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不破不灭

一个与俗世格格不入的平凡人……一颗超越红尘的神人之心……不经意之间参悟出修神...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故人子弟
章节列表
第一章 故人子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轩明星。

正是秋高气爽的季节。

黄昏,清风徐來,吹得古道旁不知名的高大乔木的叶子沙沙作响,让人觉得十分惬意。

高响此时正坐在古道旁的一座茶楼里,透过窗户眺望不远处的大江。大江的另一边,就是大秦国的邻国南越国了。

一旁的火影将满桌的佳肴尝遍之后觉得索然无味,百无聊赖之余,用手蘸着酒水在桌上写着字。

高响是刚刚来到大秦国的。仙界的麻烦事终于完结,无智以及他手下的仙人连同天囚狱一起被送到了须弥界,须弥界没有任何能量和灵气,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消亡,就像是凡人被活活饿死一样。高响心中虽然有几分不忍,但无智以前的作为让他别无选择。

来到轩明星,高响并没有急于去找骆琬等人,此时的高响,已经学会了从容淡定。

“神就是一根草、一棵树、一滴水,是山川湖海,是日月星辰,是这浩瀚无垠的寰宇……不管是人、魔、冥,谁能够悟透其中的玄妙,谁就是神!”高响回想起邀月神说的话,再加上对男女之爱的体悟金婴终于成型,使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深奥的东西,总会深藏在平凡之中,所谓的人之心就是人类之爱,而仙人、修真者只是人类中极少的一部分,要完全体悟出人之心,必须在最普通的凡人之中寻找。他现在最缺乏的是亲身体悟,所以决定再做回凡人,从凡人的角度去体悟人之心。火影却不高兴了,在他看来,让一个神兽内敛气息去装扮一个凡人,实在是一件好笑而又极不好玩儿的事情。

火影见高响仍没有离开的意思,不耐烦地说道:“你看够了没有,这些凡人界的景物还值得你这个准神那样仔细地去看?”

高响笑道:“你懂什么,没一点情趣!仙界的景物虽然虚幻迷离绚丽多彩,却虚化造作,没有多少是天然生成的,而凡人界的这一草一木虽然再普通不过,却是实实在在的大自然的产物,让我看着倍感亲切!你虽变化成人形,又怎会有人类的这种感受?”

火影咧咧嘴,不满道:“你的这些歪理我听不懂,也不想再听下去!再这样下去,闷也被你闷死了,我还是潜修去!”说完,化成一道赤红光芒钻入高响体内。他最好的修炼场所,就是高响充满神凝力的小宇宙。

没了这个与自己斗口不止的家伙,高响顿时觉得耳根清净了许多,看看时候不早了,站起身来,准备向大秦国京师进发。

结账时,高响愣住了。在他的储物手镯里,人民币、美元都有,还有许许多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却唯独没有大秦国的通行货币——银子。

茶楼店伙见高响独自一人先是一愣,接着又见高响掏不出银子,笑容随即从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鄙夷。

高响讪讪一笑,取出一颗小指头大小的钻石,道:“这个抵一桌饭菜,行不?”接着又递给店伙一块晶石,道:“不行的话就用这个来抵!”

“本店只收银子,不收哄小孩子的玩意儿!”店伙一下子从孙子变成了大爷,将钻石和晶石随手抛到桌上。

高响只需将内敛到极致的神凝力散发出一点点,就能将这个势力的凡人吓破胆,可他这个准神又怎会为这么点事情动怒?既是好笑,又觉得有几分有趣,道:“那你说怎么办?”

店伙冷笑一声,道:“本店对付吃白食的只有一个办法!”双手一击,顿时从楼下扑扑通通闯上来五六个大汉,个个膘肥肉满,看样子有几手三脚猫功夫。

高响暖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道:“揍我一顿就可以不用付账了?那就来吧!”

这时,从楼下缓步上来两个人,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模样,满脸胡茬,目射精光。高响的目光被中年人身后的一个人深深吸引住了。那人是一个俊秀的少年,穿着十分随意,却无法掩饰身体之中散发出无形的高贵之气。高响一眼就看出这是两个修真者,而且是两个高手,年长的修为在分神期,而年少的稍低一些,在出窍期上下。

这少年刚刚一出现,高响的心神剧烈地跳动了一下,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具体是什么却无从说起,只是感到这少年有一种奇特的亲近感,让他心神不定,暗自纳闷:“这少年看上去是再也普通不过的修真者,我为何有这种奇怪的感觉?”随即将神识化成一种无形的感觉,流水般顺着地板向那少年蔓延了过去,在少年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已经将他的修真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

“敏行,咱们就在那窗边等!”中年修真者对那少年说道,见几个大汉围着高响,微微愣了一下,接着显出几分不悦之色,道:“你们围着客人干什么,想打劫吗?”

那店伙倒有几分眼色,知道一旦惹怒了这修真者,他拆了这酒楼都不一定,忙哈腰赔笑道:“这人吃白食,我们正催帐呢!大人有什么吩咐,小的这就安排!”

“出门在外忘了带银子是常有的事,你们开店做生意怎可这么对待客人?”那中年修真者皱皱眉头,随手抛给堂倌一块银子,道:“这可够那位朋友的饭钱?将窗口那桌子收拾好,这楼上也不要再安排客人了,上两杯好茶来!”

堂倌见那修真者出手就是十两重的银锭,顿时喜笑颜开,招呼几人手忙脚乱地收拾桌子。

那少年修真者忽然说道:“慢着!”凌空向桌上一抓,那块浅紫色的能量晶石从桌面上弹了起来,飞落到手中。中年修真者眼睛一亮,道:“丽星石,晶石中的极品!”

少年向高响问道:“请问,这是尊驾的吗?”

高响注视着那少年,脸上显出异常奇怪的神色,没有答话。

店伙讨好道:“就是他的,他想用这等石头一般的小玩意儿抵一桌酒菜,真是可笑!”

中年修真者笑骂道:“这块石头足可以买下一百座这样酒楼,在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眼中却成了小玩意儿,这才是天下最可笑的事情!”店伙愣了半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和那几个大汉走下楼去。

少年见高响并不理会自己,也不恼怒,转头对中年修真者说道:“一块极品晶石,却出现在一个凡人手中,你说奇怪不奇怪吗?”

中年修真者目射精光,凝视着高响许久,向那少年传音道:“奇怪,这人明明是个凡人,怎么会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即使是在我师祖面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啊!”

少年却不动声色,向高响行了一个修真者的礼节,问道:“请问朋友,来自哪里?又怎会拥有丽星石?”

高响微笑道:“我是外星球的修真者,路过轩明星。你们是轩明星的修真者?”

中年人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个修真者,心中充满了疑问,道:“我是赢氏一族的赢岑,这位是敏行!朋友在那个星球上修真?”

“这名字不错,孔子有云: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这少年肯定与地球有关系!”高响心中暗道,点点头,没有回答赢岑的话,问道:“赢氏一族有个叫赢旷的,你们可认识?”

赢岑大惊失色,道:“你认识旷祖?”

高响微笑不语,他刚刚和赢氏一族的老祖宗扶苏分开,说出来怕吓坏这个修真者。向敏行问道:“你是炫阳门的弟子,还修炼过赢氏一族的功法,是不是?”

这小子轮到敏行吃惊了,开玩笑,他在轩明星也算得上高手了,被对方一眼看出自己修炼的底子,却连对方半点深浅都摸不著,怎能让他不吃惊?

其实,高响心中的惊讶程度又怎会比这两个晚辈小?刚刚来到轩明星,居然碰到故人的晚辈,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门人。

更为奇怪的是,这个叫敏行的炫阳门修真者,让他感到心神不宁,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他是自己一个极其亲近的人。但高响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认得这少年,按照敏行的修为以及体质来看,他实际年龄应该在三百来岁的样子,按照年龄来说这样的修炼进度并不算快,主要是没有好筑基法宝打基础的缘故。而高响在缥缈蜃楼境里待了二百多年,在仙界又不知待了多久,当然不会认识这个后生晚辈。

高响接着问道:“你的师尊是灵官还是木瓜?呵呵,定然是灵官,那木瓜呆头呆脑的,绝教不出你这样的弟子!玄女门在轩明星可好,现在的掌门是谁?”灵官和木瓜这两兄弟是他在蒙罗星一时兴起收的徒弟,只给了他们修炼的法门,却没有教过他们一天,现在看到炫阳门的门人,就断定是他们的弟子。

敏行骇然,半晌没有说出话来。许久,迟疑地问道:“前辈是……”语气中充满了敬畏之意。

“我是……我和炫阳门、赢氏一族还有玄女门有些渊源,这次来轩明星就是为了寻找几个老朋友,你能带我去见见赢旷和你师尊吗?”高响想给骆琬和老朋友们一个惊喜,所以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

敏行接下来的话更让高响惊得身体微微一颤。

“灵官和木瓜是我的师兄,我们的师尊叫高响,外出潜修多年不曾回来!”

他何时冒出这样一个徒弟?