变成了个雪人。

骆婉正要再次询问,高响突然长啸一声,纵身飞起,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落到骆婉身边。

骆婉见他眼中光芒闪动,显然内心十分激动,奇道:“大哥,你莫非想到了解决危难的对策?”

高响像个顽皮的孩子似的眨眨眼,然后猛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